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伪特工总部“76号”内幕 “桃色事件” 悲壮献身(2)

张殿兴76号内幕 收藏 0 4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0.html


上海日伪当局曾派人去威胁郑苹如的母亲郑华君夫人,要她劝说其丈夫郑英伯出任伪职,汪精卫也以老同志的身份劝郑苹如父亲郑英伯出任伪职,以换取女儿释放,郑英伯说:“我儿女甚多,不在乎少一个。”郑华君夫人也深明大义,拒绝日军方诱劝,鼓励丈夫拒做汉奸。而一批与这件案子毫无关系的大汉好头子的老婆,如汪精卫的老婆陈璧君、周佛海的老婆杨淑慧、丁默邨的老婆赵慧敏、李士群的老婆叶吉卿等人,出于对重庆当局不择手段暗杀的恐惧与憎恨,也是为了教训那些花心汉奸,防止再出现类似的“桃色事件”,一致主张非杀郑不可。李士群对其妻一向奉命惟谨,加之包括陈璧君在内的其他汉奸老婆的起哄,郑苹如自然是在劫难逃了。

1940年1月,李士群护卫汪精卫去青岛与华北“临时政府”王克敏、南京“维新政府”梁鸿志会谈合并成立伪中央政府。李士群在离沪前,下令瞒过丁默邨,将郑苹如秘密杀害。

直到执行枪决前夕,郑苹如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处决。从关押地到刑场,如经过美军戒备的区域,只有不到两公里的路程。但是,如果走这条路的话,她可能会立即觉察到。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汽车也很难在白天从美军戒备森严的租界带走一个拼命哭叫的女人。如果进行哄骗,让她高高兴兴地一同前往,可望平安无事地通过这一区域。所以,在执行死刑的那天,“76号”特务哄骗说是要带她去虹口买东西。郑苹如当然很高兴,一早起来,精心梳妆打扮,穿了一件最漂亮的衣服,还洒了不少香水,并一再催促早点走。吃过午饭后,汽车绕了一个大圈子经过虹口时,又继续向闸北方向驶去。这时,她才预感到自己将要被处死。于是在汽车里进行哀求,脸色也变得十分可怕,并痛骂丁默邨。

到了刑场,她知道一切已无法挽回,反而显得很平静。她依然态度从容,下了车,仰著头,向碧空痴痴地望著,叹一口气,对林之江说:“这样好的天气,这样好的地方!白日青天,红颜薄命,竟这样的撒手西归!我们到底有数日相聚之情,现在要一同走,还来得及。要是你真是忍心,那么,开枪吧!但是,我请求你,不要毁坏了我自己一向所十分珍惜的容颜!”说完,一步又一步地走向林之江,面上还露出一丝微笑。一向杀人不眨眼的林之江,面对一代红妆戏剧化表演的一幕,竟至手颤心悸,一时下不了毒手。但是,命令无法抗拒,结果难以改变。经过短暂的沉寂,林之江背过脸,长吸一口气,做了一个手势后,急忙走远了几丈路程,不忍目睹这一悲剧。卫兵立刻上去,枪声起处,血溅荒郊,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就此为国殉身。

1939年春,郑苹如的未婚夫王汉勋曾两次写信约郑苹如去香港结婚。然国难当头,郑苹如一再推迟婚约,两人相约抗战胜利后再步入婚礼殿堂。惊闻噩耗,其父郑英伯一病不起,于1941年初抱恨而终。1944年1月19日,其弟郑海澄在保卫重庆的空战中牺牲。1944年8月7日,其未婚夫上校大队长王汉勋在湖南衡山执行军事任务时牺牲。郑氏一家,满门忠烈,碧血丹青,光耀千秋。

沈醉在回忆录里提到,嵇希宗说郑苹如只是“中统”的“运用人员”——即连“中统”外围组织名册也上不了的,只是一个被利用来完成任务的小人物。并对郑谋刺丁默邨的动机做如此评价:“郑苹如虎穴锄奸,最重要原因是出于好奇心,她这个人生性喜欢冒风险。”

也许是由于上述原因,郑苹如死后,并没有得到应有的表彰,她的名字甚至没有出现在国民党的《上海抗战蒙难同志名单》上,直到郑苹如母亲郑华君夫人1966年以80高龄在台去世时,才获蒋介石颁“教忠有方”匾额。

抗战胜利后,文学家郑振铎曾在1945年10月6日出版的《周报》上以《一个女间谍》为题追悼郑苹如,他说:“为了祖国,她不止几次出生入死,为了祖国,她壮烈的死去!比死在沙场上还要壮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