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域战云 第二卷.浴血长白山 第二卷.浴血长白山(七十七)

向瑞芳 收藏 2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07.html


七十七………………………………………

方天义在得到王德通报的这条消息后,立刻命令下属转达给钻山猴。马大彪其人阴诈自私,从上一次在王村私自放弃阵地逃跑的行为看来,他确实有可能做出帮助日本人的勾当。

不过钻山猴却并未怎么放在心上,他对方天义带领部下般到老爷庙的做法很是生气,少年人不尊重老年人倒也罢了,可现在好好的一股力量硬是分成两部分,以后张天龙康复后问起这事算什么?这不是摆明了让自己难堪吗?现在通报了这样一条消息,是不是方天义又在搞什么鬼门道?其实钻山猴本人对马大彪看法还算不错,马大彪最近和钻山猴走的很近,并时不时为其送些东西,以示友好,这更降低了钻山猴的警惕性。

从地图上可以看到自临江出发到夏家店共有五条路,最近的一条亦有三十公里,而夏家店到盘山岭又有七八公里,就算一路毫无阻挡,至少也要两小时以上的强行军,何况这么大规模的行动,沿路不可能没有一点动静,到时候是打是走还不是由自己决定。基于以上原因,钻山猴思前想后,觉得虽然不能完全相信方天义,却也不可不防,他派出了两名心腹前往夏家店打探消息,以确定马大彪与日本人联合一事是否属实。

十月十五日,山内微风徐徐,尽管对东北地区来说这个时候已经进入冬季,但今天却格外暖和,置身其间的人仿佛又回到了清爽的秋日,今日对钻山猴来说是个好日子,他的干女儿苏梅梅特地来从王家店赶来看他,上了年纪的人也没什么特殊的要求,不过是希望有一个人陪着说话而已。至少钻山猴就是这种想法。张天龙得到王家店一位隐士的调养,苏梅梅和林雪儿自然也跟了过去,虽然他一直没有醒过来,但情况却没也没有恶化。这大约就算是好消息了吧…。兴奋过头的钻山猴却忘了一件重要的事,今天正午是他派出那两名心腹约定回山的时间,可是…,直到点灯时分了,这两个人呢?

临江县日军司令部,武田在接到江户的报告后大喜过望,他激动地不由自主的在椅子上站了起来,在地上来回踱了几圈后,武田转过头来,命令,“驻扎在林家窝铺的独立第一大队全体换装七时准时行动,今晚十时以前必须进入夏家店与马大彪部会和,并于两小时内必须完成对该部的合围行动。十二时整发动对盘山岭的突袭,不得有误!另,配属本部之独立第三大队之第一,第二,第三中队,与本次战斗打响后布置于盘山岭外小沟村一侧,负责监视老爷庙方向之小股匪徒,若所部敢于增援,则全力将其消灭。配属本部之松尾支队进驻夏家店,封锁沿线所有路口。本人随后将亲自率领主力押后,绝不可再让这股顽匪逃脱!”

同一日,夏家店,侯三和王拐子晃晃荡荡来到一锅鲜,要了几个菜后便坐下等留在此地的暗探小豆丁。这两人便是钻山猴派出的心腹之人,确实是心腹,这二人从钻山猴当土匪那时候起便不离左右。可算是他最亲近的人了。只是他们…。自前日下山后,两人便进了白城的桃花院,马大彪?那是掌柜的朋友,他怎么可能联合日本人呢?山头苦闷,有这个时间倒不如找几个婊子玩玩,至于探听消息的事儿,回去的时候问问留守在夏家店的小豆丁即可,反正这小子天天在那,有什么事还能瞒得过他。

不大会门帘一响,小豆丁进来了,“前几天不是刚告诉你们吗,林家卧铺来了一大票鬼子兵,别的也就没啥了。”“去鸡巴地,当家的不是让我们问鬼子的事,他让打听打听这几股绺子有什么动静没有。”

“绺子?他们能干啥,都挺老实的,只是前几天中午不知因为啥马大彪突然请瘸三和李歪嘴到这一锅鲜喝酒。”

“操,我就说没啥事吗,多此一举,这三家伙不定又因为哪块地盘的事凑一块研究呢。行了行了,既然没事咱们就回去交差吧。”

“忙啥?看当家的意思也不急,咱俩难得出来一次,走了这么远的路也挺累的,总得喝上几杯再走吧。”

几杯?那只是个比喻,这几位土匪出身的人几杯哪里够,一来二去,侯三,王拐子加上小豆丁三人渐渐地有些喝高了。一锅鲜掌柜的马算盘笑了,“嘿嘿嘿,本来还打算灌上点迷魂酒,现在看来不必了,去,再给他们上点,要是喝多了就把这几位客人扶到后面,好好休息一下!”

两队人马隔山相望,彼此的根底都了解,山里派出两个人来了解情况,这一消息从侯三和王拐子迈出盘山岭时马算盘便知道了。这二人却未注意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全在对方的监视之下。这位的算盘打得山响,他从马大彪哪里得知,日本人近几日要来,如果真来了,那这三人就是大礼一份,如果没来,我在给你礼送回山,这样两边都不得罪。

晚七点,林家卧铺的敌军方始出动便被潜伏于附近村庄的战士发现了,他赶紧顺着山间小路赶往夏家店。在这里却总也找不到负责传信的小豆丁,山路艰险,丛林密布,更何况天色已黑,不熟悉的人极易迷路。而沿途更要经过两股土匪李歪嘴和瘸老三的防区。对方怕也不让随意通过。怎么办?军情更为紧急,容不得半点耽搁,驻于夏家店负责联络的分队长李山娃只好亲自上路,仗着猎户的经历,李山娃深一脚浅一脚的摸向了盘山领。终于在午夜十一点半日军主力尚未完全封口的时候进入了驻地。

十一点三十五分,睡梦中的钻山猴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你妈的,谁呀,这么晚了叫唤个鸟!”门还未等打开,外面已经传来了李山娃低沉的声音,“报告谢队长,出大事了,日军驻于林家卧铺的独立第一守备大队今晚突然开拔,目标直指咱们这里。方才我在进山的时候,发现到处都是人影。也说不清有多少人!”

“你说什么?!”“***的,谎报军情老子毙了你!”钻山猴连衣服也没来得及穿便钻了出来。他一把抓住李山娃的领子狠狠摇晃了几下。“千真万确,谢队长,我是流着边进来的。”这等大事,任谁也不会拿来开玩笑。“快快,赶紧去告诉独眼鹰他们,集合队伍,准备战斗。哎呀呀,怎么小鬼子真的摸进来了?天义说的是真的,狗日的马大彪竟然敢害老子…。”钻山猴语无伦次,急切中的他却犯了两个致命的错误,慌乱的集合只会引起更大的慌乱,此时日军尚未完成合围,如果暗暗集结部队选择突破口是完全可以奏效的。处变不惊,遇袭不乱,说起来简单,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人。独眼鹰守卫的位置是前山,那是己方掌握的唯一制高点,如果把他调动出来,其后果…。

各部接到的命令皆是集合队伍,准备战斗。主官的盲动带来了士兵更多的慌乱,这仗其实已不用打,胜负早定。而更要命的是因集合而点燃的乱七八糟的火光恰好为对方的进攻指明了方向…。

日军进攻的炮火响了起来。在远端山坡上的独立第一守备大队大队长冈山义雄,陆士二十八期毕业,乃是武田手下第一悍将,沉静的宿营地突然发生的变化引起了他的警觉,在发现对方正在集结后,果断下令开炮。并命令两翼部队迅速迂回。这点战场上的变数对于一位经验丰富的指挥官来说非常容易把握。时针此时正指向十一点五十,他提前十分钟发动了进攻。广场上的人员彻底乱了套。

“快快,灭掉火把!不要乱,隐蔽到后山集合……。”随着各部指挥官的叫嚷,部队总算不再那么乱了,毕竟这支部队的骨干是原东北军组成,虽然是土匪改编的。但总归有些训练,而张天龙在的日子又经过了某些强化。倒也称得上是一支劲旅。不过这时已经有些晚了,几发试射过后,呼啸的炮弹成片的砸在了广场上。血雾弥漫,残肢乱飞。部队已经不可能组织有效的抵抗了,何况这里是处洼地,无论进攻还是防守都很不利。一阵炮袭过后,鬼子的步兵开始了冲锋。独眼鹰一甩外衣,光着膀子抱着挺机枪,“老六,我来阻击,你快带部队撤到左侧山峰,哪里没有枪声,敌人好像尚未到位。从左边山口突出去吧。”钻山猴刚要说话,便被独眼鹰推了一把。“快走,晚了就来不及了。出去后绕道去老爷庙,方天义不是在那吗!”钻山猴懊悔的要死,为什么就没听方天义的话呢?为什么没做准备?为什么?战争永远不会回答你为什么,局面一旦形成,纵有回天之力也唯有面对死神的招募。西方有这样一句谚语,战神是一位粗虐暴戾的神,他不在乎哪一方获胜,只关心在战争中是否吞噬了足够的鲜血与生命。钻山猴上下牙齿紧紧咬着,牙床间已经渗出了鲜血。仿佛他这样便会减少些内心的痛苦。独眼鹰说的对,现在不是耽搁的时候,唯有保存下有生力量才有可能复仇。否则人都没了,还拿什么和鬼子拼命。“独……老鹰,你保重!”钻山猴领着残余部队迅速退了下去。

随着正面进攻的开始,两测迂回的部队也投入了战斗。三个方向的敌人构成一个半圆形冲了过来,在这种兵力,地形全无优势的情况下阻击,后果是毫无悬念的,独眼鹰真急眼了,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穿着黄呼呼的衣服的日军,处处皆是,已经不知换了多少次弹夹,枪管散发出的热气使光着膀子的独眼鹰根本感觉不到一丝寒冷,在当年摩天岭的四大金刚中,他是枪法最好的一个,虽然他只有一只眼……。现在这一只眼里散射出的仇恨的光芒并不次于悬天的明月,是呀,仇恨,略我国土,杀我人民,抢我姐妹,血性的汉子有谁能够忍的下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