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1年,一批作为志愿者的美国飞行员(人称“飞虎队”)来到中国,与中国军民并肩作战,抗击日本侵略者,体现了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与合作精神。值此“飞虎队”来华参战60周年之际,刊登此文,以表达我们对陈纳德将军及其“飞虎队”的崇敬和怀念之情。


1990年美国进行了一次民意测验:谁是美国人心目中二战期间的欧洲及亚洲英雄?结果,艾森豪威尔元帅和陈纳德将军分享了这项荣誉。


上天的安排


克莱尔-李-陈纳德于1893年9月6日出生在得克萨斯州科默斯的一个农家。课余时间,陈纳德跟着父亲下田耕作,并帮助继母照顾两个弟弟。尽管生活艰苦,但他仍旧十分乐观。他喜欢读书,又热爱钓鱼、打猎等户外活动。15岁时,陈纳德中学毕业。父亲将身材高大的陈纳德虚报为18岁,并以不错的成绩直接考入了一所师范大学。完成3年大学学业后,陈纳德应聘到一所乡村学校当教师。在25岁那年,陈纳德已是3个孩子的父亲。此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美国已对德宣战。经过多次申请,陈纳德如愿以偿地当上了一名飞行员。


有人说,陈纳德天生就是一名飞行员。进入航空界后,陈纳德在当时还十分薄弱的飞行战术实践及理论上一直走在了前面。他曾与威廉·麦克唐纳和约翰·威廉森组成“三人空中飞人”特技表演队。1935年,他出版的战术教材《防御性驱逐的作用》,在国际航空界引起轰动。


1937年年初,当时正在中国中央信托公司任咨询顾问的罗伊·霍尔布鲁斯转来了蒋介石夫人宋美龄的一封信。在信中宋美龄向陈纳德发出邀请,希望他对中国空军进行为期3个月的考察。此行使陈纳德在中国天空找到了施展才华的舞台。


正如陈纳德将军的夫人、著名华裔社会活动家陈香梅女士所说:“一个美国的飞行教官,现在决定要在亚洲对日作战,这可以说是上天的安排。”


“美国航空志愿队”的诞生


1937年7月初,陈纳德由日本转道抵达中国。几天之后,发生了震惊世界的“七七事变”。中日战争全面爆发。


抗战开始的时候,中国空军名义上有500架飞机,但实际上真正具备空战能力的只有91架。为了让装备本来就比日军差得多的中国陆军不致在完全失去空中掩护的条件下作战,时任中国航空委员会秘书长的宋美龄向陈纳德提出组建一个外籍空军兵团的想法。


陈纳德接受了宋美龄的建议,在昆明市郊组建一所航校,并以美军标准尽快训练出一支全新的中国空军。一批优秀的美国空军预备役军官被招募到航校任教官。


1939年10月,在日本飞机对重庆的轰炸最疯狂的时候,蒋介石亲自召见陈纳德,提出要购买美国最新式的战斗机,并雇用美国飞行员来华参战。陈纳德为此专程回国,在政界、军界进行游说。


虽然美国军方一些高官对此不屑一顾,但总统顾问劳克林·柯里等有识之士对陈纳德的提议给予坚决支持。特别是科科伦律师不但建议罗斯福总统批准组织空军志愿队赴华作战,而且在飞机、武器等方面予以协助。罗斯福总统最终批准了这项计划。


1941年7月10日,第一批美军志愿人员由旧金山启程前往中国。他们的护照上,显示着音乐家、学生、银行家和农民等五花八门的身份。第二批人员于同年11月来华。


名垂青史的飞虎队


陈纳德在缅甸对这支200多人、良莠不齐的飞行队伍进行整训。他把自己在中国所见日本飞机的作战特点、性能等情况告诉队员们,并对他们进行有针对性的飞行、作战训练。他还坚决淘汰一些意志不坚强、技术不过关的队员。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志愿队移师中国,并在昆明建立基地。


12月20日,10架日军轰炸机飞临昆明,准备进行轰炸。陈纳德一声令下,十几架P—40型战斗机直冲蓝天。由于是初次实战,队员们有些紧张。弗里茨·沃尔夫击落两架日机后,大骂那些军火制造商,以为机关枪卡壳了。着陆后才发现是子弹打光了。其余飞行员也忘了训练的内容,只要一发现日机就不停地扫射。这场空战,美军志愿队员取得了0∶9的辉煌战果,只有一名队员受了轻伤。第二天,日本轰炸机改攻缅甸仰光,陈纳德率队又击落7架。


此后,激烈的空战在缅甸南部和泰国上空频繁地进行。志愿队员们以5至20架可用的P—40型飞机,迎战总数超过1000架的日本战机。在31次空战中,志愿队员共击毁敌机217架,自己仅损失了14架,5名飞行员牺牲,1名被俘。


对志愿队取得的辉煌战绩,中国军民纷纷赋诗祝贺,赞扬他们是“飞虎队”。


1942年4月28日,距日本天皇的生日还有一天,飞虎队在缅甸腊戍的上空,以0∶22令人吃惊的战绩,给天皇送上了一份“厚礼”。飞虎队对图谋渡过萨尔温江的日军进行空袭,不仅杀伤了大批的日军,而且粉碎了日本人打算渡江进攻中国云南的阴谋。


美国政府出于战略上的考虑,于1942年7月4日将飞虎队并入美国陆军航空队。陈纳德本人也由上尉军衔被提升为临时上校,9天后又被晋升为临时准将。


开通驼峰航线


自从1942年3月仰光沦陷直到1945年史迪威公路开通之前,中国通往外部世界的道路已基本上中断。如何将抗战所需的大批物资、弹药运进中国成为当务之急。早在1942年10月8日,陈纳德在写给美国总统特使温德尔·威尔基的信件中,就提出开通“驼峰航线”的建议。从昆明经缅甸到印度的航线上,山峰连绵起伏,有如驼峰,因此人们称之为“驼峰航线”。未标明海拔高度的山峰,难以预料的雷暴以及日机的出没,均对运输机构成巨大的威胁。


第一次试飞时,陈纳德以昆明巫家坝机场作为其指挥所。一架C—46运输机在他的指挥下,越过千年积雪的山峰,绕过积雨区,安全抵达印度的利多机场。此后,陈纳德又试图从云南经青藏高原,直飞印度。这条航线上有海拔4500—5000米的高山,空气稀薄,气候恶劣,又有强烈的紫外线照射。美国王牌飞行员福克斯上校被召至中国。他曾试飞过许多新型飞机,并开辟过多条新航线。但这一次他却没那么幸运。起飞后一个多小时,福克斯驾驶的C—46飞机在恶劣的气候中一头撞到了山峰上,不幸殉难。此后,经过中美双方的共同努力及飞行员前赴后继的试飞,C—46飞机的缺陷被逐渐消除,驼峰航线也变得安全起来。在3年多的驼峰航线运输中,空运指挥部共向中国运送了736374吨物资,但损失了468架运输机,有1579名美国飞行员英勇捐躯。


第十四航空队还有力地配合了中国军队的战斗。在常德战役中,中国军队在美机的配合下,坚守城池3个月。日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攻占了常德,但在猛烈的空中打击和中国军队的反攻下,日军在常德只呆了5天便弃城而逃。在这场战役中,日军死伤人数达15000多人,其中许多是被飞机炸死的。


到了战争的后期,第十四航空队取得了绝对的优势。1945年1月17日,16架“野马”式战斗机出其不意地袭击了日军在上海的机场。当时日军机械师正在飞机上工作,成排的战斗机停在机库前,高射炮阵地上空无一人,美军战机立即大开杀戒,摧毁了70架敌机。当时正巧有3架日本轰炸机从台湾飞来,想在此降落,结果被打成了碎片。


至战争结束,第十四航空队以500架飞机的代价,共击落日敌机2600架,击沉或重创223万吨敌商船、44艘军舰、13000艘100吨以下的内河船只,击毙日军官兵66700名。


由于陈纳德与某些有权势的政客长期存在分歧,在战争即将取得胜利的时候,他被迫辞职,第二次退出了军界。他说:“在长达8年的时间里,我惟一的抱负是打败日本,现在我被剥夺了欢庆最后胜利的权利”。但中国人民却对这位传奇将军给予了隆重的礼遇。在陪都重庆,成千上万的中国民众把陈纳德的汽车抬起来,走上层层台阶,一直抬进一个广场。观礼台上装饰着飞虎队的标志,松枝与鲜花构起一道长虹。中国政府授予陈纳德最高勋章,美国军队授予其二级橡树叶杰出贡献奖章。


由于飞虎队员的出色表现,大多数队员均得到了中国政府的嘉奖。有十多名飞行员获得美、英政府颁发的飞行十字勋章。美国总统罗斯福在亲笔信中这样写道:“美国志愿队的大智大勇连同你们惊人的业绩,使整个美国为之自豪。”


历史是应得到珍重的。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陈纳德将军以及成千上万的美国空军官兵在中国军民浴血抗日的8年中,所做出的巨大牺牲和杰出贡献。(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