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0.html


在苏成德任区长时,所破获的国民党中统军统人员最多。南京区特务分子的主要来源,有十之八九是国民党中统、军统分子,他们一般在被破获逮捕后即投入伪特工部门,或关押一个时期后参加伪工作。仅十分之一二是关系人介绍而来或由情报关系升充的。

苏成德有两条线索,第一,他本人就担任过中统苏沪区副区长、上海行动总队长、西路党部调查室主任等职。作为执行各种行动任务的负责人,手头就掌握着苏沪区中统特务的名册,经他出卖投伪的中统人员,各人又有各人的关系,苏成德驾轻就熟做了南京区的负责人后,不需再找什么其他线索,他与李士群、马啸天筹划后,派遣“76号”特务石林森、姚筠伯出马,把中统沿京沪线的人员一网打尽。单在上海一带就捕捉40余人,其中有胡均鹤、庄鹤、姜志豪、陈鋆、邓达谧、童国忠等人。胡均鹤被苏诱捕后,他矢志立功,又将中统上海区的特务一网打尽,仅区长徐兆麟逃脱。胡以这一大批中统特务做了自己投降“76号”的晋见礼。这个雪球一滚,中统人员就源源而来。中统在这一系列毁灭性打击下,被迫放弃了苏沪地区的阵地。

第二条线索,就是国民党军统系统的“忠义救国军”南京行动总队头目何柏椿。何原是青帮头子,手下徒子徒孙遍布外埠一带,军统“忠救军”驻在这一带的人员常潜来南京活动,都以何为“老头子”,他们到了南京,都还以为何能掩护他们。谁知何早已投伪,何柏椿的弟子、汪伪新贵“21号”科长童国忠和何柏椿一道,把这一批送上门来的军统特务悉数出卖。这样,这些军统特务便成为苏成德手下的专门“人才”,从事特务活动都是行家里手。

1939年底,汪精卫集团和北平“临时政府”、南京“维新政府”三方面,就组织全国性的伪国民政府,决定于1940年1月在青岛举行会谈。重庆方面得知这一消息后,一面策动陶希圣、高宗武两人从汪精卫集团中出走,同时布置军统特务,准备在青岛会议期间,狙击汪精卫、王克敏、梁鸿志等巨奸,以达到狙击汪伪政权成立的目的。

为确保出席青岛会议三方巨奸的人身安全,李士群带王天木等先期到达青岛进行布置。当时,负责狙击汪精卫等人的是军统华北区青岛站站长傅胜兰。傅原系王天木部下,王知道其住址,因此,毫不费力地将其逮捕,后又捕到傅的部下--军统青岛站的出纳丁美珍、总务科长宋负薪、行动员褚亚鹏等十人。丁美珍是傅胜兰的情妇,她提出,只要让傅恢复自由,并让她和傅结婚,她可以让傅率领部属一起投汪。李士群表示同意。于是,军统青岛站集体投降了“76号”。这样,军统青岛站不仅不能没有起到破坏青岛会议的作用,反而成了“三巨头会议”的卫士。青岛会议结束后,傅胜兰等随同李士群、王天木成了汪精卫的护卫,浩浩荡荡回到了上海。丁美珍还把丁默邨认做了宗兄,并要丁以家长资格为她主婚,择日在“76号”的大礼堂举行婚礼。为显示“76号”对婚礼的重视,以吸引更多的渝方特务投靠“76号”,大汉奸周佛海充当了证婚人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