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含风之近代军阀生涯 第一门 护国护法:滇军荣光的起始 第二十九章 深夜议取贵州,计划对战桐梓系

映鉴如水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size][/URL]  围猎至傍晚,忽然丁娴鹤所乘骑之马匹前蹄一闪,丁娴鹤原本娇弱猝不及防,竟至受伤。此时天色已晚,又下起了雨,来不及赶回昆明五华山,丁娴鹤受伤后又经雨受寒,一时如何是好?   突然发现前方有村寨。龙云让丁娴鹤原地等他,他到前方村寨去看看。丁娴鹤面色苍白,星眸眼神深邃,只得等龙云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


围猎至傍晚,忽然丁娴鹤所乘骑之马匹前蹄一闪,丁娴鹤原本娇弱猝不及防,竟至受伤。此时天色已晚,又下起了雨,来不及赶回昆明五华山,丁娴鹤受伤后又经雨受寒,一时如何是好?

突然发现前方有村寨。龙云让丁娴鹤原地等他,他到前方村寨去看看。丁娴鹤面色苍白,星眸眼神深邃,只得等龙云回来。等了一阵子,龙云返回,招呼丁娴鹤进来。

龙云先进来,说了几句话,村寨中人们的眼光一齐向丁娴鹤看去。卫士扶丁娴鹤进来,正在门口,虽面色苍白,却星眸眼神深邃、眉毛淡远、浓密黑色长发偶有几缕被雨水打湿透过头巾散在前额,绣有白莲花的绿色头巾衣裙被淋湿、寒冷中微微发抖却愈发显得她美丽绝世,其美丽的绝世风华一时让人们看呆了。

有龙云及两名卫士从中翻译,交流尚且不成问题。丁娴鹤虽仍有几分羞涩,但羞涩矜持中不失礼节加上天生的风度气韵仍动人心。龙云带丁娴鹤去处理伤口并换上未打湿的衣服而后休息,也许是太疲劳了和受伤的缘故,丁娴鹤一时感到有些恍惚。不知不觉睡了过去,醒来时,可曾到了邦答(晨礼,自日出前一个半小时始)时间?站岗卫士回答,不过才半夜十一点。

丁娴鹤没说什么,但与广西、贵州两省的关系和军事思路却涌上心头。深夜静思,思路分外清晰。

龙云在旁边。她轻轻地说:“志舟大哥……”

“什么事?”龙云问。

“贵州的军事形势以及广西几方面关系,仍在我心中挥之不去。”丁娴鹤说。在这里低声用汉语说话反而相对方便。

“贵州军事的事情我也在考虑。说说你的看法。”龙云说。

“在贵州军事以前,还要说我们云南省经济内政以及内外形势。我们云南的币制税收目前已稳定,所虑及的,是农业生产和粮食的问题。这段时间从事水利,与农业生产和粮食的问题相关,发现粮食问题尤为突出。我们云南的粮食主要靠进口,本省农业生产粮食自给成问题。提到这个问题,是因为一则北伐将要进行,北伐中他们广西省必成打头阵抢地盘者,到时候免不了和奉张军有利益交往,而奉张军阀内部关系复杂不久必乱,甚至将酿成一场前所未有之变局和国之危机。为未雨绸缪起见,在粮食方面早些作准备积累,以作军队和民众的长期准备。”丁娴鹤说。

龙云陷入了沉思,沉吟道:“说下去。”显然丁娴鹤的分析触动了他的深层思考。

“广西他们在北伐之中必定打头阵抢地盘,这是宗仁和健生的性格决定的,而我们只要秉承‘会笑的人最后笑’这一原则即可。既要为推翻北洋军阀尽应有的责任、一定程度上也扩充地盘,又要兼顾各方面,不做绝对打头阵者,这样的话各方面利益可以得到最多。”丁娴鹤说。

“说的是,正合我意。”龙云说。

“而贵州,目前被桐梓系所把持。桐梓系他们和我们云南在历史渊源上互相不合,彼此迟早有战事。但桐梓系他们在内政和军事上也有一套,不可掉以轻心。同时还涉及一个问题,其实我们准备攻取贵州地盘这件事,是和老蒋做的一个交易。这件事上,老蒋得到推翻或削弱桐梓系的好处,我们得到贵州地盘,可谓皆大欢喜。我们在起始阶段必须与作为强者的老蒋合作、与强者起始即争斗不智,这是毋庸置疑的。然而,在云南和广西之间,包括西南各路军阀,老蒋还是希望彼此能够被分而化之。他的权术手段和金钱战术,哪次不是浸润着分而化之这一思想。”丁娴鹤说。

丁娴鹤顿了顿,接着说:“可记得,当时新桂系和沈鸿英、陆荣廷三方的关系。而云南、贵州、广西、蒋系四方面的关系,比当时的合纵连横有一定相似之处但也比较复杂。我们云南和桐梓系战事不可避免,关键在于广西,广西若与贵州桐梓系开战,则贵州桐梓系两面受敌;若贵州桐梓系和广西联合,那么我们现在和老蒋名义上是合作关系、广西若和贵州桐梓系联合则是摆明了和老蒋开战,所以广西在其中的态度应该耐人寻味。通过这个问题,我们是否要给广西一个台阶下呢?”

“当今之计是?”龙云问。其实他精明过人,心中也已经有了想法。

“发展经济,储备粮食,积极应对以后可能出现的各路军阀大战与自东北奉张始的大变迁。出师北伐之前,用消耗最小的方法夺得贵州地盘,绝不在夺取贵州地盘这件事上消耗自己太大的实力。对夺取贵州地盘、对战桐梓系这件事,在军事和内政上双管齐下。”丁娴鹤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么,对贵州的军事用兵如何进攻的战术,你已经成竹在胸了吧?”龙云问。

丁娴鹤微笑颔首。

丁娴鹤略微迟疑了一下,又问龙云:“明天回昆明五华山后,要不要给健生发个电报,提醒他桂系若想长久保全不可做第一出头抢占地盘者、宗仁也不可出任前敌总指挥以免成为众人靶子?”

龙云淡淡一笑:“果然是一往情深,一心周全。好吧。”接着又说:“回昆明五华山后,你迅速部署向贵州用兵的军事事宜,以转移云南和广西的问题。”

总算想出办法给广西一个台阶下,并且对贵州的军事部署在心中已经展开,丁娴鹤不由得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她在疲倦中睡去,凌晨邦答(晨礼)完成后,竟又沉沉睡去,直到天光已白。

龙云与两名卫士把她叫醒,一名卫士为她端来羊肉和蔬菜汤并取来常用的药。正当此时,一个年轻的彝人少年进来,原来是村寨首领之子,丁娴鹤所借住的正是他的住处,恰巧来取落下的东西。丁娴鹤慌乱之中忙披上头纱,绝世丽容却映在少年的眼中。少年略带羞涩地用尚不熟练的话说:“非常漂亮!”

丁娴鹤非常不好意思,但她还是羞涩地说了一句“谢谢。”

回到昆明五华山,丁娴鹤给白崇禧发了一份电报,提醒他桂系若想长久保全不可做第一出头抢占地盘者、宗仁也不可出任前敌总指挥以免成为众人靶子,并婉转提及贵州广西之事。白崇禧原本精明过人心窍玲珑,顿知丁娴鹤情意。无限深情,尽在一份公文式的电报之中,可谓此时无声胜有声,这份苦心最是深切爱情所在。

而后,准备出兵贵州之前,李宗仁与丁娴鹤尽释误会,李宗仁出于仁德而向丁娴鹤道歉,丁娴鹤大度地原谅并真诚地告诉李宗仁,大局面前,要想维护大局不能缺少李宗仁这样一位出色的帅才。李宗仁白崇禧感于丁娴鹤的大义,李宗仁撤销了给白崇禧另娶一女子的想法,白崇禧也因丁娴鹤的大义和深情而感动,深深的爱情和思念在北伐之前滋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