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9.html


小说:

永也忘不了的那声枪响

赵云常


他叫杨茂。现在已是垂暮之年。若是拄着根拐杖走在街上,形同一截被风吹雨淋变枯变黑了的树桩。因为这是发生在他小时候的事情,在下面的故事里,我们得叫他小杨茂。他说,日本人在这一带杀人放火那些年,他还是一个八九十来岁的光屁股小孩儿。那时候,一听说日本人来了,他就屁沟紧麻麻的,跟在大人的屁股后面往山沟里面跑。那时候,村子外面常常是这样的情景,一村子的大人小孩在前面没命地奔跑,日本人的机关枪、三八式长枪拼命地叫,许多人被飞来的子弹从背后心穿了窟窿……那枪声啊,很响,很恐怖,就像夺命鬼的叫声。日本人的枪声,他听得可多了,多得数不清了。可是在那些多得数不清的枪声中,有一声枪响,却在他的记忆中留下了清晰的印痕,让他一辈子也忘不了,到死忘不了。

那是一个夏天的晌午。那时,高天正中的一个白灼的太阳悬在那里只有碗口那么大。村子的一片房舍看去仿佛一群被什么魔法定住的倒霉的大猪,灰头土脸地曝晒在太阳下面。院子里干燥的土地像抱不住情人有气无力的病人一样,放跑了最后一点水气,树的叶子,庄稼的叶子,草的叶子,无力地打着卷儿。几只黄色的鸡在南墙根下两个爪子刨着土坑,把肚皮放在新翻出的土坑里,采着新土上的凉气。知了躲在树上的叶子下面,烦躁地尖叫。村子的街道上空空荡荡,街面上光光的没有一只蚂蚁……

就是在这样一个炎热平静的晌午,人们把战争给忘了。大人们太平无事地躺在土炕上水一头汗一头地在午休,孩子们则浑身脱得光光的,赤着小脚板,踩着火烧一样烫脚的路面,跳跶着跑到紧挨东面村口的水塘边,一个个跳到水里。

那是一个长方形水塘,死水塘。人们只在这里饮驴饮马,从不用它做饭,因而由着孩子们在水塘里玩闹。早上刚下过雨,水里的雨泥尚未澄清,水还很混浊。但是孩子们顾不上这些,他们一个个红猴儿一样在水里嬉闹。

当然,在孩子中间是少不了小杨茂的。 他和伙伴们一般只在水塘边上玩,水边的水不深,也就是淹住胸口那么深,而到了水塘的中间,水就深得能把他们淹住了。由于玩得忘情了,邻居调皮的孙二蛋产生了想要探探中间的水到底有多深的想法,慢慢地向中间走去。刚走几步,脚下一滑,身子便不由自主地向深水里沉去,顷刻间,孙二蛋的黑头皮被水淹没了。当时,孩子们被这突然出现的情况惊住了,他们两眼紧紧地盯着孙二蛋的一片黑头皮消失的水面,一个个变得傻呆了。显然孙二蛋的生命正被水下的魔鬼住下拖,感到危险的孙二蛋拼命地挣扎着,只见小碗大的黑头皮一次次露出水面,又一次次消失了,孙二蛋的一双小手也在焦急在做着乱抓的动作。那时候,在那帮小伙伴们中间,只有小杨茂的水性最好,他要是游过去,抓着孙二蛋的黑头皮就能把李孙二蛋拖到水浅的地方,那样孙二蛋就没有事了。可是当时他也愣住了,头脑里一片空白,没有一尘儿扑过去救孙二蛋的念头,是后来才想到应该去抢救孙二蛋的。正当小杨茂打算向孙二蛋游去时,却听到身后响起一片惊慌的叫声。他一扭头,却见小伙伴们不知为什么像一群见到狼的小猴儿似的,赤条条地跑出水塘,惊慌地向水塘边长着玉米的土梁地跑去。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把眼光探寻似地投向水塘边一条斜斜的土坡时,看到一队扛枪的日本士兵已经走在了半坡上。他一惊,枪救孙二蛋的念头顿时麻雀一样飞到了九霄去外,赶紧尾随着跳跑的伙伴跑上了土梁,钻进了玉米地里。

刚钻进玉米地里,小杨茂自觉玉米把自己胆颤的身子遮住了,心里就有了一些安全感,加上惦记着还在水中挣扎的孙二蛋,便没像其他小伙伴那样拼命往玉米地深处奔跑。他返回了身子,爬在不远处玉米地的小土愣后面,伸头向下面水塘那边看。藏在那儿看,看不到水塘的全貌,只能看到一片水塘的混浊的水面,在那片水面上只有孙二蛋的一只小手伸出来又沉下去,一次比一次无力,一次比一次无望。

小杨茂急得把一颗心提到了嗓门那儿,想过去把孙二蛋救上来,可又怕下面的鬼子。他希望路过的鬼子快些离开水塘,自己好去救水中的孙二蛋。就在他焦急万分的时候,奇迹出现了,只见一个日本士兵“扑通”一声,跳下了水塘,把孙二蛋从水中拖了上来。看到这一幕,他原先提到嗓门儿的心落了下来,虽然仍在很厉害地跳跃着,但已由惊惧变为惊喜了。

“日本人救了孙二蛋。日本人原来也有好人哩……日本人怎么会有好人哩?” 小杨茂一面惊奇而又疑惑地想着,一面伸长脖子,急切地想看看下面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情况。可他站的位置给他提供的角度只能看到一大片水塘的水面,而岸边的情形却是一点也看不到。他穿过玉米地,来到一片谷地的边缘,伸头往下一望,正好能到看到水塘西岸的一切。

水塘西岸连着村口的地方是一片篮球场大小的土坪台。只见刚刚把孙二蛋抱上岸的日本士兵又把孙二蛋面朝下放在地上,然后双手掐住孙二蛋的腰,把孙二蛋的后腰和屁股高高地提了起来。小杨茂知道日本士兵这是在抢救孙二蛋,是想让孙二蛋把刚才灌入肚里的水吐出来。那水一吐出来,孙二蛋你就得救了。孙二蛋你快吐吧。他心里这样刚一想完,孙二蛋就“哇”地一声吐了出来。这让他非常高兴,他甚至想高喊一声:孙二蛋!然而,还没有喊出来就把“孙二蛋”两全字咬住了,刚落下来的心又陡然悬了起来。

原来在那个日本士兵抢救孙二蛋的过程中,土坪台南面的边上一队扛着长枪的日本士兵始终直直地木桩样站着,木木地看着。当孙二蛋哇地一声吐出来之后,一个脚穿大头牛皮鞋的日本军官生气地走了过来,口中恼怒地喊出一声:“八格亚路!”,抬脚硬硬地把大头皮鞋踢在专心抢救孙二蛋的日本士兵的屁股上。日本军官的这个动作,让小杨茂这个远远的旁观者也感到尾骨被踢断似的痛疼。那个抢救孙二蛋的日本士兵被一下子踢倒了,但他又慌忙地爬起来,嘴里喊一声“嗨!”一个立正,直直地立在了日本军官面前。“八格亚路!”日本军官气急败坏地喊了一声,左右开弓,在救孙二蛋的那个日本士兵的脸上猛烈地抽了一阵日本式大耳光。

接下来发生的情节一些是小杨茂亲眼所见,一些是他在后来六十多年的猜想,因为他不懂日本人的话,日后一个人常常根据当时的情形猜想从日本人口里叽哩哇啦说的是什么话。

日本军官猛抽完那个日本士兵日本式大耳光之后,高声地喊道:“你的大大的坏了,你是大日本帝国的国民吗?竟敢救支那的儿童!”

救孙二蛋的那个日本士兵含着眼泪,惊恐不解地望着日本军官。心想(这当然也是日后小杨茂的猜想):怎么,我错了吗?我们不是来解放支那人的吗?不是来支那建立东亚共荣圈吗?怎么连救个儿童也犯错吗?

日本军官继续骂道:“非国民!(后来小杨茂听说,当年凡是反战的日本人被当局骂作‘非国民’。)支那人是我们大和民族的仇人,你的竟然去救他们的儿童。”

这时候,吐过了脏水的孙二蛋可能是恢复了些元气,竟慢慢地坐了起来。

谷子地里看到孙二蛋坐了起来的小杨茂心里着急地喊:孙二蛋你怎么坐起来了,千万别坐起来啊,你找死呀你!

果然不出小杨茂所料,日本军官对救孙二蛋的日本士兵喊道:“你的,把枪捡起来!”

那个日本士兵救孙二蛋时把长枪放在了地上,听到上司让他捡枪,怯怯地走过去,捡起枪,走了过去,直直地立在了日本军官面前。

日本军官指着孙二蛋,命令道:“你的,把小孩毙了!”

孙二蛋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细细的双腿不住地颤抖着,可怜的小鸡鸡抖颤出一股胆怯的尿来。

日本士兵默默地站着,不说话,也不作为。

日本军官火了,照着日本士兵的脸又是一阵猛抽。看得出,那士兵对于暴雨般的日本式的大耳光有些吃不消了,他开始弯着腰用双手捂着自己肿痛的双脸。日本军官更加恼怒了,改用大头皮鞋在士兵身上乱踢。边踢边骂:“你的,大大的坏了……你的,大大的非国民的……大日本皇军的,没有你这种大大的败类的……” 这一阵乱踢,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那士兵只是躲闪,并没有捡起地上的枪向孙二蛋射击。这使日本军官恼怒得如一堆着了火的干柴,越来越旺了。只见他从腰间抽出一把向上弯着的钢刀,猛地放在那个士兵的脖子上,做着随时抹下去的姿势,恶狠狠地说:“我的命令你,你的把那个小孩毙了。不然,死啦死啦的有!”

日本士兵脸色蜡黄,双肩发抖,但还是不作为。

日本军官一用力,刀子切破了日本士兵的肉皮,鲜血从刀刃切着脖子肉皮的地方小虫样流出来。

日本士兵仍没有动作。

日本军官又一用力,刀子切进日本士兵的脖子一寸深。

“啊!”

日本士兵忽然疯子似地大叫了一声,捡起地上的长枪,跪着,对着孙二蛋摆出瞄准的姿势。

“啪!”

子弹打进了孙二蛋的身上。

同时,那子弹也打进了小杨茂的心上,打进了他的记忆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