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四章 中国人的介入——清川江战役 第一节风云起,波澜急 ——两个战略方向的选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全国各民主党派、政治团体和各行各业人民群众也纷纷发表谈话和声明,举行了全国规模的、声势浩大的群众抗议示威活动。 当朝鲜战争爆发时,新中国建国伊始,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主力还分布在国土四周,其第一野战军尚在进军新疆的途中;第二野战军正挺进在大西南的群山里,准备进入西藏;第三野战军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全国各民主党派、政治团体和各行各业人民群众也纷纷发表谈话和声明,举行了全国规模的、声势浩大的群众抗议示威活动。

当朝鲜战争爆发时,新中国建国伊始,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主力还分布在国土四周,其第一野战军尚在进军新疆的途中;第二野战军正挺进在大西南的群山里,准备进入西藏;第三野战军正在东南沿海与国民党军进行着争夺岛屿的作战;第四野战军在一个月前刚刚结束了解放海南的战役。内忧外患、百废待举的新中国就其国力而言,完全无意、也无力打一场对外战争,但战争的脚步却逼近了新中国……

在那非常岁月里,中共中央极其审慎地研究了中国的周边形势,认为除了朝鲜和台湾海峡外,南方的越南也出现了现实威胁,美国除大力加强对法军的支援外,还有直接介入的迹象。也就是说,有三把尖刀同时指向中国的头、胸、腹三处。

拿破仑曾说:“不要做任何你的敌人想要你做的事情 ——理由很简单,因为你的敌人想要你这样做。”

后来在1958年2月,周恩来曾在志愿军干部大会上解释中共中央的政策:


“我们和美帝国主义的较量是不可避免的,问题就看选择在什么地方。这个当然是决定于帝国主义,但同时也决定于我们。帝国主义决定在朝鲜战场,这个对我们是有利的,我们也决定来抗美援朝。现在我们想一想这三个战场,大家就会懂得,不论从哪条来说,如果在越南作战,更不要说是在沿海岛屿作战了,那就比这里困难的多了。”


毛泽东早就有一句名言:“扫帚不到,灰尘照例是不会自己跑掉的!”对内对外该说的都说了,抗议示威也搞过了。但帝国主义侵略者可不是靠讲话和抗议就能赶走的!

毛泽东狠狠捻碎了手中的香烟,大手一挥,对工作人员道:“通知恩来和政治局各位同志,准备开会!”

全国大陆虽然已经基本解放,但中国百年积弱,百废待兴,以新中国当时的各项条件,南、北两个重要的战略方向只能择其一而从之。虽然对外宣传、抗议、示威规模宏大,解放军海、陆、空三军指战员也誓以充分的准备,为争取解放台湾而斗争,但在内部指示中,中共中央不能不承认:目前人民解放军没有与美国人的现代化海空军在海上进行较量的可能性,形势的变化给我军的渡海作战增添了极大的变数。

不过,刚刚经历过长期的艰苦曲折战争考验的中共中央领导人并没有乱了阵脚,毛泽东曾经设想了最坏的局面,即美国纠集蒋介石集团一起进攻大陆,但毛泽东坚信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有二十三年经验的党和军队是不怕的”。周恩来把中共中央的态度概括为八个字:“惧无根据,喜不麻木。”

1950年7月6日,中共中央、毛泽东果断决策,调整国防战略部署,组建东北边防军,将国家的主要军力、物力北移,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而把渡海作战“打台湾的时间往后推延”,实际上是无限期推迟。

国家战略能力的要旨是战略力量要和战略目标相匹配。拿破仑到最后失去了这种能力,搞大陆封锁,以有限的国家战略能力与整个欧洲作对,结果他失败了。而德国首相俾斯麦科学地分析并且合理利用了国家战略能力,所以德国统一了……

在会议上,毛泽东提议让周恩来牵头组建东北边防军,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深知周恩来的军事才华,会议没有任何异议,一致通过。

同日,周恩来代表我国政府致电联合国秘书长特里夫﹒赖伊并转安理会各会员国,指出:6月27日联合国安理会非法通过的关于朝鲜问题的决议,“是支持美国武装侵略、干涉朝鲜内政和破坏世界和平的”,它违反了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不得授权联合国干涉在本质上属于任何国家国内管辖之事件这一重要原则,从而“大大破坏了联合国宪章”。同时指出:“这一决议是在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苏联两个常任理事国参加下通过的,显然是非法的。”

第二天,7月7日下午二时,周恩来即在中南海居仁堂主持召开了国防会议,讨论朝鲜局势和保卫国防问题。这是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会议,居仁堂内将星闪烁。参加会议的有:


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代总参谋长聂荣臻、中南军区司令员林彪、中南军区第三政委谭政、总政治部主任罗荣桓、总政治部副主任兼空军政委肖华、总参作战部部长李涛、总参情报部部长李克农、总后勤部部长杨立三、军训部长萧克、空军司令员刘亚楼、海军司令员肖劲光、装甲兵司令员许光达、军委铁道部部长滕代远、炮兵第一副司令员万毅、东北军区后勤部部长李聚奎、广东军区副政委赖传珠、西南军区参谋长张经武、山东军区政委傅秋涛、四野特种兵副司令员苏进、东北军区副参谋长贺晋年、中南军区第二参谋长赵尔陆等人,军委作战局的张清化、雷英夫等也出席了会议。


仅从与会者的名字便可以想见会议阵容的强大和会议内容的重要。

会议仅用了三个小时就解决了东北边防军所辖部队、人数、指挥机构设立、领导人选配置、政治动员、后勤保障、车运计划与兵源补充等一系列问题。由于事关重大,会议没有匆忙地做出最后决定,而是责成有关单位负责人进一步考虑商议后,在下次会议上再研究决定。周恩来当夜即整理出会议报告送交毛泽东,毛泽东立刻审阅了报告,一字不改随即批复:“同意,照此实行。”批复时间竟是当夜二十四时!

7月10日,周恩来又一次主持召开了国防问题会议。根据会议讨论、反复修改,中央军委于7月13日正式作出了《关于保卫东北边防的决定(草案)》,决定组建东北边防军,担负保卫东北边防和在必要时援助朝鲜人民军的任务。任命粟裕为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肖劲光为副司令员,肖华为副政治委员,李聚奎为后勤司令员。调集四个军三个炮兵师限7月底前在安东、辑安、本溪完成集结。《决定》经周恩来反复推敲定稿后上报,同日,毛泽东审阅了这个《决定》,又是一字未改,批复:“同意。”

后来据冷战史专家沈志华教授、香港中文大学李丹慧查证:


1950年7月7日和10日,根据毛泽东的提议,由周恩来主持,中央军委召开了第一次国防会议,做出了《关于保卫东北边防的决定》,拟抽调四个军、三个炮兵师和三个空军团共25﹒5万人组成东北边防军,并限令8月5日前在东北集结完毕。7月中旬,由第十三兵团司令员邓华所辖的第38军、39军、40军、42军已在东北布防。随着朝鲜局势的不利变化,中国领导人的忧虑也在加深。8月5日,毛泽东指示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高岗:边防军“各部务于本月内完成一切准备工作,待命出动作战”。8月18日又电告高岗:“边防军完成训练及其他准备工作的时间可延长至9月底,请你加紧督促,务在9月30日以前完成一切准备工作。”此后,毛泽东考虑要在东北已集中四个军的基础上,再增加八个军。如此看来,这时中国的确已经有了出兵朝鲜的打算和准备。


然而,由于朝鲜战局发展很快,原定的东北边防军主要领导人粟裕身患重病在青岛休养,肖劲光、肖华又忙于海、空军的组建和总政日常工作,均不能按时到任。7月23日,经毛泽东批准,东北边防军暂由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高岗指挥,李聚奎改任东北军区后勤部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