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暗杀(三)

寒石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URL] 朱斌和贾冰临上了车后,在车载GPS上输入了马贵给他们的宾馆地址,便遵循着图像和语音提示朝那儿驶去。他们发现,这段路似乎很长,而且是朝着离开市中心的方向。也许是环境的因素,也许是敏感的本能。朱斌竟然发现自己有些忐忑的感觉。 他们已经驶入了一片看起来不是很高档的街区,但街上的人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朱斌和贾冰临上了车后,在车载GPS上输入了马贵给他们的宾馆地址,便遵循着图像和语音提示朝那儿驶去。他们发现,这段路似乎很长,而且是朝着离开市中心的方向。也许是环境的因素,也许是敏感的本能。朱斌竟然发现自己有些忐忑的感觉。

他们已经驶入了一片看起来不是很高档的街区,但街上的人流量和车流量却比先前所见的,要多一些。几个杂货店亮着灯,还有一些小酒馆也从开合的门缝处,向外冒着热气。行驶的路面上并不平坦,因重型车辆经常压过,很多地方都显得坑坑洼洼的。朱斌和冰临在车里颠簸着,小心的驾驶着,找寻着目的地。

路上的人形形色色,虽然都竖着衣领,窝着肩。但从一闪而逝的脸色和眼神中,便已经知道,他们都是混迹于这片地区的社会人员,而不是正常的路人。这种因为寒冷和习惯造成的歪歪扭扭站姿,和他们嘴上的烟头亮光,似乎都在显示一件事,这个街区是他们的。朱斌的余光扫视着这一切,不自觉中,他提高了警觉。达尔文的进化论也应该适用于这里,适者生存。这些人的群类定义应该有很多,流氓?无赖?痞子?但最后人们总是给了一个总结性的词语,混混。谁更狠,或许谁拥有的街道地盘多一些。这边或者那边,一个破窗前,或者是那个杂货店门前等。力量此消彼长,就是在这样的微缩型的社会样板里面,一样有着竞争,和社会食物链的结构。已经从商的朱斌尴尬的想到,也是因为有了这样那样的社会低端竞争,反过来,同样推进着某些商业行为的发展。而这种商业行为,却侵蚀着社会健康的肌体。也许他们的这次行为,能给这个城市带来一些健康的疫苗。他把握着方向盘,看了一眼身旁歪斜着身子的冰临。女孩已经迷迷糊糊了,长途旅行加上刚才在派出所里的回忆,实在是让她有些筋疲力尽了。

车辆又转了一个弯,进入了另一条马路。看起来,这个街区的环境都差不多,路边、街角都随便扔着垃圾。一样有着哪些看起来不那么友善的人,在巷口,店前无聊的站立着。这里的车流量也大了许多,越野车不得不放缓了速度,按照一定间距,跟随着前面的车辆行驶着。朱斌看见一个妇女正牵着一个孩子快速的走过马路,他将车速放慢了下来,以便让母亲和孩子安全的走过去。从妇女身上背的一个长长的口袋,可以去猜想,应该是这个孩子刚刚补习完某一门乐器课,在归家的路上。诶,现在的孩子太苦了。朱斌又有些感叹了,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哪有那么多事儿。除了淘气还是淘气,爹妈的斥打都改变不了的顽劣。但留给自己的记忆却是那么的快乐,真正的金色童年。可现在的孩子,没有玩伴,没有空间,除了书本,就是无休止的社交补课。还美其名曰,不输在起跑线上。扯淡,朱斌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虽然,他没有孩子,可他已经想到,如果将来他有了后代,绝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因为学习,而在如此小的年龄,便奔波在这春寒的雨夜里。一想到孩子,他又不自觉的看了一眼冰临,嘴角弯起了一丝微笑。

人似乎又多了一些。那个牵着母亲手的孩子,也东张西望的看着匆匆从他身边路过,或者那些站在灯光阴影里不动的人。朱斌看不清那个孩子的脸,他只是猜测着,孩子的神色应该会是怎么样的呢?困倦?新奇?还是害怕?一瞥中,朱斌的眼里突然跳入这样一个景象,一个匆匆行走的人,突然站住了脚步。他面前的是一条黑巷,巷口中,正有一个看不清的人影。路人一边东张西望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着什么。那个模糊的人影接了过去,好像是检查了一下。便从自己的怀里也拿出了什么,递给了路人。路人迅速的朝原来的方向,走了回去。前后不过几十秒的时间,但这一定不是什么光明的交易,鬼祟的动作,诡异的表情。不得不让人感到怀疑。也就是这两个人完成交易后的几秒钟,那个母亲和孩子路过了那个巷口,朝巷里看了一眼的孩子,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紧紧的抓住了母亲的手,身体和妈妈靠得更近。

孩子是天真的,是烂漫的,是人类的未来。可以说,任何一个孩子的心灵的都是一张纯洁的白纸,他们需要父母和长辈们的关心、爱抚和保护,并用善良的行为,在这张白纸上描绘出美丽的图画。然而,社会生活有时真的是很残酷,一点阴暗的行为,一些惊恐的暗示,也都会让白纸上沾上一些墨点,或许终生都擦抹不去。是什么让这个孩子受了惊吓?那两个人交易的又是什么呢?看那个路人慌张的脚步、身形,他是不是一个吸毒者,而那个站在黑暗里的家伙,是不是就是一个贩毒者呢?朱斌开始联想起来,他的另一半脑子却在提醒他,这样的想象也许是错误的。可他却不由自主的还是这样思考着,只是因为他曾经的军人生涯、身边女友过去的习性,刚才他们报案的内容,以及现在看见的路人和孩子,让他潜意识里将这一切联系了起来。

“诶。。。”不自觉的轻叹了一口气,他摇了一下头,让这种不祥的念头尽快的赶出自己的脑中。

“怎么了?”被朱斌的叹息声惊醒的冰临,眨着眼睛问着他。

朱斌侧了一下脸,露出了温柔的笑容。“没什么,天黑下雨路不熟,车不好开。”他这样解释着,又关切的说,“你继续睡一会儿吧,到了我叫你。”

“嗯。”冰临也笑了一下,一个哈欠在脸上微微展开了一下,“那你开慢点。”她轻声说了一句,又闭上了眼睛。

朱斌的右手伸了过去,在她的脸上轻抚了一下。冰临摸索着,抓住了他的手指。轻轻的摩挲了几下,又放在唇上亲了一口。

一辆高档的轿车从后面超了上来,朱斌本能的减速,往右侧让了一下。看来这辆车是刚刚驶出不久,干净的车体和朱斌这辆已经经过了长途旅行,又在雨夜里行进的肮脏车表面,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平行的时候,隔着车窗,朱斌朝那辆车望了一眼。

那个驾驶者原本应该是衣冠楚楚的,可现在,领带散开着,脸上有一种痛苦的扭曲表情。这个雨夜里的驾驶,一般都会关闭车窗,而他却敞开着,并且大口喘息着。两手紧紧握住方向盘,隔着这么远,都能感到这个人的身体在哆嗦。病了?这样还出来,不怕闯祸?!这是朱斌的第一反应,他更加当心的驾驶着,避免因为这辆车的失控,殃及于他。

还好,这辆车很快的超过了他。但很快,朱斌的眼前,那辆车的尾灯闪动着,示意着他要靠边。朱斌摇着头,不得不又转动着方向盘,轻点着刹车踏板。

怎么回事?那辆车果然靠边了,一个人突然从街边阴影里跑了出来。一个手伸出了车窗,好像拿着钱在摇晃着,那个街上的人立刻拿住了钱,将一样东西扔进了车窗。人又迅速跑回了原来的地方,不见了。

刚才已经被中断的想象,刹那间又闪现在朱斌的脑中。越野车路过那辆停靠在路边的轿车时,他的眼角已经掠到,这个原本恍惚的驾驶者,正俯下身子,做着什么事。依稀觉得他手里好像拿着一根细细的管子,对准着自己的鼻孔。

“天哪。”不知道什么时间睁开眼睛的冰临,也看见了这一幕。惊呼一声,便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嗯?”朱斌不愿意让女友停留在这一幕上,踩了一下油门,车子飞快驶了过去。如果按照他以往的脾气,也许会停车,去看个究竟。然后,更会教训一下这个混蛋,并将他交给警察。可现在不行,他知道,他们已经开始这样的工作了。如果顺利的话,这样的社会污垢也会被消灭。现在,他们要赶紧赶到自己的休息地,好好睡上一觉,明天以饱满的精神,来面对警察可能需要的协助。尽管这样想着,和做着,他嘴里还是对女友的惊呼发出了一声疑问。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