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怒潮 《渤海怒潮》 第二章 会师海岛谋善策 鼓帆河口夜争锋 第二章(1)势如破竹

bjunqing2008 收藏 0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9.html


战场上的形势虽然已经逆转,但战斗并没有结束。乔象福和瞿金河本来就对孔冠奎、汤敬渊等人怕得遇神,却又偏偏被分派在了北侧领头进攻;溃退中突然见到孔冠奎领头一现身,瞿金河立时吓得脸儿都青了,拼命嘶叫:“弟兄们,快逃命呀,黑煞神又追上来了!”便不顾一切地打马向西窜逃了下去。

乔象福见机得稍完,猛然听瞿金河发出了预警的信号,知道大事儿不妙,连头也不敢回,也纵马加鞭随着一路追了下去。其他的伪军骑兵也全都是见识过孔冠奎的厉害的,没有一个不胆战心惊,纷纷竟逐着展开了逃命赛跑。刚刚在冲锋的时候一个个还在左顾右盼地不肯占先,这个时候却都争开了冠军。

其时,经过连番冲刺,乔象福和瞿金河所部伪军骑兵仅剩下不足三十骑,半数的人马都给折损在了当场,一见到乔象福和瞿金河悄悄地带头向回卷,人人都在心里暗自庆幸闯过了鬼门关,心里那个高兴劲儿就不用提了,就差没有喊头儿万岁了。不料想还没有向回挪动几步,又给孔冠奎、汤敬渊等人杀了上来,便都象老鼠见了猫一般落荒而逃了起来。

孔冠奎是个一听见枪声就起劲儿,一上阵厮杀就来神儿的人,他才不管对手是恨是怕是攻是退呢,一瞄见伪军骑兵的影儿,他就催动坐骑猛追了上来,舞动着双枪便下了手,一等子弹出膛,跑在后面的伪军骑兵连栽下了好几个。汤敬渊与十个战士也紧跟着一开了火,把逃跑中的伪军骑兵给赶了个七零八落。

孔冠奎、汤敬渊等战士记恨这些伪军先前曾追击过他们,眼见自己一方得了势,个个心中畅快无比,便催动战马撒着欢地追击了下去,一杆杆小马枪打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儿,与孔冠奎和汤敬渊的驳壳枪配合着,越打越热闹,越追越赶劲儿。只是头先逃跑的伪军逃窜的太快,没能让他们出够气儿;这样一来,狩野市狼等日军骑兵便又成了他们出气泄恨的对象。

董卓然、孟光明、袁天雄等几十个人虽然个个武林高手,轻功过人,要追击逃跑中的伪军骑兵却是难以施展;他们见孔冠奎、汤敬渊等骑兵战士都已经追得没了影儿,也没有捞到仗打,只好就近搜捉负伤的伪军,打扫开了战场。

战场北侧的追击战还在迅猛地进行着,曹金海所部骑兵又在南翼里发动了起来。其时,赫连洪正在同溃退中的伪军骑兵一起向回逃窜,一见到曹金海率领大队骑兵耀武扬威地追杀上来,这才如梦方醒,惊得他险些从马背上跌落下来,也顾不得其他伪军骑兵的生死存活,头先加鞭窜逃了起来。

赫连洪所部伪军骑兵与北侧进攻的伪军骑兵一个样,已经折损过半,且又在溃退途中,兵无战心,一见到有抗日救国军的大队骑兵追杀了上来,哪个还敢停留半步,一个个拼命地打马飞窜,生怕落在后面做了无头之鬼。曹金海见势,极力催动着大队人马乘胜追击,一路势如破竹,所向披靡,在接连斩杀了十几个伪军骑兵之后,又奔着狩野市狼等日军骑兵追杀了上去。


狩野市狼率领着日军骑兵小队的人马经过连番冲击,已经折损过半,又让两挺重机枪给突突了一阵,只剩有十几骑人马。他见到两翼里的伪军骑兵已经似退潮似地呼呼地向西溃退了下来,本是想上前阻止的,可在孔冠奎和曹金海两路人马的追杀下,又哪里遏止得住,只好听凭其似流云一般掠了过去。

面对着抗日救国军两路人马的迅猛赶杀,狩野市狼的心中十分明白,就是他手下的日军骑兵能够以一当十的话,也似螳臂当车一样难以阻挡得住。他本心眼里当是非常愿意随着溃退的伪军骑兵一起随波逐流的;可是,眼见的他的师兄武居弘通正陷在抗日救国军的阵地上难以脱身,他又不忍见死不救。正在他心神恍惚犹豫不决的时候,孔冠奎单人独骑地率先杀了上来。

狩野市狼见自己与手下的十几个日军骑兵进又不能进,退又不能退,孔冠奎及后面的汤敬渊等战士又要杀到面前,只好把手中的战刀一举,高叫道:“皇军勇士们,杀给给!”拍马舞刀先迎了上来。其后面的十几个日军骑兵也跟着哇呀怪叫着催马迎了上来,全都摆出了要与孔冠奎等人拼死决战的架势。

孔冠奎向来就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别人骑战多用大刀,可他偏偏就要用枪,不但用枪,而且还要用不能上枪刺的短枪。狩野市狼等日军骑兵先前未曾见过孔冠奎的手段,也不识得他的厉害,有两个日军骑兵见他身无利器,欺他拎着两支驳壳枪无法劈刺,便越过狩野市狼纵马扬刀朝着他杀了上来。

他们哪里知道,孔冠奎不仅枪法精绝,而且身形奇幻,既让人防不胜防,又让人难以近身,两个冲上前来的日军骑兵未及交手,就让孔冠奎当当两枪给掀下了马来。还没有等狩野市狼等日军骑兵看清其身形,孔冠奎便从马背上流星般飞跃而下,幻影似地在日军骑兵中穿梭了起来;众日军骑兵未及看清他的面容,又让他给指东打西地射落了三五个。一见孔冠奎的手段这么诡异狠辣,狩野市狼等日军骑兵大为惊恐,再不犹豫,全都哇呀怪叫着向西逃窜了下去。

等到曹金海率领着大队骑兵追杀上来的时候,不仅伪军骑兵逃窜的全没了踪影,就连狩野市狼等残余的几个日军骑兵也难以追及了。曹金海钦佩地把大刀向怀中一揽,朝着孔冠奎和汤敬渊等战士一抱拳,欢声赞道:“黑龙港的弟兄真是名不虚传,孔大队长真好手段,这一下把小鬼子的魂儿都要给吓得出壳了!”大家一看,日伪军骑兵已经追之不及,只好意犹未尽地折了回来。


左右两翼的追击战还在进行中的时候,武居弘通等十来个偷袭上来的鬼子兵也已经落了下风。这些鬼子骑兵都是大岛浩正训练出来的劈刺高手,马上马下个个都有两把刷子,且都有一股子拼劲儿;只不过他们所遭遇的这些对手个顶个的都是武林精英,又都是以一敌三或以一敌四,所以便只有落败的份儿了。

武居弘通本来的小算盘打得是蛮精的,怎么算也是只会赢不会输的。他算计着偷偷带着十来个鬼子兵实施突袭一搅,阻击阵地上必定会一片大乱;等到阻击阵地上火力一弱,后面的骑兵也就紧跟着冲了上来;再等到骑兵冲上阻击阵地一阵砍杀,抗日救国军的阻击阵线当即就会全面溃乱;他还能不稳赚不赔!

可是,他算计来算计去,却没有料想到韩德平手里还备有两挺重机枪在伺候着他,又没有料想到孙兴国早就组织了三十多人的大刀队以应急变,更没有料想到在阻击阵地后面还有个一百多战士的预备队在后面蓄势待发。

其次,他也万万没有料想到赫连洪、乔象福、瞿金河等伪军头目敢于落井下石,竟然在两军厮杀最为紧要的关头擅自拨马而回,把他及他手下参加偷袭的鬼子兵全给晾了起来;他更万万没有料想到的是,韩德平在左右两翼全都预伏了侧击追杀的人马,又是在最为紧关急要的时候杀了出来。

此外,最令他挠头的是,孙兴国竟是个难以争胜的武林高手。他向来自恃本事高强,不仅“忍术三绝”之“飞行术”、“发暗器”、“施毒解毒术”已经习练得炉火纯青,而且刀法也得异人的传授,常人难以企及。又混迹在天津卫的空手道道场多年,罕遇对手,一向自负得很。

有此仗恃,他对自己在初进金沙镇夜探杨芳楷家时曾被“赛半仙”皮万祥暗算点成重伤大为不服,始终耿耿于怀,总想着要寻个机会找回这个小脸儿来。他不相信在金沙镇这个穷乡僻壤能够有胜得过他及他的师弟狩野市狼的高人。

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孙兴国一上手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孙兴国初始一招仙人指路看似平淡无奇,他扬刀架隔的时候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不仅没有将孙兴国的来招给运力化解,还差一点儿让刀尖儿给穿了一个透明的窟窿。不是他身法轻灵且应变急速,堪堪就做了刀下之鬼。

忍者所习练的“飞行术”绝技,实际上就类同于中国武林的轻功。武居弘通见自己力有不逮,便施展轻功与孙兴国周旋了起来,意图运用奇幻的步法和身形变化来惑乱孙兴国的视线,尔后寻出破绽再一击得逞。

可他那里知道,孙兴国不仅功夫高深,又在先前走镖保镖的过程中,身经百战,见多识广,全然不上他的套儿,一柄单刀不仅使得凌厉生风,且又刀力沉猛绵密无比,直逼得他喘不过气来。眼见得同来的鬼子兵在他的周围一个个身首异处,又不见后面的日军骑兵冲刺而来,由不得慌乱了起来。到了这个时候,其企图建功立业扬名日本列岛的狂妄幻想已经荡然无存,只想着活命逃生了!

忍者的出奇过人之处,就在于他的藏身隐遁,武居弘通见继续缠战下去再无幸理,便趁着孙兴国一招马后撇刀向他的脖颈间斩来的时候顺势一滚钻进了北面的草丛里,随即扬手一撒,撒出了一片五彩的迷雾。等孙兴国闪过迷雾再搜寻他的时候,却已经失去了他的踪迹!



——算无遗策妄自许,损兵折将一场空!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