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准新娘开奥迪"拉活"遇害 绑匪抛尸黄河

下手都忒黑 收藏 23 445
导读:准新娘开奥迪拉活遇害后被抛尸黄河 两绑匪受审无歉意检察官建议处极刑 婚礼前6天的晚上,27岁的女导游小丽(化名)开着自家奥迪车外出拉活,结果不幸被两名假装租车的绑匪在首都机场附近勒死。绑匪随后驾车数千里抛尸黄河,并向家属勒索钱财。本月19日,涉嫌绑架勒索罪的杨佑权和张振宗在(北京)市二中院受审,他们相互推诿,毫无歉意和悔过之意,检方建议判处两人极刑。 -庭审现场 两绑匪互相推责检方建议处极刑 庭审当日,当杨佑

准新娘开奥迪拉活遇害后被抛尸黄河



两绑匪受审无歉意检察官建议处极刑



婚礼前6天的晚上,27岁的女导游小丽(化名)开着自家奥迪车外出拉活,结果不幸被两名假装租车的绑匪在首都机场附近勒死。绑匪随后驾车数千里抛尸黄河,并向家属勒索钱财。本月19日,涉嫌绑架勒索罪的杨佑权和张振宗在(北京)市二中院受审,他们相互推诿,毫无歉意和悔过之意,检方建议判处两人极刑。



-庭审现场



两绑匪互相推责检方建议处极刑



庭审当日,当杨佑权和张振宗拖着脚镣被法警押进法庭时,旁听席上已是哭声一片。小丽的丈夫李强(化名)手捧妻子的遗像哭着说:“小丽,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这两个畜生。”照片上,小丽始终微笑着。



法庭上,杨佑权和张振宗互相推诿,都称对方是主谋。而对于小丽的家人,他们则没有表达道歉和悔过之意。检察官当庭建议判处两人死刑。



此外,小丽的丈夫和父母也向两名嫌疑人提出共计200万元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我们可以不要求赔偿,但必须都判处死刑”,小丽的父亲当庭冲上去欲打嫌疑人,但被法警制止。



27岁的小丽当时是北京一家旅行社的导游,以前专带东南亚团。2009年3月,小丽与相恋两年的男友李强领了结婚证,并决定于同年11月8日举办婚礼。因为要筹办婚事,小丽想少出国,就带起了国内团。为了多赚钱,她在空余时间经常驾驶与丈夫合买的奥迪车带一些外国游客观光北京,并在网上发租车帖。



据了解,小丽出事后,她的丈夫李强受到极大刺激。曾经开公司的他把工作都停了,至今不相信妻子已经离去。此外,虽然警方和小丽的家人多次前往济南黄河大桥,沿着岸边步行直到黄河入海口寻找小丽的尸体,但事发至今一年多,仍未找到。家属表示不会放弃,会继续寻找。



法院将择日宣判此案。



-案情回放



表兄弟合谋绑架网上寻黑车司机



现年25岁的杨佑权是山东省梁山县农民,张振宗比他小4岁,两人是远房表兄弟。犯事以前,杨佑权是北京一家蛋糕店的老板,张振宗在店里打工。



2009年开始,杨佑权的蛋糕店开始赔钱,因急于找资金维持经营,他左思右想决定绑架黑车司机。同年10月,杨佑权开始在网上搜索租车信息,并专门寻找高档车。“我只有1.6米,所以决定找个女司机下手”,同时,为了保证绑架万无一失,杨佑权叫上了张振宗。“他说要干一件违法的事,但是能够挣两三万元,我就答应了”,张振宗当庭说。



2009年11月1日,杨佑权从网上搜寻了7个租车信息并开始打电话。“前两个接电话的是男的,我就以价格太贵为由拒绝了,第三个是一女的接的”,杨佑权说,他当即确定了绑架目标,并告诉对方,自己要在第二天租车去首都机场接人,“她说价格300元,我一口答应了”。接杨佑权电话的就是小丽。



凶手铁丝勒脖子女司机最终丧命



据杨佑权和张振宗当庭称,和小丽约好租车后,他们就买了胶带、改锥、铁锤、铁丝、白手套等作案工具。



2009年11月2日晚8时许,小丽开车到达杨佑权位于丰台南苑乡三营门的暂住地附近。“透过车窗玻璃,我看到梳着披肩发的女司机也就20多岁,很漂亮。拉开车门时,她笑了笑”,张振宗回忆,上车后他坐在了副驾驶位置,杨佑权坐在了小丽背后。



路上,小丽和杨佑权闲聊,离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标牌600米处时,杨佑权说:“咱们来早了,飞机还没到,靠边等一会儿吧。”小丽于是停车,接了两个电话。杨佑权这时看到后座上的结婚请柬,但他没改变主意,“已经决定的事一定要干”。



当小丽挂了电话,杨佑权就用铁丝勒住了她的脖子。按照两名嫌疑人的供述,小丽当时拼命挣脱,拉开车门想跑,但被张振宗一把拉住,杨佑权顺势又勒住了她的脖子。“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给钱”,小丽哭喊着,但杨佑权没松手,他们把小丽拖到后排座,由张振宗按着,杨佑权随后将车启动。行至六环路时,张振宗说:“人死了,没气了”。



抛尸黄河再勒索来京取钱落法网



离开机场后,杨佑权和张振宗商量抛尸,他们原想将尸体扔到井里,但半天都没找到。张振宗说,他当时害怕自己也被杨佑权灭口,就提议回山东老家,杨佑权同意了,随后开车沿着京沪高速路狂奔。其间,小丽的电话响起,来电者显示“老公”,张振宗挂了电话,回短信说“在开车”,之后关机。



张振宗说,之后他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11月3日凌晨5时许,他被叫醒后发现已在济南附近的黄河大桥上。“到黄河了,这里扔合适”,他听杨佑权说。趁没有车辆经过的间隙,他们将小丽的尸体扔进黄河,随后驾车离开。



上车后不久,张振宗的脚碰到了车座下一个东西,用手一摸是一捆钱,共5万元。张振宗悄悄将钱塞进了衣服口袋。直到被抓时,杨佑权都不知道车上还有5万元现金。到老家后,他们将小丽的10多张银行卡、结婚请柬等烧了,杨佑权向家人谎称奥迪车是自己买的。



在杨佑权和张振宗跑路的同时,小丽的家人正在疯狂地寻找她。据李强说,当晚妻子没回家,手机也不通,他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次日,他和朋友向警方报案,在派出所内,他收到了绑匪索要40万元赎金的短信。按照警方指示,他与绑匪周旋,让杨佑权来京拿钱。2009年11月5日,杨佑权在京被抓。张振宗则于3天后在老家被抓。经鉴定,两人所抢物品共计价值20余万元。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