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第21节:寻找证据

平山大侠 收藏 0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21节:寻找证据


这些档案确实存在许多疑点,也不能排除敌人伪造的可能。看来,还是要找当事人了解当时的详情。这样才能真正搞清楚张国焘在监狱里5个月的真相。”柳原振雄说“我们不能伤害自已

的同志,但也绝不放过一个叛徒!——平山大侠


“唉,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她呀,本名爱新觉罗. 显纾、自取名金璧辉。是清朝贵胄肃亲王善耆第4位侧妃所生的第14女。”

“来头不小哇!肃亲王为满清八大铁帽子王、世袭贵族之一,第一代肃亲王豪格是皇太极的长子呢。”

“后来善耆的顾问、日本翻译官、特务、策划满蒙独立的罪魁祸首川岛浪速,提出要领养善耆的孩子,因为皇族男子只能过继给本国皇族,因此善耆便将6岁的显纾送给川岛浪速做养女。没想到这个骚女人也跑到华北来了。”

“看来此人能量不小,我们要多提防她。”


进入北平后,柳原振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中西功与郑文清等人,到处寻找北洋军阀政府统治时期的警治旧档案。他们先来到位于前门外的北洋军阀政府京师警察厅侦缉处,可是却一无所获。接着又去了北洋军阀政府京畿卫戍总司令部、北洋军阀政府内务部,还是没有找到想要的旧档案。

柳原振雄有些着急了,问中西功与郑文清二人:“你们有什么办法,能找到旧档案?”

中西功说:“1924年10月爆发了第2次直奉战争,原属直系军阀吴佩孚手下的将领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推翻了曹锟、吴佩孚的北京政府。10月25日,冯玉祥派的警备总司令代替了原来的京畿卫戍总司令王怀庆。

当时,冯玉祥把自己的部队改称为国民军,表示站在广东革命政府一边。他的人接任北平警备总司令后,当然要释放政治犯,人都放走了,还要旧档案干什么,会不会全销毁啦?”

柳原振雄眉头紧锁:“真是这样,就麻烦了!”

郑文清说:“那也不一定。”

“那你有什么办法?”中西功问。

“就算是死的旧档案全销毁啦,可活的总还在吧!”

听郑文清这么一说,柳原振雄顿时眼睛一亮:“对呀!我们可以从当时的警治人员入手,一一调查,还怕找不到线索吗?”

“好!我们分头去调查一下当时担任京师警察厅、京畿卫戍总司令部、内务部、警备司令部头头的都是什么人?”

中西功急切地说。

“用不着调查了,这些人我全知道。”郑文清笑着说。

“是了,”中西功一拍额头“我倒忘了,你苍蝇原本就是张大帅亲卫队的,自然了解这些人的底细了。好,说说看。”

“北洋军阀政府时期的京畿卫戍总司令是王怀庆、内务总长是程克、京师警察厅总监是薛子珩、警备司令部是”

“好,我们就先从薛子珩开始,逐一调查。”柳原振雄说。

很快便找到了薛子珩。薛子珩见是皇军,很配合。他对柳原振雄说:“我记得张国焘等人是在1924年5月21日,被北洋军阀政府逮捕的。先是被关在前门外的警察厅侦缉处,4天后,也就是5月25日,又被押解到警备司令部,关于他们的档案应该存放在警备司令部。”

柳原振雄等人立即赶往警备司令部,终于在尘埃满屋的档案室里找到了确凿的证据。三人分别抄写,柳原振雄又用微型相机拍了下来。

夜晚,柳原振雄等三人细细审阅档案,历史真相终于大白。

档案中有一份张国焘的自述。上面写道:“我被押到警察厅侦缉处,就被一副9斤重的对付死囚的铁镣将双脚扣住,审讯时跪在一堆铁链子上面,大约有半小时之久。跪得我满头大汗。左右还站着几个法警,拿着很粗的木杠,准备将我的双脚压住,让我尝尝踩杠子的苦刑。我只有咬着牙关,忍着剧痛,一言不发。

法警问:老实交待在国民党和共产党以及铁路工会中的活动。我向他们抗议。

过了4天,又把我押到了警备司令部,马上被提去审问。也和上次一样,他们一无所得。

我要求给书看,他们不给,我就实行绝食,以示抗议。后来,看守长送来一部《聊斋志异》,我也就停止绝食了。”

“奇怪呀!”中西功嘀咕着“敌人并没有对张国焘执行‘踩杠子’的苦刑?”

“是啊,”郑文清也产生了疑问“如果张国焘真的‘绝食’的话,何以一部《聊斋志异》就解决了问题?”

“这些档案确实存在许多疑点,也不能排除敌人伪造的可能。看来,还是要找当事人了解当时的详情。这样才能真正搞清楚张国焘在监狱里5个月的真相。”柳原振雄说“我们不能伤害自已的同志,但也绝不放过一个叛徒!”

“我们再去找薛子珩,他是京师警察厅总监,一定知道很多内情。”郑文清建议。

薛子珩见皇军二度来访,很害怕,嘴唇哆哆嗦嗦、含混不清地说:“太……太君,我是良民,没…….没做什么对不起……皇军的事。”

柳原振雄说:“你是聪明人,应该认清时局,只要你合作,皇军不会为难你,而且还会保护你。”

薛子珩点点头,开始说:“张国焘被捕后,十分害怕死。当大批武装警察将他押上卡车,开出警察厅转往警备司令部的时候,我在车头听他问旁边的警察,是不是要枪毙?”

尽管旁边的警察告诉他是去警备司令部,他还是将信将疑。后来我听说在警备司令部审讯终结时,告诉他是犯了内乱罪。他当时就脸色大变,嘴里喃喃自语:‘这下完啦,脑袋保不住了。内乱罪可是要判处死刑的!’

1924年6月2日,北洋军阀政府的京畿卫戍总司令王怀庆曾向内务部咨送张国焘的口供,档案里应该有的。”

薛子珩说得不错。柳原振雄在旧档案中是看到了王怀庆向内务部总长程克咨送的张国焘的口供。原文是:“京畿卫戍总司令部咨送张国焘供出各路在党工人名单希转令严拿讯办由京畿卫戍总司令部为咨行事:案据京师警察厅解送拿获共产党人张国煮等一案,并将审讯供出党魁李大钊等情形先后咨达在案。兹经派员将张国焘等提讯明确。据称:伊等私组铁路总工会,即为实行共产主义之通讯机关。陈独秀为南方首领,李大钊为北方首领。党员甚多,大半皆系教员、学生,姓名一时记忆不清。辅助进行党务者:南方有谭铭三等,北方有张昆弟等。各铁路均有工人在党,日前搜获名册,即系各路工人通信地点。先劝各路工人组织工会,将来要求增加工价,以便推倒军阀及资本家,实行共产主义,等语……”

这个公文的后边,还提到“除李大钊等业经咨请严缉外,相应抄录各路工人姓名,咨行贯部查照”等等。

6月9日,北洋军阀政府内务总长程克就向各省长、各都统、川边镇守使、松沪护军使发出了秘密咨文:

“内务部为密咨事:案准京畿卫戍总司令部咨称,案据京师警察厅解送拿获共产党人张国煮等一案,并将审讯情形函达在案。曾经派员将张国焘提讯明确,据称:伊等以私组工党为名,实行共产主义。陈独秀为南方首领,有谭铭三等辅助进行,北方则李大钊为首领,伊与张昆弟等辅助进行。北方党员甚多,大半皆系教员学生之类,一时记忆不清。时常商量党务,男党员有黄日蔡、范体仁、李骏、高静宇(即高尚德)、刘仁静、方洪杰等,女党员有陈佩兰、缪佩英等……”

在这份公文的后边也讲到了“除张国焘等先行呈明大总统分别依法判决外,其逸犯李大钊等相应咨行贯部查照,转令严速查拿等等。”

柳原振雄想起在这个咨文中,明确指出是张国焘供出当时的《新民国》月刊的主编范体仁。而张国焘的口供却说:“与我同时被捕的,除我太太之外,还有驻守铁路总工会的两位干事。彭永和是学生出身,主管收发工作,为人沉默寡言。李斌是石家庄的铁路工人,在总工会中管理庶务,经常是伙夫装束。还有《新民国》月刊的主编范体仁也被捕了。”

于是便问:“范体仁也是在1924年5月21日与张国焘一起被捕的吗?这与内务总长程克的秘密咨文的说法大相径庭,是怎么回事?”

“不!张国焘说的不是事实!我记得很清楚,事是我亲自办的,我还在1924年5月24日亲笔写了向内务总长报告的呈文。”薛子珩激动地叫起来“太君,请稍等片刻,我还保存有副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