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兵 正文 第三章 父子

没枪的民兵 收藏 0 7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2.html[/size][/URL] “小建,回来了。来……帮我把那几条鱼改下刀!” 刚走进厨房的田明建就成了配菜工,给老爸送去了一个谄笑,便悻悻的从刀架上取出菜刀,拾掇起水池里的四条草鱼来。 几刀去鳞,一刀挑肠,手脚麻利无比。杀完洗净后,“啪”的声扔到案板上,对着鱼脊梁侧面就是两刀。刷刷刷几下,去骨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2.html


“小建,回来了。来……帮我把那几条鱼改下刀!”


刚走进厨房的田明建就成了配菜工,给老爸送去了一个谄笑,便悻悻的从刀架上取出菜刀,拾掇起水池里的四条草鱼来。


几刀去鳞,一刀挑肠,手脚麻利无比。杀完洗净后,“啪”的声扔到案板上,对着鱼脊梁侧面就是两刀。刷刷刷几下,去骨去头,再片成一一片大小均匀的鱼片儿。


“哎呀,我的儿子,动作越来越利索了,快赶上我年轻的时候了。”老爸回头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赞了句。


田明建呲笑着,很拽的把菜刀抛砍在菜墩上,说道:“爸,怎么样?儿子这手可以吧?就咱这刀工片出来的鱼片儿,做溜鱼片、水煮鱼、酸菜鱼都没问题。”


田大师傅乐了,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摸摸儿子的后脑勺,笑着赞道:“我儿子就是聪明,嘿嘿……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厨子,这刀工还真不如你。”


“爸,这就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田明建大言不惭的讪汕笑道,低头继续干活。心里惦记着公务员招考报名的事儿,见老爸倒没提什么,便有了做贼一般的砰砰心跳。


每次考不好,或犯了错误都会在这里加倍干活,一来弥补心里的内疚,二来万一让老妈看见了,也好堵她的嘴。无论在外面多淘多坏,在家里永远是乖孩子!


老爸的大汤勺伸进锅里尝了尝味道,很随意的问了句:“儿子,见你妈了没有?”


“见了,在楼上换衣服呢。”


“哦,这个点快上人了。想起来了……今天镇政府有一桌。”


“是吗?他们今天是签单还是付现金啊?”


“谁知道啊!早给晚给,反正他们都得给……”


父子俩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总是这样随口问问,随口答答,一副对什么事情都不关心的样子。田明建片着鱼片,偷偷看着父亲,高大的身躯有点佝偻,皱纹比前几年更深了,标准的国字脸,细看倒真有几分硬汉的样子。


一直以来,田明建总认为自己过于细皮嫩肉了,长的太像妈,缺少父亲这种威武的神情。不过在感情上和老爸要近一点,每次被老妈用鸡毛掸子或扫帚柄教育的时候,都是老爸帮衬着说话,而且还护犊子般的藏在身后。


看着忙碌着的老爸,田明建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爸,你怎么不问问我,名有没有报上啊?”


“你小子我还不知道,你就不是那块料,要报上进门早告诉我了。”


“你知道我不是那块料,还让我大老远的跑趟省城。“田明建撅着嘴嘀咕道。


“我没让你去啊!是你妈让你去的。”


“爸,那我跟你开饭店算了,反正工作一时半会儿没个着落。”


“我没意见,要有意见那就是你妈。”


“爸,你能不能做回主啊?干嘛什么事儿都要咱妈同意。”


“除了灶上的事儿外,家里的所有事情都由你妈作主。”


田明建扑哧一声笑了,暗想老爸从不掩饰自己的地位低下,老妈那么跋扈,田明建倒感觉是老爸惯出来的。


说话间饭点到了,客人们陆陆续续的上桌,两个跑堂加老妈和堂妹,穿梭似的忙碌了起来。田大师傅捋起袖子,忙而不乱看着跑堂递进来的菜单,点起了柴油灶,厨房里顿时响起了“呼呼”的鼓风机声。


父子俩一人一个灶头,上下挥舞着大勺,配好了菜下锅过油、葱姜蒜、豆瓣酱、鸡精味精白糖香醋、钩欠翻勺出锅。鱼香肉丝、宫保鸡丁、鱼香茄子、木须肉、水煮肉片、溜肥肠……父子俩满头大汗,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菜,流水似的经跑堂传到老妈或红芳的手中,再被送到客人的饭桌上。


这时候父子俩一句废话都没有,顶多就是喊人上菜。父子俩一个炒家常菜,一个做酸菜鱼、水煮肉片等汤菜,说不出的默契!


“小建,里面差不多了吗?让你爸炒……今天人多,快出来招呼客人!”传菜口上老妈伸过脑袋喊着,外面乱哄哄的。


田明建应了声,连忙关闭柴油灶的油管开关和鼓风机开关,解开围裙、摘下厨师帽就跑了出去。


见儿子跑了出去,田大师傅的脸上掠过一丝不经意的微笑。暗想这才是儿子的拿手好戏,几年大学一点都没白上,最起码之前那个坐不住的楞小子,现在好歹能独当一面了。接着外面就传来儿子那清脆的招呼声,听得是真真切切。


“大伯……您来了,快快快,请这边做……!”


“这位大哥,您先坐着,我先给您上几个凉菜,今天喝什么?还是青龙粮酒……!”


“大嫂,您今天多担待着点,今天人多,菜上不快,咦……!这小朋友是您家的吗?长的真可爱。”


“大爷,咱家的菜怎么样您不是不知道,宁可慢一点,都不能做成半生不熟的给您上!我们总得保证色香味俱全不是,不能砸了我们田家的招牌啊!”


田大师傅笑了,很会心的笑了。这时候不管来多少人,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儿子总能应付得体,游刃有余。只要儿子一出现,饭店里乱哄哄的局面很快就井井有条。嫌菜上慢的、味道不好的、招待怠慢的,通通的都会被儿子说服。


不得不承认,儿子还真是开饭店的料。嘴甜面嫩,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大伯大嫂、爷爷奶奶、大哥大姐、叔叔阿姨的张口就来。要知道这可是开饭店的基本功,如果没有这一手,菜做的再好也留不住客。


而且儿子也不懒,手脚勤快着呢!配菜炒菜样样行,上大学几年还学了好多新花样儿!说他学习不好吧,记菜名都不需要笔,连记三五桌几十个菜一字不差。就是算术没学好,算账不太清楚。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儿子算账只会往多里算,从来没算少过!


总的来说,再干几年把饭店交给他还是放心的,但妻子肯定不会同意。连田大师傅自己都感觉读了十几年书,跌跌坎坎大学的毕业了,回头再来当厨子还真是冤的慌!但又能怎么样呢?两口子一个厨子、一个老板娘,如果不是饭店经营的马马虎虎,供这俩大学生上学都成问题,哪有那个钱和关系去找工作啊!亏得儿子还算懂事,没有逼父母干这干那,要不还真让他为难了。


“唉……!”田大师傅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