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剧本 真爱

足球国王 收藏 0 86
导读:故事梗概   这是一部根据两对夫妇的真人真事揉合改编的剧本,描写的是中国姑娘尹修函和俄罗斯青年斯鲍尔动人的爱情故事。   中国姑娘尹修函天生丽质,是北方市艺术团的一名演员,她能歌善舞,是艺术团的台柱子。   远在俄罗斯的青年斯鲍尔是俄罗斯歌剧院的一名歌唱演员,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得到了一张北方艺术团的演出光盘,从光盘中他认识了尹修函,尹修函高亢嘹亮的歌喉和东方女性的美丽深深地到动了他,他不顾父母和热恋着他的女歌唱演员莎雅的反对,办了一年的签证,只身一人来到中国,找到了尹修函。经尹修函的介绍,艺术团团长出

故事梗概

这是一部根据两对夫妇的真人真事揉合改编的剧本,描写的是中国姑娘尹修函和俄罗斯青年斯鲍尔动人的爱情故事。

中国姑娘尹修函天生丽质,是北方市艺术团的一名演员,她能歌善舞,是艺术团的台柱子。

远在俄罗斯的青年斯鲍尔是俄罗斯歌剧院的一名歌唱演员,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得到了一张北方艺术团的演出光盘,从光盘中他认识了尹修函,尹修函高亢嘹亮的歌喉和东方女性的美丽深深地到动了他,他不顾父母和热恋着他的女歌唱演员莎雅的反对,办了一年的签证,只身一人来到中国,找到了尹修函。经尹修函的介绍,艺术团团长出于对经济利益的考虑,认可了斯鲍尔,让他在北方艺术团当了一名业余演员,并让尹修函教说着蹩脚中国话的斯鲍尔说普通话。

尹修函对工作是认真的,她热情地教斯鲍尔说普通话,并和他同台演出,两个人的成功演出,深得观众的喜欢,更进一步加深了斯鲍尔对尹修函的爱,有时,两人甚至一起共进晚餐。对于尹修函的热情,斯鲍尔误认为是尹修函对她有点意思,开始追求她。尹修函以两人的国度不同,两人的价值观和两国的风俗不同而拒绝斯鲍尔的爱情。然而,斯鲍尔不顾尹修函的反对,对她展开了更加猛烈的爱情攻势。

在鲍威尔强大的爱情攻势下,尹修函同意建立恋爱关系,但条件是必须经过爸爸妈妈的同意。当尹修函把斯鲍尔的事情和爸爸妈妈讲了以后,这对老夫妇决定先认识一下斯鲍尔。由于两国的风俗不同,斯鲍尔一到尹修函家里,就对尹修函的父母直呼其名,对尹修函的亲戚不闻不问,引起尹修函父母的强烈反对,第一次见面不欢而散。

面对尹修函父母的强烈反对,斯鲍尔毫不气泯,他再次来到尹修函家里,爬到窗户外面的空调主机上,扬言要是尹修函的父母不同意他们的婚事,就从十八层楼上跳下去。尹修函的父母吓坏了,好言相劝,勉强答应。斯鲍尔才从空调主机上下来,避免了悲剧的发生。

就在这时,斯鲍尔的签证到期了,他回到了俄罗斯。紧接着,尹修函的绝交信到了,说要和他分手,斯鲍尔处于深深的痛苦之中。

莎雅对于斯鲍尔的到来十分欢迎,她开始直白地追求斯鲍尔,但斯鲍尔对莎雅一点感觉也没有,一心想着尹修函,借一次俄罗斯歌剧院访华演出的机会,斯鲍尔再一次来到北方市艺术团,要找尹修函,可是尹修函避而不见。斯鲍尔为了能见到尹修函,在艺术团门口等了整整一天一夜。

尹修函被斯鲍尔的执着深深地感动了,两个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婚后,斯鲍尔完全担当起一个作丈夫的责任,他四处走穴挣钱,为尹修函买来车子、房子。

婚后第三年,就在他们憧憬着要个宝宝之时,尹修函突然得了尿毒症,她怕连累斯鲍尔,故意隐瞒病情并有意疏远斯鲍尔,想和他解除婚姻关系。斯鲍尔识破了尹修函的善意谎言,毅然为爱妻捐肾,挽救了尹修函的生命。

尹修函康复之后,决定要一个孩子。可医生告诉她,换肾的病人是不能生育的,想到斯鲍尔是那样的喜欢孩子,尹修函觉得对不起斯鲍尔。可斯鲍尔却说,我们可以不要孩子,只要我们两个人在一起,比什么都好。

在尹修函的坚持下,她冒着生命危险,在安全套上做了手脚,得以怀孕,怀孕后她又克服了种种困难,终于为斯鲍尔生了一个健康的宝宝。他们之间的爱情是奉献而不是索取,她充分体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


时间地点:

现代。北方市。


主要人物:

尹修函——中国人,二十五岁,艺术团演员,淑女端庄,天生丽质,能说能唱,会说相声小品,具有东方女性的传统美德。

斯鲍尔——俄罗斯人,二十八岁,艺术团演员,高大威猛,风流倜傥,能说会唱,会说相声小品,有责任心,对爱情执着。

尹本荣——六十岁,退休职工,尹修函的父亲。

刘玉梅——六十岁,家属,尹修函的母亲。

莎雅——俄罗斯人,二十六岁,热恋着斯鲍尔的女演员,具有欧洲女性的美丽。

团长——四十多岁,北方市艺术团团长。

谭忠德——二十五岁,北方市艺术团演员,尹修函的同事。

巴特洛夫——六十岁左右,斯鲍尔的父亲。

斯琴卡娃——六十岁左右,斯鲍尔的母亲。


1,夏天,剧院内 夜

剧场内坐着为数不多的观众。

报幕员:下面请我团优秀歌唱演员尹修函小姐和谭忠德先生为大家演唱《太阳岛上》

观众热烈鼓掌。

尹修函和谭忠德款款走上舞台,唱:明媚的夏日里,天空多么晴朗……

观众热烈鼓掌。

一曲终了。

观众热烈鼓掌。

尹修函、谭忠德谢幕。


2,斯鲍尔家门口日

莎雅按门铃。

斯鲍尔开门,不高兴地:(俄语)莎雅,你来干什么?

莎雅高兴地:(俄语)斯鲍尔,你不是喜欢东方艺术吗?看,我给你弄到一张中国北方艺术团的演出光盘。

随手从包中拿出一张光盘交给斯鲍尔。

斯鲍尔接过光盘,欣赏一下,礼节性地:莎雅,谢谢你。

莎雅俏皮地:斯鲍尔,人家好不容易把你喜欢的东西弄到手,然后又亲自送到你的手上,难道就不请我到你家里坐一会?

斯鲍尔无奈地:那好,请吧。

二人一同进门。


3,斯鲍尔家客厅日

斯鲍尔的父母在看电视。

斯鲍尔领着莎雅走进:爸爸妈妈,莎雅来了。

莎雅热情地:巴特洛夫先生,斯琴卡娃太太,您们好。

斯琴卡娃:你好,我的孩子。

热情拥抱莎雅。

巴特洛夫拥抱了一下莎雅:莎雅,你能来我们家我太高兴了,来,请你喝咖啡。

拿起一杯咖啡递给莎雅。

莎雅礼貌地接过:谢谢您,巴特洛夫先生。

巴特洛夫:不用客气,喝吧。

莎雅喝。

斯琴卡娃高兴地:莎雅,你越来越漂亮了。

莎雅:谢谢您的夸奖,斯琴卡娃太太。

斯琴卡娃:莎雅,你多大了?

莎雅:我二十六岁了。

斯琴卡娃:有男朋友了吗?

莎雅:还没有呢。

斯琴卡娃:不小了,该找了。

莎雅:不着急,斯鲍尔比我还大两岁呢,不是还没有女朋友吗?

斯琴卡娃着急地:是啊。

斯鲍尔把光盘放进DVD里。

莎雅:斯鲍尔,你等会儿再看好吗?咱们谈谈。

巴特洛夫和斯琴卡娃知趣地离开。

斯鲍尔操作着DVD:有什么好谈的?先看看光盘再说。

电视里出现了尹修函与谭忠德合唱《太阳岛上》的镜头。

斯鲍尔欣赏着,高兴地:太好了。

莎雅不屑地:东方的艺术有什么好的,能和我们的艺术相比吗?

斯鲍尔:是你不懂东方艺术的魅力,一旦弄懂了,你也会喜欢东方艺术的。

莎雅:什么喜欢东方艺术,我看你是喜欢东方女性吧?

斯鲍尔:对,你这句话说得对,我不但喜欢东方艺术,更喜欢东方女性。(他指着电视上尹修函的镜头)我和你直说了吧,我就喜欢这样的东方女性。

莎雅赌气地:你既然喜欢她,就直接去找她得了。

斯鲍尔还以颜色:你当我不敢?

莎雅柔情地:斯鲍尔,这些年难道你还看不出我是多么地爱你吗?

斯鲍尔: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莎雅:斯鲍尔,难道我不值得你爱吗?

斯鲍尔:莎雅,你是一个好姑娘,说句实在话,你非常值得我爱,值得我爱一辈子。但是,每当我从电视上看到东方女性那特有的魅力,心里就有一股说不出的冲动,就想找一个东方女性作为我的妻子,莎雅,放弃我吧,不要做傻事了,答应我,好吗?

莎雅:不,我决不放弃你,我相信,你总会有说‘我爱你’的那一天。

哭着跑出。

巴特洛夫和斯琴卡娃急忙走出来。

巴特洛夫:斯鲍尔,莎雅怎么哭着跑了?

斯鲍尔没好气地:谁知道?你不用管她。

斯琴卡娃:斯鲍尔,莎雅是个多好的姑娘,你应该对她热情点。

斯鲍尔盯着尹修函的镜头不放:妈妈,你不要烦我好不好?

巴特洛夫:斯鲍尔,你总喜欢东方女性,东方的姑娘是那么好找的?

斯鲍尔:爸爸,你少说两句好不好?

巴特洛夫,斯琴卡娃知趣地走开。


4,尹修函家客厅傍晚

刘玉梅摆好饭菜:小函,她爸,吃饭了。

尹修函和尹本荣从各自的卧室走出。

尹修函吃了一口菜:妈妈做的菜真好吃。

说完大口吃着米饭。

尹本荣喝了一口酒:小函,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尹修函:爸爸,晚上还有演出呢,快到点了。

刘玉梅:小函,你白天不是在团里演出了一整天了吗?怎么晚上还有演出?

尹修函:妈妈,是朋友约我到别的剧场演出,我要挣好多钱,你们俩就我一个女儿,我要挣钱养活你们。

尹本荣:小函,咱家的钱是不多,但也够用的,你不用那么辛苦。

尹修函:爸爸,你看看咱家的房子,又破又小,再说,咱们家还没有车子,我要靠我的努力挣好多的钱,买一部轿车和大大的房子,让你二老过一个幸福的晚年。

尹本荣端着酒:我的小函真是个孝顺的女儿。

尹修函撒娇地夺过酒杯:爸爸,我替你喝了吧。

一饮而尽。

尹本荣笑着:这孩子——

刘玉梅:这孩子,随根儿。

尹修函:爸爸妈妈,我走了。

拿起背包飞出门去。

尹本荣刘玉梅叮嘱:小函,慢点儿——

门外传来尹修函的声音:知道了——

哼着歌下楼。


5,斯鲍尔卧室夜

电视里播放着尹修函唱歌的镜头,声音放得挺大。

后面出现了中国北方市艺术团的字样。

斯鲍尔拿过地图,寻找北方市的地理位置。

然后,又重新播放尹修函的镜头。

斯鲍尔躺在床上,十分关心地欣赏着。

门敲响,传来斯琴卡娃的声音:(俄语)斯鲍尔,可以进来吗?

斯鲍尔:(俄语)妈妈,请进。

巴特洛夫和斯琴卡娃进来。

斯琴卡娃:儿子,时间已经很晚了,别看了,早点睡吧。

斯鲍尔坐起:爸爸妈妈,我突然想去中国。

巴特洛夫:斯鲍尔,你要去中国干嘛?

斯鲍尔:我——

斯琴卡娃:儿子,你说呀。

斯鲍尔:我要去——

巴特洛夫指着电视:是不是要去见这位中国姑娘?

斯鲍尔:是的,爸爸。

斯琴卡娃着急地:不行,儿子,你从来没到国外去过,我们不放心。

斯鲍尔:妈妈,有什么不放心的?中国的治安很好,很安全的,我都二十八岁了,会照顾自己的,绝对没事的。

斯琴卡娃:那我们也不放心。

巴特洛夫:儿子,你真的想见这个中国姑娘?

斯鲍尔:是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