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4.html


她默不做声地把她的头巾抹下来,又从贴身的兜里掏出一个手巾包,打开来,里面有一个翡翠镯子。


当铺的老伙计把手镯拿到手里稍一端详,眼睛从花镜后面抬起来,看着她:“假的。”


凤儿愣住了。


“工料都好,一眼看上去,真唬人。”老伙计说。


“您看走眼了吧?”凤儿问道。她觉得下腹胀硬了,疼痛来得可真不是时候。


老伙计看看她变得焦黄的脸和灰白的嘴。


“花不少钱买的吧?”他问道,同时同情地笑了一下。“谁卖给你的?”


“不是买的……”凤儿脱口而出地答道。她若不疼晕了,不会说出这种缺脑筋的话:不是买的,那是偷的喽?……


她看见老伙计一双眼珠在又红又潮的眼圈里比钻石还亮。


“不是买的,是人给的。”疼痛由紧而松,慢慢又放开了她。


“谁给你的?”老伙计又问。


没了疼痛,凤儿过人的伶俐就又回来了。她把那镯子拿过来,在光里细细看了看,同时问道:“您像这样看走眼,是头一次吧?”


“走不了眼,他嫂子。”


“您在这柜台后头站了多少年?”


“有四十年了。”


“那真不该走眼。”


“可不是,”老伙计笑了。“亏得我当班,换个人,还真没准会走眼,把它当真的收进来哩。谁给你的?”


“谁给的?是个不会给假货的人给的。”


凤儿把手镯又包回手巾里。柜台上有面木框雕花镜子,凤儿的侧影在镜子里。老伙计盯着镜中的女子。她刚一出门,老伙计一手撩着长衫的襟子就上到楼上。楼上有个十七八岁的徒工,正在给几件银器抛光。


“……快去,找辆骡车!”老伙计说:“赶紧给赵旅长报个信!刚才那个女人十有*是赵家的五奶奶!好像要生娃子了!”说着他从椅子上拿起徒工的夹袄,扔给他。“赵旅长是咱的老主顾”。


老伙计跌跌撞撞从楼梯上下来,跑出铺子,看见凤儿已经走到街的拐弯处了。他扯嗓子便喊:“他嫂子!”


凤儿站在街边上,转过头。疼痛有一百斤重,她觉着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坠胀到膝盖了。要不是肚子又痛起来,老伙计是追不上她的。


“等等!”老伙计一边叫一边撵上来。


凤儿疼出一身大汗。她的身体在又热又粘的衣服里动也不敢动,脸上还摆出一个笑容:“等啥呀?”


“我刚才还没跟你说完哩!”老伙计说。


“瞧你急的!我正要跟人打听下一家当铺呢!”她逗他,明白自己的笑容也疼丑了。


“他嫂子,您听我给你说。翡翠这东西,成色太多。他嫂子这件呢,虽说够不上稀世珍品的格,可它也挨得上翡翠的边儿,高低值几个钱……”


“哟,这么一会儿,又成真的了?”


“您回来,咱们好好议议……”


凤儿感觉一丝热乎乎的汁水从两腿间流下来。是血不是?她可别把孩子生在当铺里……


“那您赶紧给个价,我还赶路呢!”她转眼已是个厉害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