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兵 正文 第二章 回家

没枪的民兵 收藏 0 2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2.html



青龙镇离县城很近,搭二路公交车十来分钟便到了。


“师傅,麻烦您在桥底下停车,对……就是那个灯箱下面。”


随着“吱”的一声,二路公交车停在了青龙桥下。二人跳下了汽车,抬头便是田明建老爸开的饭店,不大不小的饭店,取了个响亮的名字:青龙大酒店!


青龙大酒店,斗大金子,漆底招牌,亮堂堂的挂在省道和进县城公路的青龙桥下。


青龙大酒店是青龙镇最大的酒店,当然也是青龙镇菜做的最好的酒店!这得益于田明建老爸在部队里学了一手的好厨艺。至于饭店开了多少年,连田明建自己都记不清,只知道打小记事起,一家四口就全靠这个饭店养活。


在田明建看来,甄晓仁这帮发小那么推崇自己,很大程度上与蹭吃蹭喝有关。怪就怪老爸取名字的水平太烂,别人总把田明建的“建”念成“贱”!不但甄晓仁这帮混小子叫,连学校里那些女同学,都非常暧昧的喊声“贱哥”!连自己的女朋友雨洁,都就成了发小们口里的“贱嫂”。


不得不说的是,老爸的手艺绝对不错。再加上饭店的历史悠久,田大师傅几乎闻名十乡八里。老爸也全靠着这个两层的饭店,起早贪黑的经营才能供姐弟二人上大学。


耳熟能详的各种大众炒出菜,老爸自然不在话下。外人颇觉神秘的高档菜,田大师傅也能做出几道。从小耳渎目染,田明建自觉代替老爸上灶掌勺应该没什么问题。


尽管青龙大酒店如此的闻名,但地处乡下,上桌的除了各种蔬菜就是鸡鸭鱼肉。一桌子菜低不上大城市里的一盘菜,从来都是薄利经营,小富没问题,发财绝无可能。


进门扑面而来的就是炖菜的香味,味道很足!


“贱哥,回来了!”大脸鼓着腮帮子的堂妹,见田明建二人走了进来,便热情的招呼道。


田明建看着傻不楞瞪,粗指头沾着厚嘴唇点零钱的堂妹点了点头。随即问道:“红芳,我妈在家吗?”


堂妹红芳重重的点了下头,指着厨房道:“在厨房呢!”


毫无疑问,在初中没毕业就辍学的堂妹眼中,这个又帅气、又精明、又聪明的堂哥,绝对是个偶像派。


而死胖子甄晓仁则怪声怪气的笑道:“红芳妹妹,你想偶了木有?”


红芳对这个总是蹭吃蹭喝的胖子孰无好感可言,劈头盖脸的就来了一句:“刷锅洗碗了,没吃的!”说这话的时候,红芳一定会送双白眼。


“小建,回来了!名报上了没有?什么时候考试啊?”厨房里走出一个风姿卓约的女人,盯着田明建便问道。


这位就是青龙大酒店的老板娘,田明建的母亲陈兰慧。镇里人没有不认识的,大家都很诧异,老板娘这么多年了还这么漂亮。


田明建可一点都不觉的漂亮,反倒有点心里泛苦的感觉,犯了错似的,慢悠悠移着步子。走近了,很勉强的憨笑着叫了句:“妈,咱爸呢?”


“名到底报上了没有?”陈兰慧拉下了脸。


“没……没……没报上!”田明建讪讪的回了句。


甄晓仁见状不妙,连忙扔了句:“阿姨,我……我……我先回去了,再见!”说完之后撒腿就跑了出去。


陈兰慧倒不反对甄晓仁跟自己儿子混在一块,这个胖子除了一身肥肉有碍观瞻之外,倒也没有把儿子教坏之虞。而且儿子跟他站在一块,别说显得有多帅呢!


见甄晓仁跑了出去,连忙微笑着喊了声:“晓仁,明天中午来吃饭啊!”


甄晓仁这一走,陈兰慧便脸色一变,还没说话兰花指就戳上田明建的脑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怒容。


兰花指是轻的,从小到大屁股上、脑袋上没少挨笤帚柄和鸡毛掸子。那可都是真家伙,噼里啪啦的十分疼。


母子间的眉目间很是相像,漂亮妈妈英俊儿子,不过光遗传了漂亮,却少给了读书的智商。


“妈……!那里的竞争太激烈了,别我这样的毕业生,那些名牌大学的一样都报不上名啊!”田明建一脸的苦色,好言劝慰当妈的宽心。


“唉!你小小年纪,真不知道脑袋里想什么?上学不用功,找工作不努力,工作落实不了,我看你是一点都不急!”陈兰慧说着说着,又是一兰花指戳了过来。


眼看就到中午,是饭店上客的时候了。陈兰慧怕进来的客人们笑话,便唉声叹气的准备去换衣服。


田明建见老妈这伤心的样儿,连忙谄笑着说道:“我的好老妈,我着急有什么用啊?我不是到甄叔那里去当协警了吗?我现在也能挣钱了,干嘛非得当干部啊!我们家是当干部的料吗?上下数八代,除了咱爸当过一年干部外,除了农民就是农民……就算有奇迹也不会在我身上发生啊!……妈,实在不行我就跟咱爸一起开饭店。我行的……他那套我早就掌握了,你看看这菜谱,还不是我从省城学回来教他的。”


说着说着,还走上前去帮老妈捋了捋并不发皱的衣服,一副讨好的面相。


陈兰慧笑了,从小棍棒教育出来的儿子,虽然学无所长,但知道心疼人,知道嘘寒问暖,这也算是一个安慰吧!回头看看已经比自己高一头的儿子,有点惋惜的摇头道:“没出息……!跟你爸一样,一辈子围着锅台转。小建……你怎么就没点长进呢?你看你爸起早贪黑的,容易吗?你甄叔照顾你进派出所当协警,这个临时协警能干长吗?要有编制,有份固定的工作,一辈子风吹不着,雨打不着,那该多好啊!……我们都为你操心,可你自己也得努力点啊……”


老妈说教起来,田明建一副洗耳恭听的表情,趁着老妈说得振振有词,情绪即将激动的时候。猛的揽着老妈的肩膀,恬笑道:“妈……你不要总是这么让我感动好不好?你是儿子的骄傲,也不一定非要把儿子逼成你的骄傲吧?我为你和爸还有咱姐骄傲就足够了!”


“啊……!……你……呵呵!”陈兰慧楞了楞反应过来,儿子是在逗自己,一手推开田明建,摇头无奈的苦笑道:“你啊,就会油嘴滑舌,要有你姐姐一半的努力,我们就不用这么操心了,唉……!”


母子俩的气氛缓和了,暂时忘记了公务员招考名没报上的不快,田明建抓着机会迅速把话题转移到姐姐的身上。姐姐高考时是全市状元,现在还在读研究生,正是全家特别是当妈的自豪的事,连田明建也觉的脸上颇为有光。


陈兰慧倒也没过分的埋怨儿子,现在这就业形势可比前些年严峻多了,有的毕业两三年还在家里呆着,好点的在市里找个工作瞎混,不好的甚至连吃喝拉撒都向家里伸手。


自己儿子这方面可比他们强多了,上大学几年都在省城大酒店里勤工俭学,现在回来了又是在饭店里帮忙,又是进联防队当协警。知道来回折腾着挣钱,好歹凑合着能把自己管了。


我儿子智商不高,可情商不低!想到儿子打初一就开始搞对象,媳妇的问题他应该能自己解决,陈兰慧总是这样安慰自己。


“小建,没事了!你妈又放过你了……恭喜,恭喜!”


“贱哥,省城好玩呗?”


见老板娘到楼上雅间去换衣服,饭店内干活的众人便幸灾乐祸一一打招呼。吧台上那个粗手壮大个的黑妞就不用说了,那就是堂妹红芳!在这里客串吧台兼服务员。擦桌子的、厨房边水池刷杯子的那是俩跑堂,一个叫田贵喜、一个叫红军,都是老家人,都姓田!


老爸田大师傅在厨房里忙的不亦乐乎,自打实习到现在一年多,老爸心安理得的把田明建当跑堂、兼配菜、兼二厨使唤。不但使唤,而且是白使唤!


经过田明建在省城几年的学习取经,厨房已不再是两年前的乡间标准农灶了。换成了不锈钢的柴油灶,以及不锈钢的配菜架。


案子上两个大菜墩,一个切熟菜,一个切生食。几个硕大的脸盆里堆放着洗净切好的白菜、土豆丝、青椒丝、萝卜丝,或泡满了粉条、水发香菇,还有就是煮过一遍的云豆,油煎过的土豆片儿,足足堆了一大案子。


出了厨房就是后院,两个砖垒的泥火上坐着两口不锈钢大锅。一锅是棒子骨、鸡脖子、鸡架熬的高汤,另外一锅是卤酱牛肉、猪头肉等熟食用的老汤。


两口锅像蒸汽机一般吃吃的冒着白气,是蒸汽和柴草青烟混合在一起的水汽,能闻到乡间炊烟的味道。


这种土方法熬出来的高汤和卤出来的熟食,有秸秆天然的清香,从早开火到中午起锅,整整6个小时。用高汤做出来的汤菜,吃是好吃,但就是费时费力。田明建不止一次劝过老爸,多放点鸡精、味精、蚝油味道不就有了吗?可老爸这时候比老妈还固执,一直坚持用这个土方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