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2010年版) 第一卷:东京都 第三章:正阵之师(四)

红色猎隼 收藏 2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size][/URL] 应该说“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在东京实施汽车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的地点,显然在事先进行了周密的调研和部署。江户时代,由六个姓氏汉字皆有“木”字的家族在此建有房屋居住而得名的东京六本木区,一直以来都是日本电视传媒和外国领使馆的聚集区,加上2003年,大型再开发复合都市地带—六本木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

应该说“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在东京实施汽车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的地点,显然在事先进行了周密的调研和部署。江户时代,由六个姓氏汉字皆有“木”字的家族在此建有房屋居住而得名的东京六本木区,一直以来都是日本电视传媒和外国领使馆的聚集区,加上2003年,大型再开发复合都市地带—六本木新城的建成,更令这里成为了办公室及高级消费场所林立的地区。

第一颗汽车炸弹在位于六本木中心地带,地上53层,地下4层的森大厦目前爆炸。对于与中东地区的各大恐怖组织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而言,制造和使用汽车炸弹似乎早已是轻车熟路的事情。事先停放在路边的一辆丰田轿车内装满了炸药和铁渣,随着连接在爆炸物上一部手机接到那个死神打来的电话,整辆汽车便如同巨型榴霰弹般的炸开了,迸成一团火球,巨大的轰鸣声压倒了日本东京的居民在多年的和平中所能想象的一切声响。

巨大的尘雾顿时将这个六本木新城包裹了起来,被爆炸所产生的直接伤害相比,高层建筑物上被震碎的玻璃显然是更为可怕的杀手。而无数的行人在慌乱中挤踏更令这场恐怖袭击的遇难者名单多了近三分之一。不过与池袋和市谷两地几乎同时爆炸的汽车炸弹相比,六本木新城方面的死伤人数还是最小的。因为在池袋和市谷爆炸的汽车炸弹选择了人流更为密集的轨道交通线枢纽。

面对集聚攀升的人员伤亡数字和在东京民众中所产生的空前恐慌。日本政府显然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的压力。在东京警视厅和东京消防厅全力救援之时,日本第94任首相菅直人再度召开了内阁紧急会议。不过与此同时,在防卫省还没有作出任何任务部署的情况下,身为日本自卫队统合幕僚长的折木良一陆将已经下令在东京周遍地区驻防的日本陆上自卫队快速反应部队—“中央即应集团”开入市中心。

对于日本自卫队这战后首次“自作主张”,此时的菅直人内阁显然没有理由作出指责,毕竟进入首都的军队最优先保护的对象还是他们这些政府高官。不过当首次参加折木良一陆将在内阁紧急会议上提出日本政府应该立即宣布国家进入状态,被授予自卫队独断专行权力的时候,却依旧遭到了防务副大臣—安住淳的反对。

“如果防务省依旧固执的坚持要有他们来主导的话,那么我个人惟有提出辞职!”面对三番五次阻挠自己的安住淳。折木良一的忍耐终于到了极限。“好了!既然现在事态已经恶化到了危及国家安全的层面,我看防务省也是时候将指挥权移交给自卫队了!”看着一脸严肃的折木良一和瞠目结舌的安住淳。身为首相的菅直人不得不出面首肯了折木良一的建议。

“目前首先要保证的是本土的安全。我建议国家应该立即启动紧急事态法案。”与权力欲望过剩的安住淳相比,身为防务大臣的北泽俊美却希望能尽早的将肩上的担子卸去。由于长期处于美国驻军的卵翼之下,事实上日本的《紧急事态法案》长期以来还处于空白的状态。

直到2005年驻日美军撤走前期,日本执政党自民党、执政联盟公明党和主要反对党民主党,才向日本议会联合提交一项《紧急事态基本法案》,要求在今年的议会例行大会上讨论表决。该法案旨在确立政府处理紧急事态时的基本行动框架,主要内容是扩大首相处理紧急事态时的职权,增设两个政府中央情报部门。 这一法案虽然在日本议会得到了通过,但是大规模恐怖行为、身份不明的武装船只和武装人员、电子恐怖行为等内容却不包括在紧急事态法案中。

“目前的局势之下,我国事实上已经进入了战争状态。所以我个人赞成立即启动紧急事态法案。”在防务大臣的北泽俊美的倡议之下,身为内阁官房长官仙谷由人也随即附和道。内阁官房长官是日本内阁中首相以下最重要的阁僚位置。除了代表政府“颜面”出任发言人,内阁官房长官还承担在内阁其他部门进行协调沟通的重任。相当于内阁秘书长.统辖内阁官房事务,统一监督所属职员的工作。同时内阁官房长官还是由专家构成的“综合情报本部”定期召开的“综合情报会议”的议长。

在北泽俊美和仙谷由人的力推之下,菅直人内阁的主要成员也纷纷表示支持启动《紧急事态基本法案》。不过他们的热情并非完全来源于目前糟糕的局势,而是因为在启动了紧急事态法案之后,所有的责任将由大权独揽的首相来承担,而他们则可以轻松的与未来所产生的一切后遗症作一个“切割”。

对于这些同僚想把自己“架在火上”的险恶用心,在尔虞我诈的日本政坛摸爬滚打多年的菅直人其实也早已洞若观火,但是此刻无论是否启动《紧急事态基本法案》自己的政治生命都早已和眼前的危局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大权独揽总比各部门想部扯皮要来得好一些。因此菅直人以“却之不恭”的态度接受了内阁的“一致决定”,成为了日本战后首个直接指挥自卫队、警察、乃至各省厅的内阁首相。

不过虽然大权在握,但是东京工业大学毕业的菅直人深知自己对于军事完全是门外汉。因此在内阁紧急会议之后,他首先便把日本自卫队统合幕僚长—折木良一陆将单独留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内。“中国有句古话: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竟然已经进入了战争状态,那么战场上事情自然是拜托阁下了!”出身平寒的菅直人比起安住淳之流最大的优势便在于其懂得人尽其能的道理。

“是!首相阁下,我打算立即……”自“石垣事件”爆发以来备受制约的折木良一此刻终于有了自己发挥的空间,当即以一个标准的军礼回报首相对他的信任。同时打算进一步陈述自己的具体应对方案。“详细的部署就不要在这里说了。时间紧迫,放手去干吧!只要不违背现有的宪法条例和精神,不涉及到第三国。我相信你和自卫队统合幕僚监部的一切决定。”菅直人微笑的摆了摆手,竟然用人便不能多疑。但是这位首相并没有想到自己此刻所作的一切决定都早已在对手的算计之中,而他的放权更解除了盘踞在日本列岛地下的那头巨兽脖子上最后的一道桎梏。

从菅直人的办公室出来,折木良一第一时间驱车赶回了位于市谷台的防卫省新办公大楼之内。日本防卫省本部尽管位于东京的闹市区,但是那个被称为“市谷台”的小山坡却从昭和时代便是军事禁区。日俄战争时期在陆军士官学校学习的东条英机经常和一群臭味相投的同党,到士官学校后面的市谷台高谈阔论。站在市谷台的山坡上,他们迎风眺望远方,在脑海中演绎着日俄战争的炮火烽烟;坐在石台上,捧一杯苦茶,耳听萨摩琵琶苍凉的《川中岛》、《城山》乐曲,他们似乎感受到了战场上位于东京市谷的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硝烟扑面而来……每每到了此时,东条英机便会跳出来向大家展示他那套并不十分专业的“神刀流剑舞”。众人的阵阵喝彩使东条英机忘乎了所以,极度的亢奋使他完全陷入对未来的狂想而不能自拔。

而1945年同样美丽的绿色还残留在市谷台陆军总管辖处的周围。但是,住在这里的人们今天眺望着生机盎然的大树,心中的寂寞、凄凉无法用语言文字来表达。又有谁会想到帝国陆军的军人竟会怀着如此凄惨的心情站在市谷台上呢?这也是应得的报应。帝国陆军必须为昭和六年(1931)满洲事变以来自己的野心、残暴和不诚实而付出代价。

日本战败后,美军曾把位于一楼大厅的当年只有天皇才能坐的"玉座"搬走了。重新接管市谷台后,日本政府用重金将当年东京审判时盟军拆卸的天皇"玉座"再次复原,并重新把被盟军踩踏过的天皇专用台阶保护了起来,平时不准游客踩上去。

在二层,盟军总司令部的办公室也被恢复成了天皇的御用休息室,室内摆放着1934年昭和天皇在群马县视察特别大演习的照片。当时,东条英机站在天皇后排,山本五十六和天皇站在同一排。在同一个房间,东条当年随身携带的刻有松鹤图案的印章也用玻璃罩罩着。二层楼道的墙壁上,挂着历代陆军军校校长的照片,其中,第35代校长土肥原贤二是东京审判的甲级战犯。而在纪念馆内,他的身份是“校长”,而不是“战犯”。二楼的过道处,还摆着一排军刀,其中包括甲级战犯梅津美治郎的军刀。

而今天在市谷台的高地之上,那头蛰伏已久的恶兽将再次苏醒过来,在已经被拆除的昔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被告席,取而代之的是旧日军的各种“遗物”此刻在东京冬日无力的斜阳之下,散发着异样的光泽。那是那些在地狱中徘徊的恶灵重新盘踞这个国家的先兆。不过此时此地,纷乱的东京街头并没有人注意这些。而在遥远的石垣岛上,“琉球复国运动联合阵线”对岛上的日本陆上自卫队伞兵们的总攻也即将开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