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南疆 中越战争全纪实 正文 十六 寒夜潜伏 救助友军战友

巴夫 收藏 4 1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URL] 十六 寒夜潜伏 救助友军战友 二月二十日下午,我们连队奉命在一个叫巴托的地方设伏。巴托,实际是一个小村庄,几间草房早已化为灰烬,起伏不平的山丘上是茂密的甘蔗林和竹木混交的林菝,左边就是平江,对岸就是越军盘踞的阵地,是我们布防的重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

十六 寒夜潜伏 救助友军战友

二月二十日下午,我们连队奉命在一个叫巴托的地方设伏。巴托,实际是一个小村庄,几间草房早已化为灰烬,起伏不平的山丘上是茂密的甘蔗林和竹木混交的林菝,左边就是平江,对岸就是越军盘踞的阵地,是我们布防的重点。在我连的右侧后就是师团指挥所和几个炮兵阵地,我连实际上担负着警卫师、团指挥所和整个部队的侧翼安全的任务。我们立即区分了防御任务,整个连队构成一个有一定纵深和重点防御面的环形防御阵地。并给七班配属重机枪一个班、无后坐力炮一个班,前出到平江岸边担任班哨任务进行潜伏。

战斗的喜悦消除了战场紧张气氛,战士们也逐渐适应了战场的环境。大家都少有的轻松,而且也是连队上战场后所有的战士,包括配属到连队的其他连队战友相聚在一起的时刻,大家聚到一起,彼此交换知道的趣闻,开着玩笑。更让人高兴的是,炊事班第一次在炮火连天的战场居然整出了一顿丰富的晚餐,喷香的罗锅饭、大锅菜、配上肉罐头和酸甜酸甜的菜罐头,真是“战地饭菜分外香”。更让大家惊喜的是我还拿出了一水壶酒,大家在争相品尝的同时,纷纷问我是从那里搞来的。我说,这可不是战利品,我可不敢违抗战场纪律来犒劳大家!今天下午,团保卫股还到各个连队检查群众纪律,严格要求大家不能拿越南群众的东西,严禁吃越南群众的甘蔗呢!我这酒是地地道道的中国货!我告诉大家,这酒是我的爱人,在武汉江岸车站见面时给我买的礼物!想不到我们在上战场的路上,还有一次生离死别的见面机会,她知道我不吃烟,就给我买了两瓶湖北宜昌产的西陵大曲。我把酒装在军用水壶里,舍不得喝,酒从武汉背到了越南战场,现在我们初战告捷,我该拿出来与大家分享了!大家边听我的介绍边品尝酒的味道,都非常感动。一班长余延潢高兴地唱了起来:“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

落日的余辉被战尘遮掩,天很快就暗淡了下来,夜幕将群山笼罩在黑暗之中,我们立即进入潜伏阵地。我随七班隐蔽地进入平江岸边,悄悄地潜伏在又深又密的芭茅草中。夜深时分,河对面突然传来一阵枪声,我们不知怎么回事,都紧张地注视战场情况,后来才知道是司务长郭生贵为了给战士到河边背水遭到了枪击。

他自己是这样回回忆的:

“为了和越军开展战斗,我们连夜挖战壕。挖战壕消耗体力大,汗水流得多。为了给战士们补充水,我叫上文书童建设同我一起去河边打水。由于天黑,到了河边什么也看不见,为能下到河里,我用红布将手电筒扪住,向右侧照着看路。刚一闪光,河对岸就一排子弹打过来,我赶紧灭掉手电筒。水没打着差一点送命,心不甘。又走到另一处摸着到了河边,终于把水打上来了。炊事班的同志听到枪声以为我们回不来了,这是第一次刚进入越南就差点牺牲。”

夜,静极了。白天激烈战斗的场面在这万籁具寂的夜中消失了,双方拼死搏斗的战场也好象进入了梦乡。四周没有枪声,没有鸟啼,也没有虫鸣。但我知道,在黑夜深处,到处都是紧绷着的神经,到处都是警惕的眼睛,到处都是张大着的枪口。

夜越来越深,气温也越来越低。战区属海洋性气候,二月的白天,太阳烁热如火,但一到夜间,温度骤然下降,十分寒冷。河风从峡谷中吹来刺心透骨。汗透了的单军装,经夜风一吹,连最低的抗寒能力也丧失殆尽,我们象置身在冰窟之中。开始还只是上下牙不由自主的打颤,不一会浑身冻起鸡皮疙瘩。趴在地上时间一长,周身就产生痉挛,小腹绞痛,全身麻木,手脚好象不是自己的了。为了促使血液循环,使身体产生一点热量,我们就将脚趾在钢板鞋中不停地抓动,把脚尖使劲地往泥巴中钻。为了保护好食指,使它有扣得动扳机的能力,就将它放入口中允吸着。一切都在寒冷中冻僵了,只有瞌睡虫还活着。到了下半夜,上眼皮重如千斤,疲劳象坚不可摧的磐石压在身上,瞌睡征服了整个身躯。战士们悄悄地掐自己的肌肉,用棘刺扎自己的指头,咬自己的舌头、嘴唇。寒冷似乎拉长了时间,一分一秒都过得十分缓慢。我看了看表,才三点过。离天亮还有近两个小时。

深夜中薄雾轻浮,能见度很低,我捅了捅卧在我身边的七班长陈和平同志,让他再次发出“注意观察”的信号。

露珠,悄悄地爬上野草、树叶,飘落在我们的军装上、草丛中。就在露珠的滴答声中静静流淌的平江似乎传来一点异样的响声,引起了我们的警觉。大家都瞪大眼睛,屏声敛息仔细地注意着阵地前的动静。朦胧的夜色中,一团黑影慢慢地向河边漂来,轻微地划水声也渐渐地听得清楚了。有人偷渡平江了!是越军?还是友军?我们警惕的观察着。战士们精神大震,又紧张又兴奋,睡意、寒冷都顿然消失,枪口、炮口自然对准了河中的目标。我示意七班长,让他向全班发出信号,“没有命令不许开枪!”因为当时我考虑,即使是越军,他们在明处,我们在暗处,我人多主动,他们人少被动,我们正好抓几个活的了解情况。二是我们身后就是指挥机关和炮兵群,我们一旦暴露目标,就可能受到越军的炮击,因此必须十分慎重。两团黑影慢慢地爬上了我们阵地,眼看就要踩到我们头上了。“上”!没等我说完,陈和平和几个战士一跃而起,几支枪同时抵住了来人。“什么人!”对方平静地答到:“自己人!我们是解放军!”我们仔细一看,果然是自己人。原来他们是友军42军125师侦查连一个排的战友,在我军总攻发起前,奉命潜入越军后方进行袭击活动,以配合穿插部队战斗,我穿插部队没有按时到达指定位置,又与大部队失去了联系,后来越军发现了他们的行动,经过激烈战斗,他们陷入到弹尽粮绝的境地。一些战友牺牲了,他们的排长就身中三弹,已处在生命危险之中。他们抬着排长在越军的封锁区昼伏夜行,向我国边境靠拢。因搞不清战场的情况,只好派出三人偷渡平江寻找部队。昨晚在偷渡平江时一位战友因体力严重不支,被河水冲走了。我们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向上级报告,上级指示我们,全力以赴地支援友军,保护他们的人生安全,并做好抢救伤员的工作。这时天已经蒙蒙亮了,我们立即调来三排,在加强警戒的同时,一部分人投入了救助友军的工作。

平江边有很多高大的竹林,又高又密,我们砍倒竹子,扎起两个大竹排,并用长长的竹条扭成竹索,将竹排放到对岸,很快就将对岸十多名友军战友救了过来。连队卫生员刘思元对受伤严重的伤员进行了简单的救治,那位排长(好像姓彭?)因为伤及胸部,发生了气血胸,只有立即转送到后方治疗。我不知道那位战友活下来没有,如果他活下来能够看到我写的这篇文章,他一定能够回忆得起这个情节。送走125师侦查连的战友们时,我们将他们十多支清一色的折叠式冲锋枪留了下来。因此,我连在越南战场上,干部一律使用的是冲锋枪,这无疑对我连在以后的战斗中起到了很大的帮助作用。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