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2010年版) 第一卷:东京都 第四章:东京裂变(四)

红色猎隼 收藏 2 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size][/URL] 如果站在西园寺家族的立场之上,西园寺昌美事实上是没有资格对藤原贞敏子颐指气使的。毕竟她嫁给的是不过是西园寺家族现任当家—西园寺公友的弟弟—西园寺裕夫。在一想讲究本家和分家之别的日本社会,她虽然也可以算是西园寺家族的成员,但是在家族内的分量却远不能与冠以藤原这一姓氏的贞敏子相提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


如果站在西园寺家族的立场之上,西园寺昌美事实上是没有资格对藤原贞敏子颐指气使的。毕竟她嫁给的是不过是西园寺家族现任当家—西园寺公友的弟弟—西园寺裕夫。在一想讲究本家和分家之别的日本社会,她虽然也可以算是西园寺家族的成员,但是在家族内的分量却远不能与冠以藤原这一姓氏的贞敏子相提并论。

这一点或许会让许多人感到颇为离奇,毕竟藤原这个姓氏似乎与西园寺家族风马牛不相及,却又能在家族中永远如此之高的威望。但放在日本社会特别是以皇族、华族为首的日本上流社会却似乎没有可以质疑的。毕竟藤原一脉自日本天皇制度创立以来便是声威显赫。这个家族曾操纵日本皇室约300余年,可谓权倾一时。因为“天下猿”丰臣秀吉而令人们所熟悉的“关白”一职事实上就是藤原家族所创立的。

不过由于藤原家族的权力和威望不是依靠勇武善战,而是靠着无数政治谋略而获得的。因此从源、平两大武士集团崛起之后便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是淡出不等于泯灭,事实上藤原家族在漫长的日本历史上一直处于雌伏和积聚之中。而翻开近代日本的众多权贵的家谱,便不难发现这一家族在幕后的影响力。而同是藤原一脉分支的伊藤博文大力扶植西园寺公望也就自然不难理解了。

而作为近代西园寺家族的开创者,西园寺公望始终以藤原氏末裔的理念。他在给予立命馆大学的署名便是藤原公望。因此作为藤原一脉的本家传人,藤原贞敏子在西园寺家族可以说是拥有着极高的权威,连西园寺家族现任当家—西园寺公友都要理让三分,而身为分支女眷的西园寺昌美对她更只能秉礼侍奉。但是今天已经走到自己事业顶点的西园寺昌美,显然早已不再需要自己夫君家族的庇护,此刻对她而言无论是西园寺家族还是日本政府都最终将站在自己的对立面上,此刻在撂下一句狠话之后,她便匆匆的从温泉中站起身来。走向了一旁的更衣室。

“自大使人盲目!”依旧泡在令肌肤感到针刺般灼热的温热水流之中,藤原贞敏子此刻反而感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放松。她很清楚西园寺昌美手中所握有的底牌。以“白光真宏会”数以十万计的信众以及在日本各新兴宗教势力之中的人脉,对方可以轻松的在日本列岛掀起一浪前所未有的“和平请愿”浪潮。毕竟今天的日本早已不是昭和时代可以忍受日益猛烈的地毯式轰炸和饥饿绞杀依旧坚持为天皇效忠的年代了,东京所发生的汽车炸弹袭击以及沙林毒气那挥之不去的魅影,足以令许多早已习惯了高福利和稳定生活的日本国民用放弃琉球群岛来换回过去的安逸。

但是这样的“和平请愿”即便是对于那些渴望将每一个居民区都化为自己“票仓”—早已沦落为“选举动物”的日本政客而言也是毫无意义的。毕竟民众不会因为你的软弱而在下一次选举中投票给你,而相反一旦松口,那么便将背负上“出卖冲绳“的十字架,可能永世不能翻身。何况根据此刻藤原贞敏子所获得的情报,身为日本首相的菅直人,已经决心启动《紧急事态基本法案》,这意味着日本未来的政局走势中,自卫队将发挥着前所未有的重大影响。除非“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可以将日本自卫队逼到无路可走的状态,否则日本政府是绝不会轻言罢战的。

当然藤原贞敏子也深知西园寺昌美在如今隐然有瓜分世界,组成G2体系的中、美两国政坛也颇有影响力。身为一个职业外交官,藤原贞敏子不难猜到西园寺昌美事先对中、美两国所许下的甜蜜承诺。对于北京方面,西园寺昌美必定会大肆鼓吹“中琉传统友谊”,煽动中国直接出兵帮助琉球复国,甚至会信誓旦旦的宣称一旦琉球群岛复国独立,便将开放其领土作为中国的军事基地之用,届时中国人民国防军在西太平洋的防线和打击范围将东出数百公里云云。但是藤原贞敏子也知道,从西园寺昌美和尚氏一族的利益出发,绝不会甘心成为中国的藩属。在向北京乞求支援的同时,他们也自然会向华盛顿频抛媚眼。

西园寺昌美的如此算盘是先倚重强大的中国,以制衡甚至直接打垮日本。中日两国一旦开战,尽管鹿死谁手尚不好说。但是依靠中国强大的海、空力量首先规复西南离岛应该不是难事。随着战事的推移,中日两国必然将在冲绳半岛一线展开大规模地面战。如果战事顺利,独立后的琉球共和国可以将包括吐噶喇群岛、奄美群岛在内,现属于日本鹿儿岛县的萨南诸岛也收入版图,甚至可以要求日本政府将九州岛非军事化。即便交锋不利,也至少可以借助中国的力量,获得全世界的承认。

当然西园寺昌美和“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最渴望出现的局面莫过于中日两国两败俱伤。随后再由自封为“太平洋警察”的美国政府出面。在承认琉球群岛独立的基础之上,重新将冲绳作为自己的军事基地。分割交战中的中、日两国。从而完成琉球共和国在中、日、美三国之间的势力均衡。但是藤原贞敏子对于西园寺昌美的这一过于理想化的方案只能报以苦笑了。毕竟连自己都能猜到的谋略,中美两国高层更早已对其两面三刀的伎俩洞若观火。此刻的中国借口正处于艰难的战略转型期,暂时无力支持琉球独立。而虽然重新将冲绳本岛归于美国的羽翼之下,对华盛顿而言有一定的诱惑力。但是比其正面与日本政府冲突来,这一点蝇头小利实在算不得什么。因此美国方面也表示无心插手日本内政事务。

而在中、美两国同时碰壁之后,西园寺昌美显然恐怕已经感到有些黔驴技穷了。在授意“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对石垣岛上已经登陆的日本陆上自卫队第1空降团展开全面总攻的同时,这个女人还会有什么其他的后招呢?藤原贞敏子心中虽然已经猜到了些许。但是她实在不希望看到自己的猜测在此刻变为现实。毕竟这将意味着一场震动整个东亚政治格局的空前危局。

“目标人物已经离开了旅馆,请示下一步行动!”此刻早已秘密放置在自己耳中微型无线电通讯器里传来了部署在外围的行动小组的讯息。“继续跟踪监视!”藤原贞敏子低声回答道。她突然想到自己方才和西园寺昌美关于新田秀之的那些对话,是否也会被这些来自南美洲的“异域自卫军”传到当事人的耳朵里,女性所特有的羞涩令她的脸再度红了起来。

与正处于寒流笼罩之下的日本列岛相比,地处西太平洋中部的石垣岛此刻随着太阳的缓缓升起,气温再度升高了起来。经过一整夜的激战,日本陆上自卫队在该岛南部的两个桥头堡—石垣机场和石垣港此刻仍在苦苦的支撑之中。在付出了上百人的伤亡之后,却依旧没有能够全歼对手,令自封为琉球共和国摄政,此刻坐镇于石垣市政府的尚华不仅是感到脸上无光。更有一种末日临头的压迫感。

事实上能否全歼日本陆上自卫队的那一个加强之后普通科大队对全局而言毫无意义。只要日本政府继续增兵,甚至只要维持海、空封锁,琉球王室的复国大计最终都将被彻底扼杀。可以说从一开始“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就把宝压在了“外部势力”介入的上面。毕竟石垣岛距离中国台湾特别行政区不过一衣带水的距离,事先琉球王室几乎肯定的认为北京方面会在第一时间承认自己的独立述求。甚至身为琉球王室的西园寺昌美据说还得到了中国高层的某位领导人的保证—北京方面将全力支持琉球复国运动。但是现在最为黄金的48小时已经过去了,而中国政府却依旧保持着按兵不动的状态。

外援不至极大的挫伤了“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麾下作战部队的士气,毕竟他们之中除了少数是琉球王室多年以来的外戚和亲属之外,绝大多数是用生命来换取丰厚回报的雇佣兵。从越南分裂到印尼内战再到印—东(盟)、印—中战争,连绵不断的烽火令东南亚成为了世界佣兵市场的新热点。各国不安定的政治局势、风波不断的边境纠葛都给了诸多佣兵组织快速发展的沃土,而“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也正是从越南和印尼招募了大量廉价的雇佣兵才拥有了敢于向日本政府叫板的实力。

但是佣兵也是人,他们当然渴望胜利和财富。在行动开始之前,尚氏家族向他们许诺,一旦琉球复国成功。他们将会作为“首义功臣”而转为这个新兴岛国的国防军,届时加官进爵、荫妻庇子都并非难事。而在佣兵队伍之中许多在内战中败北的前“越人阵”和“印尼国防军”的残兵败将甚至已经开始谋划着在未来是否可以向尚氏家族要求将一两个岛屿作为酬劳,也一尝裂土封王的滋味。

不过身为雇佣兵,优厚的回报固然重要,但更重要是生存下去。他们不是傻瓜,对于所参与行动的成功可能性,所有的佣兵组织都会在第一时间进行系统的评估。尽管各佣兵组织对尚氏家族的复国成功的可能性预判略有出入,但大体结论却是一致的。如果得到中国方面的支持,成功的可能性在88%到95%之间,而如果中国方面采取中立的态度,那么成功的可能性便将跌到10%以下。

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在石垣岛上隶属于“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指挥的各佣兵组织对于昨夜对日本陆上自卫队的总攻都处于一种“出工不出力”的状态。当然在尚华的不断催促和督战之下,“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对石垣机场和石垣港据守的日本陆上自卫队也还是组织了几次颇有声势的进攻。但困兽犹斗,何况是一群经过严格训练的职业军人。在防御作战中,作为日本陆上自卫队精锐的第1空降团还是表现出了过硬的战术素养。而在主攻方向的选择上,第一次指挥团级规模作战部队的尚华也犯下了不可逆转的错误。

根据白天反空降作战的结果,尚华将第一波次的主攻方向放在了石垣机场一线,这样的部署从表现上来看似乎没什么问题。毕竟在石垣机场一线空降的“赤羽支队”在空降过程中便被歼灭了将近三分之二,而且缺乏重型武器,相较之石垣港方向的“青木支队”更易于歼灭。何况石垣机场地处战线的中央,率先拔除这个孤立的据点也有利于“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集中兵力进行下一阶段对石垣港的攻坚战。

但是在实际行动中,尚华却很快便发现了自己的失算。由于石垣机场和石垣港之间的距离。他所展开的攻击部队正好处于石垣港区方向“青木支队”所属的空降特科大队第2中队残存的4门RT-61式120毫米迫击炮的打击范围之内。在此前的战斗之中,由于不能直接瞄准,这些大口径迫击炮在短兵相接中始终没有一展所长的机会。但是在支援石垣机场的炮击中,这4门120毫米迫击炮却成为了“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的噩梦。

在石垣机场的无线电引导之下,密集而猛烈的迫击炮炮火每每准确的砸在“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的冲击集群中间。当然这与进攻方缺乏有效的野战组织能力,集中许多大开着前灯充作战场照明系统的车辆也不无关系。而在有力的炮火支援之下,已经从空降初期的混乱中恢复过来的“赤羽支队”也显现的异常主动,他们往往以精锐的小股部队在“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发起进攻之前便展开逆袭。令尚华方面疲于应付。

在连续几次失败的尝试之后,“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不得不调整自己的进攻重点,将矛头转向了石垣港方面的“青木支队”。但此时部队的士气已经出现了衰竭。而正面压力陡然减轻之后,石垣机场方向的“赤羽支队”竟转守为攻,成为了尚华不得不频繁抽调出力量巩固防线的心腹之患。随着东方泛起鱼肚般的惨白。尚华才不得不停止了自己顾此失彼的攻势。此刻和他的部下一样,他对胜利的信心已经开始逐渐动摇起来。不过和那些满心渴望着中国援助的同僚相比,身为尚氏一族决策层的他自然更清楚自己家族最后的底牌。他还在等待着那来自东京的惊天巨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