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录

yjz0114 收藏 0 153
导读:回 忆 录 尹少信口述尹家邹整理 尹少信:现年86岁、系河北省廊坊市永清县三圣口乡大朱庄村人,中共党员、退伍军人。1947年8月参军,隶属十军分区(当时刘秉彦任司令员)七十五团二营五连二排五班(后改为聂荣臻的七纵队)。与国民党部队进行过30多次的战斗。当时七十五团团长梁璞、二营长苏振荣、以后是赵秀芝,五连连长刘保全、以后是马连善、田玉柱。1951年4月参加抗美援朝、任炮513团2营5连通讯班长。

回 忆 录

尹少信口述尹家邹整理

尹少信:现年86岁、系河北省廊坊市永清县三圣口乡大朱庄村人,中共党员、退伍军人。1947年8月参军,隶属十军分区(当时刘秉彦任司令员)七十五团二营五连二排五班(后改为聂荣臻的七纵队)。与国民党部队进行过30多次的战斗。当时七十五团团长梁璞、二营长苏振荣、以后是赵秀芝,五连连长刘保全、以后是马连善、田玉柱。1951年4月参加抗美援朝、任炮513团2营5连通讯班长。

47年8月参军第一仗攻打安次县达王庄伪军据点时入党(入党介绍人是连指导员王亚琴、班长段书泽)。以后战斗是攻打旧州(廊坊西)、打王泊、昝岗、4次打保定、天津静海追骑兵打敌摩托车队、攻打新城县、打雄县毛弯、解放雄县、打王楼据点、攻打高碑店车站、松林车站、窦店伏击战打从北京出来的80辆汽车、解放房山、围攻北京等等。北京和平解放后,老75团5连驻扎通州口子村戍守京城,开国大点时我连在东单受到朱德、聂荣臻的检阅并一一握手。朝鲜战争爆发后,我团奉命去天津东局子集训,改编为炮兵,几个月后开往沈阳学高射炮打击空中目标。于51年4月底以新编炮513团从丹东入朝正式投入到反‘绞杀战’战争中,打破了美军的空中封锁。

几次战斗的经历 永恒的记忆

一、攻打安次县达王庄。

达王庄是国民党五县联防司令朱占魁多年经营的老剿,戒备森严。村里驻扎六七百伪军,村南是一个坚固的大岗楼,从岗楼外挖战壕直通100米外的几户人家,在那里驻扎一个连的兵力,配备七挺歪把机枪,并在西边构筑了工事(因为堤南是我游击区,所以敌人十分提防)。11月一天夜里我们十分区将达王庄包围,天亮前我军从村北先发起进攻.我们五连当时在南边距敌人工事1、2百米的一个大院内。天刚蒙蒙亮,刘秉彦司令员和团长梁来到这里,给我们下达命令:命令五连要迅速消灭对面的敌人,打掉敌人的外围工事,你们要放下重武器轻装上阵,每人带几枚手榴弹猛冲猛打,给你们连80人伤亡的代价拿下敌人的外围工事,口号是:活捉朱占魁立奇功﹗

敌我之间是一片刚刚收完了的高粱地,地上全是一尺高的揸头,不能卧倒、不能滚爬又没法隐蔽,突然发起冲锋还要想到不能踩在揸头上扎脚、更不能拌倒、敌人七挺轻梭对着我们。要想消灭敌人,肯定要付出很大代价。在研究完强攻方法后团长下达了攻击命令。

我们五连全部人马突然冲出大院,向敌阵地轮番投弹,瞬时枪声、爆炸声响成一片,敌人7挺轻梭个个喷吐着火蛇。连长刘保全、指导员王亚琴和排长带我们跳跃着(连窜带蹦)成曲线型向前冲。我冲在前边第三位,在离敌人工事几十米时,前面的一排长突然中弹倒下,我顺势将他抱住一起滚在地上,就在对面敌人疯狂扫射换梭瞬间,我猛然跃起向敌掩体投出手榴弹,随着炸响我又仍出一枚,这样两侧的战友顿时冲上来向敌投弹,这样敌人房前的掩体一丢,整个乱成一团,仓惶顺着战壕逃回岗楼和村里。四外我军同时发起总攻,迅速攻入村里,我连先打下几个敌人占据的大院,最后我军炸毁岗楼。共用了十几个小时攻下达王庄,消灭400多敌人,缴获了一大批武器,只是朱占魁头天去了北京没逮住。这次战斗我连阵亡12人,出色完成任务受到军分区的嘉奖.我第一次作很战勇敢,连指导员王雅琴(文安县左各庄人)和班长段书泽(安次县石各庄人)介绍我入党,并成为正式党员,提我为班长和记二等功一次 。


当年作战形势图


敌人住所一个连 几户人家

敌人掩体七挺轻梭

岗楼

我五连指挥所刘秉彦司令 南

和梁朴团长下达作战命令处

战壕 几户人家


约100米 东


二、舍生忘死战旧州

旧州(廊坊西10公里)驻扎着2个连的伪军,他们在村中央占据几个相连的四合院,把四周100米以内老百姓的房子全部拆掉,拉上铁丝网,在铁丝网上每隔2、3米挂上一地雷或炮弹;铁丝网内是挖的一圈护城沟,宽10米、深3米,沟底下插满竹签,再往里是围着四面墙下每个方向建了两个堡垒,并在四合院内西南角建造一大岗楼,形成一个易守难攻戒备森严的据点。

铁丝网



护城沟

西

地堡

炮弹


炮楼

晚上我们75团将据点悄悄包围,其他部队埋伏在村子的东、北方向打增援(敌人从廊坊来增援),当时我们5连在据点的正南方,负责掩护6连爆破。晚上6连爆破一组12人带着梯子(过沟用)、炸药开始行动,没接近敌人的铁丝网就被敌人发现,顿时地堡、岗楼枪声四起,我连迅速还击,爆破一组一个没退下来全部阵亡,就这样一夜间6连几个爆破组的100多人全部牺牲,只是把铁丝网炸开一大片,连城墙边都没到。天亮后停下来,当时我们把四外老百姓的房子也全掏通,有利观察敌情,白天休息并研究如何破敌,上午一伪连长在岗楼顶升旗(给北平来的飞机做地面标识,用飞机打我部队)时,被我连司务长一枪击毙,敌机几个来回扫射,我们都朵在屋里根本没事,敌机没起作用就飞走了;傍晚安排4连爆破,我5连还是掩护。但是在爆破一组刚要开始行动时,连长和指导员王亚琴突然叫我(我当时是二排8班长)和大眼(具体的名字忘了,大家经常这么叫他)用门板抬一个大个炸药桶从东南角爬过铁丝网将炸药桶滚入护城沟,把沟炸平,造成从此强攻的假象来吸引敌人火力,为4连完成爆破提供宝贵战机!我俩抬着炸药刚刚走出没多远就被敌人发现,对面2个地堡连连向我俩开枪,岗楼的机枪也掉头向这边扫射,我俩趴在地上,一个在前面边爬边拉门板、一个在后面连爬带推,一会儿丢下炸药向左滚出十来米、一会儿向右滚,躲开敌人的扫射,主要是怕大炸药桶被打炸,一旦爆炸我俩肯定牺牲;在后边掩护的我连战士向敌人猛烈还击;几十米的距离,每向前推进一步或是在原地停留一分钟都是性命难保。这样我俩终于爬到护城沟边点燃导火索将炸药桶推入沟下,一声惊天爆炸声,将我俩推出多远、满身是黄土;等我爬在地上愣了一会工夫,西边岗楼边又是一声爆炸响,一间房的后墙被炸塌。原来就在我俩把敌人火力吸引过来时4连的爆破组已悄悄行动,4名战士已接近护城沟,等我这边一爆炸,地堡里的敌人还发蒙时,4名战士搭好梯子越过沟猛冲向城墙,一下爆破成功,我军随后发起冲锋冲进据点内,大部敌人被歼灭,少数敌人开北门外逃,被我军埋伏的2个排全部歼灭。就这样我团完成了上级下达的作战任务。

三、命运之神

雄州是华北剿匪副司令王凤岗的精锐部队防守的地方。王凤岗在受到蒋介石召见后反动气焰更加猖獗,大肆屠杀我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为加强对十分区的统治,他从雄县毛湾到大兴的榆垡挖了一条一百公里长的封锁沟,沿沟设立很多岗楼,并在大清河沿岸修筑岗楼、碉堡,多次对我十分区进行扫荡、实行白色恐怖。为了消灭王凤岗,48年十月份我团奉命度过大清河围歼王凤岗的主力保一旅。我们5连作为尖刀连急行军,深夜行军到大清河边,对面是毛湾大桥,桥直通文安的左各庄伪据点,桥头的岗楼上伪军昼夜巡视嘹望,对岸是敌人修筑的战壕和堡垒,这里有一个连的伪军把守。不消灭这股敌人,部队无法前进,还是指导员王亚琴命令我和大眼俩人迅速炸掉大桥,全连在岸上掩护。当时我俩卷起裤腿肩抗炸药包偷着淌水慢慢向大桥靠近,水有膝盖深很凉,刚到河中间就被岗楼上的敌人发现了,一声枪响划破夜空,顿时两面岸上枪声大做,响成一片;由于我连早已有准备,集中火力猛打敌人的桥头岗楼和几个堡垒,一下子就把敌人的火力给压下去了,又因为天黑,敌人莫不清我军有多少部队就放弃工事逃往左各庄。我军迅速占领大桥,把敌人的堡垒和岗楼全部点燃。来到桥上,我和指导员王亚琴望着桥底愣了神,如果没有被敌人发觉或是敌人顽强抵抗不逃走,大部队赶到发起冲锋则必须炸桥、这么高的桥全是光滑的大石板,桥下都是水,即使我俩没有死在河里就是到了桥下,炸药根本没有地方放,怎么炸桥?至今想起来我可能就是第二个懂存瑞!

我们顺利过河后迅速向板家窝进军,而此时板家窝方向早已打响了,我军其他部队、十军分区的几个团以及几个独立营已经把敌人从村里赶出来,保一旅正向这边后退,我们来的几个团正好把敌人堵住,一排排炮弹在敌群中开花,我们个个猛冲猛打,真是一枪撂到一个敌人,一梭打倒一片,好一阵撕杀,在那里成了埋葬保一旅的墓地。经过七、八个小时的战斗,敌人死伤有六七百人、剩下的一千多人全部投降,我军彻底消灭了王凤岗的王牌军保一旅。以后王凤岗带领少数人马逃亡北京。

时间不久,我们又连续攻下了固城、安新县、高碑店车站和松林车站,切断了京保铁路,攻克房山,平津战役打响,我们奉命围攻北京,当傅作义宣布所有国民党部队接受人民解放军改变时,我团奉令急速行军撤回保定,连夜构筑工事,以防受降的国民党部队出城后从京保线南逃。当国民党部队全部出城改变后,我团奉聂荣臻命令迅速进京住扎在通州口子村,戍守京城,十月开国大典时我们75团在东郊民巷受到了朱德总司令和聂荣臻总指挥检阅并和我们一一握手。

四、抗美援朝与美国空军的较量

50年以后我们75团改编为华北军区防空部队,75团奉命去天津东局子集训,改编为炮兵,几个月后开往沈阳学高射炮打击空中目标。于51年4月底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序列,以新编城防高射炮513团从丹东入朝,正式投入到反‘绞杀战’战争中。 1951年7月,朝鲜北方发生了40年不遇的特大洪水,我志愿军后方运输补给线受到了严重破坏,同时损失了大量粮食、物资。有些一线部队存粮仅能食用3-6天,个别部队库存告竭,二线部队已开始以野菜充饥。美军正是利用我志愿军这一困难时期,在其地面部队发起夏季攻势的同一天,开始了针对志愿军后勤补给线的“空中封锁交通线战役”,即“绞杀战”。其计划在90天时间内完成这一作战,彻底切断中朝军队后勤补给线,重点攻击我铁路运输系统。 (见《中国军事》捍卫生命线-抗美援朝反“绞杀战”斗争 2005年03月16日文章描述: 1951年夏季,美国在远东投入朝鲜战场的空中力量主要由三部分组成,即美国空军第五航空队、远东轰炸机指挥部和美国远东海军所属的舰载航空兵。第五航空队实力为12个大队又3个中队,含由其指挥的海军陆战队航空兵一个联队,共有各型飞机900架,全部以南朝鲜为基地,其中6个战斗轰炸机大队,装备F-84、F-80、F-51等型飞机450架;2个战斗截击机大队,装备F-86、F-80型飞机180架;2个轻轰炸机大队、装备B-26轻型轰炸机96架;另外还有战术侦察大队和战术控制大队等。远东轰炸机指挥部指挥3个战略轰炸机大队和1个侦察中队,装备B-29型战略轰炸机和侦察机110余架,以日本本土和冲绳岛为基地。美海军舰载航空兵经常保持3艘航母支援作战,装备各型飞机300余架。以上飞机除陆战队航空兵每天以96架次支援第8集团军地面作战外,其余作战飞机几乎全部投入“绞杀战”行动中。)美军第五航空队每天为其每个战斗轰炸机大队规定一段15-30英里长的铁路,由他们去轰炸。战斗轰炸机大队以32架至64架的大编队出动,一般每天出动两次,对京义线沙里院以北和整个满浦线进行了轰炸。鸭绿江和京义线之西清川江、肃川江、满浦线之百岭川、熙川江、东清川江、秃鲁江、平元线之德池川等桥梁遭敌连续轰炸。我们高炮513团部署于顺川、成川、安州、负责保卫大同(宁)江桥、沸流江桥和清川江桥。我当时是负责侦察班和通讯班,共16人,侦察班8人住在距离我们炮位50里处的一座山头上,主要监视美机的动静,昼夜监视敌机的方位,用电话通知炮阵地。我每周给他们送一次给养,身背几十斤重的干粮上山,还要跳弹坑朵飞机扫射,次次都是生死考验-------。我们5连阵地在清川江和大宁江之间的一座山上,全连有76高炮4门(每班9人一门炮),一个测高机(孙岳廷班长)、一台指挥仪、一部指挥镜(连长田玉柱用),每门炮位及仪器都距500米左右。我时刻不离连长,一旦侦察班通知发现敌机就立即报告给田玉柱,他用指挥镜指挥高炮射击。敌机一天到晚成批的轮番来炸桥,攻击我们的炮阵地,桥总是炸了搭、没搭完又给炸烂,有时我们搭桥的战士来不及隐蔽,就被敌机连人带木料一起炸飞,眼看着战士的尸体被江水漂走,运伤员和物资的船被敌机炸沉后的场面更是惨不忍睹,给我志愿军造成重大的损失。由于铁路桥梁大部被炸、被冲毁,火车运输只能到达清川江北岸,志愿军后勤组织工兵部队的汽艇、水陆两用汽车等,在江桥被毁处进行漕渡运输,抢运物资。利用汽车分段倒运或长途倒运,将不通的桥和能通的线有机地联系起来,把桥北岸卸下来的物资倒运过江,再在桥南装火车前运,使整个运输不停顿。这就是军事史上有名的“抢三江”(即清川江、大同江和沸流江)。我们的电话线每天不知炸断多少次,只要不通,我便迅速带领8名战士冒着敌机的轰炸和扫射分头查线,各连、营及团部必须保持通话联络。当时4连在春川江南岸,有一天,桥梁和电话线被炸断后又被江水冲走,与外界联系中断,连长接上级命令派人渡江接线,完成任务后给记大功一个,我速派水性最好的宋守伸去完成任务。江水湍急,随时有被冲走的危险,又要防止敌机来轰炸,非常危险,我们帮他将电话线斜挎肩上,边游边放线,因为水流很急,到江中心时就偏离二百米左右,游的速度越来越慢,我们都为他捏了一把冷汗,连长命令第二人选迅速作好准备,防止宋体力耗尽被水冲走-----几个小时后他终于爬上对岸,出色的完成任务!

一天早晨,我正坐守在话机边,话机突然响起,侦察班报告发现敌机向江边飞来,我高喊“田玉柱飞机来了”,连长迅速摆动指挥镜,搜索目标。指挥仪、测高仪均没有发现目标,着急之中我向山下江边望去,突然发现远处六架飞机穿过山堑顺着清川江向我们飞过来,我高喊“飞机在山下”,眨眼间敌机到眼前,一阵扫射一排排子弹打在我们炮位边,宋守田围着炮转一圈就捡了一冒盔弹壳,真是危险哪!几分钟后,敌机转过来第二次俯冲,就被我们营打下两架,其他炮团打下两架,第五架F84战斗轰炸机直接向着我们冲来,被我连宋守田迎头一炮打中,飞机一头扎下来,掉在离我和连长只有30来米的地方迅速爆炸起火,我带几个人赶紧把火扑灭,将飞机残骸堆在一起,团部来人后,我手提美国飞行员左耳(带半个脑袋),站在飞机残骸前由记者照相,然后将残骸拉走。就这样,一早晨就被我们打下5架,只剩下一架敌机逃跑了。几个小时后又来了20架,当带头的一架刚飞到大宁江桥边,就被一营王亚琴连的37炮一梭子打下来,其余的飞机掉头就跑回去了。

一段时间由于敌机被我们接连打下来,损失惨重,志愿军的给养线没有全部掐断,所以美机对我炮阵地作为主要攻击目标,每天出动的架次增多,特别是对两江之间的我连轮番疯狂扫射、轰炸。在一次敌机轰炸中,我连的一个炮位被炸,76mm高炮被炸毁,8人牺牲,全班只剩曹凤和一人被炸伤,班长王士臣被拦腰炸成两节、两个战士粉身碎骨无法拼凑成完整的尸体------真正的血和肉渣子染红了大地!全连战士都默默无语、将他们裹好装箱运回祖国,回到日夜思念的家乡去看望他们那白发亲娘-----------

以后,我们两三天晚上就得转移一次阵地,从这座山头到另一山头。这是在山上啊!这里两三天就下一场雨,我带两个班的人在前面砍树、填炸弹坑铺路等等,两辆汽车拉一门炮,小件全靠肩扛,转移一个阵地最少也要二、三里地远,一晚上必须完成,,还要时刻警惕敌机来袭,到达位置后,我先负责带人挖坑道存储炮弹,然后在带通讯班的人员拉线,与团部及各营、连通电话联系上,又困又累、一两天才能轮换着吃点东西、眯一回儿觉,敌机每天分几批来轰炸桥梁和铁路,都被我们高炮部队打跑,几乎每天都有击落或击伤敌机的喜讯。我们时时刻刻都要守位着志愿军的运输线。

在我高炮的有力掩护下,我军铁路抢修部队采取“以集中对集中,以机动对机动”的方针。即在保证“三角地区”通车的前提下,在敌轰炸的重点地区配备较多兵力,对其他地区则临时机动兵力进行抢修。采用修筑迂回线和便线、便桥的办法对付敌之轰炸,保证铁路通车。铁路运输部队还针对美B—29轰炸机常在22点到24点轰炸京义线、满浦线的特点,在22点以前组织大量列车,突过被封锁桥梁,即“抢22点”。根据京义线运输力大,满浦线运输力小的情况,安排京义线为主要上重线,满浦线主要担负回空任务。极大提高了运输效率,美军瘫痪我铁路运输的企图彻底破产。我铁道抢修部队也付出了很大代价,在反“绞杀战”中牺牲达千余人。著名的“登高英雄”,一级战斗英雄、铁道兵副连长杨连第,就是在抢修东清川江大桥时牺牲的。

经过我们高炮部队,志愿军及苏联空军歼击航空兵的猛烈打击,至1952年4月,敌第五航空队的战斗轰炸机实力降到了最低点(有两个大队几乎降到了编制数的一半,据美空军战史称,从1951年8月至1952年4月,仅第五航空队即在“绞杀战”中损失战斗轰炸机243架,另有290架战斗飞机严重受伤。),8月间,志愿军高炮部队充分利用现有兵力兵器共击落美第5航空队战斗机26架、击伤24架,打击了敌机的嚣张气焰。已无力对我铁路进行全面攻击。反“绞杀战”已取得了决定性胜利,我志愿军建成了“打不垮、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取得了反“绞杀战”的伟大胜利! “华北军区轮战的高射炮部队就击落敌机106架、击伤450架,生俘敌飞行员2名,给空袭之敌以沉重打击,迫使敌人不得不放弃重点轰炸,改为沿途扑拦轰炸,并且由低空轰炸改为中高空轰炸,从而对保证交通线的畅通无阻起到了一定作用,为胜利粉碎美军的所谓“绞杀战”作出了重要贡献。在机动作战方面,志愿军高射炮第513团这支防空部队取得了较为显著的战果,他们运用毛泽东军事思想,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作用,用高射炮打游击,积极寻找和创造战机,出奇制胜。1952年1月中旬,该团奉命进入朝鲜岭美至宣川一线展开广泛的机动作战,采取各种巧妙的办法,欺骗与迷惑敌人,虚虚实实,隐真示假,与敌人斗智斗勇,迫敌就范。在54天的机动作战中,他们同兄弟高射炮部队一起,与敌机作战203次,击落敌机37架、击伤152架。1952年3月3日,该团又在朝鲜云田地区3战3捷,击落、击伤敌机30架,受到志愿军司令部的通令嘉奖。该团团长江萍受到了志愿军铁道高射炮兵指挥所的通令嘉奖。”(引自杨成武《回顾防空军的建设》)。

1952年4月中旬高炮502团和501团3营开赴顺川、球场地区接替513团,我们513团完成任务回国。我于5月北京天桥正式复员回到家乡,用自己每月8元钱的复员费买来牲畜带领乡亲们入初级社、高级社,在以后担任村支书为建设社会主义一干就又是二十几年,一直到80年农村改革我才退下来。

1953年国庆,我们513团作为志愿军高炮部队的模范团,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我作为高炮513团的一名战士感到无限的光荣!

在重温那段历史的过程中,我们这一代人抛头颅、洒热血,为中国的解放、保家卫国不惜牺牲一切的精神,激励我们的后人热爱祖国的山河,热爱民族的历史,关心祖国的命运,在危难之时英勇战斗,为祖国捐躯。作为生处和平年代的青年一代,不能忘记那段腥风血雨的岁月,应该永远缅怀那些千千万万不留姓名却前赴后继为民族解放事业献身捐躯的革命先辈。那段解放战争史是中华民族的丰碑,抗美援朝作战是中国人,独立自主领导的第一次对外战争。这场战争打出了国威、军威,打出了中国人民的志气,这是非常宝贵的一笔精神财富,是共产党人的精神之魂、中国军人之魂。少年兴则国兴,小年强则国强,希望年青的一代要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增强爱国的情感和振兴祖国的责任感,树立民族自尊心与自信心;弘扬伟大的中华民族精神,高举爱国主义旗帜,锐意进取,自强不息,艰苦奋斗,顽强拼搏,真正把爱国之志变成报国之行。希望我们年轻的一代为振兴中华而勤奋学习,为创造祖国辉煌未来贡献力量。


随着年事已高,越来想念当年的战友,在朝鲜守卫春川江及大宁江两桥日日夜夜.我营一天击落6架美机的场面例例在目。 至今保留着几位战友的照片,很想与你们叙旧,回忆那峥嵘岁月。我的战友田玉柱、宋守伸、宋守田、杨树增、申章成、郭振江、赖和录、刘长水、王亚琴、王富、曹风和、孙跃亭、张林(排长)、赵祥(排长)、李文书(教导员)等。

并寻找一次击落美机后我手提美国飞行员左半个头颅站在飞机残骸后记者给照的像。


2010年3月5日

联系电话:0316-6629317 6696160 13832630601 13933941680

15830615429 13166536899 邮箱:yjz0114@*******.com.cn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