八路血脉 正文 第二十五回

南庄隐士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URL] 元旦临近,水库扩库增容工程进入了收尾阶段。 及第和王超沿着大堤察看施工进度,不时地提醒施工人员要保证施工质量,防止出现“豆腐渣工程”,水库大堤工程质量非同小可,关系到水库下游国家财产和人民的生命安全,马虎不得。 察看完工程进度后,及第和王超回到工程指挥所。 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


元旦临近,水库扩库增容工程进入了收尾阶段。


及第和王超沿着大堤察看施工进度,不时地提醒施工人员要保证施工质量,防止出现“豆腐渣工程”,水库大堤工程质量非同小可,关系到水库下游国家财产和人民的生命安全,马虎不得。


察看完工程进度后,及第和王超回到工程指挥所。


及第坐在办公桌前,思绪从工程上游荡到王超经理的身上,通过近一年的共事,及第看到王超的领导能力和专业技术以及协调各方面关系的能力有很大提高,基本可以独挡一面。不过,就是有一件事,让及第觉得自己有着推卸不了的责任,那就是王超个人的婚姻问题。王超也老大不小啦,快三十的人,几次因工作原因,推迟了婚期。想着想着,及第突发奇想。对!就这样办。


“王经理,同你商量一件事,看行吗?”


“欧总!哪还有不行的,你说吧。”王超静静地听着。


“我想在工程竣工那天,在工地上给你举行婚礼,工程竣工庆典和婚礼同步举行,来个双喜临门,你看如何?”


“欧总,是个好主意,不过得征求她的意见。”王超红着脸说。


“对对对,一定要说服她,你现在就同她联系,我去安排婚礼的准备工作。”


“欧总,你放心,我一定做通她和家人的工作。”王超的声调不高,但坚定和真诚。王超的未婚妻是他大学同窗好友,也是学水利的,在省水利厅工作。


……


2002年元旦,工地上彩旗招展,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工地指挥所里,大红喜字高高挂起。一场别开生面的婚礼正在举行: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现在是十一点十八分,良辰吉时已到,请新郎新娘闪亮登场。”主持婚礼的司仪高声喊道。随着司仪的声音,一对身着大红唐装的新郎新娘手挽手走进“婚礼大厅”的正中央。


司仪接着说:“今天是元旦,农历腊月初八,这一天,从山东省沂蒙山区飞出一只金凤凰,她不辞劳苦千里迢迢寻找着自己的归宿,终于在今天落到王超所在工地的梧桐树上。”场下一阵热烈的掌声。


“下面,请主婚人欧阳及第总经理宣读王超和刘红的结婚证书。”


及第接过话筒,打开镶有金黄大字的结婚证书高声念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的规定,王超和刘红两人符合法定的结婚年龄,予以登记。”随后把证书发给了新郎新娘。


“拜天地开始,一拜天公,这天公是中国共产党;二拜地母,这地母是庶民百姓;夫妻对拜,不过这就有难度了,为了表示诚意,新郎新娘必须头发碰头发,这就是结发夫妻。我喊一二三就开始,不说停,不能抬头。”


王超和刘红按照司仪的要求,弯腰低头九十度,头发碰头发,一秒、十秒过去了,司仪仍在唠叨:“谁弯腰弯得深,谁就爱谁的深……”


大约过了一分钟,司仪终于发了话:“礼毕,新郞新娘喝交杯酒。”只见两位新人端起红酒杯,胳膊交叉着胳膊一干而尽,人群中立刻爆发出一阵阵雷鸣般的掌声。


“下面,请主婚人讲话。”


及第站起身,对着各位来宾说道:“今天王超和刘红喜结良缘,借此机会,我代表项目组的全体人员向新郎新娘表示热烈的祝贺,祝他们婚姻美满,家庭和谐,白头偕老,早得贵子。同时向各位来宾表示感谢!祝大家身体健康,事业有成,万事如意!”


新郎和新娘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赢得参加婚礼的客人一片哄堂大笑。


“现在我宣布,婚宴开始,请大家吃好,喝好。”司仪把来宾安排妥当。


……


夜已深了,远道的来宾都打道回府。


及第和项目组施工人员把两位新人送进“新房”,说是新房,实际上就是在工棚里面贴上喜字,挂上几个灯笼,把两张单人床靠在一起,铺上新被褥,放上新枕头罢了。


当工棚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时,新娘刘红喃喃地说:“我太累了,你抱我上床好吗?”


王超迟疑了一下,说:“外边还有人哪?”


刘红偎在他的身边说:“你还害羞啊。”


王超不语,用耳朵细细地听着外边的细微动静,害怕有听房的(北方农村时兴听房,如果新婚之夜没有听房的,这说明你家的人缘不好,但也怕两人的秘密被他们道听途说),听了半天,棚外鸦雀无声。这时王超心里已起了火,那火烧得他快要炸了,两人互相搂抱着上了那张大床,用被子捂住两人的身躯,里面一片漆黑,细腻的身体相互缠绕,交织于一体,发出吱吱的床板声。


美妙的二十几分钟过去啦,两人终于从被窝里探出头来。


“我都快窒息啦。”新娘大口喘着粗气。


“没想到,第一次竟在无氧条件下做的,而且能施放全部能源,太美啦。”


“讨厌,不许你说。”


“为什么呐?”


“这种事还能挂在嘴上吗。”


“我偏说,刚才你的表现,让我无法控制下来。”


“臭男人,不理你啦。”新娘故意把背给了他。


躲在工棚外边的几个年青人竖立着耳朵,屏声敛气,偷听着棚内的动静,去探听最有价值的花边新闻。


触景生情,及第记忆中的婚姻大海涨潮了,冲上来许多大大小小结婚时的海贝,他和玉珊的婚姻是纯正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婚程序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及第还记得,那年冬天,他按照媒人嘱咐,应约来到相亲地点,只见屋内坐满了玉珊的女友,她们围成一个圈,圈内中央放着一个凳子,及第一看就清楚,这次见面具有“盘查”的意味了。可以说,她们全都是居高临下,那目光就像是扎在及第心上的一根针。在审视的目光下,他突然有一种被人剥光的感觉。


她们的问话方式具有很强的跳跃性,就像是一只多头的听诊器,这里听一下,那里听一下,听得你很难受,可又叫你说不出来什么。


“欧阳及第,你的名字特别,有什么意思吗?”一个喜欢张罗、充满热情的女军人询问道。


“听媒人说,你身高173公分,我看你没有?”问话的人是玉珊的好友,从小就在部队大院一起玩耍。


“听说,你在部队是司务长,这个职业没有多大发展头。”这句话像凉水一样,一下子浇在了他的心上。


及第直直坐在中央,保持着高度的警觉,他心里被问得出了“汗”,但他忍耐,忍耐得很好,答得也不错。她们似乎被他的言谈举止,逻辑思维和丰富的知识所打动,不再问什么了。


“你能真心爱玉珊吗?”这句话问得太突兀,及第一点精神准备也没有,他只是愣愣地坐在那里……墙上的挂钟“嘀哒、嘀哒”地响着,那响声有些重。


这时候,刚好玉珊端着一盘水果进来了,对众姐妹说:“你们就别为难人家了,都吃水果吧。”


“看看,还没结婚哪,就疼起人家来了,咱们不问了。”众姐妹发出一阵爽快的笑声。


及第和玉珊经过一年多的接触,定下了终身大事。实际上,两个人接触的日子不足三个月,一个在海岛,一个陆地。


结婚当天,从陆军学校刚毕业的他和已是医助的玉珊坐上火车进行结婚旅行。


新婚之夜是在飞驰的列车上度过的,没有鲜花,没有喜酒,也没有前来祝贺的人群,只有“咣当当……咣当当”的车轮声,仿佛正为他们演奏着“婚礼进行曲”,两人坐在硬卧的车厢里,面对着面相互端详着对方,想从对方的眼睛里寻找一种爱情答案。及第想想自己与玉珊的恋爱并没有什么冲动的地方,媒人介绍后,他同玉珊见了几面,觉得还能谈得来,两人的人生经历也大致相似,部队大院长大,下过乡,如今都当兵,就谈了下去。至于那种浪漫的爱情还没有体会到,古往今来,浪漫的爱情都发生在十六七岁的年纪,像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莉叶;像曹雪芹的贾宝玉和林黛玉,他们的爱才是忘我的。而自己在可以忘我的恋爱年龄时期,虽然也有恋爱的幻想和初恋意中人,但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等到现在都二十七八岁了,恋爱都已经是很现实地为了长久过日子作打算了。


第二夜,他们是在去往上海客轮的三等舱度过的,那一夜,风浪很大,玉珊是第一次坐船,开始她还同及第说说笑笑,不一会儿,就呱呱地吐个不停,发誓今生今世不再坐这东西。及第和玉珊同床是到了上海才进行的,到了上海后,及第和玉珊为了节约开支,住进了一家小旅店,开了一个两人间,那年代的旅馆同现在的宾馆无法比拟,别说是套间、豪华间,就是标准间的条件也没有,两人间里就是放上两张单人床,一个脸盆,一把椅子而已。及第和玉珊在南京路上逛了一天,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旅店,连衣服也没脱就倒在床上睡着了。到了半夜,及第才悄悄地上了玉珊的床,做了男人和女人间一切亲密的事情,床板被他们压得嘎吱嘎吱的……


跟王超和刘红新婚之夜一个动静。


及第和玉珊是先结婚后恋爱的验证者,随着岁月的推移,两人的感情也随之急剧升温,特别是自从有了女儿一一后,两人的情爱与日俱增,就像一对情窦初开的少年,像开了锅的水泡,热腾腾地往上冒着,味道又是复杂多样的。《诗经》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而他们觉得古人的节奏太慢了,应是一时不见,如历九冬。每次及第回家休探亲假,玉珊的面庞就驻满明丽和春光,满是鲜活和水灵,她仿佛经历着一种全新的感情体验,爱情成为相逢后的快乐源泉。及第也感觉到整个身心生机勃勃,充满活力。分别时,两人心里都酸酸的,空落落的。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两人一直过着牛郎和织女的生活,每年“七月七”鹊桥相会一次,体验着“小别胜新婚”的生活,两人爱得更深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