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含风之近代军阀生涯 正文 第二章 被迫踏上军事生涯

映鉴如水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4.html


在中药材生意中,丁娴鹤系心民众疾苦,组织研发了不少价格低廉而普遍实用的中成药,深受人们欢迎。时光如流水过去,但又隐藏了潜在的危机。头巾面纱掩不住丁娴鹤绝世美丽的容颜光华,这给赵寒松与丁娴鹤带来了深重的动荡与变故。

这天,依附于当地军阀而称霸一方惯于搜刮民脂民膏的土匪头目带人持枪闯进了赵寒松的中医铺子,威胁赵寒松将丁娴鹤交出来做压寨夫人。

赵寒松淡淡而闲适地说:“急什么?哪来那么大火气?把这杯茶喝了再说。”

土匪头目拔出枪指着赵寒松:“姓赵的,你玩什么花样?”

赵寒松淡淡一笑,冷静地说:“心虚什么?心不虚怕什么别人害你?来者是客,一杯清茶,能有什么花样?”

土匪账房先生在旁冷冷一笑道:“谢啦,不过,这茶能把兄弟的喉咙烫熟喽!”

土匪头目冷笑道:“姓赵的,海月珍到底出不出来?”

赵寒松淡淡一笑,冷静地说:“海姑娘她恐怕不会跟你们走的。”

土匪头目恼羞成怒:“你——”说着就要扣动扳机。

千钧一发时刻,丁娴鹤突然从门后现身:“把枪放下。”

土匪头目与土匪账房先生等看着她绝世美丽的容颜和身影,不由得愣住了,枪仍是没有放下。

丁娴鹤淡淡而闲适地挥了挥手,说话声音虽不大,却有一种闲适和不容置疑的力量:“没听见吗?把枪放下!心虚什么?一介武夫难道连一个文弱书生和一个女人都怕吗?”

土匪头目一愣,缓缓地把枪放下。

丁娴鹤望向土匪账房先生,冷冷一笑,淡淡而闲适地说:“你也是个读书人,从你的眼睛可以看出来,你心计还算深,谋划能力还不错,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你不要以为懂得自保就是立身准则,你以为你看得挺深,其实还有你没看到的,趁早悬崖勒马吧。”

土匪账房先生冷冷一笑,说:“这个女人,我提醒你,性格别太倔。女人毕竟是女人,我提醒你一句,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多,你才走过几条路?”

丁娴鹤淡淡地说:“怎么习惯这样啊?习惯希望别人不懂道理甚至希望别人昧道的人,那么自己先昧道了。不过我可不希望任何人哪怕是逼迫我的人成为这种人。我会为你们向好的方向做祈祷,不过你们如果刻意往扭曲的方向想那我也没法子。”

土匪头目与土匪账房先生又想举枪,丁娴鹤淡淡而闲适地挥了挥手:“这是干什么?放下放下,都放下!”转头对赵寒松淡淡地说:“赵先生,我的故事又重演了,这一幕我从十几岁开始就见识,重复了多少遍这样的故事,还能怕了他们不成?你放心,我一定全身而退!”

原来丁娴鹤刚才早已冷静地将在场的土匪全都审视了一遍。除土匪二掌柜看守山寨未到场外,土匪三掌柜、四掌柜却都在场。她早已从各人的眼神气质中洞穿他们各人的心理,对他们每个人的心理和可以抓住的弱点了如指掌。土匪三掌柜看似成熟稳重实则内心极度幼稚委琐,心地脆弱好色偏要强装成熟稳重附庸风雅以发泄他脆弱的情绪吸引女人殊不知委琐至极;而土匪四掌柜看似勇悍,但心地既扭曲又脆弱,见到并非浓妆艳抹而是打扮素雅或朴素意志坚定的绝世美女早已起了蔑视和认为可以随意占有玩弄的念头,这几人的心态她早已了然在心,冷静地想出对策,再用一出反间计,同时遗留书信于赵寒松调集其他方面势力里应外合,一举端掉这些土匪。

先是时,丁娴鹤因自己的美貌连头巾面纱都难以掩盖光华,为防不测,随身带有银针与药物。她冷冷地对匪首与众匪说:“我可以跟你们走一趟,不过,你们要答应我的条件,不得为难赵先生。”说着看了赵寒松一眼,快步走出去,众土匪忙跟上。

赵寒松自然明白丁娴鹤使眼色的含义,确认土匪全部走出没有土匪逗留在附近,迅速而沉稳地取出丁娴鹤留下的信封,拆阅其中内容。只见其中写着:

“寒松先生钧启:

劫余之身,苟存于世,得遇先生,幸蒙相助。今日之变故,余能临机应变而间之,然望先生能集合乡邻,并令此股土匪与有矛盾之另一股土匪相互火并,而我乡邻可从中待两股匪帮火并俱伤时击溃之,则不仅全我一人之身,更除一方之害。幸甚。”

赵寒松阅罢信件,利用他多年于中医商铺积累的人脉,集结了不少乡邻,即选其中胆大心细的青壮年冒充逼迫了丁娴鹤的这股匪徒去攻打与此匪帮有矛盾的另一股匪帮,又选一部分人冒充与之有矛盾的另一股匪帮去攻打逼迫丁娴鹤的这一股土匪,其余大部分人准备趁两方匪帮火并之时击散匪帮解救丁娴鹤。

却说丁娴鹤跟随众匪徒来到山寨,看清土匪头目与土匪账房先生等的心理,这是一股与军阀势力勾结的兵匪,与纯粹的绿林匪帮不同,她看清这些土匪的心理并小心不致于让自己落于众匪徒之手而保护自己就多了几分胜算。

土匪账房先生冷笑道:“这个女人,非得关你几天磨磨你的傲气,免得再这么倔强,去!把这个女人关起来。”毕竟土匪账房先生曾经是个读书人,让抓来的女人落于众匪徒之手这件事情还是超越了他的底线的,故此要磨抓来的女人的傲气,只采用关的方法。丁娴鹤正是看透了他这一点,故此才分外多了胜算。

丁娴鹤冷冷一笑:“慢着!就他们也配看管我?让他和他来做看守!”她的手指指着土匪三掌柜和四掌柜。

土匪账房先生咬牙冷笑道:“好!就关你几天,让你尝尝被关的滋味,看你充大家闺秀气质充得挺好,大概没尝过饿和被关的滋味,就关你几天看你知不知道滋味能不能磨去你的傲气!”

丁娴鹤心里冷笑,年轻时的十几年她吃过多少苦,要问生命受到威胁生死边缘的滋味和饥饿的滋味,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之所以她没有把聪明用在扭曲的地方拼命向上爬暴虐人民,是因为她克己复礼而自我克制,即使这样她在上一次穿越中的挟法术势统治还是蔑视了不少人的生命,这是她抹不去的隐痛。但是她自然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任凭土匪账房先生自以为是去吧,她的反间计正好可以展开。

土匪三掌柜与土匪四掌柜一看,正中下怀。丁娴鹤强忍着恶心,慢慢施展开计策。土匪三掌柜不是表面成熟稳重实则极度脆弱狭隘委琐吗,不是期望别人迎合他的脆弱并趁机占有女人吗,好,丁娴鹤早已将他的心理抓得透,一边不知不觉抓住他的心理引向陷阱一边让这个土匪三掌柜脆弱的恶趣味自以为得到满足自以为又让女人上钩,而丁娴鹤在千钧一发之际,早已暗自抓住了银针针尖沾上毒药,准备据此挟持土匪三掌柜,并让土匪三掌柜按自己的意愿说话。

丁娴鹤对土匪三掌柜说:“过来!”

土匪三掌柜刚才自以为是地觉得丁娴鹤能够看透他的心理是上钩对他有意的表现,于是放松警惕,带着委琐的笑走过来。

丁娴鹤算准距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取出沾上毒药的银针,刺向土匪三掌柜的穴道。土匪三掌柜不防她有这一招,又惊又怒,却已经被丁娴鹤制住,丁娴鹤低声喝道:“别动,针尖上有毒药!别声张,按我说的来说话,我可以给你解药,否则,你只能是死路一条!”

土匪三掌柜哭丧着脸,表现出一副委琐的奴隶相:“我听你的!我全听你的!只要你饶我不死。”

丁娴鹤让土匪三掌柜说一些话,引起土匪四掌柜的不满和嫉妒,导致土匪四掌柜和土匪三掌柜扭打在一起。丁娴鹤看准土匪三掌柜与土匪四掌柜相互打斗的机会,同样以沾了毒药的银针制服了土匪四掌柜。

制服了土匪三掌柜与土匪四掌柜后,她喊来其他土匪,告诉他们土匪三掌柜与土匪四掌柜因一言不合而抖出他们都想取代土匪头目这件事情,因内讧和分赃不均而开始争斗,互相扭打;她原本准备毒药留给自己不至于受凌辱,然而处在打斗之中不小心让土匪三掌柜和土匪四掌柜中毒。此时土匪三掌柜与土匪四掌柜毒性发作说不出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丁娴鹤向土匪头目和众土匪说这些话。土匪头目知道土匪三掌柜和土匪四掌柜平时就对自己有所不服且两人之间有矛盾,正好也除了心腹之患,于是并不说什么,自然让土匪三掌柜和土匪四掌柜自生自灭毒性发作而死。

反间计成功,土匪账房先生冷哼一声,逼视丁娴鹤:“没想到你还挺行的嘛!敬酒不吃吃罚酒!”

正当此时,有土匪喽啰报告,山寨受到围攻!与这股土匪素来有矛盾的另一股土匪中了丁娴鹤与赵寒松的计策,来攻打山寨。土匪头目一听,也顾不得处置丁娴鹤,先与另一股土匪火并。

土匪账房先生不出战,冷冷逼视着丁娴鹤:“看来只能先让你死。”

丁娴鹤淡淡地说:“我早是生死边缘来回过几次的人了,用不着这样,别以为别人都不如你,更不要以为别人都会被这一套吓到。”

土匪账房先生举起枪,丁娴鹤亦取出沾了毒药的银针准备投掷。正当千钧一发之际,两伙土匪火并两败俱伤,赵寒松率领乡邻义勇冲进山寨,解救了丁娴鹤。

到了安全之处,丁娴鹤淡淡地对赵寒松和众乡邻说:“承蒙各位相救,我不能相忘。但如今国难当头,袁世凯窃据帝位,我不能处于既不能保全自己也不能报效国家的尴尬之境,在这里我不能继续待下去,否则精力全耗费在自我保全上,连自我未必保全,报效国家更难有精力,我打算,去往云南,参加护国运动,各位乡邻兄弟愿意随我一同去云南参与护国战争反对袁世凯的,请和我一道为国家出力,在此感谢各位;如果不愿离开乡土,我一人去云南参加护国运动,绝不再连累各位乡邻。”听了这话,乡邻青年们纷纷报名,愿意参加护国运动。

丁娴鹤淡淡地说:“山东情势已经危急,我们所处之地离山东不远,在北洋军阀和帝国主义的夹缝之下,我们这支小分队难以有更大的作为,不如辗转至云南,参与讨袁护国战争,广西陆荣廷必可被云南首义者策动参与讨袁护国,而后一出四川与贵州湖南、一出两广,讨袁护国之事可成,且西南正是军阀混战之时,在其中若能发展壮大统一战乱局势则大有可为,况且西南亦最容易成为帝国主义由中南半岛入侵中国的前线,抗敌御侮,守住西南防线,可保一方安宁。”

丁娴鹤此语一出,准备起义的青年们纷纷赞同,群情高涨。赵寒松淡淡地说:“我也打算一道去云南,参加护国。”

丁娴鹤微微吃了一惊,仍是淡淡地说:“您也要去云南?”

赵寒松淡淡而闲适却内含坚定地点头:“对。我一介中年书生,但国家危难之际或许还有点用。”

于是参加起义的青年们组建成一支小队,丁娴鹤在军事方面最为擅长且有种淡雅清丽中坚定沉毅的领导气质,大家一致推选丁娴鹤为队长,赵寒松为参谋。

万里间关行至云南,因唐继尧最开始对讨袁护国态度保守,于是先找蔡锷将军,说明讨袁护国、抗击帝国主义打倒复辟帝制的决心。蔡将军与丁娴鹤谈话,发现了她在军事上从大战略到战术方面的造诣以及她在实业科技方面的干才,感到这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以后必堪大用。于是将丁娴鹤所率领的这一支小队编入李烈钧的第二军,向两广方向作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