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 第一部 第十三章 阳陵之战

huaxuetao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8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87.html[/size][/URL] 当晚,陆天旭便在城中为杨典设宴洗尘,大家喝酒吃肉,畅所欲言,痛饮了三百杯。当晚陆天旭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碗酒,只记得与众人喝完了再干,干完了再喝。杨典酒量惊人,众人都喝得烂醉如泥,他却还觉得不够尽兴,到最后实在没人再与他干杯了,干脆拿起酒坛子往肚子里灌,直到实在喝不下时,才抱着酒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87.html


当晚,陆天旭便在城中为杨典设宴洗尘,大家喝酒吃肉,畅所欲言,痛饮了三百杯。当晚陆天旭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碗酒,只记得与众人喝完了再干,干完了再喝。杨典酒量惊人,众人都喝得烂醉如泥,他却还觉得不够尽兴,到最后实在没人再与他干杯了,干脆拿起酒坛子往肚子里灌,直到实在喝不下时,才抱着酒坛呼呼大睡。

陆天旭喝得头直发胀,走路都晃悠,估计是酒劲上来了,幸亏还认得路。

在园子外,站岗巡哨的士兵问道:“陆将军,你没事吧?”

陆天旭使劲敲了几下脑袋:“我还好,没事。”

士兵:“陆将军,张将军一个人在亭子里喝闷酒呢,我们都劝好几回了,可是将军她......”

陆天旭:“我知道了,你们都去休息吧。”

“是,将军。”小卒离开。

“拿酒来......快拿酒来......我没醉,我要喝酒......”张若英像一只醉猫一样趴在石桌上,嘴里不停地叫嚷着要喝酒。

陆天旭自己都稀里糊涂,还去开导她,真是笑话。

“酒啊......”张若英拿着空酒瓶子还是一个劲地往酒杯里倒。

陆天旭坐到石凳上,道:“张将军架子可真大。请你喝酒都不来,偏偏自己躲在这里喝闷酒。”

张若英打嗝,道:“陆将军......哼,谁喝闷酒,我才不跟你们这些臭男人一起喝呢。”

“臭男人?怎么......看不起天下的男子啊。”陆天旭也打了个饱嗝。

“不是我看不起你们,是你们看不起我们女人,俗话说‘生男不生女,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

“瞎说什么呢,我可不这么认为,谁说女子不如男。世间这种重男轻女的思想太腐朽了。”陆天旭顺手又喝了一杯酒,被她这么一说,他都来气了。

张若英点着陆天旭的鼻子:“对......认识你到现在,你总算有一点可爱的地方。等大哥推翻朝廷得了天下之后,我一定要让大哥颁布一条法令,今后给我重女轻男,让你们也尝尝被轻视的滋味……酒,你有酒,快给我……”

“唉,张若英,你不能再喝了......”进园子的时候,陆天旭还把半壶酒和酒杯捏在手里,这下可好,被她死缠不放。

“哎呀,掉进池子里去了。”陆天旭故意失手。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真是个坏蛋……”张若英扑过来乱打一通。

“住手,快住手......”陆天旭只好抱住她。

张若英道:“陆将军,你的肩膀能让我靠一下吗?”

“可以……”

张若英埋头靠在了陆天旭的肩膀上,身子在抖,她在哭……为什么?陆天旭原以为张若英很坚强,没想到......也许她本来就不应该是个女子,她想像张光顺大哥那样做一位民族英雄,像一个真正的男子一样冲锋陷阵,建功立业。也或许她是在用自己的身体力行来努力改变世俗对女子的看法,在为天下女子作一个表率,争一个地位。

两人站在亭子里呆了许久,陆天旭拍拍张若英的肩膀,道:“喂,都靠了这么久了,你不累我可累得要死。先说明一点,靠归靠,喝了这么多酒,可别吐在我身上。”

“陆将军,对不起,我已经吐了......”张若英捂着嘴,跑到旁边又吐了一地。

“啊......哎呦,这下惨了。”陆天旭哭笑不得。

老是呆在城里,陆天旭发觉闷得慌。以前在天山,一推窗,就能放眼玉川,青山云雾环绕,白鹭齐飞直上九天,叫声悦耳脱俗。山林之水劲则如银河落下,气势磅礴,柔则如沉睡美人,恬静迷人。那感觉就好像身临仙境一般,令人心旷神怡。不像现在,打开窗户,看到的尽是些单调的颜色,视眼最多到那深高的城墙处就被遮挡下来了。于是,陆天旭就想借熟悉周围地形之名,打算出城找一处幽静的山林野地,好好放松一下。赵洪他们自然不放心,硬要派一队士兵尾随,半路上,还是被陆天旭这个将军辞回了。

阳光和煦,山谷幽幽,松林苍翠,芳草遍野,置身其中骑马散步,悠哉悠哉,好久没有见到这样美丽的景色了,陆天旭深呼吸了一下,空气清新自然,淡淡芳香沁入心脾,顿感精神百倍。

湖光山色,交相辉映,美妙绝伦。陆天旭忍不住脱下衣服,跳入湖中,碧波畅游。不知不觉又想起了唐风,昔日在天山,大家一起在山涧水溪中畅游,潜水摸鱼,无忧无虑,陆天旭真希望永远停留在那一段美好的时光......

屏气潜水,再出水时陆天旭傻眼了,面前竟然是一个全身赤裸的姑娘……是张若英!

“啊——”两人几乎同时大叫起来。

“我......什么都没看见!”陆天旭慌忙转身,不知所措,张若英丢了魂似的跑走了。

陆天旭急急忙忙上岸穿好衣服,拨马便回......

此后的几天,张若英一直没跟陆天旭开口说话。

赵洪跟随昊朝窦忠武将军多年,熟悉兵法,在排兵布阵方面确有一套。近段时间,陆天旭跟他一直在一起研习军阵,操练士兵,陆天旭初为人将,受益颇多。

那天,张若英过来巡视校场,见士兵不在操练,却在舞旗兵的指挥下,四处乱跑,便火冒三丈,道:“陆将军,你们这是干什么?我没来校场监督,你倒好,把整个校场都翻了个样,兵种不分,手持兵器只知道在那里乱跑......要不是部下前来禀报,我还被蒙在古里。”

“张将军,这就是赵叔所说的盘蛇阵......我们从军中挑选出精干士兵来摆阵,其战斗力可大大提高。”陆天旭解释道。

赵洪在一旁接道:“是啊,张将军请看阵......此阵以三千人为基,形成五彩长蛇,每蛇由五百人构成,每位士兵相互间用臂袖之色区分鲜明。刀盾兵适于近战,可作盘蛇死缠敌人;枪兵善于舞刺,可作劲蛇冲击敌人;箭兵见缝便射,可作眼蛇以防破阵;戟兵和长矛兵(矛可长至四米多)成排持距突刺令阵中敌军防不胜防可作咬蛇。此阵重心在于困敌于阵中不能自拔,令对方阵脚大乱,丧失斗志,故阵中唯有盘蛇成双,加强围困,盘蛇阵也因此得名。以上五彩之蛇不断变换运动,遥相呼应,若再在劲蛇处配一猛将,此阵便是固若金汤,神人难破……”

张若英:“听起来似乎有些玄妙。不过,你们都操练了一个多月了,身为将军,我竟然一点也不知情。”

“张将军你忙于编制新军,我也就没通知你。”陆天旭笑道。她却狠狠瞪了陆天旭一眼,陆天旭吓了一跳,心想:是不是还在怪上次的那件事啊?我又不是故意的。

戚康带领四万起义军不久前赶到了弘江城,再加上从地方上招募来的新兵,城中的起义军已增至九万人。

小卒:“张将军,有紧急军情!”

张若英一看情报,大吃一惊。

“出了什么事?”陆天旭急问。

张若英:“恭亲王庞英率十万沧州大军经鹤云山以北荫关攻入淮州,麾下第一勇将孤鸿影带领三万兵马作开路先锋,接连占领距鹿、安喜,现在正往弘江城这边打来!”

“孤鸿影勇猛非比寻常,素有‘昊国第一武士’之称。”赵洪道。孤鸿影的实力陆天旭早就见识过了,他不由地皱紧了眉头。

张若英却不以为然,道:“怕什么,我们现在有九万兵力,况且弘江城城池坚固,任由那个孤鸿影前来,我们正好以逸待劳,灭灭他的威风。”

陆天旭道:“弘江城地处云、沧、淮三州交界处,是沟通三州的交通要地。我们刚击退云州大军不久,庞英就率大军出荫关,从我后侧袭来。目的是想切断我军后路,我们决不能坐以待毙,坚守城池。张将军,就让我带领本部军马主动出击去牵制敌军,你意下如何?”

张若英:“你难道不怕孤鸿影?”

陆天旭道:“这有什么好怕的,我们敢于对抗朝廷,就已经是把脑袋放在刀架上了,打不过也得打。况且,论单打独斗,我们未必是那孤鸿影的对手,但是行军打战,讲究的是整体作战,巧用兵法。张将军,战况紧急,切不可贻误战机啊。”

张若英心想;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退敌,等被孤鸿影打败后看你还神气。

张若英笑道:“好吧,我就再拨你一万兵力,这样至少在人数上你就不会吃亏,能不能战胜孤鸿影,那得看你陆将军的本事啦!”张若英做了一个拱手的动作,陆天旭回敬。

杨典听说要打孤鸿影,笑道:“哈......痛快,老子早就想跟那个孤鸿影较量一番,可惜一直找不到机会。”杨典一脸无所畏惧的样子,虎眼中闪透着别样的神气,有他在,众将士信心十足。

次日,三万起义军领命缓缓出城。

陈空见陆天旭默不作声,还以为他又是胸有成竹,笑道:“天旭,孤鸿影来势汹汹,我们应该早作打算啊。你是不是又有什么锦囊妙计,掌门师弟,不要再摆将军的架子嘛。”

陆天旭:“说实话,与孤鸿影交手,我心里还真是没底。”

孤鸿影的武艺与师父不相上下,要不是在危急时刻突然有某种强大的力量护体,估计那次比武他早就挂了,莫非当真有什么龙魂之力附在他的身上......

“杨兄,你听说过龙魂之力没有?”陆天旭问道。

“龙魂之力?!我有所耳闻,世间盛传神龙降世,有缘人能与其通灵结合者,便会超凡脱俗,达至神人的境界......当日普陀岭群雄战蛟龙,与其说是孤鸿影一人的功劳,还不如说是大家一起拼命与蛟龙斗得两败俱伤,最后,让孤鸿影抢得斩龙先机。要不是我去晚了,哪会轮得着他!”杨典一想起来,到现在仍旧不服气。

杨典道:“斩龙之后,孤鸿影胸前确实多了一条青龙纹。不过,那也只是一条残龙罢了,真正的龙魂之力不露于形,却有震撼九重天的力量!”

“杨兄,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陆天旭他们都听傻了。

“噢,我也是曾经听一位道长所说,你们可别当真啊,哈......”杨典似乎在逗一群小孩子玩。

杨典:“说真的,陆将军,这次你可千万别打败战,我可不想输给那个孤鸿影……”

陆天旭:“不管孤鸿影有多难对付,我们既然与之交战,就得全力以赴。方圆百里之内,就属阳陵地势险要,正巧也是孤鸿影袭来的方向,我们就应该抢得地理优势,以拒强敌。”

出城可不是单纯为了解闷,先前陆天旭去的那个山林野地其实就是阳陵,可惜要在这么好的野景之地开战,太刹风景了......

陆天旭引军到了阳陵,在那里建好营寨不久,孤鸿影的军队也便到了。

两支军在野地中摆开了阵势。

孤鸿影形体伟岸,双臂修长,面如冠玉,棱骨分明,两眼雄光,风度翩翩,再配上一身金狮连环凯(双肩、胸甲、护膝皆是狮头),束发金冠,大红披肩,真可称得上是天下美男子中的典范。这还不算,手中那柄令无数对手为之胆寒的震天戟被擦拭得一点尘埃也没有,此时乌亮的出奇。

单手持举震天戟,孤鸿影骑着一匹雪鬃白马,在阵前耀武扬威。

“沧州晋阳孤鸿影在此,反贼还不速速就降!”孤鸿影傲气十足。

“降你个头,先问问我手中的这板斧再说!”杨典杀出,孤鸿影蹬马迎上,两军擂鼓,呐喊助威。

两人对冲,兵器拼击处火星四射,这也是两股强劲的真力在对抗,真气互冲,激发出来的气浪,陆天旭离得这么远都能感觉到,当然身后的士兵们还以为是哪里吹过来的暖风。

杨典又是劈砍又是突刺,他的霹雳金刚斧集斧与枪于一体,确实是一件难得的神兵利器。孤鸿影使劲招架,两人出招越快越猛,四周开始连爆。

两人拼红了眼,又一回合时,双方同时飞起,交锋直至二十余丈(一丈在2.2米左右)。

杨典使足真力,一个虎劈下去,孤鸿影咬牙横顶力斧,却被硬压了下来,双脚深陷入地,真气冲击,连爆一圈,两军之中皆有惊马者,翻身落下。

孤鸿影吃劲,左肩狮甲被力斧劈裂,鼓足真气,顶回力斧,猛挥震天戟,力锋直冲杨典,杨典急闪,真气弧波直撞土丘,土丘炸成了平地,众军皆叹。

双方互相凝视,静立对峙......

孤鸿影突然大笑:“孤某纵横天下,能与我对上二三十个回合不败者寥寥无几,没想到如今贼寇中,还有你这号人物,不知英雄贵姓?”心想:在天山与紫阳真人比武时,被他的金光剑气所伤,元气还未完全恢复,若不是这样,今日眼前的光头我才不怕,可是他的武艺也确实非同一般。

“我乃鹤云山杨典也。人人都说孤鸿影无敌,今日一见,不见得能占我什么优势,哈......”杨典也笑道。

“哼,原来是山中劈柴夫,怪不得面目可憎,聪明绝顶。”孤鸿影见对方这样看轻自己,也故意奚落杨典一番。

“妈的,谁是劈柴的?今天非得跟你分个胜负不可!”

杨典大叫着扑上去又与孤鸿影厮打成一团......

“怀天,快,你领右翼骑兵速速冲击敌军左翼......”陆天旭见两人在场中难分胜负,便开始指挥战斗。

怀天得令,带兵直冲敌军左翼,喊杀声顿时从那里响起,震动山谷,山林之中鸟兽惊走。

犹龙斩之狂龙越野!吕布旋动震天戟,两眼红光,真气散出,再看那柄震天戟,抖时金亮,传出惊耳之声,很多骑兵早已下马,可还是牵不住马匹,陆天旭的坐骑也不听使唤,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它稳住。

烈火风雷斩!金刚斧在腰间横旋,杨典整个人都旋飞了起来,横旋至极,力斧飞出,电火一般。

震天戟往上一个猛刺,戟首冲出一条金龙,张口咬住急落下来的巨大火球......地在颤,好像要陷下去了......陆天旭已看不清前方景物,两股强大的冲击波对抗之下,掀起漫天尘土......这里的巨响完全掩盖了怀天那里的拼杀声......良久,视野变得清楚了许多,每个人都睁大了眼睛。这时,陆天旭才发现,最前面的持盾护卫兵躺倒了一片,盾甲都烂了,当然敌军阵营的情况和这里相差无几,更多的人被烧成了黑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