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伪特工总部“76号”内幕 “桃色事件” 功败垂成(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0.html


郑苹如被丁默邨这个出乎意外的举动惊呆了。她见丁默邨拉开店门冲出去后也想跟出来,可是她刚走了两步,猛然想起屋外的预伏人员就要开枪,便停下了。而丁默邨冲出店门后,飞一般冲过马路,向自己的汽车狂奔。门外预伏的中统人员,没想到刚进皮货店的丁默邨突然拔脚就走,同时又未见郑苹如跟着出来,迟疑了一下。就在这一刹那,让丁默邨冲过马路,钻进了自己的汽车。司机见丁默邨急匆匆奔来时,知道事情有变,早就推开车门,让丁进来,同时发动马达。预伏中统人员醒悟过来后,立即举枪向汽车射击。可丁默邨已关上车门,此车又是保险汽车,子弹打在车窗上,溅起点点白花。现场一片混乱,汽车乘机迅速开走,丁默邨脱离了险境,逃避了一死。中统特务见行刺失败,迅速撤离,而李士群派出的特工人员,因只是奉命暗中“协助”,因此也没有追赶。

中统精心布置的以“美人”为诱饵暗杀丁默邨的行动功败垂成。

悲壮献身

博浪一击,未能除掉丁默邨,这对郑苹如与中统上海的组织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但他们又心存侥幸,以为丁默邨没有识破郑苹如的真实身份,决定让郑苹如继续对丁默邨进行诱杀。为了试探丁默邨是否对郑苹如仍保持信任,就让郑苹如给躲在“76号”的丁默邨打个电话摸摸底。

丁默邨是个老特务,脑中在紧张盘算,表面却装得不动神色。当郑苹如给他打来电话时,他虽明知郑苹如参与了暗杀行动,但却假装糊涂。郑苹如在电话中,把丁的被人暗杀,说成是因为丁从事“和平运动”,遭重庆当局忌恨,必然要遭到他们暗算。这是丁的事,与她郑苹如无关。只是因她邀请丁出外去购皮大衣,给人以可乘之机,使她深感悔恨。她以歉疚与慰问的口气对丁说:“你那天受惊了吧!我吓煞哉。我深悔不该要你陪同去买大衣,万一出点岔儿叫我怎么能对得起你!你会怪我吗?”丁默邨装得很坦然地对郑苹如表示:“这些在我是意中之事,我怎么会怪你?我还因为我使你受惊担怕,正感到不安呢!”郑苹如又作进一步的试探,对丁说:“你现在不能出来,我也不愿你出来。这种样子也叫我为你提心吊胆得吃不消。可是我的钱用完了怎么办?”丁默邨忙答:“我虽不能出来看你,钱我会叫人送给你的。”企图以此暂时稳住郑苹如。

丁默邨接郑苹如电话后,就去与李士群商量如何处理郑苹如。李士群比丁默邨更凶残狠毒。他对丁默邨迷恋郑苹如以及郑苹如的政治背景早就调查掌握得一清二楚。当郑苹如来电话与丁默邨交谈时,“76号”电话接线员早就秘密录下音并送李士群审听。因此,李士群对怎样处理郑苹如早就胸有成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