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含风之近代军阀生涯 正文 第三章 参与讨袁护国

映鉴如水 收藏 0 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


李烈钧部驻于广南县城。一路行军,丁娴鹤早已在途中详细观察地形,将地形资料熟记于心。进驻广南县城,其他人忙于作暂时休整之时,丁娴鹤却带人在附近仔细观察地形,对敌军龙觐光所派遣的李文富部可能的进军路线及可能发生遭遇战、伏击战的地点作出估计。

这天李烈钧从军部出来时,恰巧看见一位面容清丽严肃的年轻姑娘,纤瘦的身材中等身高却穿着对她来说显得太大的护国军军服,带排长军衔,正拿着军用望远镜神情严肃一丝不苟地观察着周围地形。不由得走到她身边,问:“小姑娘,别人都在休整,你在这里做什么?”

这位面容清丽而神情严肃的姑娘不是别人,正是丁娴鹤。见是李烈钧,她严肃地立正敬礼,干脆利落地答道:“报告长官,属下在观察地形资料,以对敌军李文富部的行军路线作出估计,并且熟记行军经过的各地路线地形可以更好地部署发挥自己所带的兵力,亦有助于以后的实业建设。”

“哦?”李烈钧不由得来了兴致,没想到这姑娘的胸襟智谋远非一般男子可比。于是他问道:“那你对敌军的行军路线有何估计?”

丁娴鹤答道:“报告长官,敌军最有可能从龙潭方向向广南方向以小部分兵力分攻,而真正的大部兵力可能集结在皈朝方面。据调查,龙潭乡乡民多为李文富家的佃户,故此李文富军潜进龙潭乡有便利条件;然而龙潭到广南之间地形不适合,炮兵等兵力难以施展,故此龙潭到广南之间只能有敌军步兵部队小部分兵力分攻,真正的大部队可能从剥隘、皈朝方向迂回,目标仍是广南县城。”

李烈钧思索了一下,果然有道理。他果断地命令方声涛梯团长率两个营及警卫队一个中队前往龙潭方向迎敌,皈朝方向由张开儒梯团出击,其中炮兵连归张开儒梯团向皈朝方向出击,皈朝方向必然是一场硬仗,我军兵力装备都在极度弱势,一旦我军出现力不能敌的状况,炮兵连训练有素,可在关键时刻起到命中敌军阵地挽回我方军心并重新追击敌军的作用。

丁娴鹤向李烈钧请战,请愿带领自己的一排兵力加入皈朝方向的作战。

李烈钧严肃地说:“小姑娘,你就作为作战参谋留在军部吧。战场上枪炮无情,你这样难得的人才况且又是女儿家,一旦有什么闪失谁也担当不起。你带来的一排兵力交给别人指挥,你就安心地留在军部当参谋吧。”

丁娴鹤据理力争,动情地说:“作为军人投身战场将生死置之度外本是天职本分,况且待在后方不一定比留在前线安全,向前冲锋的勇士不一定牺牲,而在后方或躲在战壕也有可能阵亡,不管怎么说,我没有离开前线在危急时刻暂避的习惯,请您批准我带一排兵力到皈朝方向参与迎敌作战!”

李烈钧不能不对这个姑娘刮目相看了,他严肃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谁介绍你来的?”

丁娴鹤回答:“报告长官,我叫海月珍,是蔡将军介绍我来的。”接着又把她寄身杏林却受到土匪逼迫、抗击土匪却不再寻仇转而投身革命的经过大略说了一遍。

李烈钧神情严肃地说:“好!就批准你和战友们向皈朝前线迎敌。一定全身回来!”

丁娴鹤一个立正敬礼:“请长官放心!”

皈朝方向,拉锯战已进行了几昼夜,第二军第一梯团长张开儒沉静不带表情的面容上眉头严肃地微微紧锁。敌军李文富倾其兵力,使用整个旅的步兵、炮兵、机枪的武力向我军进攻。已经相持了几昼夜,我军的右部分几乎不能支持,个别部队竟有未奉命令便自己撤退者。张开儒从望远镜中,发现有一个小队自始至终最大效率井井有条地攻击,兵力配置运用极其有效率,始终冲在最前线打硬仗,完全不像其他部队一样杂乱无章,从来没有和周围部队一样后退。张开儒不由得问身边的副官:“这是哪个小队?给我查查!”

副官回答道:“报告长官,这是蔡将军介绍新加入护国军的一个小队,队长叫海月珍,是个年轻姑娘。”

张开儒沉静的面容上眉头微微紧锁,但没说什么,让报告某些部队自行撤退的消息的战士不要乱说,随即下令炮兵向敌方阵地发射,有一炮正命中敌方炮口摧毁了敌方大炮,同时下令向正在撤退的各部队发布敌军已有溃退倾向的消息,让部队重新集结攻打粤军。护国军重新如潮水般涌上阵地,一举击退了粤军。

战争结束,张开儒不动声色地吩咐:“让海月珍过来见我。”

副官敬礼退出,少顷,丁娴鹤来到张开儒的团部办公室。

丁娴鹤严肃地敬礼,张开儒见丁娴鹤有种沉静如水的怒而色不变的真正勇气与自信的结合,有几分赞赏,但他不动声色,与丁娴鹤论及军事。

张开儒平静地问:“海月珍,我能看出你并非军校出身,但在战术上造诣不浅,是在什么地方学来?”

丁娴鹤冷静沉稳地答道:“一半是在军事上特有的感觉,一半是在近代军事思想战例特别是运动战方面领悟得来。虽然没有读过军校,但比较喜欢蒋百里先生的军事思想。另外我从小学习过历代兵法韬略与战例,独爱姜太公六韬与黄石公三略,以及从《周易》中读出兵法,可以不被军事书籍思想所牵系而评估心理抓住战机但仍在军事准则之中。也学习过并擅长地理科学与物理科学。不过关键的着眼点还不在战术,而在战略,特别是对各方心理的评估与战略思维方面。”

张开儒静静听过,又问了几个战术实战方面的问题,丁娴鹤回答俱精准无误,而这些竟然主要来自她过人的判断力和洞察力,即使正规军校出身的人也未必有她的洞察精准。张开儒虽表情没有变化,但心中却暗暗惊叹于丁娴鹤过人的天赋与闪电般的判断力和洞察力。

张开儒有意让丁娴鹤先到梯团参谋部历练一段时间然后请她出任副参谋长的职位。但丁娴鹤能够看出来,张开儒在拥护革命的同时,失之激烈和执拗,而欠缺一种深沉和隐忍,唐继尧以权术维系与桂系等的关系中,张开儒如何自处是一个问题。但她并不直接向张开儒说出她所看出的他在深沉方面的欠缺的问题,而打算请示李烈钧后,再在军阀派系倾轧中担任调停和灵活游刃有余的角色。

护国军第二军进驻两广后,张开儒在薪饷方面与两粤军队有一定矛盾,且在筹备护法战争之时出现了胶着于粤省矛盾而在唐继尧以权术维护多方局势的情况下仍不加收敛韬晦仍胶着于矛盾的问题。丁娴鹤决计一定要与李烈钧谈谈驻粤滇军所面临的形势和内外问题,并取得在军阀派系倾轧中调停和灵活游刃有余的地位,尽量避免张开儒和李烈钧出现矛盾也是这一支军队自保而避免被桂系等夺权的一个关键。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