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匪事之三千胡子兵 正文 第七章 大飞下山

腰里别小勺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7.html[/size][/URL] 大飞收起心性,喘着粗气。压下欲火,平静了下说道,我马上过去… 深夜,老爷岭的聚义厅里,几十把狼油火把照的曾明瓦亮。 大飞一进屋就对着垛子道,园子里的人那。刮得什么风[发生了什么事] 听大飞问话,一个年轻人闪身而出,正是破庙赌场里那个放赌的青年。向大飞一拱手道,大当家的,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7.html


大飞收起心性,喘着粗气。压下欲火,平静了下说道,“我马上过去…”

深夜,老爷岭的聚义厅里,几十把狼油火把照的曾明瓦亮。

大飞一进屋就对着垛子道,“园子里的人那。刮得什么风[发生了什么事]”

听大飞问话,一个年轻人闪身而出,正是破庙赌场里那个放赌的青年。向大飞一拱手道,“大当家的,我叫小六子。是老当家安在园子里的插花[卧底],今天傍晚,鬼子和二狗子的队伍出了城,还带有重武器。我怕对绺子不利,便跑回来报信,但是到了前山,绺子里的兄弟说老当家的带着兄弟去榆树屯砸响窑了。我怕鬼子是奔老当家的和绺子去的。便跑过来给你送个信。”

大飞一听,眉头一皱,不自觉地看向一边的垛子先生。垛子先生本是前山大双枪的老部下,大双枪趴大飞年轻气盛,遇事冲动,就把他安排在了大飞身边,渐渐的大飞也养成了遇见事情都和垛子先生商量的习惯

垛子先生沉思一会道,“大当家的,鬼子带着重武器出城必有所图,真怕是他们得到了老当家的活动的讯息。对老当家的不利啊!!”

大飞低头想了一想,对炮子头道,“去拨几个字码[挑几个兄弟]跟我走一趟。炮子头应允而去。大飞有对垛子先生道。我走之后你带着后山的兄弟赶往前山。稳住阵脚,别那边没出事那边先乱了自己的阵脚。到时候整的老当家有绺难投有家难奔喽!!整顿完前山带着绺子里的精兵强将去黄金塔的窝子里趴风[隐蔽],出了事我会到哪找绺子。”

“走,小六子。你随我去榆树屯看看。”说着带领着小六子走出聚义厅。刚一出聚义厅,一个身影便挡住了去路。不是别人,正是刚和自己恩爱完的刘妮。

此时刘妮一身紧身棉衣裤,后批着红色的火狐狸皮大氅。显得英姿飒爽。豪气冲天,对着大飞道,“下山怎么不带着我,我可不敢在你这狼窝里头待着,这么多匹红眼狼,别把我吃了。”也不待大飞说话,回头翻身上马,坐在马上得意的看着大飞。

“大飞泯然一笑,你想来就跟着好了。”说完翻身上马。双脚一点马镫。十余骑人马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榆树屯位于黄龙府东北部,大飞所在的老爷岭恰恰在黄龙府的西北边。要想去榆树屯必须绕过前面的一座大山。大飞等人策马扬鞭。不断的在树林里穿梭而过。此时正值深夜,静谧的天地之间阵阵松涛格外清晰、真切:有时像闷雷从远处隆隆滚来,一到近处又变得那么雄浑、凌厉,像是千军万马疾驶过平野;有时倏地一阵狂风,万木怒吼,卷起惊涛骇浪,猛烈地撞击着天空,撞击着峰峦,撞击着大飞的心胸。奔走于其中,使人心潮澎湃。豪气汹涌于胸。

突然大飞等人一拉战马,战马前提竖起。大飞紧紧的抱住马脖子稳定住了身形。

炮子头翻身跳下马背。趴在雪地上听了听,对大飞道,“前面来了几匹马。”

大飞调转马头,带领着众人躲进了树影之中。

远处几匹快马疾驰而来!!!

待几匹马跑进百米之内的时候,大飞把两根手指放进口中。

吱溜溜…一声响亮的匪哨划破夜空。

远处的马队听见了匪哨停下了战马,吱溜溜也吹起了匪哨。。

大飞听了听,对几个人道。“是老当家的人。”说着一边吹着口哨告诉对方自己的身份,一边向马队驰骋而去…

远处来的人正是水蛇腰和几个突围成功的兄弟。

水蛇腰见到来人是大飞。急忙跳下马背。扑通跪在大飞的马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大当家的,求你快去救救老当家的吧。他们被鬼子围在了榆树屯。全绺子百十号兄弟就我们几个逃了出来。老当家的还在鬼子的包围圈中那。没跑出来呐!!”

大飞看了看地上的水蛇腰骂道,“人不知是死是活。现在哭什么丧,都给我起来。”说完一踹马镫。雪里红嗖的一声向前蹿去。

水蛇腰几个人急忙爬起身子。扳鞍上马。随大飞向榆树屯疾奔而去。

朝阳似血,晨雾之中的高家大院此时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一堆堆的砖头瓦砾显得悲寂而苍凉!!

大飞几个人赶到榆树屯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进攻榆树屯的鬼子也已经撤离。十几匹马跑进高家大院,都被眼前的景象而惊呆了。偌大个高家大院,土地似乎被犁过了一遍。到处是新土压着旧土。地上没有尸体没有血迹。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被埋没在了土下。只有还立着的半面院墙和上面的弹痕,提醒着人们,这里昨晚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

大飞几个人在院子中转了几圈,也没能找到大双枪和众位胡子弟兄的尸首。愣愣的杵在了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远处几个早起的农民探头探脑的向院里望着,似乎有什么话要说。看见大飞几个人都血红着眼睛,凶神恶煞的站在那。又都不敢说。一时间犹犹豫豫的小声嘀咕着。

大飞转身走到农民面前。瞪着血红的双眼道,“各位父老乡亲。我大双飞绺子从来没祸害过咱们穷苦老百姓。谁要能告诉我昨天晚上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我那些弟兄的去处。这些就归谁了。”说着向怀了一掏,一把鹰元被扔在了地上。

人群里一个年迈的老者看了看地上的鹰元。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颤颤巍巍的走出人群。向大飞一拱手,"这位爷,我知道你们这些人是仁义绺子,我知道你们的兄弟在哪,跟我来吧!”

说完便带着大飞等人向屯子东边走去。

屯东是一片盐碱地的草甸子。因为不打粮食。便没有人开垦,甸子上独有的碱草长了一米来高。今年冬天雪大。下了足足有二尺多深。此时那一米来高的碱草只露出了一片草尖随风摇曳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