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贼女儿的传奇人生:铁梨花 第二章 铁梨花 第二章 9

严歌苓铁梨花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4.html[/size][/URL] 几个伤兵蹊跷得不行,问她道:“大娘从河南来?” “嗯。”她说。 油灯在她脸上一晃。她一双眼大得可怕,亮得吓人。那是冷冷的眼睛,半点客气也没有,不想请你和它们对视。 “听出来了?”她反问。 “俺们连里有河南兵。”一个伤兵学她的河南口音回答。 她想问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4.html


几个伤兵蹊跷得不行,问她道:“大娘从河南来?”


“嗯。”她说。


油灯在她脸上一晃。她一双眼大得可怕,亮得吓人。那是冷冷的眼睛,半点客气也没有,不想请你和它们对视。


“听出来了?”她反问。


“俺们连里有河南兵。”一个伤兵学她的河南口音回答。


她想问问他们可是赵元庚的部下,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大娘您一人跑这么老远?”另一个伤兵说。


“谁说我一人?我来看我儿子。”


“您儿子来这儿学生意?”伤兵盘问得紧了,眼睛盯着更紧:那白嫩的手和明澈的大眼怎么都和一个上岁数的大娘挨不上。


“学啥生意?他也是当兵的。”她一句话脱口而出,心悬了起来,不知自己是不是引火烧身了。


“他叫什么名字?”一个伤兵打听。


“是哪个部队的?”另一个伤兵插嘴。


凤儿站起身。怕再耽下去自己要露馅。“俺一个农村婆,会记得啥部队。带信让俺来,俺就来了。”


她走到老板的大锅前伸出一只巴掌。老板把那个铜子往她平整光洁的手掌心里一搁,眼睛往她眉头上的黑头巾里搜索。


假如她多吃一碗馄饨就糟了。只需一碗馄饨的工夫,人们就会发现她不是大娘而是小娘儿——是有双闻名的深蓝眼睛、赵旅长悬赏捉拿了五个月的小娘儿。


镇上的一个客栈出现了一个穿厚棉袍子,戴黑头巾的外乡女人。棉袍子又厚又肥,把她给穿蠢了。她住下的第二天,就从客栈老板那里接下了洗浆被褥,代客补衣的活儿,步子蠢蠢的在客栈里忙着。客栈供她住宿,不给工钱。这天中午,客栈的老门房坐在大门口抽水烟,晒太阳,抽着晒着就睡着了。三个小叫花子跑到客栈门口,正想从老门房伸出去挡住门的腿上迈过去,老门房那根拐杖已经夯上来。双方尽管老的老小的小,却都手脚快当,谁也没占上便宜。


“客人昨天丢的手表是你们偷的吧?!”老门房先发制人的诡诈。


小叫花子们跑成东、南、西三个方向,一边朝客栈里面叫喊:“柳大妈!柳大妈!……”


老门房装着要追击,在原地重重地跺脚,一边喊:“老总!偷你手表的贼要跑了!快开枪啊!……”


小叫花子这回不知真假,飞一样跑远了。


凤儿从大门口出来时,一个小叫花子踩在一团牛粪上,摔倒了。她在棉袍前襟上擦着水淋淋的手,跑过马路,老门房看着她的背影,心想眼一眨她怎么轻巧得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子?


凤儿跑到小叫花子跟前,把他从地上扯起来,就往一条一人宽的巷子走。她顾不上老门房盯在她背上的眼睛了。


“他们说,他早跑了!”七岁的小叫花子一身褴褛半身牛粪,一面说一面张着一只脏巴掌,等着赏钱。


“噢,就打听来这一句话?!”凤儿厉害起来十分厉害;她一伸手揪住小叫花子冻疮累累的耳朵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