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争 正文 三十五

wujin794793160 收藏 4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URL] 这时候,几丝嫣红色的朝霞已染红了东方的天际,冬阳,慢慢挣扎着欲从远处的山峦后爬起,天色已经明亮了许多。 负责监视敌人动静的三排长欧阳北叶派人回来报告,道:“桥上的美军营长已经带着两百多人,往大桥西北方向的九龙潭沟里休息去了,桥上只留下美军和伪军各一个排的兵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


这时候,几丝嫣红色的朝霞已染红了东方的天际,冬阳,慢慢挣扎着欲从远处的山峦后爬起,天色已经明亮了许多。


负责监视敌人动静的三排长欧阳北叶派人回来报告,道:“桥上的美军营长已经带着两百多人,往大桥西北方向的九龙潭沟里休息去了,桥上只留下美军和伪军各一个排的兵力。”


帅青山问道:“不是说,桥西北的高地上,还有一个排的美军吗?”


“都撤进九龙潭沟里去了,只留下两挺重机枪来监视桥头和桥北的公路。”


嘿!新的情况表明,事情果然不出预料,这天色刚刚一亮,桥上敌人绷得紧紧的“弦”就放松了——在敌人想来,白天是属于他们的。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帅青山呼地一下站起身,跟向旭东、赵汉根、崔志星等人一商量,立刻对来参加会议的干部宣布道:“没时间再讨论了,马上行动!我们研究了,单单只是炸桥还不够;因为就算把桥给炸了,不彻底打垮这股敌人,它一反击,不还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这么着,咱们兵分三路,一路上去炸桥;一路沿着公路东侧的山地隐蔽前进,掩护炸桥的同志;另一路,也就是支队的大部分成员,隐蔽地袭击九龙潭沟里的敌人,争取一举干掉敌人的主力!”


他看了看干部们,用手挪了挪自己的帽檐,坚定而又简洁地说道:“注意!我命令:炸桥的任务由崔志星同志负责。老赵带八班,十五个人负责掩护他们。其余的人,除开负伤的以外,全都由我和指导员带领,直插九龙潭大沟,从背后面消灭敌人的主力,争取把他们一锅端了!哦,还有,咱们一定要注意先搞掉他们的首脑机关,把他们的营长、连长干掉。美国兵的弱点我很清楚,没有有头头准会乱了套,就再也集合不起来了。就这样吧,大家有没有意见?没意见的话各排回去讲清楚,马上开始行动。”


朝阳刚刚露出了头,天色已经大亮了。在九龙潭大桥以北的公路上,一个中等个头,身材挺壮实的长方脸伪军中尉,身后紧跟着两个肩头上倒挂着美式冲锋枪的士兵,押着一副担架,向大桥上走来。


抬担架的是两个伪军士兵,中尉不断挥动着一根包着漆皮的软棍,瞪着眼催促着两个担架兵,骂骂咧咧不住地吆喝着,象是怕耽误了什么大事一样。


中尉遇上美军哨兵,总是笑容满面地举手碰一下帽檐,用熟练的英语道一声“早安!”;如果遇上伪军军官,他就抢先打招呼,态度显得特别亲切。要是看到军阶比自己高的军官,他便规规矩矩地敬个标准的军礼。


担架离桥头不远了,一个胸前横着卡宾枪的美国哨兵,趾高气昂地走来过来,沉重的皮鞋踩得碎冰嚓嚓直响。伪军中尉见到后立即叫担架停住,并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证件,递给这位美国大兵;然后又从病人口袋里掏出病历,也递了过去。


美国大兵从掀起的被角下面看到病人肩膀上是美军少校的军衔,怔了怔,口气立刻变得温和了许多。当哨兵得知担架上躺的是伪军团的美国军事顾问,而且患得是急性传染病,需要赶快治疗时,再也不敢多问了,一伸手恭敬地说道:“请!”


中尉朝美国大兵友好地点点头,将软棍往后面一挥,担架又被轻轻地抬了起来,大步直往桥头走去。


桥头的戒备还是十分森严的,公路两侧站立的士兵全部荷枪实弹,都用警惕的眼光,注视着这一行抬担架的人身上。


担架刚接近桥头,迎面大踏步走过来一个美军上尉,带着两个卫兵气势汹汹地挡在路当中,怒目瞪着这一行人,一言不发,仿佛早已看出他们的破绽,先用威慑的眼神把对方降伏。


伪军中尉十分从容镇定,挥手止住担架,往前跨上一步,朝上尉行了个军礼,接着顺手掏出证件,用双手恭恭敬敬地送了过去。不过那位美国上尉象头大鹅一般,昂着头,两手叉着腰,既不还礼又不接证件,甚至连看也不看一眼,冷冷地问道:“你们是哪一部分的?”


伪军中尉赶紧用英语回答道:“三七四二。”


美国上尉提高了嗓门嚷嚷道:“我根本不记得这些鬼数字,直说吧,哪个团?”


“报告上尉,是玄武团。”中尉道


“团长名字叫什么?”美国上尉再问道


中尉毕恭毕敬地告诉他,团长叫李焕银。上尉又紧追着问道:“你的职务是什么?”


“中尉副官。”


“一营营长的姓名叫什么?”


“李琦摄。”


刚才抓到俘虏后什么都问得清清楚楚了,伪军中尉一点也没思索地回答了他。上尉想了想,口气缓和了许多,问道:“你们准备干什么去?”


“我们团的美军顾问,少校先生病情严重,现在送他去医院治疗,请看证件。”中尉说着话,把一份证件递了过去。


上尉用两根手指夹过证件,很随意地瞟了一眼就扔了回来,眼光转到了担架上。中尉赶紧回身掀起前边的被角,闪闪的少校简章露了出来。上尉向前跨上一步,离担架更近了一些,仔细朝上面端详起来。


这副担架可算得上比较讲究了。铺的是精致的美国羊毛毯,盖的是鸭绒被,枕的是气鼓鼓的塑料枕头,连挂在担架横杠上的水壶和绛紫色皮带等物,件件也都是美国军用的精制品。


上尉找不出任何毛病,眼光转到侧卧在担架上的少校身上。只见这位少校用黄色绒毛巾包着头,戴了一副墨晶眼镜,洁白的大口罩把嘴和鼻子捂得严严实实。上尉犹豫了一下,伸手向掀开口罩,中尉忙上前拦住了他,道:“轻点!”


“嗯?”这时躺在担架上的上校略略抬起了头,手撑着象是要坐起来的样子,估计是有些发火了。


中尉忙赶上前,伸手轻轻按住少校,连连解释道:“顾问先生,请您躺好!上尉想看看阁下的病情。”他见少校重新躺好,转过头道:“上尉先生!少校病情很严重,是传染性的疾病,怕见风,请您多关照,要是路上有个什么差错,鄙人实在不敢负责。还请您多多原谅。”


上尉闻言吓了一跳,赶紧退了一步并缩回了手,再次仔细地看了看担架,问道:“为什么不用车辆运送?”


这句话可算是问到点子上了,不过中尉早有准备,他故作醒悟地回答道:“哦,是这样的,途中车子坏了,我们临时改用的担架,现在车子还在后面。”


上尉向公路的北头望去,寂静的公路上什么也看不见,他心中有些犯疑惑,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谁也没听清楚。中尉想转移他的注意力,忙说道:“请您帮个忙,能不能借个吉普车,只用一个小时就送回来。”


上尉没理他,一甩脑袋,路旁过来一个中士。上尉道:“你,派两辆摩托去北面看一看,路上有没有坏了的——”他顿了一下,掉过头问中尉道:“什么车辆?”


“卫生车。”中尉回答道:“中型的,上面有红十字符号。”


上尉交代完毕,两辆摩托车便向北飞驰而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