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师 正文 第二十八章:会师达维镇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第二十八章:会师达维镇一)


嘉陵江战役的胜利,为红四方面军开创了十分有利的局面,部队士气空前高涨。川军主力为保成都云集于绵阳附近,再加之中央红军挺进川西平原,从南面威胁成都,形成牵制之势,正好声东击西,北出甘南,将来不及调整防御布署的胡宗南部围歼于几个孤立的据点,实现预定的川陕甘计划;同时,也为中央红军北上寻得立足之地。这确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成竹在胸的XU向前兴致勃勃地将拟好的作战计划发给了坐镇川陕根据地的张国焘,谁知一连几日杳无音讯。XU向前连电崔问,张国焘却一声不吭。战机稍纵即逝,XU向前痛心疾首,而又一筹莫展。张国焘的家长制统治令人生畏,独操生杀大权,稍有违背他的意志,就要被排挤或遭受清洗。无可奈何的徐向前,独自坐在河滩的草地上吹着箫,呜呜咽咽的箫声漫过河谷,使春日的黄昏布满了沉重忧郁的色彩。

此时的张国焘,威风凛凛地站在嘉陵江西岸的巨崖上,隔岸遥望着东岸的渡口,晚风撩起他的长发,使他那宽阔的额头显得尤为饱满。他正得意洋洋地俯视着江面上的一切:上百艘木船满载着机器及各种物资驶向对岸,江面上唯一的一座浮桥挤满着人群,缓缓向西移动。又如中央苏区的一次大搬家。谁也不会想到:这样大的战略转移,仅凭的是张国焘一人的独断专行。他悄悄地下达命令,让所有主力部队、地方武装、机关、学校、工厂等通通撤离根据地,向嘉凌江以西大搬家。只留下三百人枪打游击,竟把偌大的一块川陕根据地就这样轻易地给抛弃了。

五月十二日,红四方面军接到中央和中革军委的电告:中央红军将于五月中旬由川西雅安一带向北转移,命红四方面军掩护并策应中央红军北上。

十六日,红四方面军在川西北重镇茂县召开了高级干部会议,红四方面军政委陈昌浩在会上通报了中央红军已经北上,两大红军主力即将胜利会师的好消息。这消息令开会的高级将领们显得异常兴奋,其中一位军长叫余天云,听后高兴得一蹿老高,将椅子也撞翻了;结果遭到张国焘一顿训斥。

会上,决定派三十军政委LI先念率八十八师和九军一部立即出发,执行迎接中央红军的任务。同时,陈昌浩还号召四方面军官兵做好两军会师的物资准备和思想准备;动员部队筹集物资、编织毛衣、捐献慰问品,作为献给中央红军的礼物。

接受任务后,LI先念率第三十军的八十八师和第九军二十五师、二十七师各一部,由岷江地区日夜兼程西进,开往懋功地区。接应部队分两路出发:一路是第九军二十七师的一部,从汶川向西南的卧龙方向前进,阻击由巴郎山方向西进的敌人;一路是第九军二十五师和第三十军的八十八师,分别从汶川、理番出发南下接应中央红军。从理番到懋功有一百五十多公里,中间还须翻越一座海拔四千多米高的雪山。可见,四方面军的官兵与我们中央红军一样为此历尽艰辛。

直取懋功的先头部队是韩东山师长率领的二十五师。出发前,XU向前总指挥特地找韩东山谈了近两个小时,其谈话的中心意思是:要不惜一切代价迅速接应中央红军北上。两军会合是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你韩东山是四方面军派出迎接党中央和M主席的代表,说不定将来你的名字还能载入史册呢!徐总指挥的一番话令韩东山兴奋不已。回到师里向官兵们一传达,官兵们也十分激动!,恨不能身生双翅,一下飞到党中央和M主席身边。在向懋功前进的路上,二十五师不断遇到川军的阻击,大小战斗打了二十多埸,消灭了上千敌人。但为了早日完成接应中央红军的任务,全师官兵无心恋战,且战且走。在两河口附近,遇到了川军邓锡候部两个营的顽强阻击,他们倾尽全力击溃了川军这两个营,并趁势占领了懋功。随后,韩师长留下两个营据守懋功,率其余部队向达维方向继续疾进。由于一、四方面军的电台联络并不畅通,此时二十五师的韩师长还不知道:中央纵队和我们红军一部已翻过雪山正驻扎在达维。韩师长命七十四团团长杨树华带领三营在前开路,三营在距达维约十余里的巴郎地区与川军遭遇,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这时,我正在指挥部听取师特侦营李营长的汇报。远处隐约传来的枪炮声惊醒了我,我很快判断出战场离我这约四、五里地。我立即命令李营长带特侦营及骑兵连随我出发,因为我心里有一种预感,很可能是红四方面军的接应部队来了。约半个小时,我率部便赶到战场。而在我部的左侧,也有一支部队同时赶到,我一看原来是一军团的前锋部队二师四团。我用望远镜仔细观察激战的战场:身穿土黄色军装的是川军,人数较多有千多人;另一方身穿青灰色的军装,头戴八角帽,红色的五角星隐约可见,人数虽少,但作战勇敢顽强。我立即断定身穿青灰色军装的定是红四方面军的部队。我回头对旁边的李营长高兴地说:“李营长!与川军作战的是前来迎接我们的兄弟部队一一红四方面军,你带部队马上行动,注意与四方面军联络。”

“是!”李营长兴奋地敬了个礼,转身跑步而去。我又对身边的通迅员吩咐道:“告诉骑兵连听我的命令再出击!”

没过多久,红四团与我师特侦营从敌侧后的两个方向几乎同时打响。正在作战的川军顿时大乱,从侧后杀来的两支红军锐不可挡,三面夹击,打得川军哭天喊地,溃败而逃。我看时机已到,便命骑兵连出击,早已卯足了劲的骑兵,一声大吼,跃马而出,一百八十匹战马的奔腾。气势如排山倒海,打得川军毫无还手之力,迎头蔸住溃逃的川军,无一漏网;不是做了枪下或刀下之鬼,便是成了俘虏。

随后,是更热闹的场面。红四方面军的官兵,突然看到从敌侧后杀出的两支队伍,大感惊呀!不到几分钟,便打得川军抱头鼠窜,更感惊奇!然仔细一瞧:这两支队伍的头上都有红五星,他们感觉到这一定是红军,很可能就是他们要迎接的中央红军。经过联络,果然就是。顿时,山坡上的四方面军的官兵潮水般地涌下来,还一边高呼着“欢迎红一方面军的老大哥!”坡下红四团的官兵和我师特侦营的官兵也高呼着“向四方面军学习!向四方面军致敬!”的口号,冲向前去与四方面军的官兵相互拥抱、欢呼、挥舞军帽,蹿跳雀跃,欢呼声响彻云霄。战友之情,兄弟之谊,内心的表白,真情的流露,溢于言表,感人肺腑。历史会记下这一刻:公元一九三五年五月二十一日。我在望远镜中看到这一切,亦被深深地打动了,眼角不由自主地湿润了。我命令骑兵通迅员立即赶到达维镇向主席和中革军委报告这一喜讯。说完,便快步向山下欢腾的队伍走去。

二十五师的韩师长带着后续部队正往前赶,忽然发现先头团的骑兵通迅员飞奔而来,远远的就大叫道:“师长,快!七十四团与中央红军一一会师啦!”

韩师长勒住马缰,“他胡喊些什么?什么会师了?”

“师长,他好像说七十四团和中央红军会师了。”虎彪彪的警卫员的声音像自水缸里发出来的,嗡声嗡气。

骑兵通迅员转瞬已到跟前,现在大家都听清楚了。顿时,欢声雷动,喜讯像长了翅膀,一下传遍整个队伍。只听得韩师长一声大吼“队伍给我跑步前进!老子先去了!”言罢飞马而去。

我到达坡下不久,韩师长亦拍马赶到了。在七十四团杨团长的引导下,我们见面了,相互拥抱问好。接着他又与一军团二师四团王团长、杨政委握手问好。随后,我们相互交换了一下情况。我看后继部队亦已赶到,时间也差不多了,我提议回达维镇先见主席与中央领导,韩师长爽快地说:“陈师长,你是首长,我听你安排。”于是,我带着骑兵连陪同韩师长直奔达维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