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棒子国的历史是这样的

据著名史书《水浒》记载,当年梁山泊108将被朝廷招安后就开始了南征北讨,四处为战,其中的“鼓上蚤”时迁在一次攻坚战中不幸壮烈牺牲。其实,时迁并没有死。

须知时迁本是个作贼的出身,而且是个大名鼎鼎的非常成功的贼,凭借超人的职业敏感,他在战斗一开始就判断出此役十分凶险,必难全身而退,须早作打算!于是,聪敏机警的“鼓上蚤”利用自己多年养成的职业素养迅速而逼真地趴在地上装起了死尸,逼真,相当地逼真哪!逼得那些真正的死尸都跳起来抗议,因为阎王爷都被蒙得分不清楚到底该收谁不该收谁——这才叫专业啊!

夜半时分,活人都走了。时迁终于站起身来,拍拍一身的泥土,再一次利用自己敏锐的职业嗅觉判断出一个适合自己生存的方向便狂奔而去。不知过了多少天,时迁终于来到了一个地方,这里虽荒无人烟不好找粮食,却漫山遍野都生长着一种东西——人参(据考证,这就是传说中的睾离参)。根据行业大师的直觉,时迁知道自己安家立业的地方到了。

花费几天时间搭起一个窝棚,这就成了时迁的第一幢“大厦”。踢开地上残余的树枝,正在欣赏自己的杰作时,“鼓上蚤”突然瞥见一个人影一晃而过。追上去一看,原来是个一身毛的野人,个子不高,颧骨却高高突起,几乎高过了头顶,两只小细眼就像谁不小心拿修脚刀给划出的两条缝。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有个伴了——时迁这样安慰着自己。从此,时迁就与那野人相依为命。经过一年多时间的深入接触,细致观察和努力的研究,时迁发现这野人居然还是女性!这个发现太重要了,时迁简直是欣喜若狂——她不仅是野人,还是个野女人,太好了!

后来的事,不再细述。总之,野女人很快就怀孕了。可是,烦恼的事也跟着来了,野人大肚子挺了两年多都生不下来,时迁很快由最初的欣喜转为了郁闷,相当的郁闷!他仔细检查了一下,原来野女人的皮太厚,虽然肚皮相对于她的脸皮已经算薄得不能再薄,可是依然阻碍了正常功能的发挥。郁闷哪!

可是,日子还得过。眼看着粮食又快吃完了,时迁悄悄又潜回大宋边境去搞吃的。谁知这边境本就穷困,加之时迁不断的光顾,这里能吃的东西竟只剩下地里的萝卜。萝卜就萝卜吧,只能凑合了。

学医的都知道,萝卜是顺气的,吃多了就得放屁,时迁每天都在验证着这个医学常识。野女人却不同,尽管她吃得很多,百十斤萝卜眨眼就光了,可是因为皮厚的缘故,她始终是一声不响,一屁不放。

就这样过了一月有余,可能腹内积气太多,野女人终于在沉默中爆发了——“轰”的一声巨响,地动山摇,她这一屁把窝棚也震飞了,再也没有找到。

时迁本为了“大厦”被震飞而愤怒,待要发作,却从烟尘中依稀发现野女人这惊天一屁竟崩出来十几个小崽子,她生了!虽然没有走正道,是走后门出来的,可她毕竟是生了!时迁一下子转怒为喜,从此对这女人更是宠爱有加。

女人从那以后便一发不可收,隔几天就崩出一堆来,产量也是逐日递增。渐渐地,时迁觉得自己人多地广,似乎可以独立建国过一把大王的瘾了。于是,他就把女人和女人崩出来的小崽子都召集过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在咱们的旁边有宋国,有倭国,咱们该叫个什么国呀?”一个小崽子怯生生地问。

这倒是个问题,国号该怎么定呢?时迁仔细想想,自己幼年刚出道的时候,屡屡行窃失败,被人拿着大棒子打得满街跑,当时就立下一个志向:将来一定要偷一根自己专用的大棒子!好了,就叫棒子国吧,只要棒子在手,看谁能赶我走!

“好,就叫棒子国,从今以后,咱们都是棒子了……”举国一片欢腾。(据考证,这就是传说中的睾勾离国,后来被改称睾离国)

一个小棒子在欢腾过后又问出一个问题:“我听说,宋国很多人都说自己是汉族,倭国也有很多人说是大和民族,那咱们是什么族?”

这问题也不难,时迁一直觉得这个地方的冬天非常寒冷,干脆,就叫“大寒民族”吧。

从此,一个新的国家,一个新的民族诞生了。

时迁与女人相拥而对,四目泛光,他动情地唱道:

“only you,崩出一个民族

Only you,崩出一个国家

Only you,东方神屁,名誉天下

Only you……”

时迁认为这野女人为他做的贡献实在太大了,自己应该为她也做点什么。想来想去,女人最需要的是什么?美丽!对,得想办法让她变得好看些,再说她现在是国母了,也应该好看些。

想到这里,时迁不由分说,一把把野女人按倒在地就开始拔毛。野女人那野性十足的嚎叫声吓得三山五林的飞禽走兽尽都疯狂夺路而逃。终于,该拔的都拔光了,嚎叫声渐渐平息下来。

时迁看看,嗯,是比以前好看多了,起码更具人形了。只是脸上的毛拔干净以后,她那高过头顶的颧骨也更加明显了,老远一看,就跟地上冒出一柄三股钢叉似的。是的,这颧骨需要修一下。

时迁一个过肩摔把女人放倒在地,抬脚就朝那高颧骨狠跺下去,跺呀跺呀跺呀……腿抽筋了,时迁又捡起一块石头趴在地上冲那颧骨狠狠地砸呀砸呀砸呀……

终于,差不多了,虽然她看上去还是比时迁的颧骨要高些,可至少那看上去象一颗人的脑袋了。只是,眼睛太小,还没有时迁的肚脐眼好看。

时迁偷来几把铁凿连凿了几天,终于把女人的眼皮弄掉一块(为什么要凿?因为脸皮太厚,刀子拉不动),眼睛变大了。

顾不得满手的血泡,也顾不得肩膀都累得脱臼,时迁站在一旁仔细看看,野女人真的漂亮了,她现在简直就跟正常的女人没有多大差别了,太美了!时迁满意地笑了。

全国的小棒子都笑了——他们长得全都随国母,不像大王那么英俊,这回终于有办法了。

所有的棒子片刻都没有耽搁,立刻学着大王的手法干了起来。一时间,漫山遍野“叮叮咣咣”,从远处听就像是采矿的跟屠宰场搁一块了,走近了看又像是群兽肉搏。

无论如何,棒子们都变漂亮了,好看了,而且他们把这个习惯也世代传了下去,后代还给起了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整容”,这是后话不提。

棒子们脸蛋光溜了,琢磨的事也更多了,甚至有人建议时迁创立自己的文字。这可把时迁给难住了,他根本就不识字,在大宋的时候看别人写字只觉得有的图形挺好看的,可就是没学会怎么写,这可如何是好?不过,时迁毕竟是聪明的,他想起自己以前出于职业需要经常研究钥匙,随时都能画出几千种钥匙的形状。于是,时迁提笔“刷刷刷”就画了一大堆钥匙直接塞给小棒子:“这就是咱的文字了!”

这日,时迁正在泡澡,一个多事的小棒子又跑过来:“大王,你给咱们国家设计一面国旗吧?”

时迁不胜其烦,满脸愠色地抓起旁边一条内裤就甩了过去要赶那棒子走。小棒子却不明其意,他捡起内裤仔细查看,那上面居然还有图案。原来,这是当年在梁山的时候,时迁从“入云龙”公孙胜的房间偷出来的,穿了多年都未舍得脱下来过。公孙胜是个虔诚的道教徒,他在自己的道袍、上衣、裤子包括内裤上都绣有道教的标志图案。小棒子研究半天,却以为大王是要他拿这条内裤坐国旗,于是兴高采烈地出去张挂起来。从此,棒子国就有了国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