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特务 正文 三十九 网开一面

梅戈 收藏 9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size][/URL] 老邢带着侦察员们跟着那名报信的战士,循着枪声追到双方交火的那条街上,陈浩东领着十几名战士也到了。看着对方有组织地边打边撤,而且撤下去的速度很快,老邢知道碰上了硬对手,急忙大声喊了一句:“快,赶紧抄其他路堵住他们,千万不能让他们跑了!” 紧跟在他身后的时光远赶忙答了一声:“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


老邢带着侦察员们跟着那名报信的战士,循着枪声追到双方交火的那条街上,陈浩东领着十几名战士也到了。看着对方有组织地边打边撤,而且撤下去的速度很快,老邢知道碰上了硬对手,急忙大声喊了一句:“快,赶紧抄其他路堵住他们,千万不能让他们跑了!”

紧跟在他身后的时光远赶忙答了一声:“是!”伸手一拉汪显平,由汪显平领着,七八名侦察员跟在他俩身后就向旁边的一条小巷跑去。

陈浩东挥着驳壳枪,一边向对面射击着,一边问老邢:“副处长,什么情况?”

老邢盯着对面答道:“我们也是刚到,情况还不太清楚!”

陈浩东一听,朝前面的黑影里就大声叫了一声:“五班长!”

正在前面追击的解放军当中马上有人应了一声:“有!”随即一个人影借着黑暗的掩护,猫着腰跑了过来。

陈浩东不等来人敬礼,就忙不迭地问道:“五班长,这街口是你们守的,怎么回事?”

五班长立正报告道:“报告邢副处长、连长,刚才我们在街口警卫时,突然从身后摸过来两个人,我们发现他们形迹可疑,就准备等他们快到我们身边时再突然拦住盘问他们。没想到这两个人很警觉,不知怎么地就发现了我们,掉头就向回跑,我们急忙就边追边喝令让他们站住,他们就开了枪,等我们再大声喊时,这两个人就猛跑起来,一边跑还一边不断向我们射击。我们赶紧就一边派人报告一边追下来。才追到离那户人家,”五班长说着用手一指,“就是那户人家前边一点时,突然从那户人家里又冲出来五六个人,朝着我们就打起枪来,我们一看不是事,也就还击了过去!然后没一会儿你们就到了!”

老邢顺着五班长指着的方向看去,街里黑漆漆的,看的不是太清楚,他回过头来问五班长:“具体哪家你还记得吗?”

“记得!”五班长干净利落地答道。

“那好!”老邢把头转向陈浩东:“小陈,你和五班长带几个人去那家搜搜,查看一下,看看是什么情况!”

“是!”陈浩东爽快地答应道。

老邢一点头,示意他们可以去了,转回头再看这边追击的方向,侦察员和警卫连的战士们已经又向前追了几十米,他不敢耽搁,提着枪也跑了过去。

被追的那伙人在交火中接连被打倒了三四个,可这些人一心要逃,退的速度是非常快,本想包围住他们,可等时光远他们绕着路跑过来时,这些人早就又逃远了,老邢望着渐行渐远的枪口火焰,不由得就叹了口气。


天不知何时飘起了濛濛细雨,追来追去,老邢他们又打死了一个隐藏在街角射击的黑衣人后,突然就失去了追踪的目标,望着四周黑沉沉的街巷,老邢问时光远:“是不是跑掉了几个?我看刚才最少有三个人!”

时光远答道:“是,刚才这边的确有三支枪在不同的地方开火,可打死这一个后,其他两个人就都不见了!”

老邢不甘心地对时光远道:“搜,把这一带彻底搜一遍,一定要找出这些害人虫!”

“是!”时光远大声答应了一声,立刻指挥着身边的指战员在这一带搜查起来。

老邢惦记着陈浩东那边的情况,看这边动了手,就转回身循着来的方向走了回去。

等他快走回到这条街的街口时,陈浩东领着两名战士兴冲冲地找了来:“副处长,副处长,柳宣年的老娘、孩子都找着了,除了受了点儿惊吓,没怎么吃饭休息外,一切都好!”

老邢高兴地哦了一声,陈浩东接着笑着道:“柳老太太他们就是被押在五班长刚才说的那户人家里,您说这些绑匪多狡猾?居然又绑了一户孤寡,给咱们来了一个狡兔三窟,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还是被咱们找到了!”

老邢听罢,心里立刻高兴起来,尤其是听见人质没受到伤害,心里是非常高兴,他一边跟着陈浩东向那户人家走,一边对陈浩东道:“你找一下刚才配合咱们行动的那几位公安局的同志,让他们带着你找找这里的干部,我先去看看那两户受害者!”

陈浩东马上答应了一声是,随即指着一名战士道:“你领着邢副处长去看看!”

那名战士立即应了一声是,几个人就在街里分开了。

跟着那名战士,老邢到了那户孤寡人家的门前,这里已经放上了岗哨,看见老邢走来,两名哨兵急忙给老邢敬了一个礼。

老邢还了礼,问道:“情况怎么样?”

一名哨兵答道:“老太太们刚刚都哭了一阵,现在好多了,五班长在里面陪着他们!”

老邢点点头,进了院门,看见北屋房里有灯光,就快步走了过去。

北屋里,几名解放军正劝慰着两家人,看见老邢走进来,都忙给老邢敬礼。

老邢还了礼,低声向五班长询问道:“哪位是柳宣年的母亲?”

五班长指着一名坐在床边正痛哭流涕,旁边还有一名中年妇女及几个孩子的老太太道:“已经问清楚了,那就是柳宣年的母亲!”说完,五班长走过去对老太太道:“老大娘,您先别哭了,我们首长看您来了!”

柳老太太一听来了解放军的首长,忙止住哭声,老邢就走到了她的面前,叫了一声:“大娘!”随即又说道:“大娘,都是我们工作没做好,让你们受委屈了!”

柳老太太看到老邢,从床头站起来,腿一软,扑通一声就给老邢跪下了:“长官,长官!我那孩子可是老实人啊!你们救救他吧!他、他、他……”

老邢急忙伸手搀住了柳老太太的胳膊道:“大娘,您不要这样!快起来,快起来!您儿子宣年没事儿,还在迎宾馆里呢!您就放心吧!”

柳老太太泪眼婆娑道:“我那孩子可是老实人,从来不招灾不惹祸,我们家怎么就遭了这事呢?!”一边说,柳老太太又痛哭了起来。

老邢又急忙解劝,柳宣年的老婆也是一边劝慰着婆婆,一边不停地抹着自己的眼泪。

老邢安慰了她们几句,又去看这户人家的老太太,少不了也是老太太哭哭啼啼,老邢百般安慰。好在老邢耐心,陈浩东的办事效率也快,很快陈浩东就把云元里的干部找了来,老邢看着那几名干部低声道:“这两户人家都遭了敌人的祸害,你们一定要安抚照顾好他们,有什么事就赶紧向政府报告,平时也要注意多帮助他们,看他们有困难,一定要及时解决!”

几名干部感激地连声道:“是,是,是!”

老邢看看表,转过头来又对陈浩东道:“陈连长,你和这里的干部再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咱们特别帮助的,如果有,尽量解决,咱们解决不了的,可以请示上级!首长们还在等咱们的消息,我得赶紧回去汇报一下!”

陈浩东立正答了声是,云元里的干部们也连连道:“首长,这里的事就交给我们了,有陈连长,再加上我们,相信肯定能把事情都解决好,您有事,您就先去忙!”

老邢微微一笑,和干部们一一握了手,温言道:“这里就辛苦你们了,上级首长还在等这里的消息,我就先回去汇报了,有什么事你们都可以和陈连长说!”

干部们又连声道:“好,好,首长先去忙,先去忙!这里就交给我们了!”几个人说着话,就把老邢送了出来。

等到了门外,老邢又一次和他们握手告别,然后带着几名侦察员就向街口走去。

转过一条街,细雨里跑来了时光远,老邢站住脚问道:“怎么样?”

时光远有些丧气地回答道:“没再搜出人来,估计是跑掉了!”

老邢接着又问道:“伤亡怎么样?”

时光远心头有些沉重:“牺牲了两名同志,有三人轻伤,一人重伤,全都送医院了!”

老邢的心里也是为之一黯,点点头,再次问道:“他们呢?”

“除了在柳家抓住的那两个,活的再一个也没抓到,一共打死了他们六个!”

老邢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们暂时留下,再好好搜查一遍,千万别留下什么隐患!”

“是!”时光远原地立正,给老邢敬了一个礼。


在小会议室里,叶剑英等人听完老邢的汇报,面有喜色地表扬道:“好,成绩不算坏,虽然绑匪们没全抓住,但柳家人安全地救出来了,这就是最大的功劳!”

老邢检讨道:“还是我们计划的不周详,想的不周到!“

叶剑英哎了一声,道:“诸葛亮还有失街亭斩马谡的时候呢!何况你们的首要任务是救人质,时间又是那么紧,既然人质安全地救出来了,这功劳薄上就该记一笔!你也就别检讨了!”叶剑英说着,满屋的首长们都笑了。

老邢看首长们对救出人质很满意,就试探着问道:“那柳宣年怎么处理?”

叶剑英望着老邢道:“这事,我们几个刚才也商量了一下,对柳宣年,我们的意见是以教育为主,他毕竟是被胁迫的么!也是受害者,好好教育一下,就让他先回去休息几天,等精神什么的都恢复了,让这里的组织再和他谈谈,如果愿意继续留在迎宾馆,就继续留在迎宾馆,不愿意,就再给他安排一个喜欢愿意的工作,对我们的阶级兄弟,我们一定要负责!”

老邢心里这时也有些感动:“首长们的意思是对柳宣年网开一面?!”

“对,网开一面,他毕竟是我们的阶级兄弟,又没有造成什么后果,我们的阶级兄弟犯了错,难道我们还要把他们打倒不成?”叶剑英说着,做了一个果断的手势:“一会儿你就亲自去和他谈谈,天亮后就送他回家休息,别让他一家人再担心,记住,我们是共产党!”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