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水浒传》歌词暗藏惊人文艺风水学

世界王牌 收藏 1 104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出自:新浪娱乐


本文提出全新的艺术理念,并应用于新版电视剧《水浒传》的歌词。文艺风水学,看似熟悉又显得陌生,因为先前已有“文艺”和“风水学”。文艺风水学,是二者之间的边缘学科。简明说:把文艺当“风水”来研究,把作品当“楼阁”来搭建。


千年等一回。在笔者发论以前,中国的先贤早已默默实践。把文艺当建筑来打造,绝对是古代文艺家的习惯和特征。笔者今番立言,只是一次“正名”。也是一次“拾遗”:既然是祖传的路数和本领,何不赶快效仿?回归本民族的文艺理论,可以令我们兴奋和自信;由此衍生的艺术产品,凭着考究的形制和结构,可以在国际文艺市场,展现中国式的优雅和大气。




一.研究基础与价值




说来奇怪,在文艺理论这个活跃的领域,中国没有显出自己的大国地位,更没有显出文化古国的底蕴。单说戏剧影视理论,西洋人的“斯氏体系”和“布氏体系”占据主流。此外,古代的“三一律”,现代的“蒙太奇”,再到后来的动画片、情景剧,都是西洋人的专利。而中国,虽有古代戏曲,但外国人谁知道关汉卿、汤显祖?90后谁看过《窦娥冤》、《牡丹亭》?虽有京剧,哪些理论成了中国导演的经典?哪些元素植入了好莱坞大片?


有人说,人种不同——华人与洋人大脑半区各有优势。那么,既然“科技脑”落后,“文艺脑”理当领先,可事实却是相反。退一步说,就算人种不同,韩国人、日本人也是东亚人种,为何他们的艺术思维就融入了世界主流?


惟一的解释,是拿破仑的睡狮比喻:中国这匹思想的巨兽,进入了漫长的睡梦。他的苏醒,不光中国人盼望,外国人也在关注。华夏文明的伟大复兴——哪般缘起、怎地发展、如何传播——是人类文明的下一个悬念和高潮。从哪里苏醒呢?文艺风水学。它单纯,独立,远离政治,不涉国事……


机缘巧合。《水浒传》重拍,笔者以“文艺风水学”首倡者的身份,受到制片方的邀请,担任歌词作者。通过贯穿全剧的主题歌和插曲,笔者对文艺风水学——纯粹中国式的艺术法则,进行了简明的实操和推演。


笔者自称“首倡者”,心中忐忑。古人只是没有喊出“文艺风水学”,其实一直在实践,而且臻于完美。今人笑话八股文,可谁了解八股文?“破题”、“承题”、“起讲”、“束比”……层次清晰,结构完整。时下的官话、套话、空话,那般单薄简陋,竟被称为党“八股”,真是冤案。


回头一望,文艺风水学的范例比比皆是。《古文观止》篇篇隆起,都有浮雕般的框架和力度。四大名著各个巍峨,都像宏大的文艺建筑群。即便短小的律诗,八句之间,依然有峰回路转,楼台错落。首联是那么敞亮的门户,颔联、颈联是何其有序的屋舍,尾联是多么深远的后园……


即便如此,笔者的研习依然有三点价值。


其一,毕竟喊出了“文艺风水学”。欸乃一声山水绿,从今往后,研究祖先的名著,不必借用西方的比较文学、艺术哲学,可以大胆寻觅中华民族的逻辑秀、形式美。写小说、搞影视,未必照搬西方大片,何妨有样学样,仿照老祖先端庄的楼宇和灵异的飞檐。


其二,笔者执教29年,也多年参与艺术策划,深切感到:“文艺风水学”是一个捷径,一条栈道。它直通逻辑学、形态学、艺术哲学、文艺心理学。沿着这条捷径,诸多艺术效果得以实现:序幕、尾声、悬念、包袱、推进、高潮,以及多样性、层次性、丰富性、趣味性、古代韵律、民族特色……


其三,敢于献丑。陆游:绝知此事要躬行。民谚: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我按“文艺风水学”,打造了新《水浒》全套歌词,任人针砭,是为古风。




二.文艺风水学释义




解析“文艺风水学”,先要说到“风水学”。


可惜,很多人认为这是封建迷信,比如,若干大学开设的《风水学》课程因故取消。对此,本文不做辨析。一切全在因缘:“槛内人”不说即明;“槛外人”说也无益,姑且不说。再者,风水学体系庞大,学派众多,要想说清太费笔墨。所以宁求简陋,只用浅白的语言,略做勾画。


风水学,中国古代称“堪舆术”,是一门极为具体的应用学科:选择适宜的区域,确定合理的位置,选定明确的朝向,设计特定的布局和结构。最终,动工筑成完好的建筑物。风水学的应用非常广泛,小到民居、村落,中到楼堂、庙宇,大到城镇都市、王廷皇宫。甚至及于坟地、陵墓、地下宫殿。


在传统文化中,风水学具有宗教色彩。古人认为,宇宙万事万物由三部分组成:气、数、象。所以“仰观天文,俯察地理,近取诸身,远取诸物”,意在发现“气、数、象”俱佳的基础环境。随后,按照顺应的态度,构建相宜的建筑物,实现“天、地、人”的和谐。


抛开宗教因素,风水学其实与现代科技暗暗重合。按照“气、数、象”选取的位置,依据“天、地、人”建造的民居和城市,恰好符合现代科技的地质学、气象学、环境科学、生态科学、环境经济学。


本来,风水学只涉及建筑。但人们渐渐发现,所有的事物都有“气、数、象”,都要兼顾“天、地、人”。简单说:凡事都有格局,有格局便有风水,便有规律可循,亦有经验和教训。认可规律,接受教训,就合理、就主动;反之,就被动、就失误。事实上,认可风水的人越来越多。而且不在嘴上,是在心里。


不妨上网搜索。除了阳宅风水学、阴宅风水学、城市风水学、房屋风水学、办公室风水学,还能搜到:经济风水学、政治风水学、人体风水学、婚姻风水学……


惟独查不到“文艺风水学”。


就中华文化而言,这是憾事;对笔者来说,又有些幸运。前面说过,古代的文艺作品就像建筑。在今天,越发如此。科技手段翻新,市场经济催化,各类巨著、大片、大制作,规模宏大,结构繁复——更像建筑了!


“文艺风水学”呼之欲出。


按照风水学原则,研究民众心理、文化传承、政治环境,构建文艺作品的规模、框架,谋求艺术效果的“天、地、人”和谐。——这就是“文艺风水学”的功能和使命了。


两点补充。其一,前文说到:风水学暗合现代科技,其实,它也暗合现代文化。符合风水学的建筑,恰恰符合美学、心理学、伦理学,并满足人们的直觉和潜意识。那么,按照风水原则打造的艺术布局,也更容易触动人心。求仁得仁,这不正是艺术创作的终极目的?


其二,“天、地、人”和谐,其实并非套话。遵循这个原则的建筑,不易受到“天谴”,却往往得到“天佑”,雷电不劈,洪水不冲,地震不倒。说来似乎迷信,却是古代建筑的经验和事实。那么,符合风水原则的文艺作品,会不会同样有福——更受大家青睐、更得一点天佑、更有几分好运呢?




三.原著中的精致模版




新版《水浒传》,从片头主题歌、片尾主题歌,到片中插曲,需要五首歌词。任务明确,线索简明,是排演文艺风水学的良机。


如何构建这些歌词的风水呢?就地取材,问道于施耐庵的《水浒传》。原著涵盖建筑风水、政治风水、军事风水、文艺风水,是宏大精美的文艺建筑群。梁山的地理和结构,就是绝佳的山寨风水:山间有平地,当中宛子城,外有六关八寨、金沙滩、鸭嘴滩,四周是八百里水泊。完美的“回”字形结构,让山寨日渐兴旺。可惜在后期,填水筑路,自毁屏障,结局自不待言,这从正反两方面,论证了风水事大。此外,120章回、三十六、七十二、一百单八之数,都有数理天成、机关暗合。


但电视剧的五首歌词,既零星且短小,只相当于三军阵外的游兵,不敢、也不必步入《水浒》原著的华丽深宫。所以,只效仿全书的某一章,第七十六回:“吴加亮布四斗五方旗 宋公明排九宫八卦阵”。


这一回情节不多,却是军事风水学的精致模版。施耐庵对梁山大军的战阵做了华美的描述:“明分八卦,暗合九宫。四维有二十八宿之分,周回有六十四卦之变……”


坦率说,这段美文有利有弊。利者:描述了风水学在军事上的应用——凭着奇妙的战阵,梁山战胜了官军。弊处:一经作者铺陈,原本简明的风水学,显得豪华隆重,凡人只能跪拜仰视。比如,剧组讨论的时候,制片人贺昤坦率而幽默地说:“我读完七十六回,没看懂他说了什么。”


其实,透过繁花,便见林木。


先说童贯统领的军马。这大军来自八个州,得八方之位。八位兵马都监,成八卦之数。两位中军主将,飞龙大将酆美,飞虎大将毕胜,一阴一阳,成太极之象。简言之,童贯的战阵无非六个字:八卦,阴阳,太极。一经提炼,便得精华。这三种元素,留待后面取用。


再看梁山军马。单是标题就让人眼花缭乱:“吴加亮布四斗五方旗,宋公明排九宫八卦阵”。其实,一经简化,并不复杂。四斗,就是东南西北四方。五方,就是五行:红旗军、黄旗军、青旗军、白旗军、黑旗军。九宫,是八卦阵中又有中军。“二十八宿之分,六十四卦之变”,无非是车轮战、运动战。


透过华丽的铺陈,这一回是十分简明的风水教科书。若要豪华版,就组合六十四个模块。下降一级,可排演二十八个序列。随后:九宫、八卦、五行、四方、三元……


若想最为简化呢?可用两仪:阴阳阵。且看梁山阵上的“阴兵”,首领是一丈青、母大虫、母夜叉;押阵的是“阳兵”,首领是她们的三位丈夫。如此简捷的阵法,依然严整、均衡,也足够丰富、生动。


说到底,七十六回的梁山战阵是何种制式?其实并不复杂,“阴阳兵”用来机动补充;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四支杂色军马,只是佯攻策应。核心阵容,无非是东、西、南、北、中,五虎将率领的红、黄、青、白、黑五支主力。简言之:金木水火土。再简言:五行之阵。


只要抽象出来,便可以从容套用了。




四.《兄弟无数》:八卦阵,太极图




片头主题歌《兄弟无数》,演绎兄弟情义。这正是《水浒》原著应有之意,“四海之内皆兄弟”,又是华夏文明最响亮的主题词。整首歌词注重了情节性、推进性,恰似男人与男人之间一生友情的皮影戏、连环画:酒宴相逢,饮茶论道;先交心,再结义;彼此怀旧,互相思念;一起报国,结伴上阵;几番生离,最终死别……


歌词写成以后,它的手法和风格受到认可。大家肯定了这些特点:打油诗,花麻韵,三字经,数字禅,民歌风,儿歌风。


打油诗:整首词全用大白话,不酸文、不堆砌,简单直接,通俗上口,正合《水浒》原著的文风。花麻韵:避开铿锵有力的大韵,选用陶渊明式“花麻”韵,用力轻,音调平,显得温存、和缓。三字经:每句最后的三个字,句法统一,模式连贯。数字禅:大量用数字,从“一二三”到“百千万”。数词之后,又紧跟各种量词:碗、杯、匹、支……民歌风:大胆复沓,句句带“兄弟”。一段二段各56字,副歌42字,全词仅154字,却用了20次“兄弟”,加上念白22次,甚至超过了《阿拉木罕》。儿歌风:一个妈、八匹马,唱出了男童式娇憨。


这些评价很有道理,笔者欣然接受。但也愿意坦承:这歌词的核心价值,在于文艺风水学的尝试。它是按照《水浒》七十六回的阵形,仿制、翻造出来的。简要说:排出八卦之象,暗合太极之势。


先说八卦之象。《兄弟无数》第一段共八句,从词性到语意,分属八个卦相。“兄弟相逢三碗酒”,英雄初识,举杯兴起,震卦之意。“兄弟论道两杯茶”,由动到静,坐定细谈,艮卦之象。“兄弟投缘四海情”,坎为水,洋洋乎……“兄弟交心五车话”,从头说起、从根儿说起,巽卦。“兄弟思念三更梦”,分别,离卦。“兄弟怀旧半天霞”,天光明亮,乾卦。“兄弟今生两家姓”,相异,兑卦。“兄弟来生一个妈”:妈,老阴,分明是坤卦。


第二段八句词,又是八种卦相。“兄弟护国三军壮”,刚健,乾卦。“兄弟安民万世夸”,说者,兑也。“兄弟上阵一群狼”,血性冲锋,震卦。“兄弟拉车八匹马”,厚德载物,坤卦。“兄弟水战千艘艇”,坎为水,为舟车。“兄弟出塞百支笳”,音乐起,大军行,巽卦。“兄弟生离两行泪”,离卦。“兄弟死别一枝花”,宁静,肃穆,艮卦。


说完微观,再看宏观。两段歌词的力道是完全不同的。第一段是文戏,第二段是武戏;第一段柔和,第二段刚健;第一段优美,第二段壮美。所谓“一阴一阳谓之道”,前一段是阴鱼,后一段是阳鱼,副歌则是外缘的光圈。整首《兄弟无数》,是一幅阴阳相济的太极图。


说到此时,算能自圆其说。但露出一个破绽:这个八卦阵、太极图,与七十六回童贯的阵容相仿,会不会过于简陋?统观全局,《兄弟无数》只是五军中的一军。在五首歌词的体系中,它别具一类属性,单成一种色彩,另有一番使命。




五.全套歌词:演五行,成五声




《兄弟无数》的立意和下笔,绕不开刘欢的《好汉歌》。老版《水浒传》的主题歌深得人心,似乎无从超越……却又不能未战先怯。此事曾令剧组纠结,也让笔者彷徨。


幸好,古籍《尚书·周书·洪范》暗藏答案。这古籍对“金木水火土”进行了精准的定性和区分。先看《好汉歌》:“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坚毅刚猛,莫非是“金”的风格?对照《尚书》:“金曰从革,体固,可伐木,肃杀禁制,强冷坚劲。”“金主‘义’,其性刚, 其情烈。”显然,刘欢的《好汉歌》,五行属“金”。


再看《水浒》原著。不但有扬善除恶、杀富济贫的主题,更有兄弟结义、情同手足的主题。简单说,《水浒》其实两种有底色:既有“强冷坚劲”的金性,亦有“温暖热烈”的火性。既有“行侠”的主题,也有“情义”的主题。


《好汉歌》在“金”上已达极致,应该供奉起来。(偏巧季节流转,在“维稳”的年代,也不宜轻易“出手”。)《好汉歌》落座之后,新《水浒》主题歌,便有了自己的交椅。你坚劲,俺热烈。他铸一口宝刀,咱燃一盆炭火。


《尚书·洪范》:“火曰炎上,亮著,可熔金,升腾变化,明热欢快。”性温、情恭的“火”性,是《兄弟无数》的温暖底色。从“兄弟相逢三碗酒”,直到“兄弟情,是没有墙的家”,不见“强冷坚劲”的杀伐之气,却充满“温厚淳和”的博爱情怀。至此,新旧两首《水浒》主题歌,自成一体,各有千秋。避开争锋之势,却成互补之谊。


确定了片头主题歌,就可以统筹全套歌词。《水浒传》博大精深,仅仅“温厚淳和”是不够的,还要坚实,稳健。也需崇高,隽永。又要悲情,凄切。还需宛转、回旋。于是五行阵上,《兄弟无数》后,又有土之歌、金之歌、木之歌、水之歌。


片中插曲《群山谱》,五行属土。用群山象征梁山好汉,也象征天下英雄。“各领风骚成自我,却在山谷手足连”,写男人的独立与联合。“天塌同做擎天柱,地陷鞠躬赴深渊”,写壮士的承诺与担当。


片中插曲《水泊桃源》,五行属金。前面说到“金”之“强冷坚劲”,其实,“金”还有另外一面:明丽、隽永。歌名看似古怪:梁山泊——桃花源,完全不同的两桩传奇,怎么能叠在一起呢?其实,二者极有内在联系。前面说了《水浒》的“行侠”和“情义”,其实它还有第三主题:归隐山林,逍遥世外。这种童话般的“乌托邦”思想,岂不与《桃花源记》一脉相承?区别只在:一个是躲起来,一个是打出来;一个是“文桃源”,一个是“武桃源”。这首歌由童声唱出:“清清水泊,桃源本色,小桥流水赛天国。”


《自从你走后》属木。在五行之中,“木”最为悲情:虽有生机兴发,也有萧索凄凉。花开花落,春肥秋瘦。及于亲情,恋情,友情。是生离之歌,是死别之歌。是片中好汉分别时的心境,也是《水浒》幕落之后,所有人唱给英雄的挽歌。歌词仅90余字,却暗含木之四季。“只怕”,其实尚未分离,还在把酒相聚,可谓夏季。“夜风吹透小轩窗,星星月亮全变瘦”,秋季。“牵挂月月又年年,无眠半宿又一宿”,苦苦思念,冬季。“当面诉别情,花间一壶酒”,预想重逢,渴望中的春季……


《四海盟约》,五行属水。水之属性,并不在“影叠叠”、“四海”这样的表面字眼,而在意绪的漫延、情调的宛转。整首词谋求大河般的流动,而流动的方式又分两种,一曰“顺接”,一曰“转接”。顺接,是照直流去:“前生来世总相携”、“侠义如酒浓于酒”、“山寨如家胜似家”。转接,是搅起一个旋涡:“江山非画美如画”、“兄弟非亲心更亲”。说到底,词句又是表象,“水”性的真正妙处,在于超然和清醒。《尚书·洪范》:“水曰润下,察微,冷静滋润,灵动潜伏”。在录音棚,资深录音师张小安对毛阿敏说:“你是站在局外,从旁观者的角度,评说这个梁山故事。”真是细微、精准。毛阿敏更是唱得滋润、超然。


似乎迷恋“水”之流动,剧组高层邀请李玟也唱《四海盟约》。阿敏悲壮,是阳水。李玟婉约,是阴水,歌词多用“转接”,更见水意:“人生如梦终非梦”,“思念非烟烟不灭”……




止笔处,小议音乐风水学和人体风水学,权作收尾。五行,暗合五声:宫商角徵羽。作词之后,作曲家心领神会,调式正合“五声”。比如,《兄弟无数》属火,徵音调式。《群山谱》属土,宫音调式。两首《四海盟约》属水,都为羽音调式。


人体风水学,更见趣味。五行对应五脏:心、肺、脾、肝、肾。电视剧《水浒传》正是一个生命体,五脏各在其位,又上下有序:《兄弟无数》属火,为心,正在片头。《水泊桃源》属金,为肺,在片中。《群山谱》属土,为脾,随其后。向下发展,《自从你走后》属木,为肝,起于林冲发配,止于梁山末路。《四海盟约》属水,为肾。似乎是定数,讨论“五脏”的时候,制片人贺昤老师露出童心:应该有两个肾啊。一语成谶,两首《四海盟约》一左一右,一首做了前半部的片尾,一首做了后半部的片头。




附件1 《兄弟无数》




兄弟相逢,三碗酒。兄弟论道,两杯茶。


兄弟投缘,四海情。兄弟交心,五车话。


兄弟思念,三更梦。兄弟怀旧,半天霞。


兄弟今生,两家姓。兄弟来生,一个妈。




兄弟护国,三军壮。兄弟安民,万世夸。


兄弟上阵,一群狼。兄弟拉车,八匹马。


兄弟水战,千艘艇。兄弟出塞,百支笳。


兄弟生离,两行泪。兄弟死别,一枝花。




兄弟情,夜空中万千星点。兄弟情,红尘里无限光华。


兄弟情,是没有色的酒。兄弟情,是没有墙的家。




附件2 《水泊桃源》




梁山好汉有几个?三十六,七十二,纷纷汇合。


他们招人喜欢么?个个怀绝技,人人有性格。


传奇为什么谁都爱?梦里乾坤大,豪杰情义多。


星星们为何在闪烁?天罡说往事,地煞泪婆娑。




英雄谈笑,演绎生活:既要很真诚,还要很幽默。


侠骨柔情,千金一诺,恩仇酿古酒,干戈化玉帛。


绿色山林,诗情画意,画中住着你和我。


清清水泊,桃源本色,小桥流水赛天国。




附件3 《群山谱》




英雄天性若群山,大气磅礴日月间。


横看成峰侧成岭,千变万化总巍然。




高山的挚爱是流水,峭壁的恩师是雷电。


山脉的慈母是大地,险峰的严父是苍天。




青山情系山外山,临风翘首问君安。


各领风骚成自我,却在山谷手足连。




万山的果实皆共享,千年的寒暑要分担。


天塌同做擎天柱,地陷鞠躬赴深渊……




附件4 《自从你走后》




只怕自从你走后,铁狮子一哭会生锈。


夜风吹透小轩窗,星星月亮全变瘦。




只怕自从你走后,心里肚里太难受。


牵挂月月又年年,无眠半宿又一宿。




何日再相逢?哪天再聚首?


当面诉别情,花间一壶酒。


喜鹊连声叫,黄狗轻声吼。


古桥新流水,蓝天大日头。




附件5 《四海盟约》(毛阿敏版)




江山非画美如画,豪杰壮士影叠叠。


侠义如酒浓于酒,男儿放饮情烈烈。


山寨如家胜似家,挑灯把酒三军悦。


兄弟非亲心更亲,前生来世总相携。




可爱的草莽英雄,原来是群星下界。


寻常的瓦舍评书,暗藏着救世秘诀:


人间恰似水泊,情义兰舟通彼岸。


天地宛如山寨,四海兄弟赴盟约。




附件6 《四海盟约》(李玟版)




人生如梦终非梦,且抛开成败论高洁。


兄弟非亲心更亲,愿来生能与你一路相携。




仁义如山高过山,一座座连绵成五岳。


侠义似酒浓于酒,好男儿一片情能与天接。




江山非画美如画,愿豪杰与山河重叠。


思念非烟烟不灭,飘呀飘荡能与天接……




人间似水泊,情义兰舟通彼岸。


天地宛如山寨,纵情四海兄弟赴盟约。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