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伪特工总部“76号”内幕 惊心动魄的特工战 针对汪精卫及特工头目的暗杀(1)

张殿兴76号内幕 收藏 0 2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0.html[/size][/URL] 戴星炳来上海时,军统派书记长吴赓恕率特务十人随往,协助戴工作。戴死后,吴赓恕继续活动。他探悉从前在广东农民运动讲习班的两个同学中,陈承伦在南京“维新政府”内政部警务司当一名小科员,钟剑魂在“维新政府”警官学校当教官,便邀请他们到上海。见面后,吴公开自己的军统身份,要他们去刺杀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0.html


戴星炳来上海时,军统派书记长吴赓恕率特务十人随往,协助戴工作。戴死后,吴赓恕继续活动。他探悉从前在广东农民运动讲习班的两个同学中,陈承伦在南京“维新政府”内政部警务司当一名小科员,钟剑魂在“维新政府”警官学校当教官,便邀请他们到上海。见面后,吴公开自己的军统身份,要他们去刺杀汪精卫以自赎。因汪精卫多次在广东农民运动讲习所发表演说,吴便要他们利用“师生关系”接近汪精卫,逐步取得汪的信任,再进一步做到自由进出汪的卧室,然后寻找机会,或在汪的床下安放定时炸弹,或者下毒,将汪处死。吴警告他们说,如果不按照他的要求去做的话,将对他们不利。吴在广东农民运动讲习所时,就以凶横著名,同学们都很怕他。陈等与吴虽阔别多年,但吴余威犹在。他们想,如不接受吴的意见,于己不利,接受了又没有胆量去干,觉得左右为难。经过反复权衡,最后决定向汪精卫告密,让汪去对付吴赓恕。

陈承纶见汪精卫后,便把吴赓恕见他们的经过说了一遍,汪便叫陈去见汪伪国民党中央党部的副秘书长陈春圃。陈春圃又介绍陈承纶去见“76号”的特工头子丁默邨,并要陈承纶把吴赓恕留下的电话号码交给丁。

丁默邨得知这些情况后,先让陈承纶向汪精卫要一封准备约自己做秘书的亲笔信,两天后,又让陈承纶打电话约吴赓恕见面。吴立刻约陈到一家旅馆见面,由于时间仓促,陈无法事前通知丁默邨,只好先去应约。陈承纶见到吴赓恕后,立刻把汪精卫写给他的那封信交给吴。吴认识汪的笔迹,看后十分满意,认为陈的工作做得非常成功,并大大地夸奖了一番。陈承纶表示要先回南京,把伪维新政府那里的工作交待一下,再来上海任汪精卫秘书。这时吴已开始落入丁默邨设下的圈套。

陈承纶回南京没几天,就收到吴赓恕的信,要他立即到上海。陈即回上海,先去“76号”见丁默邨,然后与吴赓恕通电话,吴即约陈见面。这时吴对陈承纶已经完全信任,因此把见面的地点约在拉斐德路(今复兴中路)与迈而西爱路(今茂名南路)相交处的一幢房子。陈承纶把约会地点通知丁默邨后,便如期赴约。吴赓恕和陈承纶见面后,还没说几句话,日本便衣宪兵和冒充法租界巡捕房人员的潘达及其他“76号”特务便一拥而入,把两人一起抓走了。

逮捕吴赓恕,丁默邨颇费了一番心思。吴是军统特务,又是谋刺汪精卫的要犯,汪又知道此事,万一让吴逃跑,他不仅无法向汪交代,而且将从此失去汪对自己的信任。当时“76号”在租界内公开抓人,还必须由日本宪兵队出面,事先通知法租界巡捕房当局,由巡捕房派员会同前去。而上海的军统、中统组织,对两租界的巡捕房大员,大都按月给以津贴,彼此声息相通。因此,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76号”要到租界抓人,往往是日本宪兵队刚刚与巡捕房打交道,那些被军统、中统收买的巡捕房人员便预先“放笼”(暗中通知),让被捕对象逃跑。凡属军统、中统的一些重要人员,即使来不及“放笼”而被捕获,巡捕房也是多方留难,甚至拒绝“引渡”。丁默邨深怕这次再蹈覆辙,于是想出一条声东击西的办法:他们先让原市政府法文秘书耿绩之与法租界巡捕房联系,进行私下交易。接着又让日本宪兵队作正面交涉,但故意把被捕人的门牌弄错。当日本宪兵、“76号”特务会同巡捕房人员来到故意弄错门牌的那一家时,当然不会有吴赓恕,算是扑了一个空,只好分头回去。但与巡捕房内人员分手后,日本宪兵与潘达等马上回头扑向吴赓恕和陈承纶会面地点,把两人都抓起来。其实,真地址与假地址相隔只有十多家而已。事后,即使法租界巡捕房对耿绩之与日本宪兵都表示不满,但他们可以推脱说手续是完备的,只是弄错了门牌,临时发觉,来不及会同行动,只好权益行事。法租界巡捕房因人已被抓,也无可奈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