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溺水获救后被冻死 目击者称救护车行动缓慢

女子溺水获救后被冻死 目击者称救护车行动缓慢


在谭大姐溺水现场,魏昭军向记者描述当时救人的情景。 记者 冉文 摄


这几天,永川城区不少果贩都在为卖荸荠的谭大姐叫屈,说她溺水获救没死,急救车一直不来,她最终冻死了。


昨日,来自位于永川区的市第二人民医院(下称市二院)的消息说,医院距现场2公里多,救护车出院至返院共花了34分钟。


救援者雪天救人后的伤心


谭大姐死亡那天是12日上午,飘雪,气温仅2℃。


当天上午9时许,她到永川城内川东农贸市场批发了一担荸荠,挑到市场外一条河边洗泥。


距河边约100米有间水果门面,老板叫魏昭军。他说,听到谭大姐溺水,他立即去救。仅三四分钟,谭获救,口吐白沫,冻得发抖。


昨日,魏昭军掏出一张纸片,说是他救人后连续3晚失眠写的日记。言语间,他不停强调“很伤心”。


日记字数不多,全文如下:我对120的不满:腊月初九,我听说河边有人落水了,飞快跑去河边,脱掉外衣把落水者从河中间救上了岸。在我下水之前,有很多人就打了120。在我把落水者救到岸边时,落水者还在吐白沫。可120还没有到来,如果120到来,落水者不会去世。我感到特别的伤心。


他对记者说:“那天好冷!把她救起来的时候,我差点冷得晕过去。她还是活的。可是,一两百人等哟盼呀,120救护车就是没开到现场。最后,一个大活人硬生生冻死了。”


目击者称,半小时盼来救护车


市场内不少经营户都是目击者。说起谭大姐获救后发生的事,大家都很气愤。


目击者谢萍说,谭大姐获救后,因衣裤透湿,很难迅速脱掉,她立即找来一床棉絮,把谭全身裹住。当时,谭大姐未死。


魏昭军的哥哥是拨120的人之一。他说,他向接线员讲明了事发具体位置,请救护车尽快来救人。对方告诉他,医护人员很快就到。


“警察等冒火了,给120打电话,说"还不来,要承担责任"。”目击者赵先生讲述当时状况很激动。这种说法得其他目击者证实。


魏昭军的哥哥说,他记得他拨120的时间是9时48分,弟弟将人救起来的时间是9时51分。


谭大姐被救上岸后,魏昭军见救护车始终未到,急得先后两次看手机时间:第一次,大家把谭大姐扶到一辆摩托上“倒水”,她不停呻吟,这时,距他拨120约10分钟;第二次,南大街派出所的警车驶来,手机显示的时间距他拨120约20分钟。


昨下午,记者在当地移动营业厅查询到魏昭军哥哥的通话记录,他拨120的时间为9时47分59秒,通话时长28秒。


永川区警方证实,当天,警车紧急送谭大姐往医院,在市场附近遇到救护车,医护人员现场诊断谭已死亡。另外,警车驶离现场送谭去医院前,民警也拨通了120,讲明救护车若不尽快到场的后果。


记者随机采访目击者得到的消息一致:谭被救起至警车遇到救护车的时间约30分钟。


谭大姐死后不久,儿子和儿媳赶来现场,哭得呼天抢地。他们从目击者口中得知母亲死亡经过后,不停说“妈妈遭冻死了”。


记者从熟悉谭大姐的果贩口中了解到:谭大姐好像离过婚,10多年前开始贩水果谋生,把儿子拉扯大。现在,儿子结婚,她说要给儿子减轻负担,才继续贩水果。


救生命,救护车路上遇“堵车”


距川东农贸批发市场约1公里,是永川区中医院;2公里多的地方是市二院。很多在场者想不明白:并不遥远的距离,为啥半小时都没看到救护车?


昨下午,记者从设在市二院的重庆急救中心永川分中心获悉,当地人用重庆籍手机号码或当地座机拨120,分中心会接到求助。市二院院办的消息称,分中心接到求助时,通常是通知该院救护车前往。


那么,在谭大姐生命消逝的分分秒秒中,分中心为何不能破例指派距现场更近的中医院派车前往?市二院宣教科的解释是,该院跟中医院无隶属关系,可能被婉拒。就算跟中医院衔接赴现场救援,对方救护车“要花10多分钟”才能驶出,跟从市二院立即派救护车到场的时间差不多。


市二院医务科的消息是:当天,该院救护车离院时间是上午9时49分,路上遇到堵车。后来在途中遇到送谭大姐的警车,经查谭已死亡。最后,救护车回院。医务科坦言,救护车出车至返院共花了34分钟。


首席记者 黄艳春


救护生命


容不得延误


阳光


因久等救护车,一条生命逝去了。区区几里地,拖延半小时,是为“独食”业务,还是真的受堵于路?


救护生命面前,各方驰援的爱心何其感人,毅然下水救人的市民,是多么值得敬佩。同样是求助,警察的到来是那么迅速,为何120救护车要这么久?


在生命的消逝面前,一切的解释都显得那么苍白。希望承担生命之重的医疗救护,能快些,再快些! (来源:重庆晚报)


(责任编辑:侯俊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