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九十九 步步为营(十)

东篱剑客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URL] 浩气贯长虹,壮士百战死。 矢志灭鞑的郝蒙,手掐头撞,发疯地和金将护掐,渐渐的,双方都没了动作,倒在一起。 “郝蒙!”马佳睚眦欲裂地大喊道,随即愤然鼓舞道:“杀光金狗,为兄弟们报仇!” “杀金狗!”马佳全军,无论杀手、铳手,被激起血仇,都不再管盔甲的厚薄,不再刻意格挡防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浩气贯长虹,壮士百战死。

矢志灭鞑的郝蒙,手掐头撞,发疯地和金将护掐,渐渐的,双方都没了动作,倒在一起。

“郝蒙!”马佳睚眦欲裂地大喊道,随即愤然鼓舞道:“杀光金狗,为兄弟们报仇!”

“杀金狗!”马佳全军,无论杀手、铳手,被激起血仇,都不再管盔甲的厚薄,不再刻意格挡防护,只是以小伤换大伤、以小命搏大命,劄、砸、踢、掐、撞,什么狠招、阴招都用上,只要能杀敌就行。

千人被刃,擒敌杀将!

代善大阵,即将崩溃。

就在此时,突然,一声喇叭吹起:

“克鲁。”

酉阳川兵,从右翼来援了。

周敦吉的一千七百长枪弩兵,只用半刻,就配合鲍承先的三千骠骑,打垮了额亦都的两千五百精骑。随后,鲍承先负责追击,周敦吉回救中部。这批挟着胜利而来的生力军,一到场,就吓得后金代善部炸营了。

“快跑啊!浑河的川兵又来了!”各金军将士用各种语言嘶喊地喊道,纷纷溃散而逃,就连白甲兵也站立不住,跟着逃跑,完全忘了督阵的职责。

“哈哈!”马佳一刀劈开一名金兵的顿项,一腿踢翻他,大笑道:“胜利!杀光金狗!”

“噢嗬,万岁!”明军前军、中军众将士们欢呼着冲杀道。

马佳碰着后面的戚金老将,对他令道:“戚老,你带一批浙兵,快去援救左翼!”

“遵命!”戚金兴奋地接令,随即点起完整队形的一千兵,前去援救左翼。

同时,马佳对旗牌官下令道:“令金鼓手,鸣金一声,摔钹两次!”

“当!。。。锵!锵!”这是停止前进、收队收旗声。凡是听到这声的将士,只要看到是本部的将旗示意,就该知道停止步伐,收战队、战队收入旗、旗收入哨,一切返回警戒状态。

马佳在亲兵家丁的簇拥下,来到右前方的酉阳兵阵,高喊道:“周将军,恭喜了,大胜啊!”

周敦吉走出阵,抱拳同贺:“马大帅指挥若定,当居首功!”

马佳笑着拱手道:“好说,都是兄弟们帮衬!闲话不多,周将军,现在左边的鞑子还没肃清,我这就率部下去,你留下镇场子如何?”

周敦吉大笑:“马兄弟,你这不是笑话我们酉阳兵吗?让你们铳手去肉搏,我们杀手在这割首级?”说着,向左右招手道:“酉阳的汉子们,向前进,救援石砫的娃子们!”

“噢嗬!”刚得两番胜利又损失不大的酉阳土司兵,高呼彩声,排槊如林,冲向北面的后金正黄旗博尔晋部和正白旗黄台吉部。

于是,一场奇观出现了:明军先以石砫兵秦邦屏部一千八百为砧板,以先锋贺世贤部一千骠骑为飞刀,缠住后金三千五百精骑;最后,用浙兵一千为左菜刀,酉阳步兵一千六百(两战损失一百)为右菜刀,夹击金军骑兵;由此,上演了一部步兵围攻骑兵的奇观。

当然,这点步兵是不足以围剿后金的两三千骑兵的,因为骑兵可以绕着步兵阵游斗,寻找弱点。幸好,明军还有贺世贤的骠骑,虽然不多,但足以让后金的右翼和前锋没法自由攻击。

“咚咚咚。。。杀啊!”隆隆的川贵小鼓急点,扯起一片枪林朝黄台吉和博尔晋扑去。

“四贝勒,撤吧,两红旗、镶白旗都撤了,大贝勒先走了,我们也走吧!”博尔晋向黄台吉请示道,同时满身的汗水和血水湿透了盔甲。

“可恶!”黄台吉咬牙切齿地骂道:“好恨,开原城下,没杀了那个马佳。一时不慎,给我大金放出一头猛虎,呃呀呀!”随即下令道:“退兵,从北面绕回大营东门!”

“呜呜呜。”后金号角吹起,斗散复聚的后金正黄、正白两旗两千多骑兵,急忙甩开正面的敌人,打马逃窜。

“呯呯呯。。。”戚金的浙兵首先反应过来,忙把装了弹药的鸟铳打火,射杀逃窜的金兵。

“弟兄们,随我追杀鞑子啊!”贺世贤双锏齐呼,随即带着六七百精骑追击而去。

马佳得到消息,忙对陈捷说道:“你快去拦住贺总兵,要他不要追了,免得建夷杀个回马枪!记住,就是打也要拦住他!”

陈捷闻命,立即率斥候哨追去。

马佳心里仍然担忧,忙命传令兵通知鲍承先部停止追击后金额亦都部,准备救援贺世贤。

而此时,方才两万多大军激斗的战场上,只剩下明军和后金的死兵死马。

“呜嗬,呜嗬,万岁!”

血战得胜的明军,畅快地割着首级——谁也不用抢,各人都有份;流着哈喇子砍马腿——都说天上龙肉、地上驴肉,其实马肉也不差,更有筋道。

拄着九尺钩镰刀呵呵傻笑的包二,转过头来对马佳道:“七弟,这回,我可以当将军了吧?”

马佳忍俊不禁,笑骂道:“怎么说话的?不懂规矩吗?军中无父子!哼,还想当将军?我都还是游击,你当哪门子将军?怎么,想抢我位置?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带兵?”

包二摸了摸后脑,笑了:“哪能抢你的位置呢?你老是笑话我。我说,这一仗后,再怎么着,也得给你副总兵吧?要不然,这朝廷也就没意思了,咱们不跟他干了。嘿嘿,你当总兵,我不就时游击、参将的选吗?”

马佳点头乐了:“嘿,跟我六姐两年,你长进不小啊,满肚子的小九九,算盘学会了?行,这回你的功劳不必陈捷低,升游击是没问题了,就等朝廷大方点,早发印。不过,咱们说好,你不准跑,我们还一起干!”

包二的大脑袋点得如鸡啄米:“那当然,咱们是兄弟嘛,你六姐也要我多照应着你。嘿,你脑瓜子聪明,打仗有巧,我跟着你,也能多捞功劳。”

这时,左部左司把总李大壮前来报道:“禀将军,我军战死九十七个弟兄,伤六百九十八个,其中重伤一百二十五个。斩首建夷一千七百五十四颗,活捉俘虏八百六十三名,其中一半估计难得救活了。大胜啊,从来没有过的大胜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