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含风之近代军阀生涯 第一门 护国护法:滇军荣光的起始 第二十八章 和李宗仁的误会

映鉴如水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size][/URL]   正当丁娴鹤致力于建设新云南、筹备出师北伐之时,李宗仁却给丁娴鹤出了一道不大不小的难题。原来李宗仁与活泼的交际花郭德洁成婚,出于政治利益考虑,在社交场合李宗仁、黄绍竑皆有交际花式的夫人陪同,惟独白崇禧的爱人丁娴鹤例外。丁娴鹤出于传统回教女子的尊贵,可以出任副元首或高官或掌握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


正当丁娴鹤致力于建设新云南、筹备出师北伐之时,李宗仁却给丁娴鹤出了一道不大不小的难题。原来李宗仁与活泼的交际花郭德洁成婚,出于政治利益考虑,在社交场合李宗仁、黄绍竑皆有交际花式的夫人陪同,惟独白崇禧的爱人丁娴鹤例外。丁娴鹤出于传统回教女子的尊贵,可以出任副元首或高官或掌握经济命脉的实业家却绝不愿意做社交工具的花瓶,这就与李宗仁的价值观有所不同。毕竟利益上的事情,有些规则虽然没有为什么但不能触犯,丁娴鹤虽在新军阀高层交际很广但毕竟不是那么回事,李宗仁正是出于这一点考虑,准备给白崇禧另娶一女子做社交工具而实行平妻制,白崇禧对丁娴鹤一往情深而坚决拒绝,但李宗仁却开始了他幕后的活动。

消息传到云南,时任云南省副主席的丁娴鹤考虑到作为妻子一定要有做妻子的责任心、绝不能引起丈夫和亲密战友的矛盾,于是对此事闭口不谈,默默承担伤害。她想到白崇禧现在要担任北伐的参谋长、筹备事宜已经够多,按平时一样正常沟通即可、既不可缺乏正常沟通交流和感情交流也不可谈这件事、不必在这件事上添麻烦,况且她自己也要为军队、经济、工商、水利、回教五方面事情而操劳,这件事情她决计一人承担下来忍受伤害,绝不与李宗仁为难。

龙云觉察到了丁娴鹤近来的异样。他发现丁娴鹤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军部办公室,对着作战地图反复思索,虽然这件事情她平时也在做,但说不清为什么总感觉她这段时间有点不对。这天直到深夜将近凌晨,丁娴鹤军部办公室的灯还亮着,龙云看见,径直走到丁娴鹤军部办公室门口,让卫士通报丁娴鹤一声。

丁娴鹤连忙起身迎接。龙云走进来,问她为什么半夜还不休息。

丁娴鹤编了一条理由,说是自己心脏不好睡不着,与其躺下睡不着还不如思考军事战略战术有精神。

丁娴鹤淡淡地苦笑着说:“志舟大哥,你若有精神,和我秉烛夜谈把从古至今所有战例战术讨论一遍,细细想来别的也没有什么意思,惟有军事智谋的发挥越全神贯注越乐趣在其中。”

但龙云的精明哪里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他还是发现丁娴鹤的神情不对。他问丁娴鹤,丁娴鹤却没有办法说。

结果丁娴鹤身边一位最年轻的卫士插话,说是军座最近一边正常忙于军事内政却在背地里或是分外全神贯注于军事或是黯然神伤已经很久了,并说出了李宗仁的所作所为。

丁娴鹤突然变了脸色,疾言厉色地骂这个还是年轻男孩的士兵:“胡说什么!”

士兵被丁娴鹤骂懵了,不敢出声。龙云一听,他本来就已经对西南各实力派和蒋系等各方面关系比较神经过敏,李宗仁这样做,不是明摆着跟云南省过不去么?广西要跟云南省过不去还想倒向哪一边?

龙云的强悍和智谋精明绝不是一般人可比,他可不能容忍有人跟云南省过不去,一向性格就是说反击就反击。

龙云果决地对丁娴鹤说:“月珍妹子,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早说一声?就凭你的军政造诣和才貌双绝,他李德邻还要闹事,出了问题我可不管,你等着,我不能容忍李德邻和你为难,也不能容忍李德邻和云南省为难!”

“志舟大哥,不要……”丁娴鹤拉住他。实则丁娴鹤早已对龙云在西南利益上的精神过敏洞若观火。

龙云坚决地抄起话筒,给部下通报,禁止云南省商品向广西省出口,广西省商品与云南省来往,加收特别损耗税,广西凡是没有领到云南银行的特别许可证的,禁止和云南经济往来,他就是要打经济战扼住广西的经济命脉,迫使李宗仁不可能倒向其他任何一边。

丁娴鹤黯然神伤,作为白崇禧的妻子,她怎么可以因自己而引发李宗仁白崇禧的矛盾?这样她还有什么资格尽一个妻子的责任?她再三劝阻龙云。

“纳吉乌萨大哥……”她第一次这样叫龙云,如烟眉黛紧锁,秋水明眸中好像笼罩上了一层水雾薄云。

“啊?”龙云愣住了,彝人以外很少有人这样叫他,没想到丁娴鹤能够记得他的彝名。

丁娴鹤对龙云说:“纳吉乌萨大哥,当今北洋军阀当头、湖南尚有赵恒惕唐生智虎视眈眈、和广州各系的关系也不可不防,若西南矛盾激化到表面,则难免被趁虚而入分而化之,与其这样做,不如出师攻打贵州地盘。”

龙云说:“北伐的事,你的三十九军和范石生的十六军一同出征,以免一旦李德邻指挥你的部队有意和你为难把你派到消耗最大的地方去,让范石生顶一顶,顺便他也方便照应你。”

丁娴鹤秋水明眸中含着一层水雾薄云,如烟眉黛微蹙,说:“兵贵神速,要想取得贵州地盘,现在我们与广西的事情他们知道了只怕他们趁虚而入,若我们先下手为强,他们防备松懈,或许可以出其不意。”

龙云看似不置可否,其实心中在考虑,但转了话题,说:“我自有办法,先不说了。广西那边怎么说也得先给他施加一点压力。”

丁娴鹤眼凝秋水,风华凝重,忧郁地说:“纳吉乌萨大哥,其实我觉得李德邻他的决定也有他的道理,从他的角度看,我确实不适合桂系巨头夫人的身份。况且,从各个方面来说,德邻都有他的道理,我还是退让一步,让健生另娶一位,健生有这个权利。”

龙云那强悍而智谋精明过人的眼睛闪着激动的光:“这怎么行!”龙云看了丁娴鹤一眼,又说:“怎么说也得先在经济上给广西施加压力,李德邻与你为难的事情不能这样善罢甘休。我意已决,别再说了,先回去休息,明天你带卫士和我一起去打猎散心,工作的事先让卢汉顶一顶。”

龙云做决定一向很果决没有余地,丁娴鹤不能不听,但明天广西经济受到严重打击却找不到龙云丁娴鹤两人,后果可想而知。

第二天,丁娴鹤与卫士换了便装,骑马来到约定地点,龙云和卫士已经等在那里。

龙云和卫士看到丁娴鹤,她也总该有差不多三十岁了吧,但因为她坚持拜功不以世俗杂念移心智、天生禀赋又与众人不同,其容颜和袅娜纤弱显得如同二十岁的少女。年轻美丽的容颜,凝上了一重凝重的绝世风华,一边是因屏蔽杂念而分外年轻美丽和清澈的容颜,一边是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凝重沉决和凝重如霜的绝世风华,头上帽子连着长长的绣着白莲花的绿色头巾披在身后,纤细修长的手中犹自下意识拉着头巾以遮蔽浓密美丽的长发,一身绣着白莲花的绿色衣裙,其绝世风华,犹似一位来自西北边地的公主,高贵、凛然、美丽、坚毅,沉郁美丽的绝世风华让人永远不能忘怀。

虽然龙云本来相貌英俊,换上猎装之后更是典型西南地区的风格,以前在北方从来见不到,但丁娴鹤此时哪有心情仔细看。

纵马驰骋,丁娴鹤淡淡而忧郁地吟着一首《诗经》中的诗:

载驰载驱,归唁卫侯。驱马悠悠,言至于漕。大夫跋涉,我心则忧。

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视而不臧,我思不远。既不我嘉,不能旋济。视而不臧,我思不閟。

陟彼阿丘,言采其蝱。女子善怀,亦各有行。许人尤之,众樨且狂。

我行其野,芃芃其麦。控于大邦,谁因谁极?大夫君子,无我有尤。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

龙云早年虽专于习武武功高强而不专注读书,却有几分文化底蕴,更兼第一位妻子书香门第底蕴深厚,故此听得懂这首诗的意思。

龙云的强悍与智谋精明,他总是精力充沛,打猎对他来说是很好的从意志到体质的挑战与磨练。而丁娴鹤,她处在多重夹缝之下,唯一只能让自己的智谋肆意挥洒,挑战自己的智力,一次又一次。

(后来出师北伐前,郭德洁活泼着戎装骑马人们争相目睹,而丁娴鹤作为一位军长是十分低调的,但丁娴鹤的美貌却压过了郭德洁的风头。尽管丁娴鹤一向为人低调,但因为她为国为民的夙愿并忍受屈辱而运筹,被很多有小富即安思想的族人或亲人蔑称为争强好胜,但她一直恪守功不必自我立的信条,并赢得了大部分无论何族人民的尊敬,丁娴鹤这么低调的人被蔑称为争强好胜,但郭德洁这么争强好胜的人却很少受到这类指责。而后丁娴鹤的低调与绝世美貌果然压过了郭德洁的风头。因为这件事情,李宗仁在抗战战场上给丁娴鹤下死命令、丁娴鹤无条件服从李宗仁的指挥才分外悲壮,堪称国之精魂。这是后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