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特种兵之冲出阿富汗 第八章 首次出击 第八章 首次出击(42)

sdrzdl 收藏 3 3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


42

我又一次捕捉到他背影的时候,他已经穿过了正乱糟糟向下撤的散兵线。那场面十分不协调,一个人在向上急进,而其他人在向下奔逃,就像是一场音阶错乱的合奏。

机枪的弹着点离常龙越来越近,常龙不得不更多的匍匐前进,显然他已经被发现,但好在大概只是发现而已,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因为过于纷乱的溃逃,过于纷乱的目标大概同样也让那个机枪手眼花缭乱了。

机枪停歇的间隙,常龙又向前冲了十米,终于在一块凸起的岩石后停了下来。在他前面大约5、6米处,那个受伤的家伙还一直嚎叫着。

常龙依着岩石紧贴地面背过身来,取下了背上的M72A6,拉出内筒锁定击发后放在一边,从岩石一侧的缝隙里向上观察着,大概在测距、侧风。

此时那个受伤的家伙突然停止了嚎叫,在我由于紧张而不住颤抖的瞄准镜里,他那张因为疼痛和恐惧而变形的脸以一个不可想象的角度扭转向下,两眼直勾勾盯着常龙侧身的那块岩石。

他发现了常龙。

或者说他听见了常龙的小声呼叫。

我把瞄准镜再次转向常龙,他正在岩石缝里向那个因为吃惊而暂时忘记了嚎叫的受伤的家伙做着手势,大概是告诉那个家伙,他将从那个位置射击,让他紧贴地面,注意保护自己。

就在那时,机枪子弹卷过去,打的常龙面前的岩石火星四溅。

距目标不足60米的抵近射击,暴露在机枪火力下。

那家伙又开始嚎叫起来,60米的抵近射击,66毫米的强化高爆火箭弹将从自己身体上空不足2、3米处飞过,烈性炸药将在距离自己不到50米处爆炸,我感觉那嚎叫声里掺杂的无法置信和更为绝望的恐惧。而此时,除了那挺机枪外,山坡上漫无目的的还击全都停下来了,甚至连退却也停了下来,我感觉这块偌大的战场只剩下常龙这一个聚焦点。

机枪手似乎也感觉到什么,子弹刮风般吹向常龙的位置,常龙调整了一下身子,找了一个比较舒服的位置爬下,拿过一边已经抽出内筒锁定击发的M72A6。

我的视线被汗水模糊,手再也稳不住瞄准镜。

机枪骤然停止,几乎在同时,常龙猛地支起身子单腿跪立,而在那一瞬间,我也不受控制地跳了起来。

M72A6吐出一团火焰,66毫米火箭弹发动机点火,拖着白色的硝烟从发射管中冲出。

爆炸,剧烈的爆炸。火焰、浓烟挟裹着飞溅的碎石笼罩了小山头。

常龙在我视线中消失了。

“上帝,那个疯子做到了!”

说实话,我不知道那时的自己去了哪里,它是我关于那段经历记忆的一段被粉碎的空白,无论尝试使用什么方法,都无法恢复。我想或许我应该相信魂魄那种东西,所谓人,可以拆分成肉体和灵魂两部分,两者相融即为生命,一旦魂飞魄散,即为死亡,但也有离魂那种情况,魂魄暂离了肉体,出去转了一圈又重新回来,那时,虽然不至于说死亡,但是作为完整的人大概是不存在了,无感无觉,无知无识,我想那段无法找到的空白记录大概可以这样来解释。

后来常龙开玩笑地说那很像是光晕弹造成的效果,它爆炸后会产生一种异常强烈的闪光,那光不会灼伤你的眼睛,但能造成你的瞳孔瞬间放大,使人在短时间内丧失意识,所以那种类似于手雷的玩意儿常常用于抓捕。

不管怎样,我当时大概就是处于那种空白的离魂状态。至于什么时候我的魂回到了肉体,我也不能确定,一秒、两秒,或者一分钟、两分钟,甚至一小时两小时都说不定。我回来后,发觉自己不知何时跳上了被作为掩体的岩石,眼前是浓烟弥漫的山头,书生在身边拽着我的胳膊叫着:“上帝!他做到了,那个疯子做到了!”

我撒腿就跑,在乱石野草中几乎手脚并用,我越过德隆作为临时指挥地的那个凹沟,他似乎冲我叫,但我什么也听不见。我冲过那条已经不成为线的散兵线,那些惊魂未定的家伙刚刚从突如其来的打击中回过神来。很快,自己感觉是眨眼间,我便冲到了常龙发射火箭弹的那个位置,那让我感到惊异,带着浑身上下近40公斤的装备,冲过一段绝对不算是平缓的山坡,我的脚步竟和我的呼吸一样的轻松。那让我不禁又想起了纽约那个清冷的早晨,暮霭沉沉中两个跑步的背影,不过那个疲惫的背景已变得轻松强健,同那个带风帽的背影一样,摆臂、阔步、一往无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