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精英们为中国普通人安排的“幸福生活”?

lixiaolan 收藏 0 105
导读:    中国畸高的房价,让中国普通的老百姓吃尽了苦头。你要么无可奈何地过蜗居生活,要么透支三代人的未来做个房奴。    记得,官员和房产商们各取所需地为了GDP政绩和钞票,先是鼓励中国人买房子,还让舆论配合编出了一个美国老太太贷款买房的故事,让人们更新消费观念。然而,随着中国贫富差距的日益拉大,财富集中到了少数人手中,广大中低收入者买房能力越来越力不从心了。于是,官员和房产商们也改变了战略战术,房产大亨任志强就说:钱在有钱人手里,赚钱就要赚有钱人的钱,如果我定位是一个商人,我就不应该考虑穷人。我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畸高的房价,让中国普通的老百姓吃尽了苦头。你要么无可奈何地过蜗居生活,要么透支三代人的未来做个房奴。

记得,官员和房产商们各取所需地为了GDP政绩和钞票,先是鼓励中国人买房子,还让舆论配合编出了一个美国老太太贷款买房的故事,让人们更新消费观念。然而,随着中国贫富差距的日益拉大,财富集中到了少数人手中,广大中低收入者买房能力越来越力不从心了。于是,官员和房产商们也改变了战略战术,房产大亨任志强就说:钱在有钱人手里,赚钱就要赚有钱人的钱,如果我定位是一个商人,我就不应该考虑穷人。我们只给富人盖房。而官员们则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倡穷人们去租房子住。

前高管龙永图先生说,美国三成人群买房,六成人群租房,实际拥有住房的人并不多。他主张大部分中国人应该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解决租房问题,因为百姓的目标只是“有房子住”。 国家建设部副部长齐骥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对于普通的市民,通过租赁房屋来解决暂时的住房问题,应该是一个可取的方法。他表示,中国城市住房私有率在全世界不是第一也是第二,而在全世界各个国家,没有一个解决居民住房问题是靠自己拥有产权这种方式”。

而国务院参事陈全生先生则更为明确:中低收入家庭“只需有房住,不必有住房”。而且他强烈反对国家为中低收入者建设廉租房,抨击政府“将中低收入家庭纳入住房保障体系的做法是开倒车”。他说:“廉租房小区的煤气、暖气费用一般只能政府补贴,这给政府带来很大的负担。国际上一些大城市和特大城市的居住问题70%是租赁来解决的”。陈高参的意思显而易见,是要穷人们去租住先富者的市场房,而不应沾国家廉租房的光。

中国的权贵和“精英”们,经过30多年改革已经形成一个人所共知的既得利益阶层。 这些掌控话语权和决策权的权贵和精英们,为了不使其既得利益“得而复失”,已经开始安排穷人们的命运和未来,而且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十分幸福的安排。在房子问题上权贵和精英们给穷人安排的命运是租房,而在其他问题上他们也开始为穷人们安排和设计了。

据《东方早报》报道,浙江政协委员周建桥为城市治堵提出建议:“国家在交通设施上的投入来自纳税人,如果居民不纳税,购车占用公共设施就不合理。因此,他主张“应限制不纳税的居民购车,只有企业或年纳税5万以上的个人才有购车资格”。周建桥的建议,又为富人与穷人画出了一条明显界限,富人可以有车,穷人没有资格有车。

不过周建桥委员的建议是建立在了一个荒唐的逻辑之上。在他看来挣钱少的穷人是不纳税的,即使纳税也是很少,因此他提出纳税不达五万就别想买车。按照他的解释,年缴纳个税5万元以上意味着年收入25万元以上。人们要问,在中国大地上难道有不纳税的居民吗?一个人即使不缴纳个人所得税,但他的吃、穿、住、用、行时时刻刻都在纳税。据国家税务总局统计,近年来,我国在个税收入当中,来自工资薪金所得的份额一直维持在50%以上,2007年为54.97%,2008年更上升至60.31%,广大工薪族成为个人所得税的绝对主力。我想周建桥委员肯定是忘记了当初制订个税起征点时一些官员和专家抛出的:“起征点太高就剥夺了低收入者作为纳税人的荣誉。”相反,那些报道出来的偷税漏税的主大多是为富不仁的有钱人,而尤以大款和名人居多。

退一步说,即使是穷人纳税比富人少,就可以剥夺他们的购车权吗?是符合情理还是符合法律?首先,汽车作为商品,不是导弹和原子弹,是人人都可以购买的,无论他有钱交现金,还是无钱贷款买,都是公民的个人自由,任何人无权剥夺。至于购车人纳税多少只要不违法,就是合格公民。不错,包括道路在内的交通设施是公共设施,也正因为它的公共性质,公民才有平等的使用权。如果以纳税多少来分配公共设施的使用权,那么以此类推,纳税较少的人是不是也没有权利在大街上行走,因为街道同样是公共设施。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买车的公民是富人还是穷人都要缴纳购置税、车船税、燃油税,过路费、过桥费、进城费、停车费、验车费、保险费、车牌费等等所有费用的,政府并没有因为买车的人是穷人而给予半点额外优惠。为什么单单穷人买车就是“给国家增加了额外负担”呢?岂有此理?

穷人不该买房,不该买车,更不该着急娶老婆。据说身为政协委员、北京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的梁蓓,别出心裁地为穷男人们谋划了一个很好的婚姻安排——“隔代结婚论”。她原发于《理财周刊》上的这一高论,入选了“2010房产雷人语录盘点”中。梁蓓教授说:“80后男孩子如果买不起房子,80后女孩子可以嫁给40岁的男人。80后的男人如果有条件了,到40岁再娶20岁的女孩子也是不错的选择。”在《“两会”上房地产雷人话语知多少》一文中,介绍去年全国两会上代表和委员就房地产话题提出的雷人语录。其中包括陈华伟的“回家买房论”、茅永红的“实力不足论”、梁蓓的“隔代结婚论”和傅军的“记者误导论”。

对于“隔代结婚论”,第一,我想先问梁蓓教授一个问题,80后买不起房子的穷男人可以再等20年去娶“20岁的女孩子”,但是现在20岁的女孩子们去嫁给40岁的老男人谁来保证能嫁得到?难道中国目前40岁的男人都是王老五?如果他们不是光棍,20岁的女孩子们恐怕只有当40岁男人的小三、二奶和情妇的份。第二,现在80后的穷男人们到了40岁一准就能买得起房子吗?这恐怕也是异想天开的画饼。照中国永无休止上涨的房价,恐怕到那时房价更高,如果80后穷男人们真的听信了这个忽悠,他们一生的幸福恐怕就会毁在这些“精英”的手中。

就算80后穷小子们到40岁后真的富裕起来,并很幸运地找到了一个20岁的女孩结婚,但当他们到了六七十岁的时候依然还要为孩子的上学、就业而奔波操劳。那点退休金够用吗?他们年轻时不幸,老年也不会得到些许安宁。果真如此,权贵和精英们急切期待“延长和推迟退休年龄”的设计安排大概也就顺理成章了。难道这,就是权贵和精英们为中国穷人们安排的幸福人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