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五胡十六国(9)(10)——大灾苏峻、“晋朝名臣”的平叛之路[血狼兵团]

yangfather 收藏 10 661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大灾苏峻


王敦先后两次发动叛乱,第一次面对的是在江东扎根多年的司马睿,当时的地方大员纷纷采取观望;第二次面对新登基的司马绍,在勤王军的帮助下,叛乱终被覆灭。

因为这,我们就可以下结论——天下远没有太平。

就像打牌一样,司马睿和一帮亲信已经做了二十多年的庄,好牌都已经被他们摸到手里了,或者说牌都已经发完了,这时你即使有再大的功劳,到头来能得到些什么?而司马绍就不一样了,新庄家上台就要开始新的牌局,所以他手上的好牌多的是,就等着有人去拿呢。这就是为什么老熟人司马睿不如一个新人面子大的原因。但在好处多多的同时问题也跟着来了,皇帝手里握着一副新牌,大家都翘首以盼又满怀憧憬的看着你打算给他发什么牌,一圈下来肯定有人会不满意,如果你压的住还行,如果压不住,那麻烦就大了。

司马睿死后还在继续和王敦做斗争,所以他的阴魂把王敦带走了,王敦心里也不服,在一年之后,他的阴魂同样也把司马绍带走了。公元324年8月25日,晋明帝司马绍逝世,皇太子司马衍即位,年五岁。至此就确定了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司马绍能不能压住心中不满的大臣还真不好说,但司马衍是肯定不行的,晋王朝的动乱还将继续。

由于新皇帝年幼,百官奏请由皇太后庾文君临朝,行使皇帝职权。庾文君命宰相王导录尚书事,中书令庾亮和尚书令卞壶(这家伙叫这破名,他爸爸肯定不喜欢他)辅政。庾亮虽然年轻,此时只有三十八岁,但仗着是皇太后的老兄,权利实际凌驾于王导之上。原先王导当权,行事宽大随和,很得大家的拥护,但等到庾亮主政,那些心中不满之人立刻爆发。

豫州刺史祖约,自认为名望与辈分不在郗鉴、卞壶之下,却受到排斥,未能进入辅政大臣之列,同时他希望自己开府仪同三司的请求也被拒绝,于是开始怨恨现状,盼望发生新的变故。司马绍的遗诏中褒奖和晋升的官员中又偏偏没有提到祖约和陶侃,于是他们就疑心是庾亮把他们二人的名字删除。(祖约和陶侃完全是自找的,讨伐王敦时根本没出力,事后也自然发不到什么好牌了)

历阳郡长苏峻在讨伐王敦时立有大功,朝廷把长江以北的防御重任寄托给他,苏峻就这样开始骄傲自满,广为招收亡命之徒,实力一天强似一天,逐渐的就不把朝廷放在眼里。

庾亮为苏峻、祖约的事大为烦恼,同时又畏惧陶侃深的人心,为了预防事变,他任命温峤为江州刺史,都督江州诸军事,镇守武昌(江州刺史镇守荆州的武昌?),王舒为会稽郡长,分别作为外援,同时修筑石头城,加强防备。矛盾双方剑拔弩张,从司马炎之后,一直困扰晋王朝的内斗眼看又将上演。

在做足了一番功课后,庾亮自认为首都的防卫已是固若金汤,于是首先向苏峻动手。在满朝大臣的一片反对声中,庾亮强行决定,调苏峻回京任职。苏峻得到消息,派人晋见庾亮,表示作为武将,在外面东征西讨,你庾亮说哪我就打哪,但要回朝廷担任一个文职,我是万万不能胜任的。庾亮并不理睬苏峻的辩解,命郭默为后将军、屯骑校尉,庾冰为吴国郡长,全体动员防备苏峻,然后加封苏峻为大司农、散骑常侍、“特进”,命苏峻老弟苏逸接管苏峻的部队,苏峻即日回京。苏峻再次上疏:“从前先帝亲自拉着我的手,命我讨伐北方贼寇,现在中原还没有收复,我怎么可以苟且偷安。请将我调到边远县郡,使我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庾亮仍然不理,苏峻在手下的诱劝下,拒绝征调。

江州刺史温峤得到消息,认为双方矛盾已无法调和,随即率军东下,保卫京师,三吴(吴郡、吴兴郡、会稽郡)也都准备发动勤王之师,庾亮一律回绝,并写信给温峤,让其防备西方的陶侃。徐州刺史郗鉴也要回军,同样也被庾亮以防备后赵为由拒绝了。

苏峻这边积极联系祖约,祖约大喜,同意共同出兵。公元327年12月,苏峻首先挑起战端,命将领韩晃、张健等渡过长江,袭击姑孰。东晋第三次战乱开始。

公元328年正月,韩晃大军进攻司马流据守的慈湖(姑孰北),司马流紧张过度,吃饭时连嘴都找不到,朝廷军见统帅如此熊包,立刻一哄而散,司马流被杀,苏峻于是获得了王敦当年囤积的大量粮秣。

正月28日,苏峻大军出动,横渡长江,在采石矶登陆,朝廷军此后屡战屡败。叛军一路推进至覆舟山,鉴于石头城有重兵把守,苏峻将大军绕到小丹阳,从建康东南发动攻势。司马衍(庾亮)下诏,命卞壶、种雅等人,率领郭默、赵胤军与苏峻决战,结果卞壶大败。2月7日两军再战,苏峻利用南风发动火攻,随后借着火势向政府军掩杀。卞壶背上生疮,伤口尚未愈合,但仍率左右奋战,最终气力不支被杀,两个儿子随后阵亡(王导、庾亮,在一个不干实事只知清谈的朝廷,卞壶算是少有的脚踏实地干事的人,但也这么没了)。

干掉了卞壶,苏峻大军直指皇宫,随后丹阳尹羊曼等人也都战死,庾亮只好亲自率军在宫门口修筑工事,但面对潮水般涌来的叛军,最后的一支政府军未作任何抵抗,一哄而散,庾亮无奈,投奔温峤而去。

庾亮信心满满构建的阻击防线没两天就被苏峻打得唏哩哗啦散了架,大势已去,王导吩咐褚翜(sha,音同厦)将皇帝亲自抱到大殿之上,王导等人围绕左右。不久叛军杀到金銮殿,喝令褚翜下去,褚翜肃立不动,喝斥道:“苏将军亲自朝见皇上,士兵怎么能够逼迫。”苏峻不敢鲁莽,转而闯入后宫。……(后宫的灾难),皇太后庾文君的左右侍女也被全部抢劫,不久庾文君羞愧而死,年三十二岁(历史是胜利者写的,以苏峻对庾家的仇恨,不可能只抢劫皇太后侍女而已,庾文君不久就去世了,估计这当中还发生了其他的事情)。

当年王敦进入建康,曾下令全城抢劫,这次苏峻进城,所作所为更过分。他将文武官员像奴隶一样,叫他们挑着东西用鞭子驱赶着爬上钟山,然后不分男女老幼,也不管是官是民,全部拔下衣服,赤条条相对。这帮人只好用乱草遮住身体,没拔到草的,就坐在地上用泥土把下体埋住,哭号之声震动京城。(这里面明确记载有王彬一号,所以估计王导也在里面)

变态的举动干完了,苏峻也开始冷静下来了。由于和朝廷结怨,据记载,当时穿官服的多被屠杀,而平民老百姓却没怎么受到伤害。




“晋朝名臣”的平叛之路

庾亮没了大权后,表现的就不像之前那样独断,总体来说还算中规中矩,他和温峤俩人互相推举对方做义军盟主,温峤的堂弟温充则建议请陶侃来做盟主,温峤于是派人前往荆州江陵,邀请陶侃共赴国难。

陶侃此时还在为自己没有进入顾命大臣的行列而耿耿于怀,于是竟以“我是荆州刺史,不能越界管事”为名给推了,温峤屡次劝解,陶侃就是吃了秤砣了。温峤无奈,只好再派人告诉陶侃,让他不妨先留守,自己率大军东征。温峤部下毛宝此时恰好办事回来,听说此事赶紧劝阻道:“开创大业应该让天下人全都参与,军队能够取得胜利,主要在于将领们相互团结。即使陶侃有意见,我们现在也要装着看不出来才行。”温峤立刻醒悟,赶紧把使节追回,按着陶侃的脾气重新写了封书信送出。这回陶侃果然许诺,派部将龚登率军向温峤报到。

温峤接到陶侃出兵的消息,激动地泪流满面,可没几天,陶侃就改变主意了。温峤于是再苦口婆心的写信劝陶侃说:“大军出动,只能前进不能后退;部队人数,只能增加不能减少。现在已经传令远近州郡,通报由您来作盟主,按计划,各路勤王部队已在会合的路上,可您却召回部队,实在令人疑惑。”然后就是一大段恭维奉承的话,什么因为有你才有了我,因为你的光辉,才照耀我走出了黑暗等等,总之非常肉麻。温峤的使者也对陶侃说:“苏峻就是头豺狼,一旦权利稳固,天下就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了。”还是关键时刻的个人利益让陶侃动心了,于是换上军服,登舰东下。

郗鉴看到温峤发出的檄文,也是痛哭流涕,率军南下,同时派人先行晋见温峤,向其建议在三吴地带建立堡垒,坚壁清野(建康的粮食供应完全倚靠三吴地区),温峤同意,于是,义军此次讨逆,就开辟了东西两路战场。

5月,陶侃抵达寻阳,庾亮亲自晋见陶侃,向其行叩拜大礼,陶侃大吃一惊,急忙阻止,庾亮检讨自己的过失,陶侃心中对庾亮的怨恨顿时消失,之前笼罩在义军头顶的疑云也烟消云散。此后,会合后的四万义军顺长江东下,战鼓之声震动远近。苏峻在得到义军东下的消息后,也从姑孰回军,据守石头城,并分出部分兵力抵抗陶侃。

与此同时,王导秘密下令三吴官民,号召他们起兵勤王,会稽郡长王舒第一个起兵响应(就是王敦叛乱时把王含和王应淹死的那位,态度变的可真快呀),此后各郡纷纷起兵。苏峻听说东边也有义军,就派部将管商等人抵御。这路战场互有胜负,双方均无法推进,陶侃于是命郗鉴、郭默再返回东方,用以分散苏峻兵力。

西路义军抵达石头,一串会战下来,石头城仍无法攻克。僵持之下,陶侃特批准了李根的建议,在石头城东北连夜修建白石垒,至此,石头城前后受敌。

可是,随着白石垒的建成,义军也没能取得多大的进展,倒是苏峻开始不断的出兵骚扰,只是效果也不大而已。恰在此时,祖约的部将秘密勾结后赵,答应在后赵进攻寿春时里应外合。石勒派石聪、石堪南下,7月,寿春沦陷,祖约仓皇而逃。得到祖约战败的消息,苏峻的心腹将领路永等人恐怕大势所趋,难以自保,于是劝苏峻诛杀王导等政府高级官员,苏峻没有采纳,路永等人于是反水,带着王导投奔白石垒而来。

祖约溃败,人心不稳,叛逃时有发生,苏峻的形式逐渐严峻。不过此时义军那边也没好哪去,武林盟主公开闹情绪,哭着喊着要单飞,开头大哥则在一旁急的冒汗。

可能事先谁也没料到,苏峻打仗真的是很有一套,义军有名帅陶侃坐镇,又开辟了东西两路战场,还在叛军老巢外修筑了白石垒,总之能用的招都用了,结束还是屡战屡败,并且荆州、徐州等地又与前赵、后赵接壤,受到的牵制就多,义军所能动员的人力、物力本来就有限,最要命的是盟主还时不时的闹脾气,这样拖得时间长了,内部肯定出问题。这会儿正赶上温峤的粮食不够用了,派人向陶侃借粮,陶侃一听就火了,亲自前去质问温峤:“你当初不是说不愁没有良将,不愁没有粮草么,现在屡战屡败,你说的良将在哪,粮草又在哪。老夫不干了,走了。”温峤一看盟主又闹情绪了,赶紧赔笑说好话,马屁又是一阵拍,先是阐述内部和睦的重要性,然后告诉陶侃昆阳、官渡等一系列以少胜多战役的典故,最后是说皇帝正在被囚困(此时司马衍正和大臣们一道,囚禁在石头城一个粮仓里),做臣子的应该尽忠报国等等,只是可惜这回陶侃不感冒了。温峤看着陶侃那副不死不活的样也急了:“您如果不顾大家期望而执意回军,大家一定会感到沮丧,到时候您就怕会成千夫所指的对象了”。陶侃看着温峤吐沫星子横飞的又说了一大段废话,一把把他耳朵薅到自己嘴边:“爱谁谁,老夫管不着。”然后留下温峤独自在那转腰子,自己走了。

这事最后还是那个毛宝出面了,他首先安慰温峤“没事,问题不大”,然后一个人一溜烟的跑去找陶侃,“阁下坐镇芜湖,既然已经东下,形势上也就不允许你回去了。从前杜弢那么强悍都被你给扫灭了,为什么独独认为苏峻不能击破?不如这样,你拨付我一部分军队,我上岸切断叛军的粮草供应,如果我办不到,到时候你再撤,那时人们对你也不会说三道四的了,怎么样?”陶侃同意,后来又在他人的劝说下,送给温峤五万石稻米。

陶侃就这样又被毛宝死说活说的给留下来了,其实呢,俩人是各有各的打算。陶侃如果撤了,不用说,义军肯定也就散了,除了陶侃,大家就都回家等着挨苏峻一刀吧,所以毛宝的想法就是拖,拖你一天是一天,反正理由有的是,真到拖不住那天,也要想办法让你留点人、留点粮,扒你层皮下来。而陶侃的想法更简单——小样,这可是你说的,不成功我就走。

甭管真的假的,战斗又要继续进行了,如果从目前的形式看,陶侃回家已经是早晚的事了,苏峻最后胜利,将温峤、郗鉴、庾亮等人逮捕斩首,然后挟持司马衍与身在荆州的陶侃对峙。这场战斗短时间之内要想结束,可能性真的不大,而联军的矛盾已经暴露,所以以上那种结局我认为是最合理的。可是,最合理的不一定是最终的,因为事情发展到结尾是要有时间的,这当中就存在着变数,你别说,变数还真来了,并且很奇特。

首都建康的粮食供应倚靠三吴地区,而郗鉴、郭默奉命又返回东方以牵制叛军,于是苏峻部将张健、韩晃等人向郭默镇守的大业大营发动猛攻。当年在北方,洛阳、长安相继沦陷,但郭默居然和李矩在豫州这个地方坚挺了好几年,可见郭默打仗还是有一套的。这次大业被围,郭默带人守得也是很辛苦,直到最后营中缺水,士兵们只能用粪便绞出来的水解渴。仗打到这份上,郭默也明白继续坚守基本无望,于是趁夜秘密逃跑,只留下士兵继续固守。

郗鉴此时驻守京口,得到郭默脱逃的消息后,军心动摇。大家纷纷建议退守广陵,伺机再来,但郗鉴认为自己受先帝托孤,当已死报答,于是决定不能撤,留下来死守。而此时陶侃也得到消息,准备分兵营救大业大营,但长史殷羡却说:“我们的军队少,又不熟悉陆战,如果救大业不成,士气立刻瓦解。现在不如猛攻石头,大业的包围自然就会解除。”陶侃同意了这条围魏救赵之计。

公元328年9月25日,陶侃亲率舰队,庾亮、温峤、赵胤同时率一万步兵出白石垒南下,两路成钳子状向石头城杀来,结果呢,大败而回(说的挺热闹,汗呀)。

恰恰在义军被杀得大败,往回撤的时候,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苏峻正在石头城上慰劳将士,喝的半醉的时候,遥望赵胤军狼狈逃窜,苏峻借着酒壮胆,豪气满怀的说:“匡孝能击破盗贼,难道我不行?”于是就带着几个骑兵就上去了。苏峻也不想想,几个骑兵能管多大用,而且还把自己置于危险之地。陶侃军远远就看见来了几个衣着不一样的,而且人数不多,都隐约感到自己这回要发财,就暗中下了绊马索,果然将苏峻绊倒于马下,大家一拥而上,立刻就将苏峻剁成碎块。事后验明死者居然就是苏峻,于是三军欢腾,大呼万岁。

这下留在石头城头的人都开始鼻涕冒泡了,心想这也太假了吧,于是赶紧拥戴苏峻的老弟苏逸当盟主,关闭城门,从此严防死守。

温峤此时建立行台,左手拿着苏峻的人头,右手传令四方,于是朝廷原来的官吏纷纷前来投奔,络绎不绝(呵呵,这帮小人,现在苏峻死了,情况明朗了,队伍好站了,于是就都出现了),而韩晃等人也解除大业大营的包围,率军返回石头。

义军此后开始了大范围出击,赵胤的部将攻击祖约,祖约逃跑,投奔后赵,其余部众开城投降。右卫将军刘超、侍中钟雅等人正和司马衍一起被囚禁,但他们始终不离小皇帝左右,还时常给他讲孔孟之说,此时听说苏峻已死,就密谋投奔西方义军,结果事情败露,全被处决,同时苏逸为了泄愤,还一把火将皇宫烧为平地。不久,义军攻进石头城,生擒苏逸斩首,韩晃则投奔据守曲阿的张健。

公元329年2月,王允之大破张健军,郗鉴配合王允之行动,在平陵山将张健、韩晃擒获。至此,苏峻叛乱平息。


皇宫已被焚毁,司马衍只能暂时移居行宫。此后论功行赏,此次已陶侃功劳最大,晋升为侍中、太尉,封长沙郡公,陶侃原主持荆湘雍梁四州军事,现在再加交州、广州、宁州。其他人等,依功劳大小都有封赏。

陶侃精力充沛,办事公道,并且深谋远虑,深受辖区人民拥戴,也是晋朝的名臣,留下了不少轶事。但王敦先后两次叛乱而不见陶侃出兵勤王,苏峻叛乱,陶侃竟因为私恨而不愿出兵,即使出兵之后,还多次要求撤军。将心比心吧,有些人做了一辈子坏事,就因为一件好事而让我们记住了,有些人做了一辈子好事,也可以因为一件坏事而让我们记住,就好比现在敌人打进北京城,各军区司令按兵不动,说我是哪哪军区的,如果去了就是越界,要是这样你怎么想呢?

所以陶侃这人呀,我看名不副实。


(下一回——江东祸首)

本文内容于 2011/1/23 22:05:32 被yangfather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