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2032 正文 No.11 世纪灾难,**巨浪(三)

狼群海狼 收藏 3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1.html[/size][/URL] “你为什么这么断定?”我没有感觉到任何陌生,看着那名中年男子脖子上的刀疤。 “我是美国第二集团军侦查员——张陇·幻。忽然听到这个名字,我感觉到有一丝诧异,在脑海里回忆,是他。没有任何的思考,我立刻掏出了手枪,“别动!”大家看着我这个小青年掏出的手枪感觉到有一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1.html


“你为什么这么断定?”我没有感觉到任何陌生,看着那名中年男子脖子上的刀疤。

“我是美国第二集团军侦查员——张陇·幻。忽然听到这个名字,我感觉到有一丝诧异,在脑海里回忆,是他。没有任何的思考,我立刻掏出了手枪,“别动!”大家看着我这个小青年掏出的手枪感觉到有一些胆怯。电台也掏出了手枪,死死的指着张陇·幻。

“你被包围了!叛国贼!”我大声喊出。

“包围,就凭你们两个人?”他漫不经心的说。

“别动——张陇·幻。共和国亚洲联盟特种部队第一中队列兵,响尾蛇!”我喊。

“共和国亚洲联盟特种部队第一中队三等兵,蝮蛇!”电台说。

“一个列兵一个三等兵想抓我?开玩笑,我是少尉,两下就可以把你们撂倒。”他边说边站了起来。“老实点!把枪交出来。”他一手从腰间把枪递给我,一支精美的M93手枪。我把他放在我的腰间,然后一手夺过他耳朵上的那枚发信器,扔在地上,踩了个粉碎。我用手枪顶在他的心脏,逼他坐下,很想一枪打过去,我真搞不懂他为什么叛国,我二话不说,直接挑明:“你为什么叛国?!”“我叛国?”他的声音透出一丝无辜。“我叛国?呵呵,我叛国……”

“先把枪放下吧。”电台看着我说,我手臂向下,但丝毫没有放松警惕。

“我被他们追杀啊,老弟。”

站在旁边的人听的有些云里雾里,好像不明白我们在干什么。“我把情报泄漏给了俄罗斯,没想到被那群该死的发现了。”“什么情报?”我问他。“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他好像犹豫了一些,“毕竟你是一个列兵。”

“我现在是以共和国的身份质问你!”我立刻接上了他的话,我又举起了枪。“你怎么老是动不动就举枪呀!”张陇·幻说,他感到有些无奈和焦急。

“我是俄罗斯的双重间谍,可以了吧?”我们终于从张陇·幻的嘴里问出了我们最想要的东西,我们向他寻要证件,他拿出了一本有着共和国之辉标志的小本子,上面全是俄语,我一句也看不懂,但电台会识别这个。

“好了。”电台把本子郑重的还给了张陇·幻。张陇·幻接过本子,电台给张陇·幻敬了个礼。

“还不敬礼,笨蛋,他是少尉!”我匆忙的把衣服弄平整,但他打断了我:“算了,不必了。”

我没有敬礼。

“好了,我想告诉你们一件事情,这件事不是什么军事机密,而是关乎我们性命的安慰,现在有一股超强风暴要到达香港,首先袭击的就是这里,我的身份刚刚被暴露了,这群美国佬要把我一起杀了。”我插了一句:“环境武器?”“是的。”他回答我。“现在,除了他的人,我们是最先知道这场灾难的,香港政府可能有所不知,这股风暴首先只是暴风骤雨,到达了大陆就会立刻形成风暴,摧毁我们所有的港口和重要军事区,甚至……是你的家园。”大家开始有些紧张了,但坐在一旁的那两位女士却无所事事,好像这不是她们的国家,她们生命垂危都没有关系,她们只是腐败这个国家的消费者、腐蚀者,我开始为她们感到惋惜。

“但,我们有办法化解这股巨浪危机,立刻到达深圳湾的深圳湾公路大桥前那座大坝。”他说。

“青马大坝?”电台说。

“正是!”他说,随着,他拿出了一张折得很小的中国地图,展开后握在手上,然后走向车头,把地图放在平整的仪表平台上,我们走了过去,看着地图,“这!”他指着地图的冰山一角,那正是香港。

“距离青马大坝还有多少公里,司机!”电台转过头看着站在一旁被惊呆的司机。

“这个,老总会骂我的……”司机有些害怕。

“人命重要还是你的工资重要!”我喊出。

“44公里!”他大喊。真是一个不吉利的数字。

“开车技术好吗?”我说。“保证过关!”他高亢的声音很让人敬佩。

“事不宜迟,马上行动,等巨浪到这就晚了!”张陇·幻说。

大家都各就各位,车也立即发动了,车速度不快不慢,整整110码(2032的公车,不要惊叹。)“我们需要赶在巨浪前面到达青马大坝,防止巨浪登陆大陆!”

“明白!”我和电台叫着。“好样的,小伙子。”我不知道他的话中是否有话,也不知道他表扬我们出自的目的,毕竟我没有思考的余地,我也不知道他晓不晓得我的内心胆怯的心里……一切的一切,我都没有在那无聊的路途中想过,只是心里不停的念到着:“我必须活下来!”

雨比刚才更大了,水慢慢的积了起来,已经溢过了车轮的一半,但不会到达引擎,我们就像乘风破浪的小鸟——毫无依靠,只能听见死神那恐怖的钟声,奔向远方。

雨哗啦啦的下着,雨点打在车上的声音更清晰了,更大了。天色变得昏沉沉,云团好似染上了黑墨水。一团接着一团都是黑色的,感觉世界都要被这重重的云压垮。这不是杞人忧天!

“长官。”在路上,我询问他:“你每天揣着这个本子不危险吗?”“那要看你的能耐了,还有,以后别叫我长官,叫我刺客,我了解你们的特种部队,真不知道你一名列兵在特种部队里能混出个什么样来。”他冷笑了一下。他告诉我,之后,我便没有和他说话了。

“我真不知道会卷入这样的一场风波,可能我的命运就这样被锁定了吧?”我想着……

大家都没有说话,可能只有那两位女士最悠闲。我坐在原位,但坐在一边的那名小伙子安奈不住了,小声的走过来,把我下了一跳。

“呼,是你呀,有什么事。”我对他说。

“我叫江靓(和"井"字同音)天。大家喜欢叫我机械手。”我听到“机械手”一词的时候很新鲜。

“机械手?为什么?”我说。

“因为呀,我把我存的积蓄制造了一个机械臂,多功能的!就在我的背上。”我看了看他的背,背着一个背囊,他声音放的很低,好像是见不得人的事,“我是从东莞来的,城里人都看不起我,我想把这个机械臂给人家看呀,人家看都不看一眼,扭头就走啦。”他的说话带着一点口音,一边说一边从背包里取出他所谓的机械臂。

很难看,只是简陋的一些家用电器组成的,还有一个手机荧屏做的瞄准器,我猜做这个可能用不到多少钱。“是不是瞧不起我们穷人啊。”他好像看穿了我的眼神。

“没有没有。”我连忙解释。

他显得有些失落。“真的没有!”我和他的声音放得很低,生怕打扰别人。“算了,给你看看。”他把那组装成的破铜烂铁装在了前臂上。

“好看吗?告诉你,他用途多着呢!”

我点了点头。

“刚才,你的家伙真酷!”机械手告诉我。

“砰——”

“怎么回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