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含风之近代军阀生涯 正文 第五章 唐继尧的“苦心”

映鉴如水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size][/URL]   唐继尧司令部内。唐继尧阅罢张开儒来电,复杂深沉而平静的面容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辅助处理军务人员知其心意,批复“不予回复”四字。然而唐继尧心中却简直不得不怒骂一句方才解气。他在司令部内久久踱步,看上去面容复杂而平静不可捉摸,实则内心的怒气在踱步中久久难以平复。这个张开儒,自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


唐继尧司令部内。唐继尧阅罢张开儒来电,复杂深沉而平静的面容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辅助处理军务人员知其心意,批复“不予回复”四字。然而唐继尧心中却简直不得不怒骂一句方才解气。他在司令部内久久踱步,看上去面容复杂而平静不可捉摸,实则内心的怒气在踱步中久久难以平复。这个张开儒,自己数次苦心告诫他不要偏激还须沉得住气才能孚众望、不要执拗于个人恩怨而与粤军闹薪饷之争及与驻粤滇军内部李烈钧方声涛互相不和而影响大局,又密电李烈钧调和驻粤滇军内部关系及驻粤滇军与粤军关系,并几番容忍张开儒,在调谁为张开儒同事、调张开儒部于何处已经几番苦心容忍,没想到张开儒不但不知体察他心意反而连李烈钧的心思也丝毫不加体察,只执拗于一己偏激恩怨,在护法运动中拒不出师而与粤军相争,他和李烈钧反复与粤军调解救火,谁料张开儒竟言辞偏激对李烈钧出言声讨。他把权术手段和安抚手段都用尽,自料这份“苦心”已经仁至义尽,没想到张开儒仍然不知收敛,丝毫没有体察到他的用心。他久久踱步,心中的怒气难以平息,尽管脸上仍是复杂而平静看不出什么表情,既然这样,他心中已经开始酝酿下一步计划。

“藻林啊藻林,我早已提醒你,惟须稳健、免威信堕落于大事无济,若于粤陷入进退两难而你毫不加察必为人所暗算,我早已提醒过你,你不知收敛,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唐继尧在心里自言自语。

在广东滇桂军、龙济光的济军等几方面的多角斗争中,张开儒在拥护孙中山的革命的同时,在各方军阀利益决定必须以龙济光为敌之时,张开儒以国家为民国根本、且军政府存在与否与滇系军阀有密切关系为理由,反对讨龙济光以增长各方军阀实力利益,纵然看似理由充分,而实际上犯了西南军阀利益共同体的众怒,张开儒本人虽没有与龙济光通气之心,但外人纷纷传言张开儒与龙济光同气、是为通敌,张开儒不但不知体察,还给唐继尧发了这份密电,唐继尧如何不气?

一番踱步间的暗自思忖,唐继尧决心处理张开儒以联络粤桂滇之间感情并维护利益共同体。但在处理张开儒的手段上,他准备再玩一把权术,将夺张开儒之军权并将其拘留之事委手他人自己不见一丝痕迹,过后再把他叫回云南,而坐收联络感情维护利益共同体之利。

张开儒师部。丁娴鹤不知何时进来,淡淡而深沉地轻唤一声:“师长?”

张开儒回过神来,“月珍?”他隐隐地感到,丁娴鹤要说的信息可能非比寻常。尽管丁娴鹤近日在他的师部工作,而且处理军务精准得当并无差错,但他总感觉到丁娴鹤这个人有难以捉摸的一面,尽管他也清楚她在克己之外也有这样那样的毛病。

丁娴鹤从军服内的衬衫衣兜里取出一份电报的复件,但并不立即给张开儒看,而是严肃地叮嘱:“师长,看这份电报一定要注意,多想对方的立场,把我们自己的谬误之处和对方的利益立场同时考虑到。做到这一点,不加激动声张,才能做出正确的抉择。”

张开儒听到她的话,不禁心头一沉,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神情严肃地拿过这份电报阅过。不出所料,他的眉头紧锁,神情逐渐阴沉起来。

丁娴鹤一边注视着他的神情,一边预计着他的反应。实际上,丁娴鹤出于一直以来对情报工作的重视,已经组建了一支只听命于她且行踪和人员之间神秘莫测并绝对服从于她的情报组织,这件事情除她和当事人之外没人知道,这份情报正是她调用这支情报组织,深入驻粤滇军内部有重要关系的杨晋等身边取得的。

张开儒眉头紧锁,压抑的声音仍透出愤怒:“可恶!我惟以民国国体为要,不计这些地方军阀评论好恶,没想到他们竟然要出这一招!”

丁娴鹤轻轻挥了挥手,示意他克制愤怒再度将声音压低。而后淡淡而严肃地说:“站在我们维护革命的立场上是这样的。但是唐继尧元帅权谋深沉,他希望别人体察他的‘苦心’。从整个西南的利益共同体来看,唐继尧元帅已经在他的立场上反复容忍我们了,他已经用尽了权术和安抚的手段,是我们没有体察这一点却只站在革命的立场,故此有人出此计策也是情理之中。现在当务之急,是考虑如何自保以图再起。”

张开儒沉思着,久久没有说一句话。半晌,他沉吟着问:“早作准备以防夺权?”

丁娴鹤淡淡而沉静地说:“不可。若早作准备,他们一定认为我们有异心,我们更难自保。”

张开儒面色严肃,眉头紧锁,好半天才下定决心一般地问:“你认为应当如何应对?”

丁娴鹤低声说:“最近您假装和我闹翻,我会有办法保全您并拥护孙中山的革命,毕竟今后各省自治不可为,还须统一在孙中山的领导之下,我考虑到这一点所以同样拥护孙中山的革命,请不要担心。一旦他们动手,我这边假装也动手然后帮助您逃出来再掌军权,记住到广西联系桂系模范营的实质智囊人物白崇禧,我会跟他打招呼,虽然他现在掌握的兵力不多,但他有意拥护孙中山的革命并取得委任名义,他的智谋不但足以统一广西并且足以纵横全国军事风云,跟他联合,以广西作为一个发展本营地区,而后我这边再联合其他有意兵谏有利益关系的的滇系军人,伺机发动‘兵谏’,再帮助您回到滇省军事之中,而后新滇系与新桂系可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