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罗斯传奇

596400 收藏 1 1304
导读:背景:索罗斯可称是当今世界上最富传奇色彩、最具个人魅力的超级金融大亨。   30年来,他纵横全球金融市场,操作避险基金,狙击英镑、泰铢、港元,进出各国股市,斩获甚丰,成为全球知名的亿万富翁。   近几年来,索罗斯已减少了运营基金的工作,较多地致力于慈善事业。

索罗斯传奇:

背景:索罗斯可称是当今世界上最富传奇色彩、最具个人魅力的超级金融大亨。

30年来,他纵横全球金融市场,操作避险基金,狙击英镑、泰铢、港元,进出各国股市,斩获甚丰,成为全球知名的亿万富翁。

近几年来,索罗斯已减少了运营基金的工作,较多地致力于慈善事业。

1

因为动乱的关系,石油股的市场变得很热络,索罗斯利用他在英国建立的关系匆忙入市

1956年,26岁的索罗斯横渡大西洋到达美国时,心里有一个明确的计划。他要在华尔街工作整整五年,不多不少,预估这段时间足以让他储蓄50万美元,再以这笔钱回到英国,以独立学者的身份研究哲学。他回忆说:“这是我的五年计划,因为我并不特别喜欢美国。”

他像很多人一样,去美国纯粹是为了那里提供的经济机会。他搬到皇后区跟哥哥同住,而且几乎立刻就开始到梅尔公司工作。不久后,他在曼哈顿的河滨大道找到了一栋两房的公寓,往北走几条街就是哥伦比亚大学,东边是哈莱姆区,索罗斯每天搭地铁到华尔街上班。

梅尔公司不是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会员,它的功能类似柜外交易的交易商。索罗斯负责外国证券的套利交易,基本上像在伦敦时一样,负责交易黄金股和石油股。而套利交易在梅尔公司的业务中,所占的比率并不大。

但是,在索罗斯到达后不到一个月,他的运气来了,当时爆发苏伊士运河危机,变成流血冲突。在这一年夏季稍早的时候,埃及总统纳塞尔把苏伊士运河国有化,从国际共有、民间出资的股份有限公司手中,夺取运河的控制权,到了8月,纳塞尔把英国石油官员驱逐出境。10月下旬,以色列对埃及发动闪电攻击,夺取加沙走廊和几乎全部的西奈地区。英、法两国趁着埃及战败,也对埃及发动空中攻击,重新控制运河区,一直到联合国强迫英、法两国撤退,并且成立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为止。

虽然外交运作迫使欧洲侵略者撤退,但沉船和运河水闸受损却使得整个苏伊士运河无法通行,航运公司的油轮运输石油时,被迫走比较长、成本比较高的航线。因为动乱的关系,石油股的市场变得很热络,索罗斯利用他在英国建立的关系匆忙入市。他寻找欧洲市场的机会,取得出售股票的承诺,再把求售的股票,刊列在经纪商之间流传的柜外交易行情表上。经纪商会代客户打电话买卖,行情则经常每分钟都在变动。

从专业上来说,这段期间对新来乍到的索罗斯,是积极创造绩效的时候,因此他除了走路来回地铁站之外,没有太多时间探索新环境。

1957年1月17日,他父母和其他匈牙利难民搭船来到美国,将近十年没有见过父母的索罗斯因为太忙了,所以没有去码头接船,去接船的是他哥哥。然后他父母进入一处紧急难民处理中心,三天后,也是他哥哥去把他们接出来,带到自己住的公寓。他母亲体谅地说:“他太忙了,所以我们只好等他。”最后他终于现身,并且把父母接到河滨大道跟他同住。他母亲说:“我们跟他同住了三年,他搬到客厅的沙发上,我们住卧房。”

毫无疑问,全家团圆一定让索罗斯刻骨铭心。只不过在三个月前,他来到美国时,还肯定地认为铁幕会让他跟父母继续分隔两地,然后奇迹出现了。经过多年分别后全家首度团圆,让索罗斯非常快乐,他觉得跟父母同住犹如天赐恩典;可是他们到达时,他居然没有去接他们,索罗斯说:“我很忙,正在做交易,一天都不能错过,真的一天都不能错过。”

2

有时候,我会梦到刚刚叫进的股票上涨,有时候醒来时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先前做过什么、梦到什么.

事实上,由于纽约和欧洲的时差,他连一夜都不能错过,而且几乎是一天24小时都在忙。他会收到由五个数字组成的暗码电报,用暗码的目的是为了节省电报费,数字代表股票的名称、数量和价格,是经由美国无线电公司或法国电报公司发来,而电报公司的收报员会打电话给他。

“我清晨四点半醒来,这时正好是伦敦早上九点半,然后大概每一小时我会睡一下,再拿起电话,听数字,决定是否买进。我可能回电报叫进后再回头睡觉。有时候,我会梦到刚刚叫进的股票上涨,有时候醒来时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先前做过什么、梦到什么。”接着等纽约白天的交易时间开始,他就会把夜里买进的股票,向买主推销。

最后,中东紧张局势缓和下来,狂热的石油股交易也冷淡下来。这时索罗斯在梅尔公司柯恩(PaulCohn)的帮助下,设想出一种新市场。他回忆说,他的第一次尝试跟加拿大的北班铀矿(NorthspanUranium)公司有关。这家公司要筹资开发新矿场,于是就发行可转换认股权债券,经过一段期间后,认股权可以转换成公司股票。索罗斯想出方法把债券卖给客户,客户再交还一种凭证,保证在转换期间交出股票,让债券和认股权分开交易,这样就为认股权凭证创造了一个市场。

这段期间里,他认识了现任史蒂恩斯(BearStearns)公司的执行长葛林柏格(AlanC.Greenberg)。1957年时,葛林柏格才28岁,掌管大券商贝尔·史蒂恩斯公司的套利部门。索罗斯会定时拿起专线电话,跟葛林柏格通话,讨论自己的构想。如果葛林柏格喜欢索罗斯的构想,两家公司就会一起买进。

史培利·兰德(SperryRand)公司发行附认股权公司债时,认股权不太热门。索罗斯告诉葛林柏格,如果他们两个人销售债券,将来会变成很有价值的认股权,因此他们一起买进这种债券,再把债券卖掉。卖给他们买债券的投资者纯粹只操作债券,不了解股票,更不知道认股权是什么,但乐于用极低的价格脱手,让索罗斯和葛林柏格买走。结果认股权变得很有价值,他们就开始交易认股权凭证,大大地赚了一笔。

此后,他们两个人就定期一起讨论事情,大部分是用电话联系,偶尔会共进午餐。葛林柏格说:“他总是在工作。我马上就知道他与众不同,他有非常多惊人的构想,而当时根本没有什么研究人员或分析师,那时我们把这种人叫做统计人员,贝尔·史蒂恩斯公司也只有一位,他们作出的研究大部分是取材自报纸。

索罗斯把他的构想跟我分享,是因为就一个年轻人来说,我有相当大的购买力,而我认为梅尔公司没有给他多少信用额度。在史培利·兰德公司一案之后,他又提出做横越加拿大油管(TransCanadaPipeline)公司的认股权交易,结果这个案子变成一笔很大的交易。他跟我提出这个案子时,我对该公司毫无了解,但是,你也不需要了解。”

3

尽管事业很成功,他还是十分寂寞

索罗斯回想起那段日子,在北班铀矿公司的案子后,他把重心放在其他铀矿公司的认股权和认股权凭证上,然后把同样的方法用在天然气公司。索罗斯说:“点子虽然是我想出来的,柯恩其实也功不可没,因为认股权凭证是他发明的。但是,他年纪太大,不能承受那种压力,已经不适于交易,所以就由我来负责。”

除了跟贝尔·史蒂恩斯公司合作外,索罗斯在横越加拿大油管公司一案中,也找到一个特别大的客户,就是伦敦的华宝(S.G.Warburg)公司。

“我当时很发,”索罗斯说,“我跟每一家著名的公司都建立起关系,摩根士丹利司还变成我的固定顾客,他们让我完成初次的重大突破。我拜访过他们,他们恭维我对他们公司的助益多么大。我觉得自己已经迅速打进华尔街的核心,清楚记得二三十家华尔街大券商的电话号码。”

索罗斯变得越来越有信心,他在伦敦卖不掉小礼物时,觉得自己是失败者,现在他觉得自己跟摩根士丹利、库恩·罗伯(KuhnLoeb)和华宝之流的大券商交易,也让小小的梅尔公司成为上得了台面的业者。他的薪水跟着业绩而增长,虽然他不记得当时赚多少,反正已比他的五年计划超出不少。他说:“有生以来,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成功。”

尽管事业很成功,他还是十分寂寞。他会去看匈牙利裔的朋友,跑到康涅狄格州的新加拿大去看哥哥,夏天会到长岛,但还是跟一些匈牙利裔的朋友交往。他不太跟业务上的朋友社交,一生中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这样。“从一开始,他就不让事业和社交生活混为一谈。”葛林柏格说。他和索罗斯虽然彼此欣赏,却从来没有交往过。

独眼的人

梗概:在人人都是瞎猫的时代,索罗斯自称是独眼的人,他走在热潮的前端。

他是第一个发现德利银行,也是第一个发现安联保险公司的人。

4

在梅尔公司工作三年后,他心也变得有些浮动,隐隐约约有异动的念头,但化为行动却是相当突然的事

同时,索罗斯的父母亲也试图自行发展,但最终没有成功。到了第三年夏天,索罗斯开始在汉普顿海滨租了一间海滩别墅,买了一部庞蒂克汽车,周末会和女朋友安娜丽丝一起到海滩别墅共度,两人不久之后就结婚了。平常上班的日子里,海滩别墅就归索罗斯的父母使用。

索罗斯很少看电视,美国过去四十年最风行的连续剧名字或喜剧场景,他都说不出来,家人说他几乎不看棒球或橄榄球赛。但是他仍保持对特定运动的兴趣,也很快在中央公园网球场和室内游泳池,找到热爱的运动项目,此外也继续滑雪。

索罗斯的父母继续寻找自己能够做的事情,他们都已归化美国。他父亲较难适应美国的生活,母亲则轻松地融入美国的生活,英语也比较好。她会去逛博物馆、看望流亡美国的艺术家,最后还到福罕大学注册,上艺术、心理学和宗教方面的课程。

索罗斯和安娜丽丝搬走后,还常常来看父母亲,也花了一些时间研读哲学论著,只是从来没有把这些书拿给别人看;但是,大部分时间里,他都是忙着做交易。在梅尔公司工作三年后,他已经大幅超越了自己的五年计划目标,心也变得有些浮动,隐隐约约有异动的念头,但化为行动却是相当突然的事。

有一天,梅尔先生把他叫进办公室,质问他的业务决策。索罗斯说:“他的口气不严厉,但是他问我为什么有这些壳牌公司的仓位?我觉得这一点跟他无关,因为我一直觉得自己在负责,我建立了优异的纪录,他这样质疑让我讨厌到了极点,所以决定离开。”

他毫无困难地就在威特海姆公司(Wertheim&Co.)找到新职,这家公司,在1917年创立,比梅尔公司大,也比较富有。而且威特海姆公司和梅尔公司不同,是纽约证券交易所会员公司,这表明索罗斯不必再通过公司外的经纪商进行交易。他觉得自己走对了方向,29岁的他现在担任外国交易部门主管的助理。这时候,欧洲煤钢共同体已经成立了七年,欧洲联盟的观念浮现。

不管这种想法多么不可能、多么不成熟,却激起一股购买欧洲股票的热潮,盛况甚至超过石油与黄金股票的国际市场,这又为索罗斯带来新的机会,而他懂得紧紧抓住。他现在不再只是交易员了,名片上增加了分析师的头衔,在他看来,这样确实是向前推进了一步。索罗斯说:“这个工作有趣多了,我变成了欧洲证券专家。”

“我所做的事情,”索罗斯说,“是研究欧洲公司的信息,设法确定这些公司的价值。”当时整个欧洲的企业不像美国公司一样依法披露相关信息。“一切都很不透明,你必须运用想象力,去猜测一家公司的真正价值。”

有时候,他必须根据公司的报税资料回溯计算,才能得知公司拥有的资产,是否远超过草草写就的年报。他也开始拜访上市公司,这个做法当时还很罕见。“我经常是第一位去拜访经营阶层的人。”他英文、法文都说得很好,匈牙利文当然不是国际语言,但是,同样说匈牙利文的人总是觉得特别亲近,彼此也比较会分享信息和闲话。

5

当时美国大概只有三个人有系统地研究欧洲证券,他就是其中一位。他说自己就像独眼的人在瞎子王国中称王

他最初发掘的便宜货之一是德利银行(Dresdner Bank)。他从研究得知,德利银行拥有极庞大的德国产业股投资组合,“我指出这个投资组合的价值远超过德利银行的市值,因为没有人注意这些持股的隐藏价值。你当然可以买西门子、拜耳或很多其他公司的股票,但是,如果你用低价购买德利银行的股票,就能够买到西门子、拜耳和很多其他公司的庞大投资组合。”

结果买进德利银行变成他的重大成就。接着,索罗斯在1960年,又研究德国的保险公司,发掘出更为庞大的隐藏资产。索罗斯计算后发现,安联保险公司投资组合中的股票,价值是安联公司股票市值的三倍。事实上,安联公司流通在外的股票,只占股票发行数量的三成,其余股票都被德国企业集团锁住,作为交叉持股。他说:“德国各家银行持有保险公司的三成股权,保险公司又持有各银行的三成股权,而且有些保险公司还持有其他保险公司的股权,形成相当混乱的交叉持股现象。”

对安联和其他保险公司的研究,为他带来另一次胜利,就像处理德利银行的报告一样,他不只是写出自己的研究结果而已,还拿去给有钱的大客户看,取得他们的订单。现在他全力施展,身兼分析师、业务员和交易员。进入威特海姆公司不到一年,他就赢得大量的资金以及重要的客户,德瑞福斯基金(Dreyfus Fund)和摩根银行就是两家最大的客户。要接触这些客户并不很困难,他提出的报告是根据旅行考察得到的,研究深入、写得又好,让人印象深刻,至少以当时的标准来看,的确如此。不过多年以后,他回顾这些报告,不免觉得实在粗略。当时美国大概只有三个人有系统地研究欧洲证券,他就是其中一位。他说自己就像独眼的人在瞎子王国中称王。

1961年圣诞节前不久,他去拜访摩根银行的重要主管凯斯(Jack Cath)。凯斯是荷兰人,过着奢侈逸乐的生活。那年夏天,索罗斯曾经到凯斯在南安普顿的海滩别墅拜访过。而那年冬天索罗斯再去看凯斯时,他正在写跟安恒-慕尼黑(Aachne Munchne)集团有关的报告。这家德国保险公司也是持有众多隐藏交叉持股的金库,索罗斯告诉凯斯,他判断这家公司的股价只有实际价值的几分之一,还说圣诞节假期结束后,他会把报告写出来。凯斯说:“为什么要等到你做好报告,我们不能立刻就买进吗?”

凯斯的回答让索罗斯很高兴,凯斯只是因为索罗斯这样说,就大买安恒-慕尼黑保险公司的股票,从某一个观点来说,这是索罗斯到那时为止最风光的时候。他说:“有摩根银行作后盾,我已经能够推动市场,这样真的会让年轻人得意忘形。”

索罗斯从四年前来到美国之后,开始创造了一连串没有中断的佳绩,一次又一次获得成功,也加强了他的信心,推动他进一步提升。他说:“我当时做事情有点凭直觉,我看着数字就能有所感觉。我从来没有学会如何分析一家公司,我的意思是我没有正常分析师拥有的分析技巧。事实上,主管官署推动证券分析师执照时,我逃避了一阵子后才终于坐下来参加考试,每一个能够想象到的科目我都没有通过。就我所知,执照要六七年后,才会变得真正要紧,到时我不是远远超过这个层次,就是已经变成了失败者。无论如何,到时候都不需要执照了。”考试失败并没有打击他的信心,而当时欧洲热潮正盛。索罗斯说:“我走在热潮的前端,我是第一个发现德利银行,也是第一个发现安联保险公司的人,此外也发现若干制约公司。我成了引领风潮的人,是个大胆的年轻人,知道自己的力量。”但是,他也有失去大胆、沉着的一刻。有一次,他应邀到匹茨堡,对美隆银行(Mellon Bank)邀请的一批人说明欧洲股票。进入会议室后,主持人告诉他,围着会议桌坐着的人代表80亿美元的资金。索罗斯说:“这一点让我相当震撼,使我说不出话来,于是我只好说:‘啊!对不起,我真的没有办法说话,你们得问我问题,我根本没有办法说明。’”

1961年是索罗斯原定五年计划结束的时刻,他原本希望赚到50万美元,然后全副精神就要奉献在哲学上,如今他已经超越了期望。但是,他的愿望也随之改变,精研哲学的雄心没有消失,但是已经没有这么迫切了。

他和安娜丽丝搬到雪利顿广场的一栋公寓,过着舒适的生活,但是这样的生活根本不会超出他们的负担能力。同时,他们也在南安普顿买下三英亩的地,盖自己的夏天别墅。以他们的财力,足可在这一大块地上加盖一座游泳池,结果他们却宁愿用名家的雕刻,塑造出花园胜景。

他们的长子罗伯特出生后,海滨别墅变成了跟当年鲁帕岛意义相去不远的地方。但是,索罗斯的社交生活比父母亲贫乏多了,他总是在工作。热爱的游泳一直持续不断,只是网球变成了新欢,他加入新成立的东安普顿网球俱乐部,也尽量定时打网球。

1961年圣诞节前不久,他去拜访摩根银行的重要主管凯斯(Jack Cath)。凯斯是荷兰人,过着奢侈逸乐的生活。那年夏天,索罗斯曾经到凯斯在南安普顿的海滩别墅拜访过。而那年冬天索罗斯再去看凯斯时,他正在写跟安恒-慕尼黑(Aachne Munchne)集团有关的报告。这家德国保险公司也是持有众多隐藏交叉持股的金库,索罗斯告诉凯斯,他判断这家公司的股价只有实际价值的几分之一,还说圣诞节假期结束后,他会把报告写出来。凯斯说:“为什么要等到你做好报告,我们不能立刻就买进吗?”

凯斯的回答让索罗斯很高兴,凯斯只是因为索罗斯这样说,就大买安恒-慕尼黑保险公司的股票,从某一个观点来说,这是索罗斯到那时为止最风光的时候。他说:“有摩根银行作后盾,我已经能够推动市场,这样真的会让年轻人得意忘形。”

索罗斯从四年前来到美国之后,开始创造了一连串没有中断的佳绩,一次又一次获得成功,也加强了他的信心,推动他进一步提升。他说:“我当时做事情有点凭直觉,我看着数字就能有所感觉。我从来没学会如何分析一家公司,我的意思是我没有正常分析师拥有的分析技巧。事实上,主管官署推动证券分析师执照时,我逃避了一阵子后才终于坐下来参加考试,每一个能够想象到的科目我都没有通过。就我所知,执照要六七年后,才会变得真正要紧,到时我不是远远超过这个层次,就是已经变成了失败者。无论如何,到时候都不需要执照了。”考试失败并没有打击他的信心,而当时欧洲热潮正盛。索罗斯说:“我走在热潮的前端,我是第一个发现德利银行,也是第一个发现安联保险公司的人,此外也发现若干制约公司。我成了引领风潮的人,是个大胆的年轻人,知道自己的力量。”但是,他也有失去大胆、沉着的一刻。有一次,他应邀到匹茨堡,对美隆银行(Mellon Bank)邀请的一批人说明欧洲股票。进入会议室后,主持人告诉他,围着会议桌坐着的人代表80亿美元的资金。索罗斯说:“这一点让我相当震撼,使我说不出话来,于是我只好说:‘啊!对不起,我真的没有办法说话,你们得问我问题,我根本没有办法说明。’”

1961年是索罗斯原定五年计划结束的时刻,他原本希望赚到50万美元,然后全副精神就要奉献在哲学上,如今他已经超越了期望。但是,他的愿望也随之改变,精研哲学的雄心没有消失,但是已经没有这么迫切了。

他和安娜丽丝搬到雪利顿广场的一栋公寓,过着舒适的生活,但是这样的生活根本不会超出他们的负担能力。同时,他们也在南安普顿买下三英亩的地,盖自己的夏天别墅。以他们的财力,足可在这一大块地上加盖一座游泳池,结果他们却宁愿用名家的雕刻,塑造出花园胜景。

他们的长子罗伯特出生后,海滨别墅变成了跟当年鲁帕岛意义相去不远的地方。但是,索罗斯的社交生活比父母亲贫乏多了,他总是在工作。热爱的游泳一直持续不断,只是网球变成了新欢,他加入新成立的东安普顿网球俱乐部,也尽量定时打网球。

重起炉灶

梗概:索罗斯在哲学之路上走到死胡同,于是他决定改变方向,重操旧业进入他并不熟悉的美国证券行业。

自己的方向,并教导自己如何投资。”他也在这个系统里建立了控制机制,用来比较风险、成长和不同领域的报酬率。他表示:“我建立了一个跟经纪人联络的工具,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可以让我在理念上得到回馈。”

在新计划的激励下,索罗斯越来越热心。他在纸上记录自己不断出现的想法,而且写出每一个投资决定的原因,然后撰写月报,追踪投资绩效,并且把月报发给旧客户,重新建立原有的关系。

有一阵子,他对货运业很有兴趣,因此在16格中有4格填了货运公司,在很短的期间内,他就变成了货运股的专家。索罗斯说:“新顾客开始打电话来,而我则开始得到更多的回馈。大家问我问题,迫使我测试和改善自己的构想。”

这个模范账户在1967年的获利良好,于是安贺·布莱施洛德公司决定把这个账户改名为第一老鹰基金,并开放给公司的客户购买,由索罗斯担任经理人。

这个基金设立时,资本额为300万美元,索罗斯父亲为家族设立的信托基金是原始的投资人之一,索罗斯也把自己的钱放在基金里,开始他后来为别人、也为自己投资的事业。

这个基金强劲成长。1969年,索罗斯还在安贺·布莱施洛德公司时,设立了第二个基金双鹰基金,资本额为400万美元。这个基金与第一老鹰基金不同,它不是共同基金而是避险基金,这表示索罗斯能够采用更广泛的投资方法和策略。

7

当时,避险基金的资产规模不到20亿美元,25年后,它的规模已达到2000亿到3000亿美元

避险基金从1949年开始出现,当时一位叫琼斯的人创立了第一支避险基金。他开创了在同一种产业中,用不同公司股票的多头与空头仓位互相抵消的方法,基本理念是:同时做空与做多,就能够避开整个产业总体因素造成的风险,同时可以从逆势表现优异的特定公司中获利。

琼斯认定,同时拥有多空仓位,可以提高报酬率,也同时降低暴露在市场的风险。这种基金因为拥有降低风险的特质,所以叫做避险基金。

除了这个特质之外,琼斯的构想让基金经理人可以大幅扩张自主性,这个特点也是避险基金越来越风行的原因,尤其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市场飞跃上升的时候。更重要的是,避险基金的形式是私人合伙结构,可以不受政府的限制和监督。

共同基金经理人受政府法规的限制,只能投资经理人认为价值会上涨的股票,避险基金经理人则可以从事更复杂的交易,做多和做空,而且超脱股票的领域,投资商品、外汇、债券和其他资产。因为没有政府的监督或限制,避险基金能够借贷大量的资金,因而可以用相当小的资金,做庞大的交易。

60年代中期时,这些基金还相当怪异,基金公司数量相当少,控制的资产估计不到20亿美元。25年后,避险基金已经多到几千支,规模据说已达到2000亿到3000亿美元。读者无意间都可以在财经版上,看出最著名的避险基金和经理人。

索罗斯多年来已经熟悉避险基金的观念。他在威特海姆公司工作时,曾经跟琼斯的公司打过交道,发现管理避险基金的自主性对他非常有吸引力。索罗斯说:“其中没有任何限制,你可以放空,可以做多,可以用融资,可以尽情自由发挥。”

除了自主性之外,双鹰基金和第一老鹰基金都是在海外注册的基金,只限于在美国拥有免税地位的外国人投资。

双鹰基金迅速壮大,索罗斯的精力和信心也急速提高。在这段期间里,他开始把过去的哲思和金融市场的策略性概念结合。他说:“这时我开始运用自己的盛衰反射理论,我的哲学有了实际用处。”

古典经济学家和市场参与者长期坚持说,市场总是正确的,但索罗斯认为根本不是这样,市场始终只是不完美地反映经济活动。索罗斯也根据过去的一个观念,断定自己以前探索人类经验时所指出的动力,也会表现在股价上,就像他后来在《金融炼金术》(TheAlchemyofFinance)一书中所解释的一样,“股价并非只是被动地反映,而是决定股价与公司前途过程中的主动因素。”

总而言之,这些从索罗斯过去思想中引用的因素,形成了他对盛衰循环反射性分析的基础。索罗斯写出一些名言,例如:“市场总是偏向一边或另一边”和“市场可以影响市场所预期的世界”。他从其中分析出三个环环相扣的变量。

第一个是基本趋势。基本趋势就是影响或造成股价变动的趋势,这种变动可能被投资人看出来,也可能在没有人察觉的情况下运作。第二个因素是主要偏差,主要偏差表现在股价的涨跌上。第三个因素是股价本身。索罗斯指出,股价由另外两个因素决定,但是同时也会影响基本趋势与主要偏差。

三个因素处在彼此动态摩擦的状况下,互动时会不断地改变价值。在某些情况下,彼此可以互相增强,先向一个方向强力波动,然后再向另一个方向波动,这就是他所说的盛衰形态。能够快速辨认出这种形态的人,就会有绝佳的机会。

8

索罗斯的思想越来越复杂,而且具有原创性

这个理论并非总是很容易了解,有时候,这个理论似乎简单而明白,就像泡沫最后会破裂的说法一样,平凡无奇;有时候却又难以理解,互相矛盾。

索罗斯在《金融炼金术》这本书中,承认很多投资人长久以来就了解盛衰循环。但是从几乎可以自我证明的观察中,索罗斯的思想越来越复杂,而且具有原创性。就像他指出,很多高明的投资人受到既有的错误观念误导,认为股价只是反映若干基本现实,本身不是主动的因素;股价是历史程序中的反应和刺激,投资人忽略这一点,会错失有价值的信号,反应远比他慢,这就是他掌握优势的地方。

他在60年代的集团企业热潮中,第一次大规模把理论有系统地运用在实务上,让他能够在热潮上升和消退时都赚钱。后来他解释说,兴盛时期开始后,很多公司知道如何透过并购创造每股盈余增长。他断定这种基本趋势已经开始,因为很多高科技国防承包商知道,他们靠冷战时期国防预算大增而刺激的惊人增长率,不可能永远维持下去,于是就靠着并购其他公司,作为避险手段。

这种方式的扩张促成了高增长和盈余增长,出乎大家预料,于是更多公司跟进,采用这种手段。市场反应热烈,让推动并购的公司股价上涨,每股盈余也到了失衡的地步,这样就变成了流行偏见。流行偏见受基本趋势强化,这两种因素又刺激集团企业股价上涨,进一步推升了偏见和趋势。

大厂商并购比较差的公司,导致每股盈余增长时,大家就学习这种行为,导致若干差劲的公司也追求并购。新会计技巧的发展以及基金经理人推波助澜,使这种流行偏见进一步加强。

对索罗斯来说,这些都不足为奇,他写道:“世界照着我描写的程序发展,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这种热潮的基础是错误的观念。为了维持动力,并购规模越来越大,到达极限后就会结束。最后,这种程序会逆转,每股盈余主导股价的力量逐渐消失,集团企业的繁荣就走向衰退之途。”

在很多年后解释这个事实并不困难,在财务上也不会获利,但是索罗斯当时就看出这一点。他评估相关股票的走势图时,看出线型多么类似他自己的基本模式。他很早就看出当时的发展和未来的走势,因此利用机会在并购热潮发展到高峰时,放空已经到达顶点的股票,获得丰硕的利润。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