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含风之近代军阀生涯 第一门 护国护法:滇军荣光的起始 第二十六章 第一次会见蒋介石

映鉴如水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size][/URL]   蒋介石敏锐的政治洞察力让他注意到了新滇系军阀将和他相互呼应起到的作用,也注意到了丁娴鹤在智谋上不同寻常。他敏锐地捕捉到,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龙云、卢汉、丁娴鹤——滇桂军阀在三者组合上有微妙的相似之处,然而也有差别——李宗仁是儒家仁德与厚黑权术并存,而龙云却是强悍与智谋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


蒋介石敏锐的政治洞察力让他注意到了新滇系军阀将和他相互呼应起到的作用,也注意到了丁娴鹤在智谋上不同寻常。他敏锐地捕捉到,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龙云、卢汉、丁娴鹤——滇桂军阀在三者组合上有微妙的相似之处,然而也有差别——李宗仁是儒家仁德与厚黑权术并存,而龙云却是强悍与智谋的组合,他们双方的智囊人物,白崇禧对传统文化与法家王霸之道和三民主义的统一诠释以及智谋深长中自信强硬的人格,丁娴鹤却不是单纯的参谋长更是手握重兵的军阀、智谋深长而洞察力深邃、看上去能够多方平衡实际上强硬不比白崇禧逊色,和龙云堪称绝妙组合。对待这两方手握重兵的西南军阀势力,他会采取什么手段来分别统治之呢?他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丁娴鹤当然早有察觉。她处理夜晚遇险时的临危不惊指挥若定,和效仿诸葛亮七擒七纵的那一手已经开始实施、以包容矛盾取得工商业和经济方面的发展,已经在广州传开了。白崇禧人称“小诸葛”,而丁娴鹤因为曾经经营过玉器商业和玉器鉴赏及药材生意、曾效仿范蠡之意、又在军政方面洞察力非比寻常指挥若定,运谋决策不逊色于范蠡之功,在滇系军阀中“小范蠡”的称号早已传开。夜晚遇险,给她的谈判增加了筹码,她正准备利用这一时机。她眼神淡远若有所思,蒋介石、白崇禧、龙云、她自己,她和龙云扮演的平衡游刃有余中手握重兵当军阀的角色,将和黄绍竑那种圆滑灵活走钢丝的人有何异同呢?

她并不准备直接和汪精卫那种角色谈判,而打算先和蒋介石谈一谈,达成秘密交易,这样汪精卫那边的桌面谈判就不在话下了。和滇系相关的利益,一在经济方面——滇烟、币制等;一在军事方面;另外就是,她早已和龙云准备夺取贵州地盘,趁北伐的机会夺取贵州地盘是不错的选择——毕竟军阀再有觉悟也是军阀,扩充实力夺地盘是谁也免不了的,扩充军队实力和扩充地盘才是颠扑不破的规律,她也不能例外。当然,贵州地形和经济容易成牵制,但可以作为跳板发展实力。

正思索间,陈诚走进来,持蒋介石名刺来请丁娴鹤议事。陈诚个子矮小,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却透着深沉机敏的心机和强硬跋扈,让人一见面就不能忘记的,正是他的那双眼睛。

来到蒋介石办公室,陈诚为蒋介石和丁娴鹤各沏上一杯茶,然后退出去。

看到丁娴鹤,蒋介石不由得惊为天人,尽管他早年于金融商业和社交场合阅人无数、对美丽女子也不乏见识,但在西南局势中需要利用的军事家和谋略家竟然是一位风华绝代秀雅的美女,全无社交女子的活泼时髦,却风华绝代,不过寻常回教女子打扮,姿容却极是秀雅绝代、清婉中带一分秀媚和坚忍,更兼传统文化底蕴深厚的苏州园林般的气质——哪怕年龄有三四十岁的美女也修炼不出她这幼年即存在的与生俱来的气韵,若非亲见谁也不能想象一位手握重兵的军长竟是如此美女,不由得暗自羡慕白健生,不过他毕竟是老练的政治家,连忙收敛了心神。

而丁娴鹤见到蒋介石,第一印象的感觉是复杂的,在权谋手段上仿佛她早年反复经历的熟悉的老朋友,而那种领袖特有的气度、固执不可侵犯的气质,身材瘦长、甚至有点玉树临风之感,神色冷峻固执而不可动摇,果然不愧为一个独特的人。

蒋介石用他那带着奉化口音的国语说道:“月珍同志,昨晚受惊了。”

丁娴鹤对老蒋这一套权谋式的问话早已洞若观火,机敏而爽快地答道:“革命工作嘛,哪能不见些风浪!”

“这个,好的,好的。”老蒋仍是奉化口音的国语,那词汇在他口中只剩下几个,透出一种顽固冷峻的信息。

“月珍同志,可是苏州或金陵人氏?”蒋介石继续用他那奉化口音的国语问道。

丁娴鹤头脑迅速转了个弯,如果直答自己是北方人,那么这个现在正要打北洋军阀的形势,直说自己是北方人是有点犯问题的,当然不要说假话而要转个方式说。于是她答道:“久居河州(今甘肃临夏),在云南投身革命异地做官,无亲无故、无仇无旧,惟凭不爱钱、不怕死、持平法理之三准则而已!”

“好的,好的。”蒋介石仍是词汇贫乏单调却透出冷峻固执与领袖气度的奉化口音国语。

蒋介石继续问道:“月珍同志曾跟随孙中山先生和李协和先生参与过民国十年的北伐,而今形式与当时有所不同,对北伐战略大计,月珍同志怎样认识?”

丁娴鹤答道:“目前直奉军阀在北方和冯玉祥的国民军大战,奉张军出山海关,兵锋直指京畿。湖北方向,吴佩孚令所部率直系军队北上,攻开封、郑州,进抵石家庄。直奉各军主力皆被吸引在京畿一带。此时出师北伐,可趁虚攻占武汉。而后顺流东下,直占南京,战略大计可成。”南京离蒋介石早年从事金融活动的地区不远,无论从军事上还是各方面来看,攻武汉而顺流直下占南京都是必然的。

丁娴鹤先不说驱使湖南唐生智以倒赵恒惕、吴佩孚不得不以反上罪来征讨唐生智、这样湖南唐生智不得不投靠广州大本营的事,这件事情白崇禧一定会为蒋介石借来东风的,况且现在就显现出自己把蒋介石的脉把得如此之准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蒋介石用奉化口音的国语说道:“趁虚袭取武汉而顺流直取南京,这个,很好。师洪杨之技,这个,孙中山总理也曾写过一首诗,‘红羊’反其意而用之,以喻洪杨。月珍同志这番战略分析很不错,和白健生堪称一对璧人。”

丁娴鹤低头微笑不语,蒋还是拿出他孙中山嫡系的这个问题来显示。不过提到白崇禧,她不由自主地低头保持矜持而意味深长的微笑。

“月珍同志,听说你在白健生同意做北伐参谋长这件事情上出了不少力。白健生准备出任北伐的参谋长,李德邻的第七军也将出师北伐,你们云南呢?可准备为北伐如何出力?”蒋介石用奉化口音的国语继续问。

丁娴鹤抬起头来,坚定地说:“我们云南一致服从介公,介公之命,在所不辞!”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