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伪特工总部“76号”内幕 汪伪特工组织的建立 “76号”的建立(1)

张殿兴76号内幕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0.html[/size][/URL] 搬进忆定盘路10号之后,特工组织发展很快,许多党棍恶霸,地痞流氓,中统、军统特务,马路政客,失意军人等等,无不为李士群、丁默邨兼收并蓄,来者不拒。如:蔡洪田、黄香谷、顾继武、张德钦、阮慕百、樊谨成、梁少堂、张锡堂、李炳青、李凯臣、原洗凡、凌世昌、顾文达、潘序东、王天木、林之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00.html


搬进忆定盘路10号之后,特工组织发展很快,许多党棍恶霸,地痞流氓,中统、军统特务,马路政客,失意军人等等,无不为李士群、丁默邨兼收并蓄,来者不拒。如:蔡洪田、黄香谷、顾继武、张德钦、阮慕百、樊谨成、梁少堂、张锡堂、李炳青、李凯臣、原洗凡、凌世昌、顾文达、潘序东、王天木、林之江、杨杰、刘杰、裘君牧、田为霖、谢文达、陈文钊、孙鸣岐、陆文韶、张一尘、朱养吾等。此外,还有一批以潘达为首的在公共租界充当特务巡捕的“十兄弟”,如戴昌龄、宋源、孙照北、陈中芳等,也参加进来。

此时的特工组织尚未归属汪伪国民党,而仍为日本特务所控制,其对外活动是以“中华扬子轮船公司”的名义作掩护的,其经费由日军在“关余”(“关余”是旧中国每年关税收入在扣除以关税作抵押的各项到期应付赔款、外债、公债及海关经费等项后所剩的余额。抗日战争初期,中国海关落入日军之手,汪精卫投敌后,日军从“关余”中每月拿出三百万元,作为其汉奸的活动经费)里拨出。随着汪精卫集团筹组傀儡政府步伐的加快,需要得到丁、李特务组织力量的支持,于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密切起来。

这时,丁默邨、李士群一伙除原来进行的特务情报与侦查外,又加上了一项特务行动,这样,才搬进不久的忆定盘路95弄10号,就显得不适用了。因为“10号”这幢房子,缩在弄堂里,汽车虽能勉强直达,却无法调头。平时为了安全起见,派人在弄堂口摆了两个水果摊,作为望风瞭哨,还派人不时在弄堂里进进出出,与水果摊上的人取得联系,以防意外。这样布置不仅不够“气派”,且也不太方便,后通过上海日本宪兵队本部的关系,找到极司非尔路(今万航渡路)上一座最大的花园洋房,它的门牌号是“76号”。

极司非尔路,是英美公共租界工部局依仗帝国主义的兵舰大炮,在原定的租界范围以外,强行筑起来的一条马路。坐落在极司非尔路中段、钱家巷斜对面的“76号”,是原国民党政府安徽省主席、时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军事参议院院长陈调元的一座花园洋房。上海沦陷后,日军将其作为敌产霸占了,现在为了表示对丁、李特务工作的支持,由晴气出面,征得上海日本宪兵队的同意,将这座大院移交给了他们。极司非尔路因属华界(实际上马路亦不属租界),所以每家门上都有白底黑字的门牌号,唯“76号”与它的东邻74号,以及和它望街对宇的75号,均系大花园洋房,门上钉的都是兰底白字的租界门牌号。据说这是道契(前清时,外国人在中国购买土地,它的执业凭证经过洋商挂号,而由中国的道台衙门登记认可的,所以称做“道契”)的关系,所以这三幢大洋房的门牌号与它们的左邻右舍,都是连贯不起来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