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素贞被关雷峰塔的准确年代考证

haprince 收藏 3 2853
导读: 最早在明代话本《西湖三塔记》中有这样一段描述:宋孝宗淳熙年间,临安府涌金门有一人,是岳相公麾下统制官,姓奚,人皆呼为奚统制。 有一子奚宣赞,其父统制弃世之后,嫡亲有四口:只有宣赞母亲,及宣赞之妻,又有一个叔叔,出家在龙虎山学道。这奚宣赞年方二十余岁,一生不好酒色,奚宣赞在西湖边救了一个迷路的女子白卯奴,後来送她还家,被卯奴之母白衣娘子留住半月有馀。奚宣赞想回家,白衣娘子就要杀他取其心肝。幸得卯奴救他脱险。 最後宣赞的叔父奚真人作法命神将捉住三个怪物,白衣娘子是白蛇,卯奴是乌鸡,老

最早在明代话本《西湖三塔记》中有这样一段描述:宋孝宗淳熙年间,临安府涌金门有一人,是岳相公麾下统制官,姓奚,人皆呼为奚统制。

有一子奚宣赞,其父统制弃世之后,嫡亲有四口:只有宣赞母亲,及宣赞之妻,又有一个叔叔,出家在龙虎山学道。这奚宣赞年方二十余岁,一生不好酒色,奚宣赞在西湖边救了一个迷路的女子白卯奴,後来送她还家,被卯奴之母白衣娘子留住半月有馀。奚宣赞想回家,白衣娘子就要杀他取其心肝。幸得卯奴救他脱险。

最後宣赞的叔父奚真人作法命神将捉住三个怪物,白衣娘子是白蛇,卯奴是乌鸡,老婆婆是獭。真人把三个怪物压在湖中,造了三个塔镇住。

这个话本中提到具体人物就是奚宣赞和白卯奴,也就是后来被演化成的许仙和白娘子。这里面还有一个细节,就是奚宣赞的父亲是岳飞手下的统制官,故事发生在宋孝宗淳熙年间。那么我就有个疑问了,岳飞被杀是绍兴十一年,到淳熙年间跨度大约是40年。古代男子多早婚,能混到统制(相当于军区司令官)这个级别,其年龄肯定也不能太小,儿子奚宣赞应该出生了。那么到淳熙年间再跨40年的话,淳熙年间可就40来岁了,按民间的传说,许仙在认识白娘子的时候还是比较年轻的。

我们再来看看记载于冯梦龙的《警世通言》第二十八卷《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传说南宋绍兴年间,杭州有药店之主管许宣(或名许仙)在西湖与美丽女子白娘子及其侍女青青(也称小青、青鱼、青蛇)邂逅相遇,同舟避雨,遂结为夫妻。婚后,白娘子屡现怪异,许不能堪。镇江金山寺高僧法海赠许一钵盂,令罩其妻。白、青被子罩后,显露原形,乃千年成道白蛇、青鱼。法海遂携钵盂,置雷寺峰前,令人于其上砌成七级宝塔,名曰雷峰,永镇白、青于塔中。

这个记录中又多出来两个人物:小青和法海,而且故事的年代又改到了南宋绍兴年间。其实在很多相关野史中,都有说宋高宗在晚年比较喜欢听“白衣娘子”这个故事。《西湖三塔记》成于明代,可能就是根据这个说法,记录的故事发生的年代,因为宋高宗是在淳熙13年去世的。不过我倒认为,宋高宗也不是在临死时才听到这个传说吧,至少事件发生的时代要比他去世的年代早个几年。再者说了,从事件发生慢慢演变成传诵的故事,再传到皇帝(太上皇)的耳朵里,至少也要好几年,那么这两个好几年相加起来,必定要到前推至孝宗乾道年间了。乾道年号总共10年,再往前就是高宗绍兴年间,所以说《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中的说法也是能够成立的,但是说事件发生在淳熙年间的话可能就有点晚了。

但现在要想知道许宣和白素贞的具体出生年代,恐怕还要找更多的根据才行。许宣的唯一线索是在岳飞这个人物上。白素贞据说是镇江守备之女,但其名字也没有详细的记载。最近倒是看到《我的前妻白素贞》这本书,记载了大量的南宋历史人物和事迹,仿佛又让我们找到了推论故事发生年代的希望。

书里描写的白素贞父亲名叫白瑞,是张仪部下的一名将军。后来被皇帝升为殿阁御使,统领皇城所有禁军(也就是白总兵)。张仪也就是白瑞的结拜大哥,娶秀云公主为妻。二哥许凤竹娶其妹妹白春红为妻,于绍兴十二年生下儿子许宣。而白素贞是到绍兴十三年才出生的。

在这个时候,秦桧是当权派,他坐上宰相之后,首先要做的工作就是排除异己、巩固相位,赵鼎、李光、胡铨等人就是他最大的敌人。在秦桧之前,赵鼎是宰相,赵鼎之前是张浚,再之前还有更多,到李纲那一任,总共换了九个宰相。

赵鼎罢相后,任绍兴知府,秦桧不久让他改知泉州,秦桧为防止他东山再起,将其一贬再贬,流放至潮州五年。最后又将其发配到吉阳(今海南省崖县),赵鼎是病死在吉阳的。

李光之前是个参知政事,秦桧上台后将其罢政,出知绍兴府。万俟禼诬陷他鼓动市民游行,被押送藤州,然后又以所谓“动摇国论”被安置琼州(今海南海口),一家都受到株连。

胡铨曾在绍兴八年请求处死秦桧,被编管昭州(今广西乐平),后又编管新州(今广东新兴),到绍兴十八年,同样被贬吉阳军。

秦桧在政治斗争方面,也是颇为工于心计。一是控制台谏,操纵言路。把台谏官都替换成自己的喉舌与鹰犬,那么他想让谁下台就弹劾谁,自己就不怕被人弹劾了,因为这些弹章都出自他的手笔或授意。其二是弹去执政,补以言官。参知政事是离宰相最近的职位了,他换成自己挑选的言官,就没有人可以觊觎他的相位。

秦桧还用相当高明的手段控制高宗和后宫皇权,这些历史跟《明朝那些事儿》很类似,要讲完是相当不容易。而在朝中却有一个人,秦桧一直没能动摇他的地位,那就是驸马张仪。张仪虽然比较年轻,但也是前朝重臣,跟以前的李纲,还有胡铨、李光也都交往甚密。

同是原宰相的张浚,秦桧也是费尽心思排挤和陷害,但最终也并没有把他怎么样。其中一个原因是张浚犯过两次大错,让高宗说:“宁可负国,不用此人”,这样张浚对秦桧的威胁就明显小多了。但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张浚比较识时务地靠上了张仪。

秦桧在绍兴二十五年,捏造了一起“谋大逆”的大案。他指使台谏诬称故相赵鼎之子赵汾必有“奸谋密计”,将其逮捕入狱,严刑逼供,勒令他承认与胡寅、李光等“谋大逆”,且张仪为“谋主”,涉案五十三人,都是秦桧视为眼中钉的“一时贤士”。

其实驸马张仪并没有像明朝的“东林党”那样拦帮结派,只是很多正直之士要来依靠于他,但他也知道自己不是秦桧的对手,他对秦桧的党羽们送来的“礼金”也照收不误。特别是在杀岳飞的问题上,他那次和韩世忠鲁莽行事,冲撞了高宗,他就反过来帮助万俟禼,让他做了参知政事。但他的所为也并不表示和秦桧一伙,他的行事却是让人很捉摸不透,就连李光就说他与徽宗时期相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最了解张仪的当然是他的三弟,白素贞的父亲白瑞了。但白瑞也只是一介武将,在张仪出事之后,他也没能力救他脱险。其实唯一能救张仪的只有高宗一人,但高宗也不是等闲之辈,他明知道秦桧的独断专权,但又不能以自己的身份来支持驸马这一派,况且他对张仪也曾有杀心的。

所有参与谋害岳飞的人都被秦桧整治下了,基本上没有人敢翻这个案。而张仪却是最清楚其中玄机的人,杀岳飞之事高宗是主谋。况且张仪又在岳飞被杀之后就说出让高宗彻查此案,高宗为此事非常忌恨于他。那么结果呢,张仪入狱不久就被处死。但在其它人还没有来得及定罪的时候,秦桧就病重了,此案也就暂时搁置。

秦桧知道自己来日不多,就加紧策划让儿子秦熺继承相位。但是高宗亲自探望了秦桧的病情之后,就宣布秦桧进封建康郡王,秦熺升为少师(什么进封,什么升官,是让他们下岗了,秦熺当时已知枢密院事),秦桧之孙秦埙与秦堪一并免官。得知一门被罢,秦桧当夜一命呜呼。

秦桧一死,高宗的隐忍终于出头了,他当时就对杨存中说:我今日才不必在这膝裤里藏上匕首(说的是高宗每次面见秦桧都要揣着匕首)。皇帝对宰相惧怕到这种程度,足以说明当时的政治形势了。在之后的半年多里,高宗没有任命过新宰相,就是要结束这种相权凌忽君权的格局。他先后让沈该、汤思退和万俟禼参知政事。次年五月,高宗先让沈该与万俟禼并相,绍兴二十七年七月,汤思退取代了万俟禼的相位。

到了绍兴二十九年(1159年),宋使禀报金朝在汴京大兴土木,准备迁都南侵,建议早为之计。高宗虽然震惊,却宁信其无,说:“恐怕只是营造行宫吧!”完颜亮利用宋高宗的苟安心理,一边积极备战,一边对宋使大放烟雾弹,说是因为喜欢中原风土,故而准备巡幸汴京,让宋朝不起疑防之心。

这年,台谏官抖落出宰相沈该谄谀秦桧的旧账,沈该罢相,陈康伯升为右相,汤思退进任左相。陈康伯是主战派,他举荐张浚领导抗金,但高宗表示坚决反对。康伯对他说:“今日之事,有进无退”,高宗这才决定要战。

战幕刚一拉开,就显现出宋军的战备弱势。自绍兴和议以后,南宋军队的素质急遽退化,将骄兵惰,将官和士兵都做起商贾生意了。按以往战争的惯例,战场都在淮南、荆襄和川陕三个地区展开,但完颜亮把四分之三的兵力集中在东路的淮南战场。这个战场主要是刘锜镇守于扬州一带(川陕是吴璘,荆襄是成闵),他先是扼住清河口,意在阻击金军的南下,但建康府、池州、真州等地的御前大军都不归其统一指挥。负责淮西战场的建康都统制王权一听完颜亮大军渡淮,就望风披靡,放弃庐州,渡过长江开始撤退。

刘锜在淮东也是孤军难守,形势十分危急,高宗这才派临安兵营的白瑞前去助战。白瑞的主要目的是防守镇江,镇江是长江的咽喉,镇江失守,临安休矣。白瑞带去的这支部队在宋军是可以说是最优良的,他一直在临安七宝山的兵营,辛苦操练十五年。所以他到达镇江之后,与刘锜合师,大败完颜亮的金军。

直到这时,完颜亮仍不审时度势,限令诸将三日渡江,否则处死。军士开始结队逃亡,完颜亮下令:军士逃亡,杀其蒲里衍;蒲里衍逃亡,杀其谋克;谋克逃亡,杀其猛安。金军将士越发感到危惧。十一月二十六日,完颜亮勒令次日渡江,有敢后退者斩。次日清晨,金浙西都统制耶律元宜联合若干将领闯入御帐,射死了完颜亮,然后退兵三十里,遣使向镇江府宋军议和。金军将士临阵逃亡和兵变,说明这次侵宋战争是不得人心,而完颜亮苛酷惨急的军令更是加速了将士的离心力,导致了自身的覆亡。

这次战争胜利之后,白瑞由于作战有功,而被任为镇江守备,在这里却又发生了另一段神奇的故事。也就是他的宿敌张横也从扬州跑到了金山寺,并且混上住持的位子,又自称法海。当然了,白瑞并没有与这种小混混斤斤计较,没想到小女素贞却与法海结下恩怨。由于这个假法海(真法海是唐代一名得道高僧)经常做一些坑害百姓、谋取不义之财的勾当,白素贞又是官家大小姐,天不怕地不怕的,屡屡揭穿他的骗局,法海对她是恨之入骨。不过由于白瑞的关系,他也没能把白素贞怎么样。

不过此后不久,在孝宗继位之后,白瑞加入隆兴北伐的队伍,却不幸战死沙场,宋军的北伐也全面战败。白瑞死后,镇江一带连降暴雨,狂风肆虐,江水暴涨,最终导致长江决堤,整个镇江城及至金山寺都被淹没在一片汪洋之中。(这就是传说中水漫金山的故事)

白素贞与姑母小青被大水冲散,已经是身无分文,生活极其艰难。所幸表哥许宣来接她到老家居住,她的生活才有了依靠。许宣也就是白瑞的结拜二哥许凤竹的儿子,比素贞大一岁。他之前是娶过一位妻子,不过成亲第二天就上吊自杀了。

话说这个许宣好像精神有问题,很多人都说他有“疯病”,其实用现代的术语应该叫心理疾病。他后来开了一家药店,且又娶了白素贞做老婆(是不是古代第二任妻子必须叫妾,我也说不准,就叫老婆吧)。这个脑殘的许宣还让老婆试一种药,结果让白素贞流产了。以后素贞数次怀孕,也都小产。不过这许宣也不是真傻,他还是把老婆的病给治好了,这才又让素贞怀了孕。

这一晃就是多年过去了,许宣的生意也就红火起来。男人一旦有了事业,就肯定想把它做大,许宣这呆瓜也不例外。他不想在家乡这小地方一直呆下去,决心要到杭州,也就是当时的都城临安,去大展宏图。

许宣也就是在乾道三年(公元1167年)来到杭州行医。而金山寺那个“法海”现在也在净慈寺,并做了寺里的都监,但他还是擅长做骗钱的勾当。其时正赶上杭州发生的一次瘟疫,法海就说这是有妖魔作怪,必须要去寺里上香,并买他们的灵符才能避过灾祸。许宣他们来了之后,研制出一剂药方,控制了这场瘟疫,也就打破了“法海”的发财梦。

法海恼羞成怒,决定要整治这个大夫,又发现其妻素贞正是宿敌。就用擅长的障眼法把白素贞“变”成一条白蛇,并声称她是蛇妖所化,又把白素贞关进雷峰塔。

许宣此时刚到杭州,已经是无依无靠,孤身一人,想救白素贞出塔真是难之又难。不过杭州却有一个“和尚”愿意帮他,这个和尚就是著名的济公法师。当时他还不是法师,因为乾道三年的时候,济公才十九岁,他刚在灵隐寺出家一年。不过他举止似痴若狂,却好打不平,息人之宁,救人之命。

济公愿意帮助许宣的原因有三:一是他好打不平,他听说净慈寺“收服蛇妖”的事情之后,料想其中必有蹊跷,就要来探个究竟。(历史记载的济公是一位学问渊博、行善积德的得道高僧,被列为禅宗第五十祖,杨岐派第六祖,撰有《镌峰语录》10卷和诸多诗作,主要收录在《净慈寺志》、《台山梵响》中。)

其二济公颇懂医术,在民间为百姓治愈了不少疑难杂症。许宣也是位大夫,且他治好杭州瘟疫也是有目共睹的事实,济公对许宣也有一丝的好感和同情。

原因之三就是假法海在镇江的劣迹,身为佛道中人都为之不齿,济公对净慈寺的德辉长老一向敬重有加,自然不愿意看到有人玷污佛门净地。

其实这个法海来到净慈寺,僧众并没有人接受他自称的“法海”这个称号,还是按他的度碟上的法号“静真”来叫的。所以净慈寺志中根本没有法海这个名字,金山寺志记载的法海也是唐朝人。

至于许宣和济公后来有没有救出白素贞,品行卑劣的法海和举止颠狂的道济,后来又发生怎样的事情,我想已经不是本文讨论的重点了。(济公后来一直都住在净慈寺,在这里也发生了很多神奇的事迹,在电视剧中就能看到很多的。)

现在我们可以来个总结了,许宣生于绍兴十二年五月十四(公元1142年6月9日),白素贞生于绍兴十三年七月初七(公元1143年8月19日),济公出生于绍兴十八年三月初十(公元1148年3月31日)。白素贞被关雷峰塔是宋孝宗乾道三年九月初一(公元1167年10月15日)。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