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伪特工总部“76号”内幕 汪伪特工组织的建立 “76号”的建立(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0.html


至于特工人员,也与过去不同,搬进“76号”之前,这些人都是黑衣衫裤,敞开胸襟,歪戴帽子,嘴里叼着香烟,有些人手掌中还盘着两个铁弹子或核桃,转来转去,一望便知是些地痞流氓,令人感到厌恶。搬进“76号”后,除吴世宝以外,都穿上草绿色的制服,全副武装,只是没有帽徽,可是多数人的帽子,还是歪戴着,狐狸尾巴总是藏不住的。

“76号”门外是越界筑路。大门平时不开,进出均通过旁边小铁门,驻守大门的经常是一个班,如有行动就要增加警力。进出大门的人,都必须持有出入证。出入证是一张淡蓝色像卡片大小的纸片,一面印着“始昌中学”与本人姓名、号码,另一面则贴有本人照片,注明发给日期。在相片角上,还盖有骑缝印章。如要进入二道门,还得用另一种红色的出入证,否则只能在接待室等。后来伪特工总部成立,又换新的出入证。

1939年6月,汪精卫率领周佛海、高宗武、梅思平、周隆痒等去日本,晋谒主子,协商如何组织伪政权。回上海后,即积极策划召开所谓国民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拼凑了二百多个代表。8月底,汪记国民党“六大”在“76号”内西首那幢三开两进的石库门房子里开场。

为了安全,会议对外严守秘密,出席会议的“代表”,也是到会场后才知道的。开会的那天,深怕因进出“76号”的人太多而产生怀疑,特在“76号”的大门外搭了一座高大的彩牌坊,中间缀着一个用电灯泡组成的“寿”字,伪装宅子里有人做寿,以迷惑外人。沪西一带的租界防务,原由意大利驻军负责,为了防止工部局巡捕房到大门前来干预骚扰,由日本特务机关出面,与意大利驻军司令部联系,要他们派出一小队士兵,荷枪实弹,守在“76号”的对面,名为监视,实则戒护。这样一来,巡捕房方面为避免与意军发生误会,就不便对“76号”有所举动了。开会那天,“76号”的大门紧闭,“代表”分两路进出:有汽车的绕开纳路(今武定路)进入极司非尔路口,经日本沪西宪兵分队旁的小路而入“76号”后门;没有汽车的,则由华邨转入“76号”。华邨是条死胡同,原有十多户居民,开会前夕,丁默邨、李士群便叫手下的特务,拿了快慢机,胁迫所有居民一律迁出,所有空房概由派去的特务占领。并把华邨与“76号”花园相隔的墙上掘了一个壁洞,作为通道。那些非四轮阶级的代表,就是从这个“门”钻入“76号”的。

汪精卫等到达上海后,先是暂住在虹口日本兵营附近的楼房里,而在汪伪“六全大会”前,迁入沪西愚园路1136弄的一座花园洋房里,它是过去国民党政府交通部长王伯群的住宅。王伯群任大厦大学校长时,为娶该校校花保志宁为妻,动工兴建此美轮美奂的大厦,作为藏娇的金屋。1931年,进步作家邹韬奋为了揭露这桩丑闻,曾将此屋拍成照片,发表在他创办的《生活周刊》上,轰动一时。上海沦陷后,楼房为日军占领,弄内还有十余座各自独立的西式花园楼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