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这时,郑万江的手机响了,郑万江一看来电显示是局里刑侦技术科的,他马上来到屋外接通了电话,说是在集辛镇望大旅馆附近发现了何金刚的手机信号,但仅一分钟又消失了,手机现在已关闭,估计可能是何金刚是在往外打电话,局长已通知了孙耀章,让他马上过去了解情况。郑万江一听精神为之一振,让黄丽梅回局里做指纹检测,确认是否和那两封恐吓信有关,然后再进行下一步的工作,他这时还不想惊动刘淑华,他关注是她背后的人,以免引起她的疑心,会给他通风报信。

他马上驱车直奔望大旅馆,但愿这回能得到有价值的线索,何金刚极为可能住在那里,抓住他即可真相大白,何金强一案终于有了点眉目,路上郑万江心里这样想着。

郑万江来到望大旅馆,孙耀章已等候在那里,“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发现何金刚的行踪。”郑万江急切地问道。

“这家伙真是狡猾,晚来了一步,又让他跑掉了,我来时他已经离开了。”孙耀章惋惜地说。

“你过来?”随着叫过一个人来说:“这是旅馆的赵老板,这是我们郑队长,你把有关情况和他详细地说说,不要有一丝隐瞒。”

“我叫赵德卿,这个旅馆是我私人开的,孙同志已经跟我说了,您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我一定如实回答。”说着他递上一根香烟,并为郑万江点上了火。

“何金刚他是什么时候到的?”郑万江吸了一口烟问道。

“他是今天上午十点来钟,要了一个单间说是要住几天,我就给他开了个房间,十一点来钟,他说有事出去一会儿,我问他中午是不是回来吃饭,他告诉我没准就走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赵德卿回答说。

“把你的住宿登记拿出来看看。”郑万江说。

“郑队长,实在对不起,我这是小旅馆,里外都是我一个人,没有那么规矩,来的客人也很少,住哪我心里都很清楚,所以就没有登记,何况今天上午就他一个人来。刚才孙同志批了我一顿,我也知道这样做违反了规定,今后我一定改,一定按规定办事。”赵德卿说。

“你们这些人就是这样,从不把有关规定当回事,以后一定按规定办理住宿登记,再这样下去要严肃处理。”孙耀章说。

他也没有办法,现在有的人就是这样,法律意识淡薄,视有关规定为儿戏,认为只要不出事就万事大吉,一旦出了事又大有说辞,和你瞎对付,推脱自己的责任,让你没有辙,知道你也办不了他,不可能为这些事而抓他们。

“是、是今后我一定改,坚决按你们的规定办。”他连声回答。

“他有没有异常表现?来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郑万江问。

“这个人好像遇到了什么难事,我去给他送开水时,他正闭着眼躺在床上想着什么,已经抽了好几根烟,我进屋时烟雾特别浓,就帮他打开了窗户,当时我问他还需要什么,他只是摆了摆手让我出去,我看他剃个大光头,知道是个不好惹的人物,我也就没有敢再多说什么,现在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赵德卿说。

“耀章,他住的房间你去过了吗?发现什么情况没有?”郑万江问孙耀章。

“去过了,地上有些烟头和一个空烟盒,桌子上有一盒剩下刚抽两棵的红塔山香烟,还有一个移动手机卡片,上面的卡已经没有了,看来何金刚的手机已经换号了,我已经查问了移动公司和中国联通,通过网上查询没有何金刚这个名字。”说着他拿出勘察袋。

“另外我还发现在旅馆的信笺上有2-4和9579字的字迹,写的很潦草模糊,经赵老板证实应该是何金刚写的,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一时琢磨不透。”孙耀章说。

“这个确实是他写的,我早晨已经把房间进行了清理,信笺是我新换的,为的是客人留言方便。”赵德卿插话说道。

郑万江看了看这张纸若有所思的想着,这纸上应该有何金刚的指纹。

“同何金刚最后通话的那个人是谁?有没有他的情况?这个人物很重要。”郑万江说。

“是县城的公用电话,这个家伙真够狡猾的,把一切想的够全面的,有着一定的智商。”孙耀章说。

“他来时都带了些什么东西?”郑万江问。

“他来时什么东西都没有带,不过他在预交房钱时我见他带了不少现金,足有好几千元。”赵德卿回答。

在回来的路上,郑万江、孙耀章一起分析了以下案情,何金刚住进旅馆肯定是想干什么。说是要住几天只是一个幌子,他后来接的电话肯定听到了什么消息,才走得那么急。受到什么人指使要去干什么事情。一个嗜好香烟的人,在一般的情况下是舍不得将刚抽两棵烟的整盒烟丢掉,除非是大脑里是在想着什么重要事情,或遇到什么紧急事情慌乱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