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香港太阳网2011年01月21日

作者:白广基


台湾军方演习,为壮声势,特别由原定发射十七枚导弹加码至十九枚,以为可以让导弹飞一会,能飞多远就飞多远。谁知有三分之一射出后,掉到海里去有之,如索了K般横冲直撞有之。最坏事的是,今次军方高调打炮,马英九全都看在眼里,但见他当下爆,身旁的将官们找不出半个开脱借口,只好傻着眼打哈哈。


其实,这帮军头也是笨得可以,须知用真枪实弹肉搏早已不合时宜,反观「卸膊」现代管理法则才是王道,所以嘛,即使多读十遍《孙子兵法》、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还不及看一次姜文的《让子弹飞》那么有效。


反正台湾军方丑事多多,民众见怪不怪,将官们应该采取不亢不卑的态度,先挺直腰板向帅哥总统敬个军礼,再严谨而专业地报告事件:「我一直觉得,酒要一口一口的喝,导弹要一颗一颗的射,步子要一步一步的迈,迈得大了,容易扯着蛋。」


也许总统先生一时间未能接受扯蛋说法,下令交出一个半个酒囊饭袋来扛责,此时,得要引用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之唯美诗句,浪漫地对总统说:「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然后嘛,当然是继续耍赖皮打死不走,再回过头去继续跟下级官兵研究「娶新抱任务编组计划书」。


正当总统给气炸了肺的当儿,将官千万记得把握这个机会乘胜追击:「我只做三件事,一是公平,二是公平,三还是公平。」然后大喝一声问问现场众官兵:「谁是三军统领?」大伙儿同声回话:「长官,马总统。」那好了,军头们可以理直气壮地吩咐勤务兵准备刀子,等待总统大人谢罪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