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特务 正文 三十二 迫其就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


黄铁成和刘金苑一干人会齐后,一路小心翼翼地躲着解放军的巡逻队,到了云元里时已经是将近半夜十一点了。望着那两棵树影婆娑的古树,黄铁成站住脚轻声地吁了一口气,刘金苑跟上来小声问道:“忠义会的人差不多也来了吧?”

黄铁成道:“应当到了,赵老六是干事的人,共过几次事,每次表现的都很不错!”

刘金苑点点头,黄铁成又朝那两棵大树的方向看了看,摸出自己的手枪,对刘金苑低声道:“你和弟兄们压后,我先上前看看,联络一下,联络上了你们再过去!”

刘金苑这时表现的很讲义气,拦住黄铁成叫过来两名手下:“你们跟着过去,小心点儿!”

两名小特务没吭声,都在黑暗中点了点头。

黄铁成本想自己过去,可看刘金苑给派过来两帮手,好意难却,就在黑影里冲刘金苑笑了笑,领着两名小特务就顺着墙根儿朝古树方向慢慢地摸去。

看看离两棵大树还有二三十步,黄铁成示意两名小特务警戒,他把顶上火的手枪往腰里一掖,两只手就轻轻地拍了一长两短三声巴掌。对面树后听到这信号,当即就有人回了两长一短同样三声巴掌,黄铁成一喜,又向前走了几步,轻声问道:“是六弟吗?”

大树后面两个人转出来,其中一个人低声回了一句:“是我,黄大哥!你们也到了?”

黄铁成嗯了一声,又前走了几步,这时才辨认出走在前面的是赵源盛,他向赵源盛轻声问道:“你们来多久了?一切正常吧?!”

赵源盛走过来答道:“也才到不一会儿,一切正常!”

黄铁成点点头,看周围很平静,就对一名小特务吩咐道:“请你们队长他们都过来,咱们开始行动!”

小特务答了一声:“是!”小跑着到后面去喊刘金苑等人去了。


跟着崔福海,黄铁成这些人穿过几条小巷,很快就来到了一家街门紧闭的小院前。

看着不算太高的围墙,黄铁成低声问崔福海:“就是这家没错吧?”

崔福海同样低声回答道:“没错,今天反复看了几趟!”

黄铁成点点头,走到刘金苑身边道:“就是这家!”

刘金苑回了声:“好嘞!”朝几名小特务一比划,两名小特务就悄无声息地跑到了柳家的院墙下。随着他俩半曲下身,马上又有两名小特务奔过去,借着前两名小特务半曲下的身子,后两名小特务一声没出地双手就搭上了柳家的院墙,向院子里迅速一看,双膀一用力,人身子就到了院墙上,再一闪,人就轻飘飘地进了柳家的院子。院门很快就打开了,黄铁成一挥手,十几名已经蒙好面的特务、黑帮,井然有序地就进了柳家。

柳家院里,西屋黑着灯,黄铁成用手一指,按照事先的分工,赵源盛领着三名特务拿着手电就先奔到了西屋门口,等候着下一步行动,而崔福海跟先进院的两名特务则留在了院门口,监视起外面的动静。北屋的东间屋这时还亮着灯,隐隐约约还有低低的说话声,西间屋则黑了灯。刘金苑走到堂屋门口,伸手轻轻推了推堂屋门,门里没上闩。黄铁成再看西屋门前的赵源盛,赵源盛也示意这屋门也是没闩着。黄铁成心头大喜,站在院中间把手一挥,特务们立刻按照事先的分派,分头向北屋和西屋冲了进去。

刘金苑带着三名特务冲进北屋的东间屋,柳老太太和儿媳妇正一边小声聊着天一边做着些针线活儿,猛见冲进来四五个黑布蒙面的大汉,一下子就吓呆在了那里,而柳宣年的老婆则吓得张嘴就想喊,刘金苑扑过去,一拳猛击在她的太阳穴上,当时就把她打晕了过去。

几名特务跟上来,先摁着她们娘儿俩堵上嘴,随后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麻绳,三下五除二就把她们娘儿俩捆上了。睡在床里,柳宣年最小的儿子猛然被惊醒,还没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也当即给堵上嘴捆上了。

看事情全办好,刘金苑照着柳宣年老婆的人中穴使劲一掐,柳宣年老婆就缓醒了过来。

另外两处,赵源盛去的西屋床虽然铺好却没人,而黄铁成进的北屋西间屋,睡的是柳宣年那两个大孩子,此时是正睡的香甜无比,手电一晃,也是没费事儿就都给堵上嘴捆上了。

最后一点人,柳家人全在,只是没有柳宣年。

看着黄铁成脸现疑惑,崔福海低声道:“厨子们下灶没点儿,估计是还没回来!”

黄铁成点点头,转身又进了柳老太太的东间屋。看着那娘儿俩哆嗦成一团,黄铁成凑到她们的面前低声道:“老太太,你们别害怕,我们不是绑票的,就是找你儿子有点儿事,你儿子是叫柳宣年吧?你们别乱嚷,只要乖乖地听话,我保证不伤害你们娘儿几个!”

柳老太太此时吓的只剩下了哆嗦,黄铁成不得不又和她们说了一遍。

这回还是柳宣年的媳妇听明白了,脸色煞白地点了点头。

黄铁成看她能答话,就又问了一句:“柳宣年是你男人?”

柳宣年媳妇哆嗦着点了点头,黄铁成又道:“你别害怕,我只问你,他在迎宾馆当厨师?”

柳宣年媳妇又点了点头,黄铁成继续问道:“他今天还没回来?”

柳宣年媳妇还是点了点头,黄铁成笑了:“你们别害怕,我们只是找他有点儿事商量,事情办完了就放了你们,你们只要不乱喊乱叫,我们绝不伤害你们!”说完,他微微一笑。

一直死盯着柳家婆媳的刘金苑,这时凶狠道:“可如果你们敢乱喊乱叫,我们就宰了你们!”一边说,他一边就挥了一下手里的驳壳枪,吓得刘家婆媳是又哆嗦了起来。

黄铁成等他说完,拉着他就出来了,同时让特务们用柳家的被子、褥子把窗户全给挡上了,这样做,首先是遮住屋里的灯光,其次多少也隔些音。

拉着刘金苑进了西屋,又叫进来赵源盛、崔福海,四个人小声又商量了一下,随之就由刘金苑分派人手准备等柳宣年回家来时就抓住他。

这些事也就才准备好不久,柳宣年披星戴月地就赶回来了。等柳宣年在家门口才一出现,特务们就手脚利落地把他抓了进来。


柳宣年站在灯底下平静了一会儿,感觉不那么害怕了,身子也不怎么哆嗦了,他小心地偷眼看了看,屋里站着五六条蒙着面的大汉,全都手上提着枪或者腰里插着枪,母亲和孩子们睡的屋里都亮着灯,可就是没声音,这让柳宣年感到奇怪:“刚才自己在院里挣扎的时候,恍惚间没见母亲她们屋里亮着灯啊?可她们的屋里这时却是灯光雪亮,她们人又是到哪里去了?在家?!那怎么没声音?!”柳宣年感觉自己糊里糊涂的,“自己家没钱,勉强混个饱饭,这些人是干什么的?绑票?自己家哪有值钱的东西值得让人绑?!……”

柳宣年正胡思乱想,黄铁成推门走了进来,他忙把心思收回来,也不敢再四处偷看。

黄铁成进门就看着柳宣年笑了笑,到了柳宣年面前,他轻声问道:“是柳宣年先生吧?”

柳宣年努力地点了点头,黄铁成继续道:“柳先生,实话告诉你,你的老娘和老婆孩子现在是都在我们手里,如果你不想他们死,那你就得乖乖地听我们的话!”

柳宣年不知道这些人绑自己家的票是什么意思,就顺从地点点头,

黄铁成又笑着道:“你先看看自己的老娘、媳妇和孩子吧,有话咱们一会儿说!”

柳宣年又点点头,黄铁成摆头一示意,两名特务走过来,怕柳宣年一会儿见了老娘会失声喊出来,先就把柳宣年的嘴堵上了,然后才架着他去了他老娘那屋。

进到母亲屋里,柳宣年才看到:母亲和老婆孩子全被绑在了床上,嘴里堵着布,有两名蒙面大汉负责看押着,窗户上是全蒙着被子,灯光是一点儿也露不出去,看到这里,他脑袋嗡地一下,差一点就摔到了地上,幸亏有两名特务架着,他才踉跄着没摔倒。

就这么一转弯儿看了一眼,柳宣年马上又被架了出来,在堂屋也没停留,直接就架到了对面两大孩子睡觉的那屋。

黄铁成和刘金苑此时都在这屋里坐着,看见柳宣年被架进来,黄铁成笑着问道:“怎么样?看见你老娘和孩子了吧?!柳先生,有何感想?”

柳宣年哆嗦着身子,眼睛里全是恐惧,黄铁成站起来走过去接着道:“你不要乱喊,想你一家人活着就别乱喊,我们现在把堵在你嘴里的布掏出来,咱们有话好好说!”

柳宣年哆嗦着,很努力地点点头,一名特务就把堵在他嘴上的布掏了出来。一获得自由,柳宣年扑通一声就给黄铁成跪下了:“先、先生,我、我、我们家、我们家可是穷人啊!”

听到这话,黄铁成和刘金苑几个人都笑了,尤其是刘金苑,笑的最厉害,他指着柳宣年,对黄铁成哈哈笑道:“这老东西,把咱们当成绑肉票的了!”

黄铁成也呵呵笑了几声,望着柳宣年道:“柳先生,您不必怕,我们不是绑票的,是有事来找您商量,希望您能合作,如果您能和我们合作,不但你一家人不会受到伤害,我们还会给您一大笔钱!”说着话,黄铁成从兜里掏出很厚的一叠钞票。

柳宣年没看那些钱,声音嘶哑地说道:“先、先生,我只是一个厨子,什么也干不了啊!”

黄铁成阴险地一笑,走到柳宣年面前慢慢地就把来找他的目的说了,柳宣年听罢,吓得几乎瘫在了地上:“先、先生,我、我、我可不敢、不敢……”

刘金苑大步走过来,一伸手就攥住了柳宣年的脖子领,恶狠狠道:“你不敢什么?”

黄铁成冷冷道:“我们既然找上了你,你是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不然就让你一家好看!”说着话,黄铁成一摆头,一名特务转身走了出去。

不过也就半分多钟的时间,几名特务一起架着柳老太太,提着柳宣年的小儿子进来了。

柳宣年看他们凶神恶煞似地把母亲和儿子弄来,哆嗦着问道:“你、你们,要、要……”

刘金苑没理柳宣年,把他的脖领一丢,冲特务们一努嘴,四名特务分别把柳老太太和柳宣年小儿子向地上一摁,随即一个人拧起一只胳膊,狠命地折磨起这一老一少来。……

柳宣年看着母亲和儿子被折磨的极其痛苦,偏又嘴巴堵上喊不出疼,脑袋嗡地一声,人当即昏了过去。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