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排长我的排 第一部 特战边缘 第十章 猎物的气味

shangxinxiaojian 收藏 4 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0.html[/size][/URL] 渡边铭崎的特击队展开行动时,落后于扬科和边勇带领的小分队大约3个小时的行军路程,他们要追上目标,即便一刻也不停歇,至少需要6个小时甚至更多的时间。 特击队以向导江藤和副指挥官小野为先导,渡边铭崎和通讯兵吉野居中,步枪手中岛浩二和中田池泽为尾,三组人间距约为四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0.html


渡边铭崎的特击队展开行动时,落后于扬科和边勇带领的小分队大约3个小时的行军路程,他们要追上目标,即便一刻也不停歇,至少需要6个小时甚至更多的时间。

特击队以向导江藤和副指挥官小野为先导,渡边铭崎和通讯兵吉野居中,步枪手中岛浩二和中田池泽为尾,三组人间距约为四十米。渡边铭崎的命令是,无论是发现目标或是遇到特殊情况,只要自身生命没有受到威胁,决不允许主动开枪。

他的计划是:发现敌人,观察敌人,确认敌人的身份,然后制定和落实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小分队到达大杨庄村外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边勇下了休息的命令,他和扬科商量了一番,说:“朱小乐、严梅馨和3位苏联的同志留在村子外,我和柴富东还有郝权才进村了解一下情况,把咱们的口粮、补给都带回来。我们在两小时内一定返回。如果超出预定时间的话,朱小乐可以进村去进行侦察。”

吩咐完之后,他又对柴富东说:“赵排长的尸体先放着吧。过来我跟你单独谈谈。”

柴富东和边勇打交道不多,对他的感觉是不冷不热、不近不疏。他跟着边勇走了几步,说:“是什么事情?”

边勇说:“排长牺牲了,大家心里都是一样难受。他的尸体,你是打算背回师部驻地吗?”

柴富东说:“有什么问题?”

边勇说:“把他交给大杨庄的老乡去安葬,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归宿。”

柴富东说:“为什么这样说?”

边勇说:“你是不可能把他背回驻地的。我们身后有日本人的追兵。”

柴富东说:“你怎么知道?”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问道:“我们是不是还有任务?”

边勇回答:“是的。详细内容我现在还不能向你透露。作为一名抗联战士,你也有保守秘密的责任。”

柴富东说:“我知道了。你的建议,我再考虑一下。”他的语气相当平静,有点出乎边勇的预料。

柴富东背着赵排长的尸体,和郝权才、边勇走进王村长的家时,老两口刚吃完晚饭,碗筷碟子还没有来得及收拾。

老王村长和妻子看到赵排长的尸体,心中十分悲痛,因为赵德友在这一带打鬼子已有五、六年的时间,和很多老乡都很熟,关系也处得很好。

“多么勇敢、多结实的一条汉子哪,就这样被小鬼子把命夺去了,老天不开眼啊!”老王村长伤痛的自言自语。

“这一笔笔血债,我们一定会和鬼子算清楚的。”边勇又是伤心又是愤怒的说。

“小伙子,随我把你们排长放在东屋吧。我会组织村里人好好安葬他的。你们两位同志先坐一会儿。孩他娘,把锅里的小半盆稀粥和几个玉米馍都拿出来,让抗联的同志们也吃上几口热饭。”

边勇和郝权才连忙道谢,嘴上说“不用麻烦了”,但王村长的老伴已经向里屋走去,很快就把稀饭和馍端了出来,两个人也无法再推让了。

把赵排长的尸体安置好,老王村长说:“我给你们准备的口粮还欠缺一些,我得去另外几家走一趟。放心吧,我已经吩咐过他们了,一两口粮也不会少你们的。”

边勇站起来说:“那我们就等上一会儿吧。让老村长多费心了。”

过了大约两袋烟的功夫,老王村长回来的时候,除了手里提着三个装着馒头的布袋,他还领着一个年轻后生,当然,那个年轻人手里,也拎着两个装满口粮的袋子。

“老村长,这人是……”边勇诧异的问道。

老王村长放下装馒头的袋子,说:“莫要见怪。这是我的侄子王鹏,今年刚满二十。他前些日子就一心说是要投奔你们抗联的队伍,因为不知道部队驻地在哪儿,一直没得着机会。你们这次回去,劳烦就把他带上吧。”

他又对那个年轻人说:“这位是边班长,这两位都是抗联的同志。向人家打声招呼吧。”

“边班长好。两位同志好。”那后生很有礼貌的说。

边勇喝了口水,面有难色的说:“这次情况特殊,再说加入抗联是要经过测验的,不如等到下次机会吧。”

那后生着急的说:“我从小就练习打枪,打过土匪,也和日本鬼子真刀真枪的干过,什么危险也不怕,就想把祸害了咱中国人这么些年的小鬼子早点赶出去。你们就给我这个机会吧。”

边勇想了一想,看他的脸色,估计还是要拒绝的意思,他还没有开口,柴富东抢先说道:“枪打得准么?对步枪熟悉么?”

王鹏说:“两百米内,保证不会有偏差。你们这样的枪我摸过好几年了。”

柴富东说:“分解、组装步枪,会吗?”

王鹏说:“没啥问题。”

柴富东顺手把郝权才的中正式步枪拿过来,退掉枪膛里的子弹,把手动保险、拉壳钩、击针、击针簧、撞击块等部件都拆了下来,放在桌子上,将卸空了枪膛的步枪递给王鹏,说:“把步枪组装好了,你就可以进入我们队伍了。”

边勇不由得看了柴富东一眼,对他的擅作主张有些不满,不过并没有直接说出来。

王鹏听后自然一阵喜悦,立刻动手装枪,不到两分钟就完成了所有动作,手法算是比较熟练。

柴富东接过步枪,又检查了一遍,将子弹压回弹仓,说:“不错。你就先跟在我身边吧。队伍上有一支步枪可以暂时归你使用。”

王鹏如愿以偿,开心的说:“多谢这位大哥,还有两位抗联的同志。我一定奋勇杀敌,好好表现。”

边勇心中有点埋怨柴富东的鲁莽专断,但这个副班长已经向这位满身热血的年轻人做出了承诺,自己既然不能让他改口,就没必要再多说什么。

老王村长一直把他们送到了村口,又对侄子王鹏叮嘱了一番,才肯返回家中。

边勇几个人拿着6个水壶的热水、30多个玉米面馍和接近20块烙饼的行军补给回到小分队的休息处时,时间过去了大约一个半小时。边勇先是把王鹏介绍给其他队员认识,将赵德友的三八式步枪和10发子弹交给他,接着把行军口粮合理的分发给每个人,最后才同另一位领导者扬科上尉进行了简短的交谈。

“中国的食物可能不合几位同志的口味,请你们将就一下。”

“没什么关系。食物不合口怎么也好过饿几天肚子吧。我们也是头一次吃到你们这些有特色的食物,有得有失嘛。”

边勇听他这样说,笑了笑,“扬科上尉倒是个不拘小节之人。有时间的话咱们也许会成为朋友。”

扬科说:“你的看法我赞同。接下来我们的安排呢?”

边勇说:“休息五、六个小时,能看得见路我们就走,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师部驻地,那样我们就都安全了。你们不赶时间的话,可以考虑在我们那儿停留几天,多了解一下抗联的队伍和本地的民情风俗。”

扬科想了想,说:“我已经让安德列中士向总部发回了完成任务的电文,并汇报了返回的大概日期,我们最多也只能在你们的驻地再待上一至两天,是有点可惜啊。”

边勇怀有同感的点了下头,又说:“刚才队员们生火了?有多长时间?”

扬科说:“大家烤了不到半个小时的火。你是担心什么?”

边勇说:“小分队现在的处境并不安全,会遇到什么意外情况谁也不能确定。日军要派出大部队来追我们,在行军速度上他们肯定早就输了,但也不排除敌人会采取其他什么方式。”

扬科稍作思索,说:“我明白了。我这就吩咐下去,并告诉他们继续保持警戒。”

边勇说:“辛苦你了。希望我们能早点真正脱离危险。”

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是言不由衷的。因为按照之前的预测,危险并没有离他们一步步远去,相反更大的危险、更可怕的敌人已经渐渐逼近了他们,直指小分队的每一个人。

日军104师团特击队借着扬科几个人生起的残火的余光,已经发现了他们此次任务需要捕杀的猎物。在接近7个小时的急行军当中,他们只休息了一次,仅仅十五分钟的时间。他们就像一个技艺出众、自信满满的猎人在追捕自己窥伺已久的猎物,心情急切甚至是急迫的。

他们不是经验老道的猎人,这是他们第一次出手,但在渡边铭崎和小野彬次郎的带领下,这组特击队员包括向导江藤是小心谨慎的,他们避开了盲目、冲动,注意任何一个可能犯错的细节,把种种不利的因素留给了既是猎物也是对手的抗联小分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