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


十九 打通生死交通线 浴血架起平江桥


由于越军在班翁地区炸掉一个山区水库,形成一个纵深800多米,宽约70多米,泥水深度一米左右的巨大水障区,从班翁突击的部队,特别是我军的后续部队以及大型车辆过不去,必须改道从复合经靠松山,进入4号公路才能直逼高平。当时尖兵部队四十三军坦克一营搭载部分步兵已经突入越军纵深,成了单兵独进的孤军,随时有被越军包围的危险,情况万分紧急。而我军几百台轮胎汽车、炮车、特种车全部堵在水障区后面。军区领导许世友司令员、向仲华政委了解情况后,紧急命令工兵2团6个连以及700多名民兵抢修被淹的道路,同时命令被堵在后面的车辆改道从水口,经复合,上靠松山,再从靠松山进入4号公路,进逼高平。但必须在复合县城南侧的平江上架设一座可以通行大型车辆的桥梁,不然插翅也飞不过去。

越军失去孤山这道天然屏障后,立即加强了对平江上唯一可以架桥而必须在那里架桥地段的防御。平江在复合县城地段,宽度在100米左右,水深达2米以上,而且所有地段都是高峡绝壁,只有一个豁口可以架桥通行。更让人叫绝的是在这个唯一豁口的右前方就是长形高地,像一道天生的抵门杠横梗在那里,控制着复合至高平,复合至格灵地区的两条公路。越军利用这道老天赐予的天然铁门槛和平江这道天然屏障,不惜血本经营了一系列坚固的防御工事。

485团“金汤桥”七连攻占长形高地后,为在平江架设桥梁创造了一定条件。

二月十九日下午,在军区地下指挥所里,许世友司令员问参谋长周德礼,“准备使用的舟桥营在什么地方?”周参谋长回答:“在水口关至复合城之间的博德地区!”许司令员又问:“现在能不能架桥?”周回答:“要架就是在火力下架桥!”许世友马上决定:只要能架桥,在火力下也要架!

军区指挥所立即命令进入复合地区待命的舟桥84团3营冒着敌人炮火顽强作业。同时命令162师全力进行掩护。

此时越军失水口,丢孤山,丧失长形高地,节节败退,平江就成了负隅顽抗的最后一道屏障,因此,他们收缩阵地,重聚人马,利用附近大山丛林的复杂地形,拼命阻止我军架桥。我师484团、485团,全力攻打架桥点周围高地之敌,组织火力掩护舟桥营抢架浮桥。为了保证这一任务的完成,484团于九时三十分和舟桥团、配属的炮二十六团、师炮团一三0火箭营、四十三军坦克团三营(该营战斗事迹后有转章叙述)领导召开了战前协调会议,建立了协同关系,制定了协同计划。各单位前指携电台进至巴托联合指挥所。

舟桥84团3营20分钟即从待命地点赶赴复合县城南侧,十时许,在我484团掩护下,舟桥3营进入平江渡口,开始架桥作业。

舟桥部队刚进入作业区,越军就从北、西南、西北三个方向向渡口猛烈射击,用迫击炮不停地炮击作业区,炮弹落到河里,激起冲天水柱;轻、重机枪的子弹像雨点一样打在架桥区。我师炮群和火箭营立即组织炮火还击,越军火力无法阻止舟桥营架桥,就用一个步兵班从着迷山向桥头进行冲击,当即被484团3连击退,并击毙越军四名。越军紧接着又以一个排的兵力在三面火力掩护下,从搏布山上向渡口进行第二次冲击。3连在前沿伴随火炮和轻重机枪的掩护下,从公路右侧迂回出击,激战四十余分钟,毙敌21名,再次打退了越军的进攻。十一时许,越军集中火力封锁架桥作业地段,缆绳被打断,架桥被迫中止。团前指立即指挥火箭炮营向着迷山进行一个连的齐射,炮兵二十六团一个营进行十分钟的急速射,着迷西山的越军三层火力点大部被我摧毁。但巴博、那斗附近的越军仍向架桥作业区猛烈射击,484团前指命高机连和临时配属给一营的三机连三挺重机枪、三炮连两门八二无后座力炮参加火力压制,将河东越军的火力点大部摧毁。这时二连及时赶到桥头,增援三连掩护舟桥3营排除故障,继续架桥。十二时许,当架桥进入到最关键阶段,越军将门桥的牵引艇打坏,湍急的江水将即将合拢的门桥冲断两次。在此关键时刻,484团前指再次组织协同,以火箭营一个连的齐射、一个班的监视射、炮二十六团一个营的集中射,彻底摧毁了越军的火力点。

就在我步兵和炮兵与越军进行激战之时,舟桥3营在枪林弹雨之下抢架浮桥。牵引艇打坏了,立即就有战士跳进河里进行抢修;门舟要被激流卷走,立即就有无数的战士跳进湍急而冰冷的河流,用身体顶住。作业面上,一批批战士中弹倒下,又一批批战士勇敢地冲了上去!在短短的数十分钟时间里,舟桥3营就有四人牺牲,他们是彭明建、林炳松、李标和李吉林。20余人负伤,但没人退却,没人畏惧,没人犹豫!下午一时二十八分舟桥由人工合拢,舟桥3营的勇士门硬是用血肉之躯在平江上架起了一座可以通过坦克和重型车辆的浮桥,连通了通往高平方向的生命线。

复合浮桥一架通,就成了绵延不断的运输生命线,对我军的战役发展既为有利。阻在班翁水障区的大量炮兵车辆,特种车辆,运输车辆,以及前方的伤、烈人员即可从此路转运进出。军区前指人员将这个消息报告给许世友司令员的时候,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当我强大的炮兵部队、装甲部队、摩托化部队浩浩荡荡跨过平江浮桥,向高平挺进的时候,战友们无不为英雄的舟桥部队、向打破“打不破的防线”的英雄们骄傲,并向他们挥手致敬。

舟桥勇士回忆说:

我是舟桥84团3营6连的,78年3月入伍,参加了中越自卫还击战,并参加了在越南境内复和平江浮桥的战斗。至今当时的情境常常呈现在我的眼前。抢架平江浮桥的是3营,原来我营的任务是在复和周围阵地攻占后才进行架桥,由于战况形势严峻,攻占高平的道路被水库淹没,必须从复和再向高平方向进攻,因此,在周围阵地未攻占的情况下,前指命令我营在4小时内必须架通平江浮桥,因此,我营是冒着炮火架桥的。我所知的应是一个步兵团和一个炮兵团,还有坦克连、防化兵配合我们架桥。在步兵、炮兵等的配合下,我们用了2个半小时架通了平江浮桥,全营荣立二等功。架桥过程中,越军不断地炮击作业区,炮火覆盖整个江面,重机枪的子弹就像雨点一样打到作业区。我连牺牲2名战士,一个林炳松、一个是李吉林(他们都葬在广西龙州,年仅19

岁的李吉林,牺牲31年后,在今年6月才在扶绥县找到其坟墓,10月19日才迁到龙州),他们是40火箭筒正副射手。受伤的有20多名,30多年了,当时的场面还一一在我眼前浮现。我的印像是378团(42军126师),可能是由于378团在17、18日战斗中,伤亡较大才改由485团。我们是在19号晚上从水口进入越境内的,大约在凌晨3点左右到达复和县城边缘,由于县城内战斗混乱,不能进入,就地待令。早上看到很多突围出来的新兵,当我们上前询问时,有一部分是广东吴川的,是老乡(我是湛江遂溪)。一问,才知昨夜复和县城内打了一夜,直到第2天早上。早上大约是9点左右进入架桥地点进行架桥。我连架桥之后,一直在复和进行修路和守桥,在浮桥向东溪方向和广渊方向进行修路,到3月15日才撤回国内。想起在那20多个日夜里,猫耳洞作房,大地作床,听着时而柔和、时而狂飙的音乐(枪炮声)度过那20多个黑夜,又迎来多少个早晨。那一段岁月,是我们终身难忘的,是值得我们自豪与骄傲的。现在我们虽然各自一方,生活在各种环境中,但比起那些已牺牲的战友,我们又是多么幸运。我们的幸存是这些战友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让我们永远记住他们,没有他们,也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我团在79年的自卫还击战中,分别在水口关、下冻、靖西等架设了公路钢桥、浮桥、水中桥等桥梁共5座(不包括复和浮桥),为自卫还击战做出了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